六十二、宗門道風

本專欄目錄

  1. 佛法的根本原理無非是「緣起無我」,或者說是「諸法無自性」;而現代禪的修行雖是以身、口、意業契入空性為中心,但展現的道風則是「唯論世俗諦,不論第一義。」何故唯論世俗諦不論第一義?因為「山還是山,水還是水」,佛弟子不與世間諍,世間智者說有,佛弟子亦說有,世間智者說無,佛弟子亦說無。佛弟子應在隨順世間當中,密契於空性,無相、無願、無諍、無求。


  2. 我常跟現代禪同修講:「我不屬於現代禪,現代禪也不屬於我,我只是現代禪的一份子,你們也是現代禪的一份子;今天現代禪最大的潛力是,我還不曾做過一件好事,我還是所知有限、卑微渺小的人。」所以,我沒有什麼「肉票」可被綁架,也沒有什麼「大事業」可以束縛我。十幾年來,現代禪有一句話始終不變,我說:「教團可以沒有,世界可以不要,就是不能遺失了修行人的心。」


  3. 對整體佛教而言,現代禪只要建設好台灣佛教史上第一個都市叢林——「象山修行社區」,即可實踐菩薩道的精神,報答佛恩;對現代禪教團而言,每一個弟子照顧好自己,且深入地修行,如此則是對教團、對我最大的幫忙!我希望大家不要以絲毫的是非心看待或討論禪門修行的故事,大家應安份,各自做自己的事,在「快樂中修觀空性」,在「履行責任義務中邁向解脫」! 


  4. 現代禪教團之基本學風:
    (一)堅定站在科學、理性、人文之立場,絕不迷信鬼神宣揚怪力亂神之說;
    (二)絕不因學佛修行影響家庭、工作、事業和生活;
    (三)絕不做出違背法律或善良風俗之事;
    (四)絕不以現代禪團體名義參加任何政治活動。


  5. 現代禪的修行,概要的說有五項大原則(或風格):

    第一,在士農工商之中修行。
    第二,在履行世俗的責任義務中修行。
    第三,在快樂隨興之中修行。
    第四,在整理思緒、認識自我之中修行。
    第五,在理性辯論、究理窮源之中修行。

    任何現代禪同修如果違反這五項原則其中任何一項,則不是我的知音,並且也很難和現代禪的修行心法相應。


  6. 佛教現代禪有三項不同於傳統佛教的堅持:
    一、貫徹「四攝法」的精神,在履行責任義務中邁向解脫。
    二、諸行無常,身命危脆,應以道業為重。勿犧牲大眾修行因緣,成就宗教事業。
    三、兼修福德而特重「諸法如幻」之現觀。 


  7. 現代禪是一個很小的團體,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象山社區安居樂業、安身立命、明心見性。能夠做到幾分是一回事,可是這是我們的理想,我們很真誠的在追求。 


  8. 現代禪的共修幾乎都在問「為什麼?」——你問我答、我問你答,平常就是做思想的辯論,問題釐清了之後,回家才打坐靜慮;任何人都可以就不特定的議題,於不特定的場合、不特定的時間,單獨或集體對我詢問、質問、盤問和追問,這就是現代禪的學風。 


  9. 我深信「天下佛教徒都只為了『一枝香』而來」——只要有道,自然會有龍天來護法;縱或護法沒來,也是我們的福報不足,只要反求諸己,繼續做好本份事就可以了。


  10. 關於現代禪未來的發展方向:「一、維繼禪門深廣高峻,精純清寂的宗風。二、培養剛正無私、柔軟悲憫的修行人。三、建立各種師資、法務、行政、人事、財務制度,擺脫人情私誼包袱,使大眾以法為師,以制度為遵循。四、以穩健的步伐、平實的作風,逐步走入社會,接引有慧根的社會人士浸習本地風光。五、依隨緣老實的態度,感得龍天來護法,使教團具弘法資源,使修行人無道糧匱乏之虞。」


  11. 現代禪是一個宗教團體,我覺得宗教團體應善盡宗教團體對社會的責任,以及堅守宗教團體的本份即可,至於宗教以外的其他議題,應任由各個宗教徒去決定自己要不要參與,而不宜由教團出面帶隊。


  12. 現代禪乃是有律制的教團,在教團中人人奉行「團體依律共住,個人以法為師」的理念,況且我從本鼓勵現代禪的同修,「人人皆應做自由的螃蟹,不要只是做我這隻小螃蟹的腳」。所以於情於理於法,我皆應尊重每個人的獨立人格和自由意志,我不可能等於全體現代禪教團、全體現代禪同修。


