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第六講:知識份子為什麼不相信三世輪迴

(李老師講於1993年7月31日)

   大家好!阿彌陀佛!請坐!念開經偈:「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你們大家好,覺得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你們,沒有看到你們的這一個月,偶而也會懷念你們。所以我跟禪瑄師父講說,有時候上師比較忙,缺一堂課,但是絕對不能缺二堂,所以最少一個月要講一次。怎麼樣跟你們談佛法、談修行呢?基本上,上師感覺說自己也是佛弟子,也是自己還繼續在修行的佛教徒,對我個人而言,這個世界,心中最想念的就只有佛陀而已,就是只有阿彌陀佛。所以,其實我平常沒有什麼樣特別的心情,平常就是這樣活在三寶、佛、法、僧的加被之中,這是怎麼講?等一下再解釋。基本上就是自己每天、每一個小時、每一分鐘,都是活在修行,活在三寶的加被之中。所以,平常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特別的念頭,有時候會有偶發的一念,比如上師剛才說,想你們好幾次,這個就是偶發的,我好像十年以來,至少十年以來,我好像沒有講過這樣的話說,「我非常想念你,我隨時都想你耶!」我從來沒有講過這種謊話。我覺得人不可能隨時都想念一個人的,怎麼會這樣?又不是小說。特別是我們修行的人,平常很難得生起一個佛法以外的念頭,所以想人家幾次,都算得出來,自己都還相當清楚。例如,這個月以來,我想你們大概三次到五次當中,偶發的,觸目遇緣,見景生情,才會想到你們。但是想到你們一剎那之間,又回到個人的道業之中了,大概是這樣的情形。

  因為我自己是一個修行人,是一個佛的弟子,平心而言,雖然你們稱我為上師,我也自稱上師,不過那個是稱謂上的方便的使用,並不是上師就比你們高一級;你們稱我上師,你們就比我矮一級?沒有。佛性平等,人人平等,只是稱謂上的方便而已。如果我不自稱上師,那我說「我」,這個也是很奇怪,為什麼呢?因為平常在佛法的修行之中,很少有「我」的這一個意識出來,大部分就是一個因緣嘛!緣起!所以我也不能自稱是我,除非是跟社會上的人接觸,當然說「我」,如果不然的話,我覺得人是屬於複合式的,複合就是一個綜合,眾因緣和合的一個複合數的,沒有單一的。所以雖然你們稱我上師,我也自稱上師,不過其實我感覺我們一同都是追求真理,一同都是佛的弟子,假如你們對佛有信心的話,你們就能道道地地,非常踏實地做一個佛教徒,做一個佛的弟子,這樣你們會得到來自三寶的加被,會身心柔軟,踴躍輕安。上師自己就是在修行上,我感覺是永無止境的,以前佛教界有人說我是拚命三郎,就是在修行上像拚命三郎一樣,這個是四、五年前的事情,可是事實上,上師從來沒有一天懈怠。不敢說沒有一秒鐘懈怠,一秒鐘、一分鐘的懈怠,還是有。但是我想時時刻刻,都是以佛法為念。所以其實我們有緣在一起,你們都是我的同修,我也是你們的同修,我們共同都是攜手並肩,在走佛陀之道,古仙人道的人。但是我想說的是,我自己一直走修行的路,我是感覺人要真正對佛有信心,不容易!人要真正地對阿彌陀佛有信心,非常不容易。人要解脫自在,人要淨化內心深處的種種偶發的一念無明,偶發的一念貪瞋,要淨化那些無始以來的業力,非常困難。

  《地藏菩薩本願經》說,「閻浮提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罪。起心動念無不是業障。非貪即瞋,不離無明。」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的眾生,真的是這樣,上師自己對《地藏菩薩本願經》這句話,感觸非常地深,我們一般的修行人,可能是說,我又沒有殺人放火,我當然是好人,做人心地好就好了,何必學佛呢?我又沒有殺人放火,他的定義是要殺人放火,才叫做壞人啦!有些人說,我又沒有罵人,我又沒有打人,我當然算好人。這個標準又比較嚴一點。可是也有人以不發脾氣,他只要稍微一發脾氣,雖然沒有罵出來,也沒有讓人家知道,可是他自己發脾氣,他就覺得他這樣已經不是好人了。更進一步,就佛法的修煉上來講,偶發的一念,無聊的感覺、煩悶的感覺,不耐煩的感覺,或者瞋心的感覺,或說眷戀的感覺,只要是一念而已,就算是貪瞋癡未斷的表現,貪瞋癡還沒有化解的證明。人要怎麼樣化解那個潛藏在第七意識、第八意識,那個偶發的一念?這個非常難。我必須跟各位談到什麼叫「修行」,什麼叫「解脫」,然後,你們才會知道淨土的偉大。為什麼人要念阿彌陀佛,為什麼要唱誦、念佛陀的聖號,為什麼要這樣?所以,我們繼續談說,那個非常困難。有的人修行是以念為單位,只要偶發的一念,比如我們做錯事,別人罵我們,這樣起一念的瞋心,這個罪性比較大。有一種情形是我們沒有做錯事,可是莫名其妙被長輩罵,因為這樣而偶發的一念瞋心,這也是無明,可是這樣的惡性就比較小一點。另外有一種情形是,我沒有錯,而且我對你有恩,卻被人家恩將仇報來對待他,這樣的情形,偶發的一念瞋心,這樣也是無明。只是他的惡性又稍微薄一點而已。可是統統都是還沒有解脫的證明。所以,古代的祖師,古代的修行人,為什麼說護念如眼目?六祖慧能大師經常說,「善男子、善女人應善自護念」,要好好地保護你的正念。很不容易,對不對?所以我們要了解到,人要解脫是很困難的,人要化解無始以來的業障是很困難的。

