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第五講:佛寺鐘聲告訴人們世間無常

(李老師講於1993年7月3日)

   你們大家好,感覺跟你們很久不見了,也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你們上次在這埵@修是一個月前了,對不對?因為上次共修的時候上師沒有來,也已經經過一個月了,所以才會感覺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你們。可是,要從什麼地方跟你們談呢?不曉得從何跟你們談起,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上師今天一直很忙,忙到剛剛,大概前十五分鐘才忙完,大概是因為這樣,只有最後的十五分鐘來觀察你們,觀想你們,時間似乎是稍微短了一點,換句話說,對你們關心得不夠,可能這個多少影響到從哪一點契入地來跟你們談,也許這一點是上師多多少少感覺到略有愧疚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啦!另外一個原因,上師比較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談起,可能還有另外一個因素,上師在這個地方主講今天算是第五次,我剛才有約略看了一下,前四次講的內容,感覺以前該講的,在一些佛法、修行的要點,以及對你們在修行這一條路的勸勉,以前都有約略介紹到。上師以前跟同修談法,相當留意到契不契機,受不受用,是不是講過了?感覺不契機上師不太想講,覺得講下去,雖然你們喜歡聽,但是你們可能做不到,或是可能沒辦法受用。這樣的情形,上師講的意願也會少。另外一項就是,說過的我盡量也不想重覆,這也是一個原因。其中當然還有另外一個更主要的原因是,其實在學佛這一條路,不是只有你們在進步,上師本身也是天天都在修行,我自己也在進步,我自己也是繼續在三寶的慈被之下,也法喜充滿,不斷地一直在進步。我們一個佛弟子,在三寶的福蔭之下,增長的是什麼?可以讓我們愈來愈無諍。無諍的「諍」是有言字旁的「諍」,這個無諍,跟我們一般講的「爭名奪利」的「爭」,意思不太一樣。我們普通一般世俗所謂的「爭」,這個「爭」的意思是指爭奪,或是爭取,或者說競爭,是指那一類型的爭。佛教在這個「爭」的旁邊加一個「言」字旁,使用這個「諍」字的意思是說,沒有掙扎,沒有抵抗,沒有戲論,沒有相對,沒有能所,沒有主客,沒有遺憾的事,沒有還沒做的事,就是很安心,沒有事情這樣。就是說,修行如果慢慢在佛法得受用的時候,會愈來愈趨近這樣的情形,叫「無諍寂靜」,慢慢地寂靜下來。上師最近寫了一本書的序,開頭就講說:「佛法是什麼?早就忘了,人生是什麼?也不曉得。生活就是如此這般地過著,說什麼都是多餘。」這個相當接近我的心情。

  人,一個人要修行、要修道,當然上師也還沒到家,修行比上師好的還很多。至少,歷代的菩薩,過去的禪典語錄翻開,那一些祖師大德,修行都比我們好太多了,上師本身也還在努力,還在進步之中。不過,我們姑且可以這樣講,一個人修行要修到「寂靜無諍」是怎麼樣?也不是很容易啦!不困難,但也不是很容易。為什麼說不容易然後又說不困難?說不困難,然後又說不容易?因為,我們每一個人,其實當下都是大日如來,其實都是真如法身的一部分,換句話說,我們都同時都存在祕密莊嚴的世界堶情C就好像佛經婸﹛A就好像一個人頭長在頭上一樣,因為他就是早上醒來,看鏡子看到自己沒有頭了,其實是自己精神錯亂,看鏡子看到自己頭不見了,所以就到處在找頭。就這個比喻來講,那個到處在找頭的人,他想找到頭要多久?不困難的原因就在這個地方,因為頭本來就在你的身上嘛!如果是本來是沒有的,然後要創造出一個東西來,這個就比較難。比如說本來沒有萬里長城,要建築一座萬里長城,這個由無到有就很困難。但是如果原本就在那堣F,只是你自己沒有發現而已,就這一點而言,不能說很困難,所以上師說它不困難。其實我們大家都在佛陀的保護之下,我們大家都在佛陀的懷抱之中。問題是古代的祖師是完完全全的全證,他完完全全對這件事情通天徹地、徹徹底底。就是人生在世的時候,他活著的時候,就享受到被如來擁抱、保護的那種安心跟喜悅、泰然、寂靜跟無諍。我們一般的凡夫差別是在於我們對這件事情沒有認識,我們沒有覺悟,我們不曉得。因為我們不曉得,所以我們不滿足,我們一直要去追逐一個東西來讓自己依靠,其實,你不曉得說你不需要再去擁有什麼東西了。因為,如來就當你的靠山了,你已經是在如來的懷抱之中了,你何必再去依靠相命先生?何必再去依靠媽祖婆?何必再去依靠什麼神、上帝?何必再去依靠什麼明師?何必再去依靠什麼金剛上師或者是人,或者是神,或者是鬼道,或者是魔?不需要去依靠這些東西了。也不需要去依靠金、銀、財寶,富貴名利,那些統統不用依靠了,因為如來給你當依靠了。因為我們對這件事情沒有認識,沒有覺醒,所以我們一直感覺不安全,我們一直感覺憂慮、不安、徬徨、矛盾、苦悶,是這樣的緣故。

  但是如果哪一天,如果我們跟古代的祖師大德一樣,我們終於也發現說其實我們就是現在,此時此刻,每一個人,其實都在如來的懷抱之中,每一個人都在大日如來的體性堶情A如果這樣的話,你會怎麼樣呢?你會得到大安心、大自在。以前永嘉大師他在證道歌堶惘酗@句話說:「放四大,莫把捉,寂滅性中隨飲啄。」白話文的意思,四大就是地、水、火、風。地、水、火、風就是對於人間的一切因緣,一切業報,把它寬鬆一點吧!放手,不要那麼樣的執著;「莫把捉」就是不要執著。所謂「寂滅性中」,用淨土宗的話來講,就是在彌陀的懷抱之中;「隨飲啄」就是隨緣飲啄。肚子餓就吃飯,口渴就去喝茶,沒有錢就去賺錢,生病就看醫生,就是逆來順受,能夠知天樂命,安之如素,隨順因緣無罣礙,這就是隨緣了舊業,但是心不再造新殃,我們的心不再造新的業力,一直都是安住在如來的懷抱堶情C以上是說你們或是說包括上師,我們要跟古代的祖師、佛菩薩一樣,其實不難,要安住在「寂靜無諍」的境界堶惜難,因為我們人人本來就是佛,我們人人本來就是因緣子,因緣的兒子,又叫做佛陀的兒子,彌陀子,彌陀的兒子,用俗話來講就是「天公仔」,我們本來每一個人都是天公仔,因緣子,差別只是你有沒有去發現而已,不難。但為什麼又說也不容易呢?不容易的原因很多,上師本來想講說我們太執著了,但問題執著是一種抽象的名詞,執著的內容是什麼東西?就很多種。所以,一時之間想把它歸納簡約一點來講,但是想一想這個也是很複雜,簡單講就是我們太執著了,看不破,我們如果能夠看破不執著,我們就能夠解脫自在。但是問題要看破、放下、不執著,又談何容易呢?