  13. 修行在未獲得法眼清淨永斷三結之前,道業的進進退退、煩惱的起起伏伏任何人都難避免,這時除了有賴自己的懺悔發願堅定初心之外,同修的針砭往往更是助其提昇的重要因素,無論為了維護現代禪理性論道的宗風,或是為了促進同修道業的增上,切盼一般同修都能有「不奉承、不迎合、不鄉愿」的涵養,而擔任傳法老師及教團執事的同修,對此尤應示範並負導正之責。 


  14. 十餘年來,我以身作則,無論是公開或私人場合,無論是熟識或初次見面的人(包括大人和小孩),我總是不斷要求或鼓勵和我辯論——詢問、質問、盤問、追問樂此不疲! 


  15. 古人說:「茫茫宇宙人無數,幾個男兒是丈夫?」現代禪最重視的是大丈夫氣概,不是大丈夫便枉費為人了。一個人說錯、做錯都無妨,但,重要的是要有剛骨——「教團可以沒有,世界可以不要,就是不要遺失了修行人的心!」
    總之,做一個英英烈烈、光明磊落的人,行有餘力才進而在剛正直言之中,增加含蓄、委婉、溫柔的涵養。


  16. 我們秉承佛陀的教誨,不認為佛教是「唯一」的真理;對於世間千差萬別的現象,我們樂見它們各以不同之姿態繼續下去。同時我們也不以為只有佛教才能利益眾生,任何宗教、學術、科技、藝術……等,只要有助於苦難的大眾免於自害被害,我們都給予高度的尊重與仰讚。 


  17. 過去禪宗所教的修行法門,大體是以農業社會的時代背景而說的,而我們今天所處的卻是另一個全新的時代——除非我們只陶醉在個己的禪悅中,否則真有心弘揚佛教真理貢獻當前人類的話,即應為時代開創出一條不須放棄原來的生活方式,不須違逆科學、理性思惟,仍然可以獲得解脫的修行道路——我想這應該是現代佛教徒一致努力的目標。


  18. 現代禪宗風:

    一、學佛從培養人格,擴充經驗領域開始。
    二、修行以科學精神、禪定個性為基礎。
    三、證量的目標是無我與大悲。
    四、師資與執事的資格以德行為主。
    五、弘法側重人道精神。
    六、教團採行議會制,以清淨如實之境為理想。

    簡言之,我們努力的方向是:修行科學化、生活化;體驗內容無我化、慈悲化;宣揚佛法人道化、社會化;弘法組織議會化、制度化;道場經濟公開化、自足化;師資陣容嚴格化、專業化。


  19. 台灣佛教和中國佛教同樣都存有很多問題——但那不是我們小人物能管的事,所謂「君子素其位而行」,「天下有道其言足以興,天下無道其默足以容。」不管現在是什麼天時,我只管做我「令狐沖」喜歡做的事,其他什麼為萬世開太平、為天地立心……這些偉大的事業,就留給偉大的人物去做吧!我們在旁邊鼓掌歡迎。


  20. 佛教一向「不與世間諍」,同時我也始終認為: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自己只是一個身份卑微、能力有限的佛教徒而已,我願永遠堅守佛教徒的分際,一生為佛法的振興獻上一點微薄的力量。


  21. 儘管現代禪不是最好的,不過,我覺得沒有必要去追求「最好的」這一目標。只要力求改進,有過必改,在個人而言,是不斷的修正身口意的行為,使之契應空性(涅槃),在團體而言,是不斷的改革人事、行政與制度,並致力提昇全體同修的修行素質,使達到健全如實、清淨和合之境,那麼現代禪本身就是一個「圓」。儘管這個「圓」可能是不圓滿的,遠遠比不上其他的宗派或道場,但一則在自己的因緣下,已經盡力了,已經徹底發揮了,雖然不圓滿,也捫心無愧了。


  22. 小事應該馬馬虎虎,不要太嚴苛;但是大原則、大方向,為禪師者應捨身棄命護持之,即使斷筋剉骨絕不屈服。禪門興存之道,不在人數眾多,而是在道風清寂高峻;只要具有菩薩心腸、佛祖剛骨,自會有龍天來護持,不必在意一時的榮枯。