  我們打個比方來講,就好比有一個人,他花天酒地到處賭博,到處跟人家簽帳,而且,盡情地花費,不曉得揮霍多少錢,這樣盡情地揮霍了三十年,今天他上了一天班,就想把三十年的債統統還清?哪埵釣獄穧n賺的?他不曉得積欠人家幾百億,做一天的工哪堹鈰鬻漼煽X百億的債統統還清?哪堥獄糪e易?當然不是說絕對不可能。我們今天在這個娑婆世界,佛經說「閻浮提」,佛經說的「閻浮提」據我的了解,那個比娑婆世界包含的範圍更廣,閻浮提包括地獄、餓鬼道,還包括天道、天界,那些都是閻浮提的眾生。神、鬼、人、畜生,他們偶發的一念都是無明。想想看我們今天在這個閻浮提,在這個娑婆世界,在這個末法時期,我們要靠自己的力量,修一輩子就化解無始以來的業力,當然是可以化解,「業性本空」嘛!可是問題是,你只是嘴巴講「業性本空」,你的個性、你的心念、你的骨髓、你的整個潛意識,你是不是真正地體認「業性本空」?不容易嘛!你如果真正體認一切皆空的話,「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的話,你怎麼會作夢呢?你怎麼有時候會東想西想?你怎麼沒辦法一坐下去馬上就入定?你一定是充滿種種的俗情雜念嘛!每一個俗情雜念看起來好像是現在才來,其實錯了,不是的,每一個念頭都來自無始的業力,推動著那個念頭生起,人有辦法阻止流水繼續往東流,可是沒有力量阻止念頭的生起,沒辦法!要斷念頭,要透過般若波羅蜜才有辦法。但是談何容易呀?我覺得我們今天在這輩子想化解無始以來的業力,那個困難度就好像做一天的工,想還幾百億那樣的困難。

  所以,我們了解這樣才了解淨土的偉大、淨土的悲願、彌陀的本願。就是讓我們在這一天當中,不用說你沒辦法還,但是我可以帶業往生,也就是說雖然我有很多業障還沒跟人家清,但是我先往生淨土,往生淨土並不是已經化解無始以來的業障,不是!可是他先到淨土那個地方,先跟聖者共同居住,等到他體悟無生,在那個地方修到他的道力到達不退轉,等於說用無量劫的時間來慢慢化解。比如欠人家一百億,那我用一百億年來還,可是這一百億年我不是在地獄還,也不是在人間還,我在一個清淨淨土,跟彌陀、觀世音菩薩住在一起,跟他們共住一百億年,再用一百億年來還一百億的業障。往生淨土是這樣的情形,所以,我們就了解到,事實上修行沒那麼容易,對淨土法門就會生起無限的讚歎之心。

  上師本來剛剛出來佛教界跟人家結緣的時候,還滿懷熱情,滿懷壯志,豪情千萬丈;這幾年這樣磨下來以後,也確確實實了解到今天整個眾生共業的強大,自己好像是一滴投於巨壑,好像一毫置於太虛。根本產生不了什麼樣的作用,才慢慢感覺到修禪太難太難,才慢慢地,逐漸地轉而勸人念佛,勸人修淨土。所以,勉勵大家要念佛,早晚要念阿彌陀佛。但是上師剛才也說,人要對佛有信心,沒那麼容易,非常地困難,當然,它的困難度比起要現證涅槃解脫,要簡單多了。但是光是要對彌陀、對淨土生起深切的信心,沒那麼容易。為什麼會這樣?上師講一個題外話,也許你們曾經思考過,或許沒有思考過也無所謂,一般來講,學術界的學者,佛教學者,幾乎都不相信佛教。就是在研究佛教學術的那些真正的佛教學者,他們用客觀方法,透過歷史學、文獻學、巴利文、梵文,從一個比較客觀的考據,客觀的立場來研究佛教的這一些所謂的「現代學者」,據我所知,以及所接觸的經驗,當然我底下所說的數據可能不是很精準,但是約略可以表達那個感受,大概一百個堶情A九十九個不相信佛教的。這是一個非常諷刺的現象,專門在寫佛書給人家看的人,他不相信佛教,一點都不相信。為什麼會這樣?其實這個情形,跟我們一般人沒辦法對彌陀生起信心,其實他們有相同的問題,有相同的原因。我先說學者,這一些學術界的人不相信佛教,他們的問題癥結點在什麼地方?我說問題的癥結點之後,你們就比較可以了解,為什麼一般人不太容易真正地信仰佛教,不太容易真正地信仰彌陀本願,就不言可喻了。