  之所以不容易是有很多原因,其中有一個是我們太忙了,我們大家都沒有時間去想一想人生的事情,我們二十世紀的人,雖然物質享受非常的豐裕,可是事實上,現在的人很沒有福報,太忙了。我們就是一個很忙碌的機器,很忙碌的一個電子計算機,處理的工作量,比起古人做的事情,可能有他的一百倍多,或者一千倍多,甚至一萬倍多都可能。但是我們並沒有比較清閒,我們還是很忙。古人事情做完了以後,大概像上師以前住在鄉下,我們鄉下人大概八點就準備睡覺了。早上起來就五、六點,大概五點、四點多鐘就起來要去爬山了,五點、六點起床的人都算是很晚了,所以那時候的人比較清閒。人沒有閒暇,佛經說是「八難」之一。人沒有閒暇,錢再多都不算有福報。比如說王永慶很有福報嗎?我們說他很有錢,當然,也有人說他福報很大,不過我覺得他也是一得一失,事實上他煩的事情很多,可能一般人能夠到小溪去游泳,他就不能去;可能有些人就能夠在路上蹓狗,我想他就不行。他出門都有好幾個保鑣跟著,去到很多地方都有很多人跟著,是出於自意的被軟禁,自己願意被軟禁的,走到什麼地方都有人跟著,也不能太閒散,所以這樣算是很有福報嗎?我不認為王永慶非常有福報。他錢很多,可是未必很有福報。台語講說「業命」,「業命」哪能算有福報?有的人雖然沒有錢,可是有的是閒,沒有錢有的是閒,很清閒,我說那樣的人恐怕是他爸爸媽媽上輩子欠他,所以他爸爸媽媽忙得要命,可是他兒女都很閒,他的爸爸媽媽二十四小時不夠用,可是他說他日子不知道怎麼打發,好無聊哦!那種人真的是很有福報。佛經說無閒是八難之一,人有閒真的是福報很大。我覺得我們現在的人特色就是太忙了,不管是職業婦女,或是男性在外面忙事業,我覺得錢賺到一個階段夠用就好了,或是慢慢儲蓄,就夠了。但是到一個地步,不要讓自己太忙,應該要講究生活的品味,要給自己有一些時間。

  有一個電視廣告,在廣告牛奶的。他的意思是說,女人一生都在為家庭、兒好奉獻,應該要留一點時間給自己,請喝……牛奶!哈哈!我說,其實每一個人都一樣,一生都在為家庭、為兒女,當然也在為先生、為兒女奔忙,可是應該有一點時間留給自己,留給自己做什麼?想想我到底是誰?想想我到底要去哪堙H想想人生我果真甘願就這樣過一生嗎?我們每一個人有時候想看看。你有時候晚上可以試看看,電燈統統關掉,假裝你就要死掉了。想看看人在快要死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可以想看看,臨終的時候,誰能夠給你幫忙?親戚朋友當你要臨終的時候,其實也是來給你看一看,其實也是來給你親戚朋友看而已,不是給你看。當你生很大的重病,快臨終的時候,來探望你的人不是探望你而已,是給你的家人看看說我有來了,你真正有困難的時候,包括你已經出殯了,人家來給你拈香,多少人是真正關心你而來跟你拈香的?恐怕那個只有出家人或修行人,或真正跟你因緣很深的人才是真正關心你吧!不然他都是去給你的家人看而已。誰真正站在你的立場想想看你要去哪堙H想想看想為你做一些什麼事?當你真正要離開人間的時候,誰能夠代替你?沒有人能夠代替你。很孤獨啦!非常地孤獨,真的!而在你還沒斷氣的時候,家人和朋友已經開始在料理你的後事了,誰真正了解你?誰真正知道你的需要?誰真正能夠體會你的心情?沒有人!而那一條路只有自己能夠面對,沒有人能夠幫忙你。所以,想看看一生為兒女、為家庭奔忙,應該偶而留一點時間留給自己,想一想我到底要去哪堙H

  不要跟世間的人一樣,其實我們今天,不只是台灣的社會,其實目前整個地球村大家都非常非常地膚淺,普遍性都非常地膚淺。我們物質文明發達了,可是精神文明都一直在墮落,表相上你們一般人看不出來,你們感覺說有啊!書本還是出了很多,圖書館的藏書愈來愈多,教授、學者、博士很多啊!我們的精神、文明、思想怎麼有退化?哪埵陸h步呢?你們不曉得,真的!你們如果有從事文化工作,或者從事思想工作的人,或者有多多跟藝文界,或是達官顯要,或是讀書人稍微接觸一下,你會發現非常悲哀的一件事,我們今天的人,大家都在空口說白話!以前的人寫書所謂「文如其人」,他的文章是絕對可以代表他的人的,文章跟他的人是一致的,我們今天的人,上師說一個非常誇張的話,可是我認為一點都不誇張,一萬個讀書人堶情A一萬個作家堶情A你找不到一個人,他的文章跟他這個作家的為人是一致的。不是他故意要欺騙你的哦!不是!他是被這整個現代的思潮,現在的整個時代所慣懷,把他薰習得他自己充滿著言不由衷的表達方式,那一種附庸風雅、無病呻吟,然後,就是在那邊鳳毛麟爪、咬文嚼字一番,他自己真的不知道他在說什麼。非常荒謬的事情,我們今天一般讀書人的書,包括宗教徒寫的書也一樣,很沒有骨,沒有格。你看古代的修行人,講經說法,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好像刻在鋼版上的字一樣,那是一個字、一句話都不能夠亂講的,以前的人是這樣有古人風的,我們今天的人,唉!真的是……,有時候講就是我們整個人類共業,他真的是亂講啦!他所說的,都是抄來的,他怎麼抄?現在的人抄文章,技巧可高明得不得了,他怎麼樣?看日文的書,看英文的書,看德文的書。反正你台灣哪埵傅爸獄穧h書?然後我日文的書讀一百本,英文的書讀一百本,然後從那兩百本堶惕銗X一些素材出來,然後用台灣人的口語,用我的感情把它表達出來,現代的人抄襲都是那麼厲害的,現在的人都是這種抄襲法。

