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  訪談信佛人與深度對話  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


現代禪教團的性格——過程重於結果

信佛人


  在和一位外國學者閒談,聊到各種宗教、台灣佛教和有關現代禪教團內部制度的話題時,我說:「如果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沒有人有資格代替『上帝』選擇哪些人應該享有劫後餘生的特權。」在進一步交談時,我續作說明:

  也就是說,誰是上帝心目中最好的子民?什麼是人類最高的真理?這些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包括我所信仰的佛教,我也不認為它是最高的真理,我只理解佛法緣起無我的教義是現象的事實、是治療人類精神心靈苦痛的藥方,但,我不認為它是最高或絕對的真理。

  具體地說,誰能舉證眼前的「真理」是世上最高、最好的呢?我認為最高跟最好只存在個別團體的主觀意識堙A而在客觀上是永遠爭辯不出一個真正的事實。也因為這樣,我以為「過程應該重於結果」。為什麼?因為結果是好是壞?是不是最高?是不是最完美?這些永遠見仁見智,但不同的各方應該暫且擱置對結果的堅持和評價,共同致力於研訂一套「遊戲規則」,這一套遊戲規則由於比較能夠避免涉及最終關懷其境界的評判,因此是比較容易達成共識的。大家根據這一項遊戲規則,然後,去商量研討多數人可以接受的某種結果——儘管這種結果對很多人而言,可能是不理想的,也是不究竟的;但,我覺得佛教的修行者,應該歡喜地接納這種不理想和不究竟。因為尊重別人、尊重過程、尊重不理想和不究竟的結果,乃是符合原始佛教僧團性格和緣起無我之精神的。

  雖然,現代禪曾經有些做法,從我的眼光來看是不理想、不成熟的,但,我願在我主事期間,永遠信守「過程應該重於結果」的理念!

信佛人(2000.07.06)


回應現代禪信佛人一篇在「信神」留言板的文章
〈現代禪教團的性格——過程重於結果〉

  用一個比喻來說吧!比喻:「人的一生如湖泊」;湖泊中有水和很多生物;有大、小的魚、水藻等等。

  在佛教裡懂得修行的人,好比在此一共同的大湖泊中努力的拍水者;補給湖水不斷的動力和氧氣。所以水中的生物能活得更健康快樂,生命旺盛。而貴禪團在老師您的教導、帶領﹙參看您的著作得知﹚下,的確給傳統佛教注入不斷衝擊的生命氧氣,所以纔能另外孕育出一群快樂的修行人、妙好人。

  至於基督徒,基督徒的人生,好比一個個的小湖泊,每個小湖泊各開了兩種通道;一條是通水的入口,即水源(愛神);其餘的接出口,即別的小湖泊(愛人)。如此各個湖水有入、有出,是流動的,就是活的,不缺氧。湖中的生物賴以為生。因此基督徒的生命,認知是得自上 天主所賜的福氣,同時要彼此流通,才能活潑、生動,維持生態。

  兩者雖共通能以「湖泊」喻,因「別相」的大不同,「總相」得另外提出說明——佛教徒以「共同的大湖」喻,原因如下:佛法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全體皆此一心所包,共體互存。佛為覺者,亦起自自心中的始覺智,不假外求,始覺合本覺,圓滿於此心;「總相」為「佛的同體大悲」。

  基督徒以「各個聯繫的小湖」喻,原因如下:基督徒認定的是各個肢體有其獨立性,但要彼此聯繫、交通,雖彼此互成為出口,但沒有入口,水還是不能流動,更新的。所以基督信仰的特色是 神不屬於此「總相」;道成肉身的 耶穌基督是生命活泉的通道;基督徒最重要的兩個誡命:愛 神與愛人;使基督徒的生存是個體群居;每個個體要以基督作頭,個體彼此要聯合,故稱為同一身體的肢體;「總相」為「肢體在 神的愛中聯合」。

