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覆信義神學院鄭姊妹

信佛人


鄭姊妹:

  久違了!時常懷念。這種懷念有友情的成份,更有一份來自似乎是同一靈性血源的親切感。就如昨日幸蒙俞院長召見,席間面稟俞院長一段話:「我的上師已圓寂了,在佛教界我有如孤臣孽子,十餘年來絕少碰到謙卑慈愛、心中存有真信仰的人;反之,我與信義神學院主內弟兄的相遇,卻每一個人都讓我感動,感到就像是自己的親兄弟姊妹一樣。……多麼懇切的盼望能和俞院長有一生一世永遠不斷的因緣。」另外,我也坦言:「阿含經緣起無我的教說,是一切佛教的根本原理。但我覺得其中缺少『至高者』的信仰,是其未臻究竟圓滿的地方;後起的大乘佛教,如彌陀法門則有『至高者』的意象,但成熟精純的淨土信仰,在現實的人間尚未被大大闡揚開來。」

  俞院長對我說一個「海邊拾貝殼的小孩」的例子。小孩斷不可以手中的貝殼自滿,誤認是大海之最。我也呼應:「人就是人,絕不是『至高者』,認為自己可以論斷真理,即便是佛教四果阿羅漢,我也認為是傲慢的表現!內心堙A覺得臣服於至高者(自己的術語是「皈依彌陀」)是讓我安心,夕死無憾的最內原因!」

  雖然基督教義,有一部份是我無法理解的,但我絲毫不在意。原因是,「語意」應重於「語言」,言詮層次的紛擾不必然損及信仰的真諦。其次,我只是「海邊拾貝殼的小孩」,豈有能力議論浩瀚無垠的五湖四海?縱使歌頌基督、評論阿含、讚歎大乘、發願往生淨土……,然而,最後的真假以及到底如何,自知不是卑微渺小、危脆無常的五蘊所能確知。這些年,說過很多話,其中哪些可代表深心的感受?平心說,無——言——以——對。

  以上,暫且作為對親愛的姊妹的回覆。請您多多保重身體。阿們!

信佛人
2001年9月11日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基督教與現代禪的對話」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