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覆大陸學者前輩
——呈心所見道情懷

信佛人


教授惠鑒:

  10日之敬覆傳送後,曾為「不敬之嫌」略有疚責,今再獲賜函,掛意全消。感謝!

  茲將細讀賜函後,所引生的感想一一報告:

  一、以前現代禪教團風雨不斷時,曾面稟藍老師:「現代禪教團或許終將沒有前途,唯,學生個人的修業,最後應不致讓老師過於失望。」多年來,晚最在意的,始終是自己是不是具格的佛弟子?至於此外的一切,晚自勉隨緣放曠。如此的心情,曾在《禪的修行》序堜Z露。

  二、晚接受楊老師訪談時,作答的心態,自問宛若面見悟光上師。楊老師研究報告發表後,晚個人持尊敬與尊重的態度。唯一內心深處稍有感傷:多年不見的師長對晚的信賴,與自己的預期是有落差的。

  三、經上說,「緣起甚深極甚深」。對於一般常人,不僅以定心體現緣起的寂滅相,以化解染污緣生的煩惱是不易的;「緣起差別相」的深究更是難上加難,有賴以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累積一切種智。由於對這項佛教義理的信解,讓晚的個性略不同於部份禪修者,而傾向由衷的景仰世間智者!且自我定位「終其一生,頂多只成為一個建立起皈依三寶的生命態度的佛弟子。」在台灣,晚所親近的,感到似乎唯有藍老師了解晚這項個性的由來。

  四、面對長輩,晚很慚愧的稟報,自己的體力遠不如前,記憶力也衰退很多;加上自我安慰:該做的,能做的,都盡力了,其他應順其自然。所以,比起以前,對佛教的熱力和現代禪的發展,晚消極多了。如今,心中最大的目標,只在好好回報象山社區的同修--但願能幫助他們達成悟道的心願。

  五、懇請教授繼續不時的給予糾正與指導,晚並希望以一生為說過的話作見證。

  耑此 敬頌教安

信佛人 敬上
2001年5月14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編輯
處理,以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之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