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禪應有的認識與態度


  在座各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業與生活目標,但既然來到這堣F,就應萬緣放下,平心靜氣。因為就學禪的人來說,人在這堙A這奡N是「宇宙」,整個生命力都應集中在這堙A這樣才容易和解脫相應,並且聽講的效果才會好一些。

  在請各位先打坐讓心情平靜下來之前,我想到剛才司儀唱頌「四皈依」時,把上師放在前面,我覺得這樣很不妥當。我們知道,所有佛法的傳承都來自釋迦牟尼佛,假使沒有佛陀,就沒有大乘佛法,也沒有成就解脫的方法。而假使沒有僧團,佛法就無法長期住世;因為單靠一個修行人傳播佛法,很可能經過三、五代也就斷絕了,無法續佛慧命,所以所有的修行人,都必須感念三寶之恩,並以皈依三寶為先。也就是說,先有佛陀、佛法、僧團,最後才有上師,上師不可放在三寶之前。剛才的唱頌使我感到不安,因此提出來更正,這一點請司儀下次要留意。現在大家先靜坐三、五分鐘,等心靜下來之後,我們才開始談(靜默)。

以全部的生命體驗佛法

  我不知道各位是抱著怎樣的心情來信仰佛教,來修學佛法。就我個人來說,佛法與修行就是我的生命;至少在過去十三、四年之中,佛法對我而言,是投注全部生命的唯一希望。事實上,一個修行人本來就應該是日日夜夜、時時刻刻的善護自己的心念,沒有時間起第二念,沒有時間去干涉自己以外的事情;而之所以會在佛教界跟大家結緣,是因為當前的禪法衰頹,眼看禪的心法集中三藏十二部的精要,卻因少有人加以闡揚,致使有心向道者不得其門而入,甚至被一知半解的盲師導入歧途,找不到一條可以解脫苦厄的大道,感到深切的不忍與痛心,於是投入佛教界和大家結緣。

  四年前,抱著滿腔熱忱,傾己所知與人暢談明心見性之道,但是不到三、五個月時間,便發現度眾並不容易,因為人們絕大多數都不知敬法惜法,更正確的說,他們並不是真的想解脫。這種情形使我想起道教中王重陽祖師的故事。

  王重陽本來土遁在地底下修習禪定,他的師父呂洞賓指示他要出來度眾生,他出來度化一段時間之後,很感傷地歎道:「畜生易度人難度,願度畜生不度人。」最後再返回地底,修習深禪定。

  這是一個道家的故事。也許有人會說,我們是佛教徒,為什麼要引用道家的故事來做譬喻呢?如果有人這樣想,那他只是虔誠的佛教徒,尚不是正信的佛教徒。佛說「世間一切微妙善語皆是佛法」,正信的佛教徒是不會在儒家、道家、基督教等名相上分別取捨的;對一個正信的佛教徒而言,即使是嬰兒啼哭的聲音,風吹鳥鳴的聲音,也都能對他有所啟發。

  在過去的十年中,我常為某一項哲理無法融會貫通,或心中的疑惑無法突破而著急不安;在這情況下,我不斷的打坐、冥想,但即使如此努力,有時仍有想不通的疑問──但只要疑問未能想通,我就不死心的繼續冥想,直到想得心快要散亂了,才暫時擱置問題,一切不思地打坐;等心情恢復平靜,再重拾尚未貫通的問題,繼續冥想下去。

  我為什麼這麼辛苦呢?是因認為世間一般性的問題,略知答案就可以了,但生命的問題卻不能草率。對於生命的問題,必須從第一個層次到二,到三,到四,乃至第五、六層次的深層問題,都要加以探索,以求個全盤性、真正妥確的解決辦法。你們或許知道,我是十分強調「經驗主義」的人,但過去為了探求最後的安心,也曾苦悶到歇斯底里似地祈求密勒日巴尊者,能在夢中為自己指點迷津。這種心情,不知你們是否也曾經有過?

  以前我從事搬家的工作,有一次背著一百五十斤重的舊冰箱,準備背上五樓,爬到四樓時,正好有一個困惑的問題,似乎就快要想出來了,但深怕一起心動念,便會讓即將想通的答案給溜走,於是冰箱背在背上,腳卻不敢移動一步,就這樣停在樓梯間全神貫注地繼續思索那個問題。客人驚異的問我,為什麼全身發抖,站在那堣ㄟ吨F?當時我也顧不得回答,只管繼續思考自己的問題。這樣經過一、二分鐘後找到答案了,這時才跟客人說我沒事,然後爬上五樓把冰箱放下。過去很長的時間堙A我是以這般專注的態度在修行的。