  這些學者,這些學術界的人,沒辦法真正信仰佛教的幾個根本原因是這樣的:第一,真正對佛教經典,包括古代的祖師的境界,真正有現量經驗,現量境界的人,太少太少了。打個比方來講,譬如佛教說具解脫阿羅漢能夠有神通,他的手可以伸很長,他的身體能夠穿過牆壁。他有宿命通,他心通,神足通,天眼通,他有六種神通,叫「三明六通」,真正有這種大威德的大阿羅漢,非常少。包括經典上所說的那種境界,比如說大乘經典所說,佛陀在說法的時候,總共有八萬四千菩薩眾,還有很多天龍八部來聽法,像這些誰能夠看到呢?沒有人能夠看到,也就是沒有人能夠現身作證說這是真的。不僅少有真正具有三明六通的人,反而是整個社會,整個世界,屬於「豎流動靜」非常普遍,所謂「豎流動靜」就是小丑跳樑的技倆,有的是屬於小丑,有的是屬於雕蟲小技,有的是屬於騙人,騙財騙色,或者有些是神棍,或是有些是屬於超能氣功,都是屬於這個小兒科的東西而已,這些神棍也好,這些具有一點點魔術,或一點點超能能力,或感應能力,或者有些人真的有時候有鬼神附身,他倒是真的在那個時候稍微有一點點通力,一點點!而且那個通力之後會退轉。因為這一些人絕大部分,或說幾乎一萬個堶惕鉹ㄗ鴗@個真正的解脫者,換句話說都是有貪瞋癡的人,都會撒謊、誇大、不實、廣告、作秀、動機、企圖,有什麼目的的,因為這樣給人的印象太不好了,學者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他們做客觀研究的人,他們非常清楚,誰騙人或怎麼樣的。佛教內部的腐敗的事情,就不用講了,總而言之,一般的信徒,一般的群眾,覺得某某大師很了不起,可是他們的資料最多了,這個人根本亂搞。是一般信徒沒有證據而已,可是事實上他都已經讓人家抓到把柄,被他的弟子勒索三千萬,可是他就是裝模作樣,繼續在講經說法,大家還是稱呼他為大師。這樣的情形,在學術界的人非常清楚,因為他們就是客觀研究,他們信息很多,而且他們不太像一般的佛教徒,一般的信徒,會崇拜、偶像化一個不管是居士或出家人也好,他們就是用歷史眼光,反正慢慢看,我們一般的信徒容易過於把他所尊敬的人神化了,優點也說優點,缺點也變成優點了。而且非常地嚴重,這樣的情形就是信徒比較沒辦法客觀來判斷一件事情,但是學者在這方面比較有辦法。特別是他要提出論文的時候,他要經過人家公評的,而且隨著那個學者的功力,學術的力量,他寫的東西要更客觀。所以,他們的證據很多。所以,真的有三明六通的人看不到一個,可是假的卻有成千上萬。你說,他們會相信佛教嗎?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就是,佛教所說的那一些境界,那一些三明六通,包括修證之道,就是純粹漏盡通的修證之道,那個純粹都是經驗的,你要去實踐,他才能夠發現,甚至於你要實踐之前要一定程度的信仰,或者我們說「信任」,所以佛經講叫「信可」、「信順」、「信忍」,而最後「證信」。什麼叫「信可」?就是:嗯!大概可能吧!也許是吧!你要有基本的信心。然後,信順,就是順著他所說的,雖然還是半信半疑,可是順著他所說的去思惟,去觀察,去找證據看看!信忍就是忍住,所謂的「忍」就是持續地繼續相信,然後,最後檢證到「證信」了,他親證到說,不錯,他所說的信仰確實是這樣的。所以,實踐的前提還是要有一定程度的信,可是這個信不要求你百分之百,可是最起碼要大概、或許、也許、是吧!你不能說還沒有證據就否認它,這樣你也沒辦法去實踐了。所以,基本上那一些境界,都是屬於要實踐的,而實踐馬上面臨一個問題,實踐馬上跟我們整個現代社會的思潮,整個現代精神是相違背的。打個比方來講,所謂現代社會基本上是受歐美的影響,我們基本上現代社會是相當程度西化的、歐美化的社會,當然,現代化跟西化有一點不一樣,不過,有相當程度的西化、歐美。像現代社會來講,如果有人對你不好的話,你不能忍氣吞聲,你要告訴他,這是我的權利。你爸爸跟你借個三萬元,雖然你很有錢,你還是要跟他要。這跟我們佛教的修行方法約略有一點牴觸。譬如說佛教的修行就是告訴人家說,我們俗話來說,「讓人家佔便宜好吃好睡。我們不要佔人家便宜就好。」這個就是我們傳統的美德啦!修行也是一樣,好的放在心上,不好的就把它洗掉,你就不要去惦念就好。甚至於,我們應該觀功不觀過,觀德不觀失。觸目遇緣成正觀,觸目遇緣不要掉入是非,觸目遇緣當中來思維緣起,觸目遇緣當中來觀察空性。修行人是必須是這樣的,這個跟整個潮流,跟整個時代的方向不太一樣。

  所以你想想,現代的社會是一個很競爭的社會,我們在這個地方說現代社會很競爭,我們恐怕不太了解競爭的激烈性。那個競爭到一個地步,因為你不是在競爭的圈內,所以不曉得競爭的激烈。那個競爭是要作秀、要宣傳,乃至於是要攻擊別人、排擠別人,你才能夠爬上去。現代社會並不一定是每一個團體、每一個角落都是這樣,但是這種情況非常普遍。譬如說,十個講師,今年這個大學有三個名額可以升做副教授,十個人就是擠三個位置,這當中除了要競爭以外,有時候還要急於表現,所以現代社會又是告訴人家怎麼作秀、怎麼宣傳、怎麼推銷自己,但是跟我們修行人,跟傳統的修行人是不一樣的,我們傳統的修行人,就比如孔子說過的:「君子不伐善。」就是修行人不自讚毀他,為善不欲人知,沒有自己在推銷,說我昨天默默地跟你幫忙一件好事。沒有人這樣講的。比如說,我去年做一件好事,也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告訴很多人,說我去年做一件好事。修行人不會這樣啦!但是今天整個社會基本上是洋化的,西化的社會比較會這樣,他們西洋有西洋的文化背景,他們比較直接,但這個也不能說它不好,人家這樣的「直接」是配合他整個的文化結構。但是我們是東方的國家、東方的文明,我們要嘛,就像一部裕隆的車子,你總不能只有輪胎是用賓士的輪胎吧!它總是要對稱一下吧!譬如我剛才講的,現代社會的競爭、宣傳、包裝,對一個佛教的修行者來講,有時候感覺是一種自我侮辱,所以,如果要修行的話,在現實利益上要稍微捨棄一些,有些地方不跟人家計較,有些地方跟一般人比較不一樣,我們講這就是風骨節操。現代的社會是不講究這一套,都是屬於競爭、掠奪、進取、攻佔,挑戰,戰鬥,都是這樣的。