  所以今天的人講一百萬言,可能沒有一句話他做得到,沒有一句話可以代表他的人格,可是古人每一本書都代表他的真性情。你看司馬遷他不是修行人,司馬遷只是史學家而已,我印象中好像司馬遷的爸爸也是史學家,也是史記官,司馬遷為了史記也被宮刑,他的父親也是記載正史的,也被判處死刑,我印象中如果沒記錯的話是這樣的。雖然是這樣,他還是要繼續寫真實的東西,古人是這樣的。你看司馬光寫《資治通鑑》,人家寫的都是體驗的。所以,上師在佛教界提倡經驗主義,所謂經驗主義不如講如實而言,用佛教的術語來講,就是如實而言嘛!你一定要講真的,講你的體驗,你不能做不到而亂講,可惜的是我們今天整個世界的文明是這樣的,不是只有台灣而已,整個世界的思想是這樣的,大家都在亂講。因為現在資訊發達,語文發達,一個人精通五個國家的語言的,在台灣現在不能算是非常稀奇。一個人通三個國家的語言,現在也很多啊,上師就有一些同修跟上師在學禪,一個人精通七個國家的語言。這個算是有語言的天才了吧!可是現在一個人精通三、五國的語言,外面很多人。因為他們看得很多,所以他們見識很廣,但是體驗很薄。他們知識很豐富,但是很沒有骨頭,意志力很不堅強,做人很沒有品,然後對自己相當不了解,他都是了解別人,了解外面的世界,可是對自己不了解。一個人要了解自己,起碼要能夠平心靜氣,然後內省。就好像孔子所說的「靜、定、安、慮、得」。就是要有那工夫,我們現在的人沒有那個工夫,我們現在的人都是用頭腦去了解自己,用頭腦了解別人,真的是太亂來了。

  古人講說:「水清魚自現,心靜思自明。」古人要了解自己,一定要做一番內省的工夫,打坐、靜坐,想一想,我到底是怎麼樣的人?他經過一番內省,他才知道他到底真正內心在想的是什麼東西,他內心真正肯定的,以及真正懷疑的是什麼東西,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什麼懂?什麼不懂?他的優點在哪堙H缺點在哪堙H古人如果說言不由衷,或言不及義,或言行相違,那個人人格就破產了。所以他寫文章或做人要戰戰競競,言行一致的。如果一個人人格破產的話,這個人在社會上沒辦法立足,這個人所講的話也沒有人相信他。我們現在的人不一樣了,我們現在的人只要他長袖善舞,然後他公關很會做,他可以假話講一百次,別人會當做是真的。反過來講,誰如果是講真話,我只要叫三個人說他說謊,然後那個說真話的人,因為有三個人說他說謊,人們就會認為他說謊了。所以現在的人很少要去從事真正心靈品質的提昇,真正的修身養性,現在的人不太喜歡做這個了。甚至於人家覺得做這個已經不合時宜了,這個怎麼跟社會競爭呢?現在社會就是充滿作秀的文化,不知所云的文化,很差!我們現在整個世界,整個精神文明一直在墮落。現在的人無閒暇,而且很膚淺。所以,人如果要修行,就要有閒暇留給自己,把一些時間用來關心自己,自己到底是誰?自己要去哪堙H要想清楚,不要跟現今的社會一起走,今天的社會是非常膚淺的,多少名人雅士,都是百聞不如一見,看他的文章可以,去跟他相處,見三次面,你都覺得這個人是凡夫一個,相處三個月,你都已經很噁心了,是這樣的情形。他們文字很會洗練,文字很棒,然後也很會包裝自己,也很會宣傳、推銷自己,可是實質內容?現在很少有人講實質的。關於以上這段話的總結是,不要跟社會一樣。所以,第一要有閒暇,把時間留給自己,第二就是要親近善知識。要跟志同道合,要跟有修行的人,要跟真正信佛的人相處,這樣的話,你才不會迷失了而不自知。跟著他們一直去而不曉得。要有閒暇,親近善知識。

  可能中間還有一些可以跟大家講的。但是上師想到有一個更重要的,所以急著想先告訴各位,就是要念阿彌陀佛,我覺得這個是最重要的,要念佛!那麼要到達像過去的祖師大德,寂靜無諍,不管困難也好,容易也好,但是在過程上,在我們還沒有到達解脫的時候,我們早晚要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句話,一句就夠了,真正的很自動的,沒有人強迫你,也不是人家鼓勵你的,不是你太太說「你要出門了,有沒有念佛號?趕快念佛號才可以出去。」晚上回來要睡覺了,怕明天早上醒不來,你媽媽叮嚀你,「有沒有念佛?」你才「好!好!阿彌陀佛!」這樣的話,也是有功德,可是比較不理想。上師的意思是說,要自己自發性的,自覺的。你們不要以為人一定要有病才會死,真的,有的人就是晚上睡覺,早上就醒不來了,就是在睡覺的當中就死掉了,斷氣了,真的會這樣。然後早、晚要念一句佛號,我認為這個是最重要的。假如能夠早晚念一句佛號,那其他的上師覺得一切都慢慢來,慢慢來就無妨了。因為就算你現生,就是今生在有生之年,不能悟道證果,可是最起碼,能夠往生極樂,在彌陀淨土堶戚蚳鴗ㄟh轉的菩薩,然後再倒駕慈航來人間度眾生。

  上師在這邊今天是講第五次,以前講過四次,你們有沒有早晚沒念佛的?那早晚有念佛的舉手我看看!好!請放下!好像你都沒有舉手?哈哈!那就是第三種。

  先談到這堙A先暫時告一個段落,上師問你們,你們有沒有人心堶惘陵懼,有不安?或者說有什麼困惑?有沒有?有的話就提出來問,上師作答。沒有的話,上師休息一下,打坐!