  23. 眾生苦難無邊,法門也是越多越好。我們認為,不只是禪,即使整個佛教也只是一個大醫院裡的內科醫生而已。我們沒有「這是真理,其它的比較不究竟」這樣的概念。


  24. 佛教各宗各派應是一個分工合作的服務團隊,有些事情若已經有人做了,則不必強出頭;現代禪願挑有能力做、有興趣做,且別人或因忽略、或因沒能做得好的事情來做。


  25. 「不入煩惱大海,難得智慧寶藏」,人沒有經歷過親情和愛情、麵包和尊嚴、良知和利益……等等糾葛,則每易放空言。大海行舟,航往燈塔的海路無限寬廣,而我選擇的是在十丈紅塵打滾,在具體悲歡離合、哭笑歌啼的人生中,實驗並體驗般若之精義——而這也成了現代禪的風格。


  26. 現代禪的傳法老師和同修之間的關係非常深密——這點是外人絕難想像的。由於現代禪基本主張之一是:未學佛之前,應先學習做人——做一個世事洞明、有情有義的現代人。在這樣的基本主張之下,現代禪內部不僅只談佛法,更廣泛涉入同修的家庭、婚姻、事業、工作、子女教育、投資理財、居家安全......等等議題,從而也由此建立傳法老師和同修之間的深密因緣。
    兩者之間的關係有師生的成份,有兄弟的情誼,也有互相諍諫的同修之義,我個人覺得比較像古代叢林同參道友的關係或者像金庸筆下的「武當七俠」。


  27. 平常我對同修的態度是這樣:戒行不良、人品不好須要立即改過,但如果只是個人的性格或脾氣,則我容許、甚至鼓勵他們應維持舊有的習性,不須為了修行、為了向我學禪,而做任何妥協或改變。我認為這符合禪宗古德所說的「森羅萬象許崢嶸」的精神。佛法大海雖然處處同一法味,但風格卻是愈多愈好。


  28. 現代禪禪風特重經驗主義之精神,勸勉大眾應持科學理性的態度,勇於發問與質疑。而在實際指導禪修時分兩門,一者指導行者統合意識層面分歧駁雜的思想,導引統合後的思想融入深層意識淨化潛伏動機。二者為習禪者直指人人本具的本地風光,引導大眾止息一切人為的二元價值判斷,回復最單純、率真且充滿無限活力的心靈本體。


  29. 現代禪經常使學習者感到挫折,因為它的標準非常高,而偏偏人們所想要的頂多只是「獨酌明月常自在」的風雅幽情,而真正的禪、真正的解脫——「烈火焚軀亦宛然」的悟境,卻不是當初他們所想像的,也不是他們在現實生活中所需要的。


  30. 我一向對同修說,第一要先照顧自己的道業,第二要照顧自己的家庭,然後才幫助教團隨喜擔任義工;如果有人因為來道場擔任義工,而耽誤了正常家務乃至忘失默默用功的修行本分,那麼不僅有違現代禪的家風,也是無智凡夫的行為。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希望同修每個人都要以修行為重——而倘能念茲在茲,其實照顧家庭、愛護教團自然也在其中了。


  31. 每一位現代禪同修都要落實「諸行無常,身命危脆,應以道業為重,勿以犧牲大眾修行因緣,成就宗教事業」這句話。各位都是為了修行解脫而來,我希望大家千萬不要忘了初衷。除非你已經獲得法眼清淨了,否則,就應以個人的修行為重,勿須擔心教團的困難,也勿須荷擔過多的行政工作——因為這一切自有教團的明眼人來承擔。


  32. 現代禪從不需要同修自我犧牲地幫助教團,現代禪期望的是你們要把各自的家庭、事業照顧好;並且真正去充實自己,使自己具足科學、理性的精神,乃至形成禪定個性並於定中觀照「緣生如幻」之理——而這才是對現代禪最大的幫忙,也是現代禪最需要的。


  33. 無論時人喜不喜歡現代禪,重要的是我們要真正努力修行;倘若真的有道有德,那麼當代、後代自有和我們同樣憧憬古仙人道的人尾隨而至!


  34. 人生短暫,每個人都應以各自的道業為重,就如密勒日巴所說:「即使度生之弘願,亦應捨棄不執著。」在己事未明、己事未了之前,是應致力於自己的悟道大業才是。


  35. 壽命有限,眾生可憐。寧願將有限的時間用來教導大眾修行。至於蓋道場的事慢慢來。


  36. 近期,我和昭慧法師、性廣法師有幾番長談;言談間昭慧法師告訴我,弘誓學院的學風是:「鐵打叢林流水僧。」當我聽到這句話,讚佩不已,也感動莫名!「鐵打叢林流水僧」,是曉示佛教的宗教師應致力於制度的建立,讓叢林除了具有琉璃般的清淨,同時也有銅鑄般的堅固——而對於常住,則毋須有絲毫支配慾,充份尊重他們的自由意志,讓他們宛若流水自由去來。
    「鐵打叢林流水僧」,也正是我對現代禪的期許!