  所以,現代學者很難在面臨利害的問題,跟修身養性的問題,我想他很難。第一,他對佛教就沒有一個基本的信仰,或讓他真正能夠信,而且他失望的事情看太多了。所以,他不願意放棄既得利益,或放棄眼前也許有辦法爭取的利益,而來修身養性,這是第二個原因。第三個原因是更根本的,是最根本的,我想這一點可能很少人提起,上師是個人的觀察,當然也大部分都是屬於經驗。事實上一個人要對佛法有信心,要對彌陀有信心,或者對解脫有信心,或包括對淨土有信心都非常難,原因是說,其實佛教的信心,據我的經驗、據我的觀察,對佛陀的信心,對淨土的信心,它有一個基礎要建立在,用佛教的術語來講,和用社會一般的口語來講,不太一樣,但意思都一樣,我先用佛教的術語來講,它必須要先承認、肯定,「諸法因緣生,緣生即幻生,幻生等同無生。」以上這是比較像般若中觀的說法。如果用阿含的術語來談的話,他必須要肯定「五蘊世間是苦、空、無常、無我的。」對這一些肯定,人才會對佛有信心,對這一些確認,人才會對彌陀願力產生真切的信仰。我們用社會一般的口語來講,人要怎麼樣的情形,對彌陀才會有信心?就是他對這個世間已經看透了。所謂「看透」是說,他對這個世間的名利富貴、名利恩愛,辛酸苦辣、酸甜苦辣,都已經遍嘗了,他真正感覺,他用他的感情感受到說,人生其實很短暫,人生其實是一場夢,人生其實不用太計較。他用幾十年,或用他難以計次的經驗、感受,慢慢地感覺本省人老人家常有一句講說,「水底睡沒一處燒。」用國語來講就是「在水中睡覺,沒有一個地方溫暖。」就是在苦海沒有一個地方是溫暖的,有啊!有的老先生、老太太,他的人生歷練久了以後,他會真的感覺說,真的到處都是苦,沒有特別的溫暖,這樣的人會對彌陀有信心,這樣的人他會看破,會真正對佛法有信心。所以,一個人不管是走聖道門,或走淨土門,走難行道,或易行道,走自力的禪或他力的淨土,如果沒有歸諸對世間的看破,人不會對佛有信心的。世間太美好了啊!他即使嘴巴說念佛,心媟Q去彌陀那個地方,可是世間到底還是比較重要吧!他真正作夢是跟佛有關的還是跟名聞利養有關的?他真正悲傷的事情是為了跟佛有關的事情悲傷,還是屬於世間的事情悲傷?生氣的事情,是為了佛的事情生氣,還是為了世俗的事情生氣?當然都是為了世俗、一般的。這樣的情形是因為他對世間的事情還沒有看透。

  所以,由這個地方,你們可以了解上師為什麼會由禪轉入淨土?那個次第剛好是一個證明,所以我說是我的經驗。因為上師經過禪的修練,我為什麼會修禪?是因為我修般若;我為什麼會修般若?是因為我修阿含。由阿含、般若、中觀、禪,而由禪再轉入淨土。所有阿含、般若、中觀、禪,都是在講這世間是很短暫,如夢如幻,它一直在告訴你,這個身體好像臭皮囊。有個同修跟我說,「我有一件很可惜的事情。」我說,「什麼可惜的事?」他說,「我本來有機會去日本,公司本來要派我去日本二個月,可是我想說為了要跟上師學法,我就不去了,你看好可惜啊!」我說,「天下最可惜的事是你這個身體會爛掉,這個才是最可惜的,你不覺得嗎?這個是最好的身體,最可愛的身體,終有一天,沒有人理你,把你放在荒郊野外,美其名曰什麼『吉祥地』,其實就是荒塚一堆草沒了。把你放在那堙A而且是沒有人去關照、去看而已,我告訴你,蟲啦!螞蟻啦!都在咬你的身體。這種事情你都無所謂了,你還能吃能睡,世間哪有什麼好可惜的?世間最可惜的就是你的身體會爛掉。」所以,人啦!真正要往生,上次就是有人問上師說,怎麼樣能夠知道自己會往生?我說,感覺自己會往生的那個人會往生啦!你有沒有那個信心?你自己知道啦!那個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我一天之中到底跟佛比較好還是跟世俗的人比較好?你問看看嘛!你一定知道的啦!像我是一定往生淨土的,為什麼?〈淨土發願文〉說:「若臨命終,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上師平常的生活就是這樣啦!我不用臨終,平常生活就是這樣的情形,心不貪戀嘛!同修跟我相處最能夠感受到上師的個性就是強烈的厭離心。就是對於「存在、世間是夢幻空花」的高度的透視力,這個是上師的人格最大的特徵。

  「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什麼叫「意不顛倒」?凡是邪知、邪見、雜見、戲論就是顛倒,世間是苦、空、無常、無我的,世間是如夢如幻的,違反這一些看法就是顛倒想、顛倒見,「意不顛倒,心不貪」,心心念念,每天、每個小時,每分鐘想的都是跟三寶有關的事情。所以,回過頭來再談,對世間多看破一分,很自然而然對彌陀的信自然而然就增加一分。對彌陀如果真正增加兩分的信心,一定相對對世間看透兩分才有辦法,這是上師的經驗。所以這些學者,這些學術界的人,他不肯信佛,是因為他沒有直接從佛教的根本思想去做深觀,大家都是在思想上在討論而已,嘴巴上在講而已,沒有人用身、口、意來實踐空義,沒有人每天、每個小時、每分鐘,心心念念一切處地,觀察緣起,沒有人做這種觀察緣起如幻,緣起苦、空、無我,這種觀照般若的工夫。所以怎麼可能真的相信佛教呢?所以學術界的人不會相信佛教的。這三者,我們一般人多多少少也都有,比較不嚴重的,就是排斥佛教的心稍微薄一點。更嚴重的,就跟學者一樣,完全活在佛教的家庭,可是事實上對三寶沒有真切的信心。如果有真切的信心的人,應該會感覺到心安理得,應該會感覺到安穩穩、樂陶陶,包括走暗路,或有厲鬼現前,心都蠻安穩的。

  前一陣子有一個學者在聊天的時候,人家問說「你不怕死,那你怕不怕鬼?」他說,「那個鬼很髒。我不喜歡!」那你不怕死會怕鬼?這很奇怪,恐怕你不曉得什麼叫死吧!當然,上師沒有戳破這個事,我只是在說,不怕死的人怎麼會怕鬼?怕鬼就是因為有我執,人只要有我執就一定會怕鬼。所以,事實上世間有沒有鬼?認為有鬼的人也會怕鬼,認為沒有鬼的人也會怕鬼。為什麼?他這個身體很重要,萬一有怎麼辦?總是會想一想啦!白天人多的時候說沒有鬼,單獨一個人就萬一有的話怎麼辦?白天的時候說沒有鬼,晚上的時候就萬一有鬼怎麼辦?人類有六種根本煩惱,其中有一個煩惱叫「疑」,「疑」就是猶疑不決,猶疑,我看不太妥當,可能有的樣子,我最好還是事先準備一下比較好。那個純粹是我執的關係。所以要超越非人畏怖,非人就是鬼,鬼道啦!要超越那一種恐懼,除非兩方面,兩方面是一件事,除非對世間看破,除非對佛有信心。對佛有信心的人就不怕鬼,看破世間的人就不怕鬼。好膽就把我抓去,我好休息。有辦法就把我抓去,讓我止息吧!走得很累了,好膽你把我抓去。這種氣度,這種瀟灑之心,當然是來自於對緣生如幻,世間如幻的深刻的體認。

