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陸青年朋友的深談

信佛人


健軍:

  你今天的信我收到了。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在等我回信。上封信因為當作是你的獨白,所以沒有立即回信。除外,還有一項心情因素:進一步獲知你的家庭狀況,我心有不捨,更想起「給我佛法,不如給我一塊麵包!」這話的無奈與嘲諷……。

  關於佛教的修行,我有一項看法:善學者,由博反約,以簡馭繁。以前我看很多書,想很多事,後來於佛法得自肯時,感到是因為沒有人教我,否則我不用「十年苦苦尋思自在」,佛法極其單純,悟道解脫根本不難!想當時,佛陀住世的時候,成千上萬的佛弟子,他們的科學知識並不高,那時候並沒有現今的光學、生理學……,也沒有精密的儀器和高度發展的數學;佛陀和無數四向四果聖者,他們憑藉的就是一雙肉眼,一個普通腦袋,就能在短時間內親證涅槃了。上說,意在指出:就解脫道法的廣傳普度,後代的佛弟子,尚屬不肖,並沒有獲得佛陀全部的真傳。在自覺能力和覺他能力上,佛弟子的成長空間仍然不可限量!

  十幾年前,我也曾經有過一項企盼:希望有大善知識的科學家出世,為人類開闢一條可經由藥物控制、生理改變,使人達到悟道解脫的路徑。十幾年後的今天,對此,我仍然懷抱那種可能性——不過,「企盼」已變成被動的「樂見」而已。

  在一次給你的回信堙A我曾說:「你的大腦埵釩雃h圈圈、團團,我要坦白告訴你,那是不成熟的——雖然你儘可說不成熟又有何妨!但,無法否認,思惟的整理、釐清和統一,也就是我所謂的『水銀體思考法』,它在修行上或對一個人的安身立命是有助益的。」儘管這需要長期沈思靜慮,且是不容易的事,但我還是再度提醒你。

  就這樣。暫此擱筆!

信佛人
2001年4月23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編輯
處理,以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之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