  另外,上師有想到,你們如果來這媗末牷A來這埵@修,平常要來之前一定家堛漕ぎ帣峖w頓好才來比較好,修行、學佛就在日常生活,學佛、修行就是悲憫心照顧別人,所以,修行解脫、學佛是自己的事情,不要因為學佛影響了自己應該做的一些事情,我想這一些觀念應該你們都相當熟悉才對。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人,應該做的都做了,沒有虧欠別人,想對人家好都已經盡量對人家好了,這樣的情形就能夠得到一種所做已辦,應做已做的樂,這樣的人就能夠得到一種心安理得,心安理得跟解脫比較相應,人也比較會有慧根,有時候聽道理比較能夠相應、感應。上師長久以來說了很多跟你們結緣,可是我還是忍不住地說,最重要還是要「念佛」。真正的由內心發出信樂之願,念一句佛號,對我們的幫助,對我們的利益是無窮盡。

  如果一個人在世上榮華富貴,可是沒有信佛,沒有念佛,那上師會覺得他很可憐,覺得他真的是很可惜、很悲慘。反過來講,一個人可能在這個世上遭遇很多挫折、很多痛苦、很多折磨,可是只要有念佛,上師會替他覺得很欣慰,我會覺得這樣的人比較不悲慘,為什麼呢?人生一百年很快就過了。說人生一百年很快就過了,這樣的說法都還算是方便說,什麼叫方便說?方便說就是隨順著一般人的思惟模式來講的就是方便說,那什麼是了義說?了義說就是根據佛教的經義,或是根據上師自己的體驗來說的話,是了義說。了義說應該怎麼講?其實我們都無生啦!連一秒鐘的生命也沒有,哪媮棌穻呇~,一百年的生命?其實也沒有。我們所謂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曉得歷史上從什麼時候開始,人們規劃說一年我們大家把它規劃三百六十五天,其實時空、時間,它哪埵酗嶼q落的?它是前無始,後無終,如同瀑流一樣,看不到邊際啊!也看不到終結,我們所說的一年,然後比如說上師今年三十七,我活到三十七年,這個都是一個假設的,其實並沒有一個真正的三十七年,或一百年,沒有!它又不是說可以用牆壁把它阻擋起來說,這個是三十七年,牆壁以外是三十八年,牆壁以內是三十七年,不是嘛!這個是假設的,我們姑且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經過三百六十五天,我們就說它一年,兩個三百六十五天我們就說它兩年。就是這樣算的,其實那是假設的,所以說,時是沒有間的。另外,我們所謂活是什麼意思?已經過了,比如說像我三十七歲,已經過了三十七年,過去的三十七年在哪堙H摸不到,也抓不到嘛!沒有啊!在哪堙H好像說,我還可以再活六十三年,在哪堙H百年嘛!在哪堙H沒有嘛!

  更進一步地講,前一秒鐘跟後一秒鐘,前一秒在哪堙H後一秒在哪堙H後一秒還沒來嘛,前一秒已經過了在哪堙H沒有嘛!好!那現在在哪堙H現在?現在是剎那剎那一直過去,剎那它沒有住嘛,諸法無住,諸行無常,它沒有停止嘛!好,那到底三十七年在哪堙H一百年在哪堙H剛才在哪堙H等一下在哪堙H只有活在我們的顛倒夢想,我們的錯覺堶情C那個錯覺、顛倒夢想,有很多人跟我們同樣有顛倒夢想,所以叫做「眾生界」,就是說,哦!好像神經病啊!五十幾億,五十五億的神經病,共同住在一個村莊堶情A他們的腦力,他們的思惟模式都是一樣的,臭味相投,他們自己成為一個界,叫「眾生界」,就是這樣的情形。就是說這一些顛倒夢想的人,我們稱之為「娑婆眾生」。他們都是神經病啊!還不是神經病而已,是精神病患。所以,真正是什麼?真正活著的只是因緣,因緣啦!其實這個因緣就是法性,法性就是如來,如來就是因緣。所以,因緣、法性、如來、阿彌陀佛,這是四位一體的,是一件東西。然後,因為我們顛倒夢想,我們自己產生執著,產生分別,你、我,我們自己產生很多分別,所以在那邊起貪、起瞋,結果是自苦其心,自己苦自己而已。如果有人了徹了,諸法因緣生,一切如夢,真的,我說一切如夢,對上師來講,我認為我是現量經驗的,我們現在在夢境堶情A我是現量經驗的。這個很奇怪哦!我不曉得從什麼時候,突然之間發現我跑來你們的夢境堶掘穨A們在一起。我現在就在作夢,其實是這樣的心理。我以前是沒有這種功夫,最近這一、兩年以來,我覺得這種經驗愈來愈親切了。這個我能夠說明給你們聽,既然是現量經驗的當然是能夠說給你們聽。現量經驗就是現在就能舉例說明,知識就是只能夠引用別人的話,沒辦法用自己的經驗,自己的感受來講。

  在還沒講現量經驗之前,我先說,人生是一場夢,現在就是在夢境堶情A好像在夢境,比夢境更虛幻,但是因為世間上,夢大家都知道夢是假的,夢是虛幻不實的,所以就用如夢來形容。其實那個很虛詭的。我剛剛談到說,其實眾生、因緣、法性、如來,這四位是一體的,這四件東西是同義語,佛、如來就是因緣,因緣就是法性,法性就是眾生。眾生就是因緣,因緣就是法性,法性就是如來,這四個一而四,四而一,一件事情。我們一般因為我們不曉得,我們不了解,就起貪瞋,在那邊自苦其心,忙得不得了,如果了解的人就怎麼樣?了解的人就是寂滅性中隨飲啄,就是隨順因緣無罣礙,飢來吃飯倦來眠。就是生活就是說,由因緣作主,因緣生則生,因緣滅則滅,因緣應該說給人家聽就說,因緣應該睡覺就睡覺,他是行雲流水,大用流行,活在一種無功用的世界堶情A什麼叫無功用?無功用就是沒有刻意,不會做作,不會刻意,不會勉強,就是要作意,凡事隨緣莫強求。其實通俗地講就是「凡事隨緣莫強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吃得到就是口福,吃不到就是清福,一切都好,拿得去就是你的,拿不去留下來就是我的,很簡單就是這樣。說是我的責任,說完之後你們怎麼想,那都是你們的福報,態度就是這樣的。他不會有一種強烈的主宰說「我欲令法如此,我不欲令法如此」,他不會這樣的。我欲令我如此,我不欲令我不如此。這個你們了解這個意思吧?他有固執說「我一定要這樣!」「我一定要叫他這樣!」「我希望他最好一定要給我這樣!」「我希望他不要這樣!」這樣的情形,就是貪,人家違逆了他的意思就起瞋,貪、瞋都是無明。

