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覆大陸一位知識青年佛教徒的信函

信佛人


慚愧居士:

  你 7月5日的來信我看過了。由於我感覺你是真誠有所請教於我,因此在信函上,我就不客套,隨興言所欲言了。

  基本上,我有幾項看法:

  一、 你幾乎就是我在〈為大陸讀者所寫的一篇序〉,內中的主角人物。我很佩服你的思辨能力和一身的傲骨。

  二、 不瞞你說,我非常忙。我想如果你仔細看一看網路上的一些資訊,應該是可以推想而知的。另外,以你對佛法真理的渴求程度,我覺得已經不是可以函授的方式而獲得充份解決──因為文字所能表達的,相對於佛法立體多層次的經驗、內心洋溢充沛的豐富感情,以及具體生活的煎熬與困頓,其所能佔的比例是微乎其微的。

  三、 也因此,對於遠方和我有實際師生關係的人,他們或由於經商的關係,或因為留學的關係,我都會鼓勵他們在閱讀我的著作之餘,應就近參訪藏傳格魯派或南傳佛教的修行人。因為,如果他們能夠稟持真誠的求道心以親近之,我相信「皇天無親,唯德是輔」,真正的善知識是不會有門戶分別心,會滿求道者之願的。

  四、 從你的信函堙A我知道你有一位好朋友,他是你今生所認識修行最好、氣魄最大的人。聽到這樣的訊息,我很替你高興,因為你是有福氣的人。

  很久以前,我心目中也有一位修行很好的人,他就是我的皈依上師——悟光金剛阿闍黎。其實我從來沒有向我的上師請教過任何問題,也從來沒有修過上師任何一個密法;但是就只因為「他是我心目中的大修行人」,所以在我摸索前進的路途中,感到遠方總是有一座燈塔在苦海堣瑂漟菃琚A而終於我自覺我也已經來到燈塔的地方了。

  五、 此外,我曾說:「三藏十二部還在,則對於真正有志修行的人而言,佛陀宛然還在菩提樹下……」這是我接續前面第三、四點之理由,進一步認為:其實慚愧居士你可以自己尋找突破之道的。孔子說,「君子不好為人師」,而我並不是因為這麼一點小小的涵養,婉拒你的問道,理由如上所述。

  六、 如果,萬一,假設,你對我上面所說的話,仍然充滿疑慮的話,那麼我另外建議你不妨專修淨土法門,平日早晚虔誠的念佛,唱誦〈小淨土發願文〉,然後,在不違背法律、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不管一切,只管生活。這也是我教導現代禪入門弟子的另一項法門(內容散見在拙著中)。

  最後,我再度重說:我很喜歡你這個人!並且他日如果有空的話,我很喜歡再度在信函中和你聊一聊。

現代禪 信佛人 敬上
2000年7月11日

(編按:基於低調處理原則,本封信函隱去真名,「慚愧」二字則是來函者希望使用的名字。)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