  兩者除了「總相」大異其趣,「別相」當然就有不同。

  「別相」;佛教是「生佛一體、生佛不二」;基督教是「神是神,人是人」,人不得稱為與 神同體(人是 神用塵土所造,再將一口生氣由人的鼻孔吹入,人成為有靈的活人)。

  至於「同相」;不管是「共同的大湖」或「各個聯繫的小湖」,終有一天,湖水都會被水中生物所製造的排泄物沈積或其他的垃圾污染(喻人的罪),以致不得再生養生物。所以不管信甚麼宗教,人的罪叫人都免不了一死。這是你我的「同相」。除此(罪、業與此生必要死)而外,兩者的「同相」是挺多的:例如宗教都是勸人為善;都提倡生命需要動能和智慧,都有meditation的方法等等,就積極的人生態度而言,兩者是有太多的共通處。

  人與人之間,縱然宗教信仰不同,立場不同,但基於共同一致對生命的關懷,雖個別提出各自信仰堅持的不同觀點,其實還蠻可提供互相參考,與開闊知識領域及增加探討方法的多元方向。就「玫瑰和茉莉…等,都散放令人舒爽的香氣」的譬喻言,不管是佛教或基督教對社會慈善公益、教育品質,開創人類未來幸福與增加生活意義、目的等等都提供了重大而正面的影響價值。提出「同相」,表示彼此的對話有很大的交流空間;可站在都是「人」的共通性的前提之下,互相去欣賞對方的「異相」。

  例如:「禪」,單就meditation義,不是佛教的專利;佛教簡義「覺」、「悟」;基督教聖經亦有類似的明示——

  「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豫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除了在人裡頭的靈,誰知道人的事;像這樣,除了神的靈,也沒有人知道神的事。我們所領受的,並不是世上的靈,乃是從神來的靈,叫我們能知道神開恩賜給我們的事。並且我們講說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語,乃是用聖靈所指教的言語,將屬靈的話解釋屬靈的事。(或作:將屬靈的事講與屬靈的人)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惟有屬靈的人纔能看透。」(林前 2 : 9-14)

  「耶和華啊,願我的呼籲達到你面前,照你的話賜我悟性。」(詩119 : 169)

  「說:愚蒙人哪,你們要會悟靈明;愚昧人哪,你們當心裡明白。」(箴 8 : 5)

  所以基督徒靜默於神面前的 meditation,又可稱為「靈修」。有「異相」於佛教的是;一是向著 神;一是向著人自己。雖方向不同,方法同為靜默冥思。

  無可否認的,「人的自我覺知」似乎比較靈巧、敏銳,因此造成各種宗教都感興趣於這樣「自我」的探求。因佛說:「眾生都有佛性」,不是佛教徒,也能「覺悟自性」。但在佛教裡這方面的訓練,比較專業,又以八萬四千法門,應機說教。基督徒由於非常重視如何順服於 神,「人的自我覺知」的應用比較弱,所以信 天主的,目前有很多人也願意透過佛教禪學的諸多法門的學習,找到自己與 神的契機,抓住從神所臨在的恩賜。

  貴「現代禪」不標榜「異象」(楞嚴經說:於禪定中識現之境,若作聖解即是邪魔),「中觀學」的應用,重視的是「人生禪」;如您所說:「理解佛法緣起無我的教義是現象的事實。」作為我輩的學習,好比在個人小湖水中添加了用拍打的方法,增加了生命湖中一些泡沫氧氣,也增添了一些生活的色彩幻影,又有何妨。花園裡有玫瑰、有茉莉等等不同成相,花園四季都不缺花。有玫瑰、有茉莉等等壞相(個體),花園的景致、芬芳才不至於太單調。這是 神的愛,指教我,我雖祇單單侍奉敬拜祂,但對人,哪一個於我不是手足;親如弟兄、情同姊妹。

  是的,如您說:「如果世界末日即將來臨,沒有人有資格代替『上帝』選擇哪些人應該享有劫後餘生的特權。」因為唯 祂有絕對的主權,祂纔能稱為是最高的。

  「誰是上帝心目中最好的子民?什麼是人類最高的真理?這些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包括我所信仰的佛教,我也不認為它是最高的真理」。的確站在人的立場、人所有的智慧理解力,既然不能臆測 神的奧祕,人類的真理如何有底線,又何談孰是最高的。人的這一方,沒有人可自己說他(她)是上帝心目中最好的子民;佛教徒沒有,基督徒也不敢僭妄自稱。

