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  訪談信佛人與深度對話  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


 敬覆信義神學院宗教研究中心再度的悲憫指教

信佛人

(編者按)8月17日現代禪和信義神學院對談之後,神學院宗研中心再度致函信佛人,除分享喜悅,並要求繼續對話。對於基督教中華信義宗迥異一般教派,除注重教際和諧、世俗性合作,兼而不迴避碰撞彼此的核心教義與信仰。此種尊重真理的精神,信佛人不僅深感默契,且無限欽敬!
  本文是信佛人和神學院第六次的思想交流與交鋒,敬請網友指教!

敬啟者:

  據悉貴神學院董尚勇牧師日前安息,我和現代禪許多朋友同感哀悼!願董牧師在主的懷抱喜獲永生!

  上次承蒙貴院長不棄,移樽蒞臨現代禪,對我和現代禪象山同修均有啟發,讓我們對基督信仰有進一步的認識和親切感情;同時,也在長者的身上親證基督徒的謙卑、柔順、自然、悲憫……等美德,讓人震撼欽敬!當然,我知道這一切,基督徒是毫不會歸於自身之義行,充盈於心的,應是主耶穌的信仰,以及由此信仰而有的應許和成全——不過,卻也因此,讓我倍加讚歎基督信仰,企盼有福氣的人,當會信神、與神和好。

  8月17日和您們面晤深談,之後雖然我繼續靜養調身,卻由於感觸良多,忍不住口述了一些感想,請執事替我打字(因我自己不會),貼在貴院的網站上,當時留言的主要內容是:

(一)由衷仰讚「因信稱義」之福音!

(二)「不再是我,乃是基督。」讓我感動!

(三)「衪必興旺,我必衰微。」讓我歌泣!

(四)身教重於言教。我和很多朋友被主內弟兄姊妹的實際言行,以及那沈潛的「萬人之上的自由和萬人之下的僕人」之靈魂,深為驚撼!這是在自己有限的經歷中,極為罕見的!

(五)您「對『至高者』同樣有的謙卑,」之一句,讓我感到無限親切!

(六)「我也是地獄種子」不知是否類似「我們都是罪人」?我目前還無法確定。

()「真好啊!人世間一切都沒有我的份。」我以這樣的心情,很自然的讚美主,感謝主。阿們!

  將近一個月了,幾乎每天閱讀、浸習福音的我,內心洋溢著喜悅,對這七項感想自然有增無減。

  由於貴宗教研究中心在 8月25日針對我上述感想,再來一封充滿溫馨友誼的指教函文,本來我已稟明回覆這封信函應以 8月17日對談全文發表之後為宜;今因對談全文敝教團和貴院已分別上網,同時,貴方 8月25日的函文也於今天以「現代禪與宗教研究中心的對話」編輯方式上網,所以我只好打消「浸習《基督徒的自由》全書之後才回應」的念頭。(目前思惟、浸習、吟詠到第 57頁)

  底下是我對貴研究中心 8月25日函文所作的回應:

  首先,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彼此都是以誠摯的善意相待,同時我們的友誼無比深厚。我個人相信,這一生沒有任何因緣能破壞我對基督信仰、貴神學院同工的欽敬和感情!

  接著,對於貴方函末所說:「親愛的我永遠的友人,祇因為認定您是真實為追求真理的人,所以不希望不必要的奉承阿諛,來混淆宗教的義理。」讀完這段話,我的喜悅難以形容!因為這段話的背後代表貴方對基督信仰和基督教義是有絕對信心的——這是我欣喜的第一原因;而我欣喜的第二原因是,我對佛教的教義和信仰也具有絕對的信心——這下子非常有趣了!可預見我們的對話,將會是傾盡彼此所知的宗教教義、宗教信仰和宗教體驗而作比較性、開放性、善意性、碰撞性的對話。