  所以你看禪宗的三祖僧燦大師怎麼講?他說:「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一種平懷,泯然自盡。」你看他這個講的跟上師都一模一樣。「至道」就是解脫之道,「無難」,不難!「唯嫌揀擇」,你就是不要去強作取捨就好了。「但莫憎愛」,就是不要強烈地討厭什麼事情,不要強烈地執著什麼事情,自然而然洞然明白,「一種平懷」就是一種隨緣的平常心。「泯然自盡」,所有的業力自然都不見了。就是這樣的情形,你就是如同古代的祖師所說的「隨緣了舊業,不再造新殃」。這個身體是你最後身菩薩,這個身體是最後的業報身而已,再來就是「意生身」了什麼叫「意生身」?「意生身」就是「願生身」、「悲生身」。「意」就是普度眾生的「意」,普度眾生的「願」,所以「意生身」又叫做「願生身」,屬於悲願業生的化身,就變成「化身」不是「業報身」,所以這個「業報身」是最後生,最後一生了。最後一次的業報的身體,隨緣了舊業,所以修行人就是一切都能夠隨遇而安,很多事情莫強求,強求的可能最後被他害死。就是一個人拜託你來我這堣W班,把你挖角,挖不成處心積慮設計把你挖過來,結果你公司倒閉就是因為他的關係,有沒有這樣的情形?有的人就是想把他趕走,趕不走真的是老了好幾歲,結果沒想到幾年以後,有一天自己開車還是怎麼樣,不小心被壞人要抓去,結果是那個人報警把他救回來的。想要趕跑的人最後是被他救了,強作因緣請來的結果被他害死了。

  你去看歷史很多都是這樣的。你去仔細看一下歷史,假如當時韓信沒有碰到蕭何,最後也不會死在那個地方。他不是最後被劉邦叫去殺死了。很多人就是這樣!就是那個人的一生你把他想一想,假如當初他如果不要碰到某某人,他也不會那麼早死。就是碰到誰,結果他死了。那某一個人如果他不要害哪一個人,可能他可以長命百歲的。那這個是由誰作主?你不要違逆因緣,你違逆因緣,台灣人俗話講說,「人強天作對頭」,「仙(強)算不值天一畫」,就是這樣,你就是違逆因緣,可能最後死得很悽慘,我們倒不如隨順因緣,讓阿彌陀佛來安排我們的生活。總而言之,就是達摩祖師說過:「業報果熟,非天非人所能知,甘心甘受都無冤訴。」白話文的意思是說,一個人的因果業報,不是神也不是人所能了解的,所以一個修行人,凡事一切都是命也,一切都是我們的命,然後隨順因緣,甘心甘受沒有埋怨。這樣的人是甘心做因緣的兒子,甘心順乎因緣而生活,所以隨順因緣叫隨順如來,隨順彌陀,上師剛才說,因緣、如來、眾生、法性是同樣的一個東西,所以,隨順眾生也就是隨順如來,隨順如來也就是隨順眾生。什麼叫「隨順眾生」?就是凡事盡量不要違逆大家的意思,不要一意孤行,大家都叫你不要這樣,就「好啦!好啦!」這堶悸犒D理很深,你會講說大家都叫我去賭博,我就去賭博?不是這樣的意思啦!因為這句話當然是就修行人來講的,修行人有很多道侶,人家說你去掃地,好,我去掃地。你說不要!我要當住持。結果告訴你,你去當住持,結果方丈室哪一天颱風,一顆大石頭從山上掉下來,剛好掉在方丈室的禪床上。有啊!古代有這麼一個故事啊!這是我很小的時候看故事的,我小時候看故事,就知道因果恐怖,我就趕快信佛。我說這個故事給你們聽哦!上師今天才講第一次。

  古時候有一個人,他是在經商,有一次他去外面收租,他可能有很多田產,讓人家去耕種,他去收租。以前的地主,不是像我們現在,比如北投區的人他的田地就在北投區,古時候的人可能不是這樣。他可能很遠,可能他住在縣城或省城,要到郊外去收租的。他有一次就是去跟人家收租,有一對夫妻很痛苦,繳不出租金,這個人雖然有錢,但他很善良,他看他們很辛苦,他就當場把田契撕掉,說不用了,這塊地就送你們。晚上的時候,他就到客棧去住了。那一天晚上下暴風雨,他白天去看的時候,是看到那一家的太太和小孩子很可憐,先生不在,他就把田契撕掉了。然後晚上他就回到客棧去住,那天晚上的時候下暴風雨,雨下得很大,半夜的時候有人來敲門,原來是那個佃農夫妻,他先生回來了以後,很感激這個恩公,就是這個地主,這樣的慈悲,就是去跟他敲門,要跟他謝謝。那個客棧的伙計去跟他敲門說有會客,所以他就披著衣服跑出來了,結果他剛剛跑出來,就門剛打開而已,他的床鋪,從山後面掉了一個大石頭,壓在那個床上。這個是我以前看過的故事,是大概十二、三歲的時候看的,到現在二十五年了,我才第一次說這個故事。所以,我的意思就是說,人,生死自有定數,福禍我們未能窮達,福禍我們不曉得啦!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有飛來橫禍,也有喜從天降的,這個事情,我們應該讓如來去安排,應該讓因緣去安排,我們不要強求,強求也許死得很悽慘。也許你認為說,古代有一個塞翁的故事,塞翁失馬的故事大家都知道,結果塞翁失馬最後是福還是禍呢?最後是福氣!那有時候,我們比如有一筆錢我們賺不到,我們硬要把它拿過來,最後可能我們家破人亡,可能跟這筆錢有關係。你去看整個社會的新聞,或是看古代的故事,很多都是這樣的,所以人啊!有智慧的人,應該讓如來作主,應該讓因緣作主,莫強求啊!這樣的人,他活得很心安理得,死也死得其所,也回復到如來的懷抱!所以,凡事隨順因緣。