  我一直把佛法當做得用生命去實踐體驗的寶物,但踏入佛教界之後,我看到許多人不知敬法惜法,他們把佛法當做知識一般地討論;就如同「萬靈丹」那樣珍貴的妙藥,卻漫不經心的含在口堙A隨之又把它吐掉了!人們將佛法知識化、商業化的現象,給我的感觸很深。所以,曾感慨地說:「十年苦苦尋思自在,如今隨緣賤賣風采。」意思是,像賣水果的人一樣,本來是以一斤三十元從產地批購來的,最後卻以三斤十塊錢來賤賣,結果還被人嫌橘子不好吃。在此我想提醒大家:不論學佛多久,修何種法門,資質如何的優異,只要缺少惜法敬法的心,則修行是不可能成功的。佛教早晚課誦本在首頁都有開經偈:「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目的就在提醒讀經的人,要有惜法敬法之心。

  其次,我們這次課程的內容,基本上屬禪修的專論,對於禪的思想和禪的修行尚沒有基礎的人,可能較難以體會。對於這一部份的同修,我希望你們要加倍地用心聽講,或是回去之後,利用一、兩個星期的空檔,先將《現代禪七實況》、《妙高峰上禪七實況》聽一遍,如此將更能進入情況。而對禪修已略具常識和經驗的人,那麼在我們往後的探討中,應該會有重大的啟發,因為我將以「呈心所見」的心情,將個人二十年來摸索佛法的心得,無保留地提供給你們參考。

  這次課程,採邊講邊想的方式進行,之所以採取「邊講邊想、邊想邊講」的方式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要詳細剖析阿含、般若、禪,趣向涅槃的原理與方法──這是很深廣的題目,我很難事先規劃進度和內容,尤其我平日閒散慣了,每每是想到哪奡N講到哪堙C另外,在講課的過程,我必須隨時觀察大家是否能夠瞭解我所說的法,我必須確定各位能理解,才決定說什麼法。由於以上的原因,所以當我偶爾靜坐冥想時,諸位可以跟著閉目養神,或者將剛剛聽到的法要,在腦海中先作一番整理,如此將更能跟上進度。

學禪從問心無愧開始

  諸位都是為了修行才來這媗左k,但絕不可為了聽法而影響自己原本應盡的責任義務。如果有人為了來聽我說法,而影響了自己的家庭,我會不安;而如果你是在影響家庭的情況下來這媗左k,你也會因內心不安,而很難與佛法相應。而更嚴重的是,如果你在妨礙家庭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夠「安心」,那根本就不配做修行人!因為修行人,一旦做錯事愧對他人,是會不安的,這是慚愧心的表現。如果做錯了,卻還能安之如素,就佛法來說,這是無慚無愧人。

  所以,在下列兩種情形下,諸位才好來這裡聽課:

  第一種情形是,的確沒有影響自己的家庭。因為你以罣礙不安的心情來這裡聽法,必然無法凝神諦聽;即使有所理解,也無法打入內心深處。

  第二種情形是,來聽法雖然會妨礙家庭,但事先已經家人同意,並取得諒解,而且把應做的事都安排妥當了。禪的目標在於使人徹底安心,而下手處也是從安心入門。我希望各位能在無牽掛的心情下聞法修行。

今人難現證道果的原因

  禪的內容就是清淨本心、就是本地風光、就是佛性、涅槃。每一個人每一天都有某一刻處在禪(涅槃)的世界堞w─不只是善人才這樣,即使一般所謂的惡人也沒有例外。雖然人人都有清淨本心,但一般人卻因未能察覺,所以不知如何保任、長養這個禪心聖胎。就如我們身上雖有一顆摩尼寶珠,卻因從未發覺,自然也就不知使用它。所以修禪的成敗關鍵在於能否「覺醒」。

  佛性是我們每一個人本來就具有的,佛教教我們的是發現佛性的方法,而不是教導我們去創造佛性──所謂「見性」,只是覺悟本具的佛性而已。

一、 我們缺乏理想的修行環境

  既然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佛性本具,都有一顆摩尼寶珠,為什麼卻一直無法開悟,無法明心見性,無法得法眼淨,無法證入阿含經中所說的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到達阿羅漢的果位呢?

  人是萬物之靈,據佛經說,眾生必須在累世累劫中積聚了無數的陰德,才能降生為人;降生為人之後,還得出生在佛法興盛的「中國」(指佛法昌明的國家),如果出生在偏僻邊地,就很難聽聞到佛法了。

  今天我們既生為人,又是生活在有佛法的國家,這樣的福報是相當大的;在這樣好的福報下,為什麼有的人修了數年、數十年卻仍然無法開悟解脫呢?原因之一是我們缺乏一個理想的修行環境,甚至可以說我們被當今的社會導入迷途了。