  由於我們相約 11月份的時候,還有一場面對面的對話,慮及佛教根本思想和體驗並非一言可盡,況且這段時間我也必須鄭重其事,好好恭讀聖經、浸習福音,所以在此只擇要對函文內容敬覆。茲分四項:

一、我說「『我也是地獄種子』,不知是否類似『我們都是罪人』?我目前還無法確定。」平心說,我不僅不確定,也不在意。因為,(1) 我直覺感到佛教和基督教,倘用我的語言表達,衪們似乎是交纏一起、螺旋狀的兩條無盡延伸線。衪們有很多交集,卻在部份思想原理和方法上,也有不易融合之處。自知卑微渺小、軟弱無知的我,豈會自大的企圖做什麼圓融的工作?我私下認為真有能力者,當唯有上帝或彌陀。 (2) 這種既同又異的兩大世界宗教,衪們都有數千年的傳統或傳承,衪們的教徒倘能真心相愛切磋,奉獻彼此擁有的精神和物質,相互提攜與支援,又何必一定得融合呢?以生態學的觀點作引喻,「物種的多樣性是好現象」。這世界不是很多元嗎?不同宗教的共同努力,或更能達成「佛陀普度眾生」或「神愛世人」的使命吧?

二、十多年來,深受佛法薰陶的我,尚沒有看到基督教義、基督信仰有任何一句一字不好的地方,相反的,我覺得《聖經》、福音非常非常的深,恐非一般不信神的人易於體會的。唯,這不表示基督教義、基督信仰,在面對其他宗教、百家哲學時絲毫沒有挑戰性。雖然,以我目前的經驗,深信「上帝之道」是完美的!卻有待前述所說「比較性、開放性、善意性、碰撞性的對話」加以印證。

三、對於貴研究中心所引佛經文,用以比較完美的基督,我對部份內容心存保留。因為, (1) 要了解佛教也不是簡單的事。佛門古德所謂「依文解義,三世佛冤;」又說,「藏經讀盡焉見如來!」都講明一件事:博聞強記只是佛教初學,而佛教的甚深義其實是在現量內證。(2) 我對佛教諸宗大意敢於宣稱「如觀掌中珍」,可是以我的經歷,當要學習自己不熟悉的基督教義時,我感到似乎不是三、五個月、乃至三、五年內有辦法入其堂奧——意圖比較兩大精深的宗教,吾人似宜更存戒慎、謙卑之心,方是嚴謹的態度。

四、我身在佛門,相當了解佛教的問題出在哪堙C簡略的說,是佛門子孫不肖!是佛門制度出了重大的問題!在這點上,我很稱羨基督教會制度的公開、公平、人道、理性和現代化。不過佛教的問題,從清末、民初迄今,無數的善知識也都看到了,問題只在說不說、做不做,以及說了有沒有人聽,做了能不能改變而已。但是我要說,佛教的沈痾積弊,絕不是佛陀的本懷,也不是佛教教義所造成!因此,若以病態(乃至極其腐敗)的佛教現象,用以評論或反推佛教教義之本質,乃我輩佛弟子不能認同的。我拜讀過鄭姊妹《從空門到教堂》一書,對於鄭姊妹出家二十三年,歷任佛學院監學、教務長等職,且弟子遍及全台,卻仍然神傷而去,改投入主耶穌懷抱……細讀鄭姊妹的心路,我不免有義憤、感慨和悲傷——不過,我仍要說,這是人為和制度面的問題,並非佛教的本質。對於鄭姊妹能在主耶穌「因信稱義」的信仰中,獲得活水般源源不絕的喜悅,我由衷替她高興!

  最後,很感謝貴院主內同工,這段時間經常為我做的禱告,希望等我身體好一點的時候,能以具體行動表達對貴院主內弟兄姊妹們的深情厚愛!阿們!

信佛人 敬覆
2000年9月14日


敬覆現代禪

我們摯愛的永遠的朋友:

  平 安 !