  事實上今天很多人在講緣起性空,誰真正相信緣起性空?你沒有經過幾百次,幾千次,反覆的思維觀察,在一切處所,歷緣對境的地方,去觀察、實驗、尋思、探索,真的嗎?你沒有去做十、百、千次的觀察,你根本不可能真正承認緣起性空,那嘴巴講一講而已,文章寫一寫而已。誰真正敢確定緣起性空?除非你要做觀察,你要做實踐性的體認才有辦法。最近上師寫一篇〈略談現代禪的核心思想與修證方法──回憶創立現代禪五年的歷程〉,這一篇你們平常比較有在讀書的,有一點點學術底子的,可以去參考一下。我的意思是說,人要真的有信心也不是很容易的,學者固然是這樣,我們一般人也一樣,所以要真正的對佛有信心不太容易。所以,上師勉勵你們怎麼樣?就是禪淨雙修,我們今天講是第六次,上師所說的一直都是禪淨雙修,什麼叫禪淨雙修?就是有把握你就修禪,沒有把握,沒關係!反正我早晚都已經有念一句阿彌陀佛,我如果能夠靠自力解脫的話,我不用仰仗彌陀的願力,可以自知自覺自作證,可以戲論滅盡,所有的業力止息,所有的業障、煩惱盡淨。

  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最起碼我一心皈命彌陀,欲往生彼土,早晚念一句佛號就夠了,早上要出門之前,南無阿彌陀佛!這樣一句就可以了。晚上要睡覺之前,南無阿彌陀佛!還是一樣一句話就好了,這個就是上師所謂的「禪淨雙修」。那麼,禪是什麼?禪無非就是還是一樣,修阿含、般若、中觀的那些東西,簡單地講,就是要去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察。」禪也是這樣,我們一般人,當然這是比較屬於學術界的思想的問題,有些人會認為禪跟阿含、中觀不太一樣,那是因為他對禪不內行、不了解,上師在這篇文章稍微有提到一下。禪,無論是「只管打坐」,或「本地風光」,那個是人家體驗出來的精緻的東西,以此為中心,周圍所要具足的,還是一樣要信、戒、定、慧。「只管打坐」,或「本地風光」,只是浮在海面的冰山而已,那個水面之下,「只管打坐」或「本地風光」的基座是龐大無比的。一樣,佛法輪迴的原因只有一個,返轉的原因也是一個。輪迴的原因──無明。解脫的原因就是──明、般若。那是一樣的。只是下手處不一樣而已,說明的重點不一樣,目的、結果都還是一樣的。所以就是「禪淨雙修」,平常就是要經常去體會,上師前幾次說,不要有年輕的心,雖然人年輕沒關係,但心不要太年輕,不要老是一直往前衝。一旦得到你想要的,也許,你的人生已經去了。我個人感覺,人生是為了解脫,為了成佛而來的,人生不是為了賺錢而來的,很快就過去了嘛!平常就是同修,我們跟社會的人不太一樣,你們可能在社會受到委屈,可能社會是一個大染缸,可是同修跟同修大家要彼此安慰,彼此勉勵,同樣都是佛弟子,不要彼此用社會的那一種方法來對待同樣都是佛弟子,對待同樣都是有心修行的人,這樣就比較不好,這就是同修互相薰習的力量。上師講到這堙A以上算是一段,上師打坐,休息一下,再觀察,看從什麼地方再告訴你們。在上師打坐觀想的時候,如果你們有問題,可以提出來問,上師知道就直接回答,不知道就說不知道。有問題就可以直接發問了。

  同修:請問上師,當弟子發現自已內心當中醜陋、惡劣的想法的時候,雖然知道這是業習,一樣是會消失的,知見上是知道。可是在內心當中,我自然地會生起後悔,怨恨感,對自己居然是這樣的一個人,不大能夠接納的一個現象,懇請上師開示,對這樣的想法怎樣才是一個正確的知見。怎麼樣的情形才是相應於上師所開示的「本地風光」?

  上師:這個可以從佛教的教理哲學來回答你,但是這樣回答對你來講比較不受用,不過上師還是簡單就教理哲學談一點,然後再針對你的問題來回答。

  人發覺自己內心有種種不好的念頭,有種種不好的想法,這正足以證明說我們眾生都有六種根本煩惱,就是「貪、瞋、癡、慢、疑跟邪見」,就是這六種根本煩惱。事實上我們社會上一般的人,有很多修養很好的人;佛教的修行者,有很多修養不好的人。上師要講的是說,修養好跟修行好是不一樣的事情,一個有修行的人,不一定讓社會上一般的人認為修養好,也就是修行好的人,不一定符合一般所謂修養好的定義。而社會一般所謂修養好的人,絕對不是修行好,修養好的人他一樣有貪、瞋、癡、慢、疑、邪見的六種根本煩惱,什麼叫「根本煩惱」?潛藏在他內心深處。那個是因為沒有機會,有機會一樣會曝露的,有機會一樣會起現行的,剛剛好,如果你今天罵他一句,他不會反罵你,還很好,你明天再罵他第二次,他發作了,會這樣,那叫什麼?那叫一根稻草壓倒駱駝。那一根稻草,就是那個駱駝已經到了臨界點了,就這樣已經最極點了,不能再負重了,那個時候,只要一根稻草放上去,那駱駝就倒下去。社會上的人,人還沒有解脫,嚴格來講,都是這樣的,貪、瞋、癡、慢、疑、邪見。很多啊!關於這一方面,上師有很深的體認,人性十分醜陋,人非常地絕情、無情,人很醜陋、卑劣,這就是人啦!眾生啦!所以上師有時候都會調侃,說「眾生」台語叫做「畜生」,畜牲難度!眾就是眾人,生就是牲,眾生很難度,眾生很惡毒,很壞!人很壞,但是你要了解人很壞是身不由己,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整個業力推動的,就好像一個三歲小孩子,別人抓著他的手,然後去殺死一隻小動物,或是去殺死一個人,雖然刀子是那個三歲小孩子拿的,刺下去也是那個三歲小孩子刺的,但是他完全不是自由意志,是人家推他的,不得已的。所以有修行的人,雖然了解眾生性很醜陋,但是包容、原諒眾生,而且同情眾生、悲憫眾生,不會怪他,因為他不是故意的,在整個業力的推動之下,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一般的人,比如像淑美,因為你有修行,你想修行,所以你會反觀,你會承認自己內心深處有些醜陋的念頭,那社會上有些人其實他也有,他只是沒有反省到而已,而且他不敢承認而已,你就是有反省到,而且又敢承認,就是這樣的情形。

