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大陸學佛青年涵廣居士的信
——如來秘密豈可輕傳

信佛人


涵廣居士:

  我們都是熱衷修行的人,所以我省略一切客套,直暢本懷,但供你作參考。

  一、你前後來了四封信,我都看到了。你的文風和我一位大陸的學佛青年朋友很像(在網站上「法談信函專欄」的名字是「健軍」)。你們的才識都是我佩服的!平心說,你們欠缺的只是一位嚴峻的明眼師長,否則憑你們的思辯力、意志力,不難直探驪龍之珠。

  二、佛法三藏以及古今大修行者的著述,處處充滿著蓄意佈局的「陷阱」,除非 如我「部行獨覺」根性,以及巧遇印順法師中觀思想的淬鍊,當今未具足空勝解、初禪定、古風道骨的學佛人,企圖悟道得淨法眼,誠可謂如龐蘊居士所言:「難!難!難!難若十擔芝麻舖在樹梢上!」

  三、可是包括我,為什麼要設計陷阱,不為普天下的學佛人直指如來秘密呢?原因很簡單,如來秘密不得傳授善根不具、心術不正之輩!且嘗試想看看:眾生的貪瞋劣根是多麼的深重熾烈、陰沈潛伏,如果不先加以導正的話,直接授以智慧,豈不易成為「追逐五欲的三昧勇士」?這是十幾年來,我始終戒慎的。

  四、我所提十三道次第之一「開放心靈、疏導情慾」,分明是契理契機的道基,可是佛教界曾有多少人對我吐口水?但我為什麼不願深辯?道理是一樣的:我的法但渡有緣人。如果有福氣的人,他就會循著十三道次第,一步一步的走回自己的老家。倘若一意排斥,則與我暫時無緣,那何妨另尋高明。

  五、我曾對另一位大陸的學佛青年(唐望)說:「以你對佛法真理的渴求程度,我覺得已經不是可以函授的方式而獲得充份解決——因為文字所能表達的,相對於佛法立體多層次的經驗、內心洋溢充沛的豐富感情,以及具體生活的煎熬與困頓,其所能佔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對於你,我同樣想這樣告訴你。只是,進一步對你說,真正的原因是,我沒辦法確定向我詢問佛法第一義的人,他的戒德品行是不是已經無缺了?這才是不願用函授的真正原因!

  六、除非不想修行,否則我說過,「禪師是尊貴的人類」。在這點上,你們是吃虧了。

  七、「現代禪網站」所公開的訊息,都是如實的。倘若你心存我可能是真的,那就不妨長期看看堶悸漱漁e吧!如果我們有緣、彼此都願意的話,那會是我們之間的第一座橋樑。

現代禪 信佛人 覆
2001年7月3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編輯
處理,以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之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