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言不慚和無限的自慰與敬佩
——敬致大陸學者前輩

信佛人


教授惠鑒:

  上次大言不慚,說:「希望這幾天內能詳細拜讀(您惠賜的八篇文章),並給您寫一份讀後報告,」經這幾個夜奡N寢前原是準備好整以暇瀏覽一番,最後都變成——聚精匯神,專心致力的拜讀!晚覺得很慚愧,教授您有許多觀點,遠較現代禪更早提出,涵蓋層面更廣闊,且論證更嚴密完整,晚竊想在現代禪教團中,應該唯有溫金柯、張志成……少數幾位教研部同仁配做您的學生,而偏好修行對哲學屬門外漢的我,無論如何努力頂多也只能成為您半個學生而已。這是晚花費了幾個夜晚邊閱讀邊思索的最大感想。

  晚讀書的速度一向很慢,而思考的時間卻多出很多——尤其對於自己陌生的領域,更是如此。在您八篇文章堙A晚覺得要很長的時間來思考、反省、觀想、重新建構或補強自己思想的,特別是〈第一篇〉和〈第二篇〉。其次,〈第三篇〉〈第四篇〉〈第五篇〉讓晚想從中尋思,探察大陸佛教的真實風貌。為什麼?因為晚對政治不太了解,嚴格說,是對政治存有顧忌,因此不能確定「今天的大陸官方和民間對佛教的真正態度和立場是什麼?」但由於,您一言九鼎,是可以依止的當今學者良心代表,晚希望能藉助您的視角,有效彌補自己的疑慮無知。

  除外,難得一見,屬於您較感性的〈第八篇〉,晚覺得這好像是一位悲天憫人的比丘所寫,晚自然倍感親切不過。

  這函,絕對不是「讀後心得報告」,那還差太遠了!晚希望自己要用更長的時間來慢慢品讀,也許有一天,晚能夠消化其中一部份的創見,融入自己的思想言行之中,到那時候,晚希望自己切莫掠前賢長輩之美,而能詳註受教授影響的某一精要部份。謹此 敬祝教安

李元松 敬上
2000年7月31日

教授惠鑒:


  您昨日覆函詳細拜讀,心中不覺洋溢一股暖流,且浮現中國歷史典範讀書人的影像。感到無限自慰與敬佩!對於您部份讚美之語,晚不敢當,因為晚(含現代禪)只是「真理道上摸索前進的奮鬥者」,雖受幾位貴人相繼的提攜和啟迪,但目前尚沒有什麼成績可告慰十方長者前輩,只能在心媊紫朵磳羶楣礅蠾繶狎靚屆A切莫讓長者前輩因己而失望。這是衷心謹記的重大事!

  晚最常和同修互勉的一句話是:「諸行無常,明日不曉得能否再相見?」在這令人多憂思、多愁慮的人間,只能盡力而為,除外,便是以佛法畢竟空的清涼來撫慰此一業報身的種種苦楚罷了!

  結尾,仍然感到暖意和一片空曠。非常感謝教授!

信佛人 頂禮敬上
2000年8月2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人事略作
虛擬處理,以維護信佛人和友人交往的隱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