  中華文化集孔孟、老莊思想及早在東漢時代就傳入中國的佛家思想之大成,中國可說是一個人文思想極為發達的國家;可惜由於後代子孫的不肖,以及明清以降國力式微,在西洋堅船利砲的威脅,身不由己的轉向學習現代科技,以求救亡圖存。這原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就像台灣四十餘年來傾力發展經濟的情形一樣,一味地學習西方的政經制度,並致力科技與貿易;但是卻未能在擷取西方優點的同時,也加強保護及發揚中華固有文化的優點。政府和民間不重視中華文化中有關待人處世、安身立命的學問,是造成台灣社會今天這種庸俗、功利、無恥、撒謊風氣的主因之一。因此,我說現代人的修行環境並不好。

  今天在台灣老一輩的人,還比較珍重道德品行,還會講究人情義理,但是年紀輕的還有多少人在恪遵仁義道德?只要有錢有勢,善於交際應酬、宣傳作秀,便容易受到歡迎,誰還去以品德衡量一個人呢?各級學校雖然也重視人文教育,但一則升學的壓力,使學校的教育方針,並無法真正朝「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的方向邁進;二則整個社會的大環境是這樣功利虛浮,不僅做老師的充滿無力感,學生也是出了校門就變樣了。

  我們本來都有追求真理、追求真善美的善良心地,卻不幸的被當今的社會教壞了。今天即使有人一心一意的想師法聖賢,但獎勵他的人少,刻意阻礙的人卻很多;奉公守法、埋頭實幹的人,在職業上得不到賞識,而手腕好、善於交際的人,職位反而容易高升。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大家都把名與利當成人生最重要的目標,致使目前的社會,除了極少數的團體之外,幾乎無人在提倡聖賢之學了。

  禪的教育首重人格道骨,待學禪的人具足人格道骨了,再進而指導明心見性之道。然而,當今社會人人競逐於名利財色的場合,要培養道德風骨都很難了,更遑論學到真正的禪。

二、 中了三藏十二部的「毒」

  第二個原因,則是中了三藏十二部的「毒」,使自己的本地風光迷失了。三藏十二部每一部經論,都能讓我們明心見性、頓悟本來,但因為我們貪多,東學一點,西學一點,結果使自己更無所適從了。

  舉個例子來說,我現在坐在這堙A如果坐在九點方向的同修要走來我這堙A我就告訴他由九點方向順時鐘走,就可以到達;如果是坐在三點位置的同修要走過來,我就向他說,從你現在的位子逆時鐘方向走,就會走到我這堙C我有時說逆時鐘,有時說順時鐘,這對於當機者來說都是正確的,但你如果不知道說法的原理和因緣,那麼「順時鐘」與「逆時鐘」這兩個法門,就會在你的腦中造成矛盾。

  佛陀所說的經典也是一樣,有時推崇《彌陀經》,有時讚美《般若經》,有時高推密教,有時又說禪宗最好。表面上似乎是矛盾衝突的,但其實門門都是解脫門。如果你能根據一部經,或根據一個體系的論典,去求得貫通,進而依教奉行的話,則可收「藉教悟宗」的效果。否則讀得愈多,表面上似乎很有學問,其實離佛法愈遠!這是相當可惜的事。

  在古代,師父教授一個修行方法,比如「不管何時,都要活在眼前」,那麼學人在這項工夫還沒純熟以前,師父是禁止他再去修其他法門的。他自己也會約束自己,傾全力遵照師父的指示去做,古時候的學風就是這樣。

  但現在的情形不同了,一般佛教徒家堻ㄕ釩雃h佛書,甚至擁有大藏經的也不少,如果這是供作研究學問之用,當然是必要的。但倘若你是修行人,你想解決生命與死亡的問題,那就要一門深入,才能通曉三藏十二部原來都在講同一件事。就好比一個患上感冒發燒的人,如果一下子看中醫,馬上又看西醫,剛吃了醫生開的藥轉個身又去吃偏方,在一天之內吃了一大堆的藥,則會原病未除新病又增──現在一般學佛的人正是這樣。這也是今人不能明心見性的原因。

三、 惡知識太多了

  第三個使很多佛教徒不能明心見性的原因,就是台灣佛教的惡知識太多了。「惡知識」在此是指:自己尚沒有明心見性的人。台灣許多法師居士,弘法的心都太過於急切了,弘法的時機也都太早了。古人「自迷不見,如何引導他人!」的警言,幾乎全然不發生作用。由於尚未明心見性卻又急切宣揚佛法(?)的「盲人」太多,致使學佛的人更陷入盲修瞎煉的陷阱之中。

