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覆大陸學界前輩友人的一封信

信佛人


教授惠鑒:

  2002年第一天的凌晨,卻先收到長者的祝福函,有不言喻的溫煦感也有些許內疚,覺得昨夜致函請安的念頭本是應該也是可以的!

  現代禪諸同修可以說一直沒有忘懷教授曾經的指導與愛護,時常憶念那一段密集向您請益的時光;偶爾也會重新翻開過去蒙教授賜教的所有信箋再度反省沉詠……。另外,以前敬呈教授的信堙A湧動著熱血和最後漸漸趨向「天何言哉」的寂默,如今也依舊不變……。

  近日《○○雜誌》將轉載一篇拙文,雖然對大陸佛學同道的謬讚不能說完全沒有一絲竊喜,但很快又恢復原本的平靜--隨即向身旁的執事同修道:「無論時人喜不喜歡現代禪,重要的是我們要真正努力修行;倘若真的有道有德,那麼當代、後代自有和我們同樣憧憬古仙人道的人尾隨而至!」……

  「君子一言,終生不敢忘。」嚮往著古聖先賢的風範,希望自己做得到,並在「象山社區」師徒嚴厲相互淬煉中,願終老一生……而其他,就託付給歷史。

  耑此敬頌 教授身體健康 閤家安吉

信佛人 拜上
2002年1月1日

(編按:為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
之隱私,本封信函人事略作編輯處理。)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