  在佛教的哲學來談,對這些貪、瞋、癡、慢、疑、邪見,要用二種方法來化解,一種叫「不悔」,要懺悔而不要懊悔。懺悔就是要經常「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口意之所出,我今一切皆懺悔。」像這個,上師也是講自己的經驗,以前我寫一篇文章提到:「假如我的修行比別人好的話,那是因為我不曉得曾經自我懺悔過幾百次以上。」就是不斷的懺悔。懺悔之後就不要再回顧,不要再懊悔了,什麼叫「懊悔」?懊悔就是一直在自責,一直責備自己。這樣就變懊悔,懊悔就不好。不要一直自責,但是要承認自己錯誤,希望我從今天開始以後重新做人,關於過去的錯,過去的不對,我不喜歡,我覺得那樣是不對的。那麼,我佛前、善知識面前懺悔,我希望我以後能夠革除這些惡習,但是不要再回顧去譴責,再去自責了,這樣就不好。懺悔一次,下次再犯,沒關係,再犯,再懺悔!兩、三次,四、五次,沒關係,總而言之,人要化解劣習,沒那麼簡單。每一次的懺悔都是真的,可是,每一次的重新故態復萌,也都是真的。但就是這樣不斷地改革。不斷地自我策勵,這個就是修行,這個就是工夫,所以就佛教的教理哲學來講,第一點就是要懺悔,但不是懊悔。那第二點,第二個化解之道,就是要培養般若波羅密,培養正見,只有般若能夠化解業力,只有般若能夠化解無明、貪瞋,透過般若,經常就如上師所說的,要觀察世間短暫,世間是苦海,世間如夢如幻,要經常做這樣的觀察,我們總有一天要離開這個人間,這世間只是一個客棧而已,我們很快就要永別了。要經常做這樣的觀察,這個就是如《金剛經》所說的,「一切有為法」,「有為法」就是世間,「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所以,經上說,「若有人受持四句偈,其福德如恆河沙數。」就是如果有人奉行這首偈誦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就是守護這句話,他的功德、智慧跟福報,比恆河沙數的那個沙還要大、還要多。所以就是要懺悔,以及培養般若波羅密的智慧。這是從教理哲學上來回答。

  以上師對你的了解,或對一般修行的問題障礙的了解,我的建議是這樣,很簡單,只要去培養「觀功莫觀過,觀德莫觀失。」把這個習慣養成就好了。我們一般社會上的人很容易「於人觀過不觀功,於己就是觀功不觀過。」社會上一般人就是這樣。我們現在就是要相反,要「於人觀功不觀過」,觀察他的優點,他的缺點我們知道就好了,不要放在心上。「觀」什麼叫「觀」?存之於心為觀。所以,「觀功不觀過」的人不是說,我只看別人的優點,我不看別人的缺點,別人有沒有缺點我不曉得,你又不是白癡,這樣你要怎麼樣走遍江湖?當然是知道你有缺點,但是我們佛經所說的「觀」的意思就是「存之於心」,不放在心上。別人的優點我們把它放在心上,別人的缺點,我們知道但不放在心上。別人的德,觀德不觀失,別人的德行,或別人對我們有恩的地方,我們要放在心上,存之於心。可是別人對不起我們的,別人失德的地方,我們知道就好了,不要放在心上,這樣不只是對別人好而已,不僅是累積福報而已,這樣才是改造你心中的業力的時候,改造業力啦!所以我們盡量要跟社會上的人反方向。

  我說一個故事,有一個人每個月送他的朋友一萬元,但是有一年因為他生意做失敗了,他兩個月才送他一萬元,換句說,每個月只給他五千元,結果那個人就說,你對我不好,就跟他翻臉了。你們知道嗎?那我以前幫助你的,就好像是欠他的,社會上的人會這樣。譬如說,你本來就對他很好,你只是今天對他兇一點而已,好!感情統統不見了,我們以前那個都不算了,我們就到此切了。我以前對你那麼好,我只是今天對你兇而已。那別人天天對他兇,他無所謂,別人只要今天對他好一點,他就,「哦!那個人對我好好哦!」人就是這樣,這樣比較沒有古風。修行人剛好相反,我們要念恩不念怨,我們恨一個人,氣一個人是傷害自己最大的。我不是在道理上講,我的社會經驗是這樣告訴我,人家跟我們借錢,借了不還,我們不要出惡口,不要跟人家罵,你借人家錢,你已經被倒錢了,然後你還要結一個冤家。我跟你講,那個人就是最希望你罵他,然後,他就說,「我只是借你的錢,可是你罵我啊!」啊!你就很笨了,你怎麼拿錢去送給人家來結冤家呢?他借錢不還,你知道就好了,反正你也不要跟他要了,但是就是讓他永遠欠我錢。可是你如果跟他罵一句,我告訴你,你們兩個就變冤家了,仇家了。最好的方法,我覺得人就是財務最好自己謹慎一點,也賺一個經驗。最好不要錢借給人家,又口出惡言,我覺得那是最笨的。不要那樣!人最好往好的地方想。往好的地方想,受益最大的是你自己。世間有時候錢多二萬元會死人,少了二萬元會救了你,你不要想說這二萬元是我的,怎麼可以給你?就緊緊抓住!有時候該給的就給了,可能這樣救了你一條命。

