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異鄉友人的一封信

信佛人


趙敏(化名):

  收到妳從英國來的賀卡,我的心婺簼p略有不同,不是「十分感謝」,而是「十分歡喜、溫馨!」

  平心而言,我對妳的惦念,不完全是禪平的因素(禪平只是主要因緣),它同時也來自我對人普遍的感情──尤其,我見過妳一次,也多少了解妳和禪平所面臨的難題;然而,對我而言、從佛法的角度來看,問題的起源,並不涉及是非對錯,也不是無解,說一句也許是逆耳的話:「此乃來自人類各自的盲點,而衍生春蠶吐絲困自己的行為。」

  妳們所受的西方教育,文明程度是高等的,但屬於生命智慧、人生體驗的方面,卻極少繼承東方哲人的經驗結晶!年輕的時候,不太會發覺有什麼缺憾;可是,人到底本質上是孤獨的(儘管是社會性的群居動物),有一天終究要面對唯獨自己才能面對的問題──但,往往那個時候,不是感到悔恨抱憾便是渾渾噩噩有心而無力,而人生也就這樣不了了之……。

  很多年來,我相當保持警覺,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哲學上的專斷」,經過難以計次的改過,如今,我真的「覺昨非而今是」;我希望自己曾經有過的錯誤,以及從錯誤掙脫出來的些許經驗,能多少有助妳所說的,「對回台的生活有無限的徬徨,希望在這一年獨處的時間,可以想清楚未來的方向……」。

  如果妳不嫌棄的話,如果妳有空的時候,我很歡迎也盼望妳不時給我來信,我這半生一個極大的性格嗜好,就是喜歡跟人家深度切磋、深度談心。

  為了妳,為了禪平,為了我這個朋友(前提是妳不嫌棄),引用小魚的一句話作結尾:「『碧山人來,清酒深杯』,我家永遠留一個座位,等待董雲霞的到來。」

  異鄉,應會讓人倍加懷念故鄉的親人,深深祝福妳和禪平有個甜蜜的年假,同時,也祝福妳(和禪平)健康、平安、如意!

信佛人 寫於台北象山
2000年1月31日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敬覆十方善知識的法談信函」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