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與大陸青年朋友的深談

信佛人


健軍:

  雖然很忙,但偶爾都會想起你。你還好嗎?我們曾相約:在佛法的切磋上,誰都不能逃跑。說這句話至今三月有餘,我身體好多了,許多費神的庶務也將告一段落。這陣子相對上我比較有空,如果你工作上還平順且有興趣的話,我很樂意與你坦誠相談。

  謹此,靜候回音。

信佛人
2001.04.11

健軍:


  在法談前,首先對你信中提到「迫於生計俗務纏身」表示關心。多年前曾說:「給我佛法,不如給我麵包!」我很嫌惡那些佛門版的「何不食肉糜?」之論!不過,凡事皆有因緣,我看你鐵是一條好漢!
  底下呈心所見,簡要回應:

一、開悟?什麼是開悟?開悟的內容是什麼?如何確知自己的悟和佛陀的悟是一樣的?我說,如果一個人真的開悟,那麼他會知道的。他如何知道?簡單說,乃因他於形而上境界徹底無願無求。說白一點,祖師古德所罵的「口說般若,心若豺狼」那些人,全都是貪圖形而上境界之徒!一個人若看穿各種形而上境界都是騙局,且善根敦厚、淡泊名利的話,那麼他就會被明眼人許可為「開悟」。至於,悟後的三個問題就不必談了。

二、「能所對立」的意識,同樣源自覬覦聖賢、企圖染指形而上境界。善根敦厚、淡泊名利的人,如果兼而洞悉佛、菩薩、阿羅漢也不免一死,同樣都是五蘊所成身,是苦、空、無常、無我、卑劣、低等、沒有用、不值一提的,那麼人就會老實安份,同時也能踏實的活在世上,勇敢面對人生無數的無奈事——這種心智,可說它是「平常心」,也可說它是「真現實」、「能所不二」。

三、開悟或不開悟,能不能像打開水龍頭一樣,想開就開,想關就關?我認為,此事本來可以,但因為人太賤!太複雜!否則有什麼困難!換句話說,是人不了解自己,是人壓抑太多,是人慾念太重……,而開悟解脫就如我在十三年前所說:

    十年苦苦尋思自在,
    如今隨緣販賣風采;
    若有善信發心買者,
    頃刻似吾無憂無礙。

  過去,不知何故,忽爾生起一念,執意追求安逸的生活,苦苦堅持徹底的安心。就像早晨醒來,忽爾自謂:我的頭那兒去了?風為什麼在嘲笑我?佛像老是瞪著我?路上行人車輛為何不團結──緊緊湊在一起?地板愈看愈不順眼,我要挖掉它!山河大地不平坦不整齊,我要超渡它們,令它們整齊平坦!大便愈嗅愈香,我要累積它,保護它……。自己就像瘋子一般,三年如一日晝夜不休,醒夢無間,苦苦尋伺「安心之道」,汲汲經營「幸福的人生」。如今回憶起來,不覺失笑,自己不是普通的笨!

  孔子說:「仁遠乎哉?吾欲仁,斯仁至矣!」誠然如是,只要方法正確,解脫門就如阿里巴巴說:「芝麻開門!芝麻開門!」門就開了,根本不需炸藥和鐵鏟──叩之即開,求之即得。古德所謂「此事無關風與月」,又說「千里行路,一步到家」;輪迴與解脫,在我今日看來,唯在覺與不覺!它與修行又有何干?

  最後,你希望「佛學可以像科學一樣,讓我們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這也正是我成立現代禪的宗旨和努力的目標之一。相信你也看到現代禪和當前部份腐朽的傳統佛教是多麼的扞隔!今天就先談到這堙C

  祝 身體健康 工作順利

信佛人
2001年4月12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編輯
處理,以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之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