  所以,人要怎麼樣?人要「盡人事,應天命。」我們按照道理來生活,然後,一切由不可思議的法界,由彌陀去安排。這樣的人,一輩子很吉祥,你不要違逆天理,不要強作主宰,這樣不好。所以,過去了都不要算,過去就過去了!我們修行人要經常有那種心說「昨天種種譬如死掉了,我今日重新做人。」我今日是一個新生的,真的,上師這樣的心,我現在是不需要這樣提醒自己,我以前這種心最少提醒自己不曉得幾百次以上。你們有時候聽上師講,什麼事都是幾百次的,哪堥獄穧h次?事實是這樣!為什麼?心心念念都為了修行啊!經常反省自己、檢討自己、改進自己,經常就是隨時都在修行的人,我說幾百次,那個都只是大概而已,我想應該不只這樣啦!應該不止。所以,我以前都是提醒自己說,人要活在眼前一瞬,宇宙是從現在才要開始的,我們現在才要開始出生,明天誰要先去墓園住,不曉得!哪堛器D呢?明天誰要去住在山上?沒有人知道。現在活過的,已經不算了,未來誰先走到終點站,也不曉得。我們大家都平等,年齡都差不多,你們年紀大,我也是年紀很大,你們是年輕的,我也是年輕的。統統都一樣,平等啦!總而言之,最重要就是把握當下,從現在開始,現在都剛剛好,現在剛剛好是用功的時候,現在剛剛好是信仰佛教的時候,現在都剛剛好,不早也不晚。人如果能夠這樣,心永遠是年輕的。禪瑄師父跟上師比較久了,我想我底下要講的這句話,他聽過好幾次了,我時常跟同修講,不知不覺的,偶而有感而發的說,「我從來沒有做過好事,我現在才要開始做好事。」是這樣的!因為以前都沒有做過好事,現在才要開始做,所以做不累,此心永遠不厭倦。不是有一首流行歌曲,什麼「愛你一輩子,永遠不厭倦」嗎?類似這樣的意思啦!就是永遠不厭倦啦!因為以前統統沒做過,現在才要開始做。不管你們結婚多久,反正以前都沒看過太太,今天是第一眼看到,所以永遠清新;以前都沒有看過先生,今天才看到,所以永遠清新。

  上師在現代禪第一集的時候就說過了,永遠活在眼前一瞬,所以花愈看愈漂亮,人愈看愈美麗。而且,心永遠是一顆心空如洗的心,是一個清新的心,就好像從海中浮現的太陽一樣,今天又是新的一天,今天又是一個新的日,新的一日。隨時都是這樣的心,這樣就慢慢能學習一個什麼樣的氣度?前後斷,人能夠前後斷,砍掉無量無邊的業障。舉一個例子來講,我有一千塊錢,雖然沒辦法買一件夾克,或是一件大衣,可是最起碼我有辦法買一條最好的手帕吧!我用一千塊去買一條最好的手帕,我雖然一千塊沒辦法買到一棟房子,可是我最起碼有辦法買一條最好的手帕吧!你們了解這意思吧!我傾宇宙之力雖然沒辦法把三大阿僧祇劫的業障一舉破掉,可是最起碼我有辦法使我眼前好像聖者一樣清淨吧!我整個生命之力只要使我當前一念解脫自在,難道沒辦法?人如果能夠永遠是新的太陽、新的人生、新的生命,永遠保護當下,永遠活在當下現量,這樣時間久了,自然而然,無量無邊的業障就化解了。所以,因為你前瞻後顧嘛!你一直用有限的生命力,想化解無量無邊的業障,所以你顧此失彼,你沒辦法兼顧啊,那我就是傾宇宙之力,傾生命之力活在眼前一瞬,把眼前的事情做好,至少這個潛力比較大吧!就是這樣,所以,這個修行原理都在這堙A我們人都是經常前瞻後顧,你的心都分割嘛!老是回想過去,盼望未來,就是分割嘛!修行的原理就是從現在開始,「兩頭截斷,一劍倚天寒」嘛!禪宗的祖師就是這樣講,前後際斷,這樣就是解脫了。但是問題是因為你沒辦法到達這樣無功用,就是你現在斷、活在眼前,可是等一下又沒辦法活在眼前了。所以,就是經常鍛鍊活在眼前嘛!活在眼前不是不能去想過去跟籌畫未來,而是,你要想過去,你就要活在眼前,冷靜地想過去;規畫未來,你就傾生命力好好冷靜地想未來。總而言之,不是不能回想,不能計劃,而是你要很沉穩地,台語說,「有大人樣一點」。因為上師沒有什麼學問,有時候覺得台語比較痛快,比如說「美噴噴」,這樣講出來就相當地感情能夠表達出來,你如果用國語來說就是「很香」,很香就沒有辦法像「美噴噴」、「香噴噴」,國語表達不出來,這個意思不太一樣,所以我就國語夾雜著台語。

  我們就是經常活在眼前,有「台才」(台語)這樣。這個習慣一段時間以後,你就整個脫胎換骨。所以,一個真正信佛的人,人格氣質、氣度也很好,因為心很安穩,因為你信佛,絕對不會你的心很忙亂,然後說你很信佛。不會!你若真正信佛,信佛能夠得到十種信益,你們有沒有看過?有啊!其中有一個就是惡鬼遠離,刀兵劫遠離,所到之處一切吉祥,就是會這樣的情形。這個是真的。很吉祥的!所以,就是要經常一千元不要去買房子,去買手帕,最好的手帕,比王永慶的手帕更貴!對不對?他的手帕頂多一條三、五百元,一、二百元,十元、二十元吧!我一千塊一條手帕,最好的,把握這個原則,經常活在眼前,好好地處理眼前的事情,這樣人心智會集中,精神統一。精神統一,人就比較不會發生意外;精神統一,人就比較不會衝動;精神統一,人就比較冷靜;精神統一,無形之中,護法神也會到,一些惡鬼、瘟神也會跑掉。而「一心恭敬觀自在,百千萬劫化塵埃」。古人講的,觀自在就是念佛,一心念佛。一心念佛就是心很安定,「南無阿彌陀佛」!這樣就夠了,力道就很強了,我們平常都散心念佛,可能一邊念佛還想雞腿。我還聽過一個事實,我們現代禪有一個同修,去懺雲、懺公那個地方打佛七,經過車站,看到人家在吃雞腿很好吃,但是來不及,朋友叫他上車。他看到雞腿想要買雞腿,想飽吃一頓才上山,結果是剛剛去買就被拉進車子,所以他在佛七期間竟然想著雞腿,結果下山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買雞腿,就是這樣!大概就這樣吧!你們有沒有問題?