  37. 佛教的普門、悲門已經有很多人在做了,所以現代禪要走的路,乃是發展精緻的佛教!


  38. 能無所避諱面對嚴厲深入的質疑和批判,對禪宗而言,是陽剛的學風的表現。


  39. 我緬懷廬山慧遠大師的道風,也深深嚮往印順法師一生書房的生活。現代禪一定要休生養息一段時間,才有辦法為中國佛教作出真正的貢獻!絕不能被時勢牽著鼻子走,也不能被時勢抬著轎子走,現代禪要用雙腳踏上古仙人道的路!


  40. 我不是現代禪,我只是現代禪的「傳法長老」,雖然我代表現代禪的成份較多,不過每個人皆代表他自己以及現代禪的某一部份。例如「現代禪董事長」「現代禪教研部主任」「現代禪宗長」「現代禪執行長」「現代禪研究員」……,我沒有立場以全體現代禪的姿態去對一個個同修的思想發表意見。


  41. 若著眼於整體中國佛教的振興,本應分進合擊,多元開展。大海有大海的偉大,小雨滴也自有小雨滴的價值,所謂「森羅萬象許崢嶸」,應該是有識者共同的看法和安身立命之修養。


  42. 雖然修行社區不斷在建設,但這只是清淨僧團的一小步,更重要的是培育「悲智雙運的大修行人」;只有眾多聖賢合和共住的教團,才堪稱名實相符的「僧寶」,否則再多的建設,現代禪也只是東施效顰而已。我希望大家不要把起心動念的焦點全擺在社區的建設上,而應由當值的執事好好為大家服務,而大家心存感念精進修行就可以了;接著,他日反過來,讓奉獻的人休息,輪由享受成果的人擔任執事繼續建設社區。
    老子說:「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這是在告誡修行人忌盈忌滿,無論身處順逆環境,都要有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憂患意識。《宗門規矩》最後的一段是:「今晚脫下鞋和襪,明朝不知穿不穿。諸行無常,輪迴可怖。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燃。」這句話永遠在警惕著我們!


  43. 六祖慧能大師在得到五祖弘忍的真傳後,仍隱遁於獵人叢中十五年,以長養聖胎;眾弟子不必急於弘揚中國禪宗,應先廣學多聞,勤習自覺覺他方便,他日觀察時節因緣,再大闡禪法,眼前大家好好建設象山修行社區即可。


  44. 我已經卸任現代禪宗長職務了,可是弟子們有時候仍會問我:「現代禪下一步要怎麼走?」說真的,我覺得「天上天下,無如涅槃」,至於現代禪的走向,我以前在許多文章已經多所提及,尤其〈畢竟空中沒有現代禪〉〈我和現代禪未來的展望〉兩篇,充份抒發了我的情懷。
    現代禪下一步要怎麼走?我尊重新任宗長的決策——只是,睽諸當代佛教,我覺得「大唐不是無禪,而是無師」,禪宗的振興,漢傳佛教的慧命,目前堪能指導修證「以心傳心」的善知識仍然不足。如果現代禪同修認同我的意見,我想說的是:「對你們而言,此是學時,尚非弘化時。」


  45. 現代禪教團過去十餘年「野外求生」長大,儘管如今漸漸和佛教清流有良好的互動——但是我曾許諾現代禪同修,一個休生養息的修行環境,以及帶領大家經由安居樂業、安身立命的次第,進入遊戲三昧的境界,這一誓願並沒有改變,也不可以改變!「我嚮往廬山慧遠的道風,並唯願在象山社區終老一生」,這不僅是我的心願,也是我坦示於世人的宣言。
    人生很短暫,容我說我主觀的想法,那就是:天上天下,無如涅槃。


  46. 我之改名,其實早在十年前,我先自稱「念佛人」,而後幾年才改名「信佛人」——為什麼?因為我有意消除「李元松」克里斯瑪的權威;我在十四年前便呼籲「我們需要沒有山頭主義的佛教」,佛陀「以法攝僧」,為佛弟子的,又豈敢「領眾」。念佛人、信佛人,都代表我對佛陀永琲疑h念。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