  我所知修淨土法門者有三經一論是必讀的,即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往生論。由這些經典告訴說: 阿彌陀佛是過去久遠劫,在世自在王佛時,有一位名叫法藏比丘的修行人,得佛為說二百一十億諸佛國清淨莊嚴妙剎,而發了四十八願,發願說:若有一願不成,誓不成佛,因而成就了極樂世界。所以此門修者必須常照經中所述,依樣發四十八願,並有十六觀想(從落日懸鼓,水觀……菩薩、佛等),並時時念佛求往生西方淨土。這因此成為傳統佛教舉辦「佛七」的教導與功課,並求剋期取證。

  由淨土三經一論,提供的思想是:

1、阿彌陀佛國是法藏比丘發願修成的;佛國不是本有的,阿彌陀佛是由人作成的。 

2、佛與佛國(佛正報、依報)是有模式的(十六觀)。

3、佛國是由眾生心心不止息地繫念佛名、觀想佛國正報、依報而得往生的。

4、佛國有九品,是依眾生修證不同之因果受報。 

  關於天國與佛國之比較,我在拙作《基督徒VS.佛教徒》中有一篇簡文,故不再複述。主要想和您談的是:傳統佛教對阿彌陀佛有經典的詮釋和界定;而和您幾次的對話,得知在您的思想裡有至高者是高於那些名相言詮的(當亦超越清淨法身毗盧遮那佛;華嚴經所述華藏莊嚴世界所設定的;雖龍樹菩薩取自龍宮者僅九牛一毛;說不定未取出者是大否定的內容也說不定)。

  所以我以今日在 神裡獲得的知識,我不在乎傳統的與您新興的,對彌陀的詮釋,到底誰是忠於原意。在乎的是,感謝 主,對那至高者,我們共同能有釋放的思想是:至高者不是我們人所能界定、言詮的;人不可能成為至高者。 

  您邀請我們也進入佛世界。我是不可能走回頭路,再把自己關入那牢籠裡。至於其他人,在經歷了「奉耶穌基督之名」的信念,有 神所賜的喜樂、平安,有這份堅持纔得有 神賜下的權柄、力量,所以縱然說是執著吧,「耶穌基督」的名字是不容許有其他偶像崇拜名稱的混淆。倒是思想:「李老師既是『取甚麼名字都有芬芳』的灑脫之人,又何必緊抓住『彌陀』的名字不放呢?」

  感謝 主,李老師是肯定基督信仰的,所以說:若自己先往生,當希望現代禪同修都能去信靠 天主,真是令人歡欣鼓舞。但隨即思想,這樣不是叫這麼情誼深厚的師徒,彼此殊途不同歸了嗎?所以請李老師慈悲,就陪這群同修們現在就來同走 神國的道路吧!讚美 主,您目前正恭讀聖經,浸習福音,若能奉 「耶穌基督之名」,以「兒女的心」恭臨上帝「阿爸父」的恩慈,親自禱告尋求。聖靈的交通必引領您走在 神國的道上,您將能親自領受神國道路的生命、真理和永生。

  讚美 主,以李老師的大材,當作大器用;為明真理而戰:

  「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也為我祈求,使我得著口才,能以放膽開口講明福音的奧祕,我為這福音的奧祕作了帶鎖鍊的使者,並使我照著當盡的本分放膽講論。」(弗 6 : 13-20) 

  9月份正值開學期;俞牧師要教書備課;我選修了一門課;不管是身為教師或學生,我們都能有不斷學習的心情。因為 耶穌基督是我們永不止息常獲新知的拉比(老師)。相信李老師目前在基督信仰的浸習亦和我們一樣,縱然雖會較忙些,心情卻是更愉悅的。所以期許日後我們的交通會有較多福音的分享。求 主幫助我們,願 神記念現代禪的同修,賜福給您們每一位。

以 馬 內 利 ! 

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傳統信仰與新興宗教研究中心 2000.9.21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