  上師話說回來,現量經驗來說我們現在是活在夢境堶情A在還沒說現在是活在夢境堶惜妨e,上師剛才那段話還意猶未盡,做一個總結。就是說,我們不要違逆因緣,如果你懂,明白的人,有信佛的人,信佛的人,信因緣的人,隨順眾生的人,見法性的人,其實生活很悠閒。因為什麼樣的情形會讓我們起心動念,會讓我們焦慮,會讓我們不安,會讓我們焦燥?其實都是強作強為啦!隨順因緣的人,身體好像雲一樣,好像水一樣,很自在的,身心柔軟,所到之處都吉祥,到什麼地方都很吉祥,包括說夜半,或說走黑夜墳場,心都很安。你如果違逆因緣的人,走暗路也一定的害怕,你捫心有愧啦!為什麼?我們時常講說,我問心無愧,何必怕鬼、怕神?其實多少都捫心有愧,每個人都捫心有愧。想一想自己有罪孽,想一想自己有不能安心的地方。可是如果一個隨順因緣的人,那個人不是膽量大,他是陽氣充足,心安理得。很自然而然,惡鬼遠離,善神守護之,因為你一直都是如來、彌陀,在彌陀的懷抱堶情A非常吉祥,乃至你即使碰到厲鬼,你也不會看到,即使你看到,你也很柔軟心的。因為你很剛強,所以你看到厲鬼,你會怕。如果你很柔軟,可能你看到厲鬼,可能你都會悲憫他,可能你都會掉眼淚,同情他,這樣可憐,好像一個人得重病,好像一個人被人家迫害,好像一個有冤無處訴的人,很窮苦的人,你看了都會可憐他。很柔軟、柔軟心!所以你看修行、信佛的人說得四無畏,其實那是理所當然四無畏。

  什麼叫「四無畏」?沒有非人畏怖,他不怕鬼;沒有大眾畏怖,在大庭廣眾之下他不會畏怖。人會畏怖大眾,在眾人之前他會緊張,都是因為剛強的關係,想表現自我,一個無我的人,柔軟的人,因緣生的人,或者說想做老么的人,根本都不會怕人,反正我再差也頂多差到這樣而已,我再沒有用,現在已經是到頂了,我現在已經是最差了,再差也不會這麼差了,所以人生就沒有掙扎了。你如果想說我是怎麼樣的人,你就要保護了,你就要抗拒了,你就有一種保護的東西,自然而然人數多,對你威脅就有了,你就會怕;不活畏,一個有信佛的人,他不會怕死亡,他知道百年如流矢,生命好像曇花一現,其實他經常都有離開人世的打算,他的遺囑早就寫好了,你看像上師沒有什麼財產的人,我都事先預立遺囑,我什麼都交代清清楚楚的,統統好好的,無牽無罣,隨時都可以走。也沒有惡名畏,什麼叫惡名畏?惡名就是名譽不好。信佛的人就是佛祖的兒子,佛子,對眾生對他的讚美,或是眾生對他的誤解,他都不在乎,因為他的寄託不是寄託在人間的美名令譽之下。他是皈依如來,皈依彌陀,他不是皈依好的名聲,他不是皈依大家來讚美他的,所以關於惡名,人家不了解他,人家對他不好,他也無所謂。以前一休禪師說,他有一次經過一個花街柳巷,有一個神女藝名叫「地獄女」。為什麼叫「地獄女」?因為有很多男性要去找她,她說「又有人要來下地獄了」,來找地獄,所以那個神女她稱呼自己是地獄的女人,又有人要下地獄來找我了。有一次一休禪師就是要去花街柳巷的地方點化一個修行人,然後地獄女就跟他諷刺說:「山居隱者應居山,如今卻在柳岸邊。」她說你是一個山林的修行人,應該是在居山,如今卻在花街柳巷邊,就是柳岸邊。一休禪師說,「我既自視為小卒,林下泉邊皆可安。」他說,我自己認為我是無名小卒,妳認為我是名滿天下的一休禪師,可是我一休禪師認為我是無名小卒,「我既自視為小卒,林下泉邊皆可安。」花街柳巷,或者大雄寶殿,我都住得很安然。你想看看,就是這樣,所以一休禪師不在乎別人怎麼批評他,他這個人是很有修行的人。

  他有一首詩很有名,叫做「狂雲」,他寫了三百多首詩,這一首詩是最有名的。他的師父叫華叟,他的師父圓寂的時候,因為沒有交代,所以大家都認為他的師兄叫養叟,應該得到他的師父的衣缽,可是一休禪師他不計較,他以前有一次,他師父在印可的時候,他的師父說,「你只是阿羅漢而已,你還沒有了解如來的祕密。」一休禪師跟他的師父說,「師父啊!我當阿羅漢就好了,那個好的讓別人去當。」他的師父說,「不錯,算是可以啦!沒有成佛之貪心,不錯。」一休禪師他的師父圓寂以後,他的師兄養叟就帶領松源門,因為一休禪師的師公叫做松源,松源上人,養叟養了很多徒弟,但是一休禪師認為他們都沒有得到他師父的真傳,就是華叟的真傳,就是他的師公松源或是他的師父華叟的真傳。一休就在他的自畫像,一休會畫畫,自己畫一個一休的圖像,兇兇的,很兇,嘴巴就是畫八字形這樣,很兇!雖然是出家人,但是頭髮也是留長長的,而且怒髮衝冠,在旁邊他提了一首詩,他說:「華叟門下不知禪。」他自號狂雲,他說:「狂雲面前誰論禪,三十年來肩上重,一身荷擔松源禪。」這是他有名的狂雲詩。「華叟門下不知禪。」就是他的師父的弟子,沒有人知道禪。他說狂雲面前誰敢跟我說禪?他說「三十年來肩上重」,他的師父已經死了三十年了,他說,「三十年來肩上重」,他一身,就是單獨一個人荷擔他的師公松源的禪。上師以前看到這首詩很感動,像這樣的修行人他都不在乎人家怎麼批評他,這真的是沒有惡名畏懼的人。所以「我既自視為小卒,林下泉邊皆可安。」這個我覺得很好,因為上師對日本的修行人,我很佩服二個人,一個是一休,一個是親鸞。親鸞就是說:「即使下地獄也心甘情願地念佛。」那個人,就是親鸞聖人,還有一個是一休禪師,他們一個是禪,一個是淨土,可是兩個都是非常偉大的修行人。後來親鸞聖人的再傳弟子,就是他的徒弟的徒弟,叫「蓮如上人」,那個是偉大的修行人,是日本淨土真宗的,已經念佛得到三昧的人,是在生的時候就已經達到「唯心淨土,自性彌陀」的人。一休禪師有跟蓮如上人有法戰過,蓮如跟一休的時代是同時代的人,兩個有對碰,辯了一番,非常精采,你們可以去看《狂雲集》。很好!但是兩個惺惺相惜。所以,真正的禪都讚歎淨土,真正的淨土都知道欣賞禪,很好!這個是跟你們說道理,變成講故事給你們聽。其實上師在講這些故事,感情豐富,覺得這些都好像是自己的師公,覺得這些都好像是自己的父兄一樣,覺得很親切,不感覺那一些是古人,遙遠的人,感覺那些是跟自己很有關係的人。所以,一個人有信佛,隨順因緣無罣礙的人,可是得到四種無畏德,不會怕非人,不會怕大眾,不會怕死亡,也不會怕人家誹謗,活在彌陀的懷抱之中這樣。

