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覆海外基督教牧師的兩封信

信佛人


尊敬的A牧師平安:

  感謝您百忙中再度給予現代禪這群後輩覆函,且對垂露勉勵之情;之外,拜讀您網站上的文章,晚非常了解您悲天憫人的襟懷……,感動之餘,頗生慚愧。

  佛教在台灣是一片興隆下,埋藏許多污垢;基督教在台灣雖一時屬少數人的信仰,卻制度健全、表埵p一、富饒「入世」的實踐性格,令人由衷敬佩甚至汗顏!

  拋開宗教名相,我們應有許許多多的默契才是,惟是各項因緣不同,訴求目標也就稍異--但,晚相信(一)我們都是至高者和同胞的僕侍,(二)從終極的地方回顧,或許我們只是分工,最後卻是殊途同歸的。

  喜悅簡短地敬覆,盼世人皆蒙至高無上者恩寵。阿們!

現代禪 信佛人 敬上
2000年10月17日

尊敬的A牧師平安:

  感謝您誠懇鄭重的回函,晚非常珍惜!特別是您身為主內牧事同工,卻敢於自曝教會之短,這點令我非常敬佩!事實上,對於基督教可能的缺失,我對其具體內容毫無所悉,經由您的提示,將有助我正反雙面觀察當代教會,得既讚美又批判基督教的一些形而下現象。

  由於賤軀尚待調養,暫時沒辦法針對我們共同關心的議題向您請教,可是我非常希望不久的將來,能有機會和您結為方外之交,長期、共同地一起探討真理,並服侍我們周遭一切的有緣人。簡此奉覆,並於函末附上昨日近作〈反省自己的一項矛盾〉,敬請笑閱。

信佛人 敬上
2000年10月22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
虛擬處理,以維護信佛人和友人交往的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