印順法師間接影響禪的式微

  有關今人難現證道果的原因,除了以上三項之外,另外還有一項是跟印順法師有關的。

  在當今台灣佛教思想界,最具影響力的當推印順法師。我以前也曾從他所著的《妙雲集》中獲得修行的啟示。

  印順法師對於中觀思想有極透徹的研究,有很多人讚歎他是中國佛教近千年來,難得一見的中觀學大師。他發揚阿含經的深義並深探龍樹的中觀學,來調合佛教史上大、小乘的爭端。這個爭端的內容是:小乘佛教質疑大乘佛教「非佛所說」,大乘佛教則認為小乘佛教是不了義、是自了漢的佛教。印順法師認為,這個爭論,可以從原始佛教的阿含經獲得解決,因為阿含經是大乘佛教與小乘佛教的共同根源。這與歷代祖師將阿含經歸納為小乘教典是不同的。

  其次,印順法師也認為,大乘佛教所闡揚的畢竟空義(是般若也是中觀所重視的)確是佛陀的本懷。只因佛陀住世時,受古印度苦行厭世的文化所限而較少談及。他認為龍樹的中觀思想,不僅承襲般若經的思想,並遙續發揮了阿含經的深意,堪調和大乘與小乘的矛盾。龍樹菩薩的中觀學自唐朝以後,逐漸沒落,經印順法師的闡揚,在台灣及海外華人地區隱然有復興的氣運,這實在是印順法師對中觀學的偉大貢獻。

  印順法師對佛教思想的貢獻是如此巨大,但他在《妙雲集》中將禪宗列為真常唯心系,並認為禪宗含有外道思想,我認為這是需要再探究的。當然,認為禪宗帶有外道成份的人,並不是只有印順法師,在佛學界中持有相同看法的也大有人在。他們認為禪宗祖師常引用楞伽經、大乘起信論等具有明顯如來藏思想的經論,以此做為推論禪宗所含的佛法不純的主因之一。可是,我認為禪宗祖師之所以引用某類經文,甚至引用道家的經文,都只是適應某一時空的眾生而暫行之度化方便,並不能因此而歸類為梵我合一的外道。就好像原始佛教的佛陀,為了度化印度眾生,有時亦有引用婆羅門教的經文與教義的情形一樣。

  由於印順法師對台灣佛教的思想具有最大的影響力,許多佛教徒及學者都可追溯係受其影響,才對禪宗存有排拒的態度,這對禪的發揚無疑是一大傷害。

  站在我的角度,我覺得印順法師對禪(包括對密教、對淨土)的批評並沒有深及禪的內在生命。換句話說,印順法師對禪的批評只停留在表面的思惟層次。倘若另從止息貪瞋、息滅戲論的深層意義來看,禪師的體驗與阿羅漢、佛,其實是同一的。我根據什麼而作如是主張呢?在往後的課程中,我將會反覆詳細地說明,在此先不予以深談。

  接續上面所說,很多學佛的人對於禪摸不著邊際甚至存有排拒之心,主因是一開始就誤認禪是不了義,是帶有外道思想的──而這些都直接間接、或多或少受到印順法師的影響。因為當今台灣佛教的知識青年,沒有讀過《妙雲集》的非常少,即使未讀過,但他的師長同修也都有人讀過,同樣會間接影響到他,使他對禪產生不良的觀感。

  台灣知識階層的佛教徒,對於禪既然普遍存有這種誤解,致使很多有志修禪者在這種陰影的籠罩下,無法在禪修上得到貫通。當學佛修行到一個階段時,就會產生「到底中觀對呢?還是禪比較對?」「到底阿含經對呢?還是禪對?」的困惑。

阿含、般若、禪皆為趣入涅槃的方便

  而根據我的體驗,阿含經的境界、般若經的境界,及禪的境界是平等不二的,只是下手處的方法有所不同而已。由於體認這三者的旨趣是相同的,所以《現代禪道次第》堙A明白的標示「修行者必須誦讀吟詠阿含、般若及禪典」。

  所有阿含經的經文,都是要引導眾生進入「無餘涅槃」,所有般若經的經文,都是要引導眾生進入「無住涅槃」,所有禪典語錄,都是要使我們體會「本地風光」;無餘涅槃、無住涅槃及本地風光,名詞雖異,境界卻是相同的。所不同的是到達涅槃的過程有差別,這個差別就如剛才比喻的:有從九點方向走,有自三點方向走,也有從六點直接走的,但目的都為了到達十二點的位置。

  所以,阿含、般若、中觀及禪原本就是同一件事的不同說明,如果你對這四個看似不同的系統貫通無礙,那麼,你不但能徹底的打破自己的疑惑,同時也有能力為別人破疑。反過來說,你如果統合不起來,你就可能會以佛法的一端打擊佛法的另一端,正如用右手打左手,再用左手打右手一樣,是自己在打自己。

  當你能將這幾個系統貫通之後,心就能安定下來。這時,三藏十二部對你而言,將是再親切不過了。那時你自然知道如何長養在你手上的摩尼寶珠,進而使它慢慢發光發亮,照耀三千大千世界。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我有明珠一顆》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