  上師說,從現量經驗要怎麼樣來談我們現在是在夢境堶情H夢境是假的對不對?比如說你們作夢,夢醒了以後知道剛才夢境都是假的,其實我們現在也在夢境堶情A只是你還沒醒而已。以前有一個南華老人,他說了一句話:「有大覺者,即知人生是一場大夢。」確實是不錯。覺悟的人,就是知道夢,而在夢境堶惚袉野矷C何以說我們現在是一場夢?唉!這個怎麼講?對我而言,是清清楚楚,非常明白的,不過要怎麼樣說明你們才了解?先很簡單地講,我們眼睛張開才可以看到人、看到東西,眼睛閉起來就看不到了,其實就光這件事情就可以證明我們是在夢境堶情A但是這樣講你們會覺得很生澀,覺得怎麼會這樣?所以我再用另一個方式講:這個花我們現在看是這樣顏色,電燈關掉它顏色就不一樣了。這個就是夢的證明。電燈打開,它的顏色又恢復現在這樣的顏色,這個也是夢境的證明。現在這個溫度是冷還是熱?就是現在這個溫度熱不熱?冷不冷?其實這個也是一個夢境的證明。這個我先說明一下,如果現在有人發高燒,即使現在是很熱,他都覺得很冷。我的意思是說,從某一個角度上來講,我們的感覺,我們的見聞覺知,這一些都不定性,這些都不是不變的,這些都是相當千變萬化的。為什麼你們不會覺得我們現在是在夢境?是因為你們跟五十五億的,具有跟你同樣夢境、同樣共業的人在一起,所以你不覺得這是夢境。假如另外一個地方,另外有一個五十五億的人口,或者說另外有十個國度,他們都分別有五十五億的人口,你把那十個世界的人統統把它找來,一個世界找一個人就好了,那十個人一起來這個地方,一起聚一堂,由於他們的眼球神經構造不一樣,所以,你說這是茶杯,他說不是,這是雞蛋。然後另外一個人說,不是,這是水果。同樣一個茶杯,有的人看作雞蛋,有的人看做茶杯,有的人看做水果,有的人看做這是黃金,也有的人看做這是一朵花,你相不相信?這十個國度的人來到這個地方,同樣一個東西,有的人認為很遠,哦!這個杯子好遠好遠;有的人認為好近哦!快壓迫到我的眼睛了;有的人認為這個好燙哦!有的人認為好冷哦!有的人認為這個杯子是三角形;有的人認為這個杯子是個大圓形;還有的人認為這個杯子會放金光、豪光萬千。你們相不相信,當然理所當然是這樣的情形,因為眼球神經構造不一樣,這個東西就變化。

  所以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覺得這是夢境?因為我們大家都在夢中嘛!因為我們是跟同樣共業的人處在同一個世界堶情A所以你不感覺它的變化性。覺悟的人,上師不能說完全覺悟,至少有分證,部分證到佛菩薩的智慧,所以上師雖然沒有跟很多不同世界的眾生在一起,但是從很簡單的事情都已經感覺到了。一巴掌打你會痛,這個也是夢境的表現。因為痛是什麼在痛?同樣一個人打一巴掌,有的人打下去會痛,有的人打下去不會痛,有的人打下去覺得燙燙的,有的人打下去覺得暖暖的。那個都是感覺神經的問題,如果感覺神經不一樣的話,嚴格來講,刀子在割都不曉得。那個是感覺神經的問題。由於我們的神經系統不一樣,比如有的熱血動物,有的是冷血動物。有的比如聽說是蜜蜂還是蒼蠅,牠是複眼,牠看出去,每一個影像,我們看是一個影像,牠每一個影像都是好幾百個影像。那我問你,到底影像是一個還是一百個?你站在你們這一國,我們人類算是一國啦!蜜蜂算是另外一國啦!你們站在人類那一國,當然認為只有一個杯子啊!可是我們蜜蜂那一國,這個有一百個杯子啊!那誰正確?由於你的眼球構造不一樣,這世界就不一樣,到底這個境界是真的還是假的?到底是一個還是一百個?同樣的,也有的人看起來這個是紅色的,可是聽說牛是色盲,牛的眼睛雖然很大,可是看出去都是灰色的。那我問你,到底這朵花是紅色的還是灰色的?也就是這個是紅色的,是對我的眼睛而言,它是紅色的;可是對牛的眼睛而言,它是灰色的。那我問你,就宇宙的立場來講,就法性的立場來講,就如來、彌陀的立場來講,它是紅色的還是灰色的?搞不好,到底有沒有花?到底這是金子還是什麼?這是魚,還是老虎,還是花?都還是一個問題呢!因為你的眼睛神經構造不一樣,意識不一樣,它就不一樣。還不僅是這樣,這還只是眼球神經不一樣。

