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陸青年朋友的深談

信佛人


健軍:

  我沒有對你感到失望,有的是如你所說「婉轉提醒」。其次,你的悲憤,我不認為是必要的。人生無奈的事情何其之多!在一篇序塈痟蕃﹛G人生「許許多多的事情是無可奈何的,也是無可改變的。公平、理性、正義、和平往往只是主觀的理想,而事實上世界已經動亂災禍了幾千年——況且這還是歷經無數聖賢偉人整治的結果呢!」你或許著眼人類的福祉,對佛陀和歷代佛門聖者有嚴峻的要求,但我和你有個地方不一樣,我早已確定歷史的佛菩薩和阿羅漢,他們的能力是有限的。今天你因寄望於佛教,從而對佛教失望,我覺得是你對五濁惡世、娑婆世間問題重重,並非人文宗教之一的佛教所能解決、克盡全功的這一前提事實的失察!進一步,我可以反問:如你經常提及的「愛迪生」、「愛因斯坦」、「科學」、「醫學」、「生物學」……,他們又何曾為這個世界締造完成了「極樂世界」?

  我認為道理應該是這樣的:沒有一個人使世界變得今天這麼壞;期望一個人或一撮人徹底改變世界,是不切實際的。古今中外一切聖賢偉人,他們同樣也只是世界的一份子而已;這個世界的進化,邁向至善境界,是一場縱橫古今千萬年、億兆生靈集體參與的接力賽。在這場接力賽的遊戲中,任何有自知之明者,都必須察知與承認「自己只是一條小毛毛蟲!」而佛陀教育我們的,是在告訴我們須認清這個事實,並在其中安身立命、從事「只顧耕耘,不問收穫」的善行。

  你說,「我知道我幾乎不可能成功,我太弱小無力,我看不到我的同伴在哪堙C」我的認知跟你類似,不同的是,我已很少感慨;至於同伴多少或全無,對我宛如「外星人」——我沒想這事。

  謹祝平安如意,他日充份閒暇再談。

信佛人
2001年4月24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名略作編輯
處理,以維護現代禪和十方善知識交往之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