  在聖經裡,亦有明白的教誨——

  「當時,門徒進前來,問耶穌說:天國裡誰是最大的?耶穌便叫一個小孩子來,使他站在他們當中,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所以,凡自己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就是最大的。」(太18 : 1-4)

  「門徒起了爭論,他們中間那一個可算為大。耶穌說:外邦人有君王為主治理他們,那掌權管他們的稱為恩主。但你們不可這樣;你們裡頭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為首領的,倒要像服事人的。是誰為大﹖是坐席的呢﹖是服事人的呢﹖不是坐席的大麼?然而,我在你們中間如同服事人的。」(路 22 : 24-27)

  主耶穌對門徒說最大的要謙卑如小孩,最大的要服侍人。

  人對自己所擁有的優點,不是拿來自我誇耀,而是不但要心懷感激,除了感謝 上天主特別的恩賜,最重要的,要明白得的恩賜越多,要回饋的也越多,服事要更多。

  「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賬。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阿,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阿,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裡。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裡。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 25 : 14-30)

  所以基督徒因善用了 神賜下的「自由意志」,選擇「信神」,白白得到的恩典是有「盼望」的權柄;信就得著 神自己所賜下的恩典,同時還要大大發揮這些恩賜,不能妄自尊大或孤芳自賞。

  又如您說:「『過程應該重於結果』。為什麼?因為結果是好是壞?是不是最高?是不是最完美?這些永遠見仁見智,但不同的各方應該暫且擱置對結果的堅持和評價」。是的,如同我真的相信您實踐了「佛法是治療人類精神心靈苦痛的藥方」一樣,故在此與您分享;今日已成為基督徒的我,經歷了基督徒常藉由禱告祈求 神的醫治;不管是心靈枯竭時的餵養,生活難處的排解,或是身體方面的疾病、痛苦等等的治療。的確在 神裡有真實「神與我同在」的過程;亦即是說佛教徒有「修證」,基督徒有「見證」。故彼此都不能抹殺各自的經歷,各自每一次「證」的過程,有它不同字義、層次的「法喜充滿」或「喜樂平安」。例;有一日,我向 神禱告說:「主啊!我曾以『讚佛偈』唱到心中『法喜充滿』」。 主放下了祂的意念,說:「我會讓你喜上眉梢,亮出眼眸」。我無意在此與您爭論前後的孰是孰非、孰的意境為高。肯定的是,不同的方法、方向(向人或向 神不同的目標、結果),肯定都有其經歷不同的過程、效應。

  拜讀您的近作——古仙人道。文章中有很多金玉良言,很值得思考。例壹之七、修行人──尋找盲點的真理勇士:「凡是有修行的人,它自然而然地會有不斷尋找自己的盲點的需要。……他是一個矢志發現盲點,致力突破盲點的真理勇士!」。

  或許您一直有信心能時時看到自己的盲點。基督徒也常常警惕自己的一個盲點,是:「如何分辨是聖靈的教導或邪靈的誘惑」(所以聖經——神的話語,是一把必備的量尺)。除此而外,相信還有我們人所不知道的盲點,也樂意接受別人的指點。畢竟所崇敬的若是至高的「那一位」,人與祂的差距甚遠,一定存在太多的未知。所以站在「旁觀者清」的立場,斗膽提供您一個建議:「不知道執意祇向人自己的『覺』,算不算『「盲點』」。孔子說過:不入堂奧不知堂奧之美。老師既有心致力於研訂一套「遊戲規則」,為要商量研討多數人可以接受的某種結果。端看老師在佛教界不畏權勢,不為己利,敢於為真理而爭,重視歷史留言當持嚴謹的態度。何妨老師自己來接受聖靈的洗禮,主耶穌的帶領,真實有神同在的體會,以老師的睿智,堪作神的大器,也幫助我們尋求自己的盲點,真是我們所樂見。

新竹中華信義神學院,傳統信仰與新興宗教研究中心 2000.7.12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