  同修:請問上師,雖然我們都知道要「看破、放下」,但是怎樣才能真正「看破、放下」,一切皈依彌陀?

  上師:好。有二個方法,有辦法幫助你看破放下紅塵,一心皈命。第一,就是經常要謹記著這個「看破、放下」的道理,然後在生活中去印證它。這個具體的內容是說,要經常警惕世間是虛幻不實的,然後,把這樣的道理融入一些事情上去看待,融入一些事情上去反省、去觀察,其實,就如同古代有一個狀元,他寫一首詩說:「富貴欲求求不得,縱然求得又如何?」還有「古今將相今何在?荒塚一堆草沒了。」就是要經常去做思維、觀察,要經常去印證,多遭遇一些人情世故,多經歷一些世事滄桑,我想你會發現,世間是無常的,人是善變的,世間很短暫,像一場夢一樣。這個是事實,有一天你慢慢會發現。第二點是經常親近善知識。經常親近同修善知識、教授善知識。什麼叫「同修善知識」?就是同修、師兄弟。教授善知識就是你的師長,有能力指導你修行的人,跟這些教授的善知識,以及同修的善知識,經常親近。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薰習的力量也是很大,大概就是這樣。

  我想最後我也想幾句話送給大家,我想想看看哦!(靜默……)我底下要講的這些,也是上師的經驗,也是我的觀察。佛經有說:「得人身者如爪上塵,失人身者如大地土。」這句話的白話文意思是說,我們今天出世為人,下一輩子一樣可以做人的人,好像指甲上的土、沙那麼少。而下一輩子會做畜生,會輪迴做鬼,輪迴做化生、濕生,這一些墮落的,好像整個地球的土那麼多。這個意思是說,我們整個娑婆世界,我們目前是在賢劫千佛,我們現在是在很後來、很後來了。其實以前印度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不能夠算是正法,那個時候都已經算是末法了。我們是說正法、像法、末法,其實不是這樣算的,就整個賢劫千佛來講,釋迦牟尼佛都已經是末法時期的如來了。正法時期的時候,人壽八萬四千歲,好幾萬的壽命。當然,我們現在這樣講,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那是神話,其實不是,至少我認為不是神話。我們現在一般人都太相信唯物論了,太相信進化論了。其實,唯物論、進化論真的是害死人了,騙死人了。前一、二次大概有講過,你們如果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那類的書。其實進化論是一種非科學的一種玄學,一種假設、假說而已。可是一般的高中生、國中生都誤以為人類的祖先是猴子,那猴子的祖先是什麼?以前我讀日本書(上師唸一段日文)意思是說「海是人類的故鄉」,大概意思是說,從海洋的單細胞,藻細胞慢慢進化,進化為青蛙,由青蛙再變成什麼蟲,什麼蟲再變為猴子,猴子再變為人。真是亂說!這個邪說影響整個西洋思潮,影響整個歐美的思想。整個世界目前就是歐美就是老大,大家社會思想就是要向他們看齊,所以整個都被他們毒化了,這是整個地球的悲哀。

  先不用談那個,就基本上,整體上來講,即使在幾千萬年以前,都已經是末法時期了。所謂末法時期就是說,修道證道的人非常少。你看釋迦牟尼佛二千五百年前生長在印度的時候,三分之一的人沒有聽過釋迦牟尼這個人的名字,整個印度三分之一的人聽過這個人的名字,但是不了解他,三分之一的人,聽過這個人的名字,而且看過他。換句話說,即使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解脫者也不是很多。我們現在講,五千比丘,一千五百個比丘大阿羅漢。一千五百,好,就算讓你一萬五千好不好?一萬五千跟整個人口的比例是多少?可能萬分之一吧!所以,即使是在那個時候,解脫者也是很少了,何況是現在?所以,就整體來講,是末法時期。上師底下要講的這個,對你們很重要,希望你們要耐心聽。就是,現在基本上是末法,可能幾千萬人才有一個往生淨土,幾千萬人可能才有一個人修道解脫,到底你是不是那個人,決定在你自己,只要你真正要往生,你決定要皈依彌陀,你就能夠去。可是彌陀本願是很難讓人相信的,所以《彌陀經》就有講:「為末法眾生說此難信之法」,是很難相信的,可是如果你真正願意相信,你就有福氣了。上師的觀察是這樣的,我的經驗是這樣,我用一個比喻,好像在一個烈火的地獄,我們很多人都在這個地獄堶情C上面有人放一條蜘蛛絲下來,只有一條蜘蛛絲而已。釋迦牟尼佛、以及龍樹菩薩,他們都是爬那個蜘蛛絲上去的。以及後來的達摩、僧燦、六祖、百丈、臨濟、曹洞、以及蓮池、藕益、憨山、虛雲,很多人都繼續接踵,接續著那個聖者之後,爬著那條蜘蛛絲逃離烈火,烈火地獄,我認為我也是接在他們的後面,對這條蜘蛛絲抱著唯一的希望,緊緊抱著這條蜘蛛絲的。希望你們如果有福氣的話,那麼,雖然滔滔的娑婆世界,數不盡的眾生都在這個地球,人類就五十幾億了,何況那些人類以外的畜生,人類以外的昆蟲等等,都是有情識的眾生。而只有真正能夠解脫,真正能夠往生淨土的,好像那個蜘蛛絲到底能夠帶多少人,很有限的人,而你們要墮落還是要解脫,你們要輪迴還是要往生淨土,只有你們自己能夠決定,在你們自己,你們願意的話就能夠往生,你如果感覺說,還是這個世間好,你們就會繼續在這個世間,繼續再輪迴。我做這樣的比喻,做這樣的形容,是我切身的感受,切身的感觸,而做這樣的形容的。所以,佛度有緣人,佛法只度有緣人!今天就談到這堙C

  回向:「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 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