  我剛才講意識作用,意識的問題,有的人比如說他看到明行,覺得你好像要殺我,要害我,他一看你就覺得你像壞人,你想搶他的錢,他愈看愈像,他就覺得你要害他,他就一直保護。有沒有這種人?有啊!我想精神療養院一定很多,他一看你就覺得很怪啊!他一看到你,他從頭到尾看到你每一個身體,每一個部位都透露要跟他搶錢。人家是「全落法王身」,他是「全落賊子身」,他從頭到尾看都是這樣,而且他的肯定力很強,他的意識形態是這樣的,他什麼話都聽不進去,只看到你要殺他而已,好,這種人如果很多的話,到底是他正常,還是你正常?那誰叫你要活在那個世界?不然就離開他嘛!可是我們就跟五十五億的瘋子在一起,沒辦法跑,跑不了。我們就是活在跟五十五億的瘋子在一起,跟人類的有情的思考模式,哦!我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這樣?那個邏輯很奇怪,這個要說說不完啦!就是說,有一個人死掉了,他哭得很傷心,等一下吃東西一樣覺得很好吃,這個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啊!然後,爸爸媽媽養他那麼大,本來這個人是陌生人還可以跟他打架,後來他們結婚了,今天結婚,一年以後,這個人比他爸爸媽媽還重要。這個也是很奇怪。生下來一個兒子,這個不曉得是誰生的,當然是你生的是沒錯啦!可是這個到底也是別人嘛,這也是一個別人,雖然跟你有關係,可是到底是別人,不過這個別人特別重要哦!你不感覺這個很奇怪嗎?這種思維模式很奇怪呀!還有,這個人當你喜歡他的時候,喜歡得不得了,包括連晚上都在想他不知道會不會被蚊子咬?想得要命,反正就是他不吃飯你會很痛苦,可是等到你不喜歡他的時候,叫他去死啦!這個也是一個很奇怪的事情,這有沒有瘋?瘋子才會這樣啊!真的是這樣的情形,因為我們都是跟這一群瘋子住在一起,久了以後你也瘋啊!瘋子當然不覺得另外一個瘋子是瘋子,因為他們能夠溝通啊!反而你正常,你就是瘋子。所以佛經上有講一句話,意思是說,從眾生的眼光來看,佛是眾生。眾生看這個佛,這個佛怪怪的。就是這樣的情形。

  但是因為我們活在這個境界堶情A我們都已經忘了,你忘了你的思維很奇怪,真的,你的思維很奇怪,你怎麼一直認為人一天一定要睡八個小時,晚上到了幾點就是要準備去睡覺。而且一天要吃三餐,稍微一天吃個兩餐就不行,反正到了那個時間就是要去吃飯,很奇怪。這種想法你不覺得是很奇怪嗎?以前有一部電影「鱷魚先生」,他剛來到文明世界不是覺得你們人很奇怪嗎?我還聽說,有一個教授問另外一個人說,「啊!你們夫妻一個人刷一支牙刷的?好奇怪!我們是大家都共用一個牙刷的。你們怎麼一人用一隻牙刷呢?」奇怪不奇怪?很奇怪!所以,這個世界很奇怪,最奇怪就是人類是最奇怪的。我們人類有文字記載大概三、兩千年的歷史以來,慢慢這些神經病的經驗會流傳下去,結果大家的意識形態就變成這樣了。佛陀說的話不相信,我們寧願去相信神經病的話。就是這樣的情形。所以,其實真的是,在上師感覺,睜眼、閉眼,躺著、坐著,都感覺夢境是多麼的明顯。也因為這樣,所以不會當真,不會執著,也不會主觀成見別人一定要怎麼樣,沒有啦!他要怎麼樣那是彌陀的責任,我不管,我也沒有責任,而且,我也沒有權利管人家,我只管自己皈依彌陀,其他的事情就是被請求,人家來要求我們才滿他的願,如果不然,就是「閉口深藏話,安身處處牢。」就是說,默然啦!就是一心恭敬觀自在。

  所以,我們因為跟人類的共業活在一起,你不曉得這個世界的荒謬,其實每一件事情都很荒謬,每一件事情都很唐突,每一件事情都沒有什麼真正絕對的道理可言,我們所看到的,我們所想到的,我們所聽到的,這一些都未必如此。只要耳膜構造不一樣,聽覺神經不一樣,視覺神經不一樣,味覺神經不一樣,觸覺神經不一樣,以及我們的血液的溫度不一樣,或者心跳的速度不一樣,我們的世界就改變了。或者說我們的平衡中樞神經不一樣,我們認為這個世界很穩定嗎?其實大地六種震動。這個很簡單,你們沒有吃過檳榔的人,吃一顆檳榔,馬上就天旋地轉了,檳榔有那個什麼素,比喝一杯酒還嚴重,咬一口檳榔,整個地好像在震動了,對不對?我們現在認為的這個穩定性,其實是穩定性嗎?也未必是這樣。只是說對我們來講是穩定性,可是可能對某一些生物,某一些眾生,可能現在正在千變萬化之中。對我們而言,可能這個電燈沒有動,光線沒有動,對某些動物而言,可能這個電燈泡一秒鐘閃六十次,閃、閃、閃、閃……一直閃。他感覺到一閃一閃的。那個感覺都不一樣。所以,我們不要誤以為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你以為這是牆壁很硬?未必啦!有的人可能以為這個牆壁很軟,他感覺真的是這樣哦!古人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就是說一切都是由心所變現的。後來就有人問說,如果一切都是心變現的,那很簡單,你為什麼不把石頭當饅頭咬呢?你說一切唯心嘛!那石頭你就把它想像成饅頭,你就把它吃下去嘛!你看有沒有辦法?如果沒有辦法,你怎麼能夠承認三界唯心,你怎麼能夠說一切都是心所變現的呢?一切法是無定性呢?諸法無定性呢?其實這樣講的人,他是剛好沒有碰到有神通的人,或者沒有碰到剛好那一類的眾生。有一種眾生,他剛好感覺這是饅頭,他咬下去,可能牙齒斷掉,但是他自己感覺被他吃掉了。有沒有這種人?可能有這種人呀!也就是說,他是整個意識形態是感覺這樣的時候,事實上,我們現在也是感覺這樣,因為現在是這樣的現象能夠說服你,所以你用這樣合理的方式來解釋這個現象而已。那你怎麼能夠確定你今天這種心理狀態,是宇宙堶掠艉@標準的?那不一定!還有那個真正有神通的,或真正的意識型態,或業力,共業所造,真的是這樣吃下去。真的是有這樣的人,真的是吃石頭過日子的。

  比如像大陸,大陸就有這些奇人異事,有的人一輩子是吃泥土過日子的,他吃飯吃不習慣,他要吃黃土,他才吃得習慣。比如科學家講說,一般人的身體,三天三夜不喝一滴水,人就會死了。大陸有人,已經不知道一年還是兩年,一滴水都沒有沾過。他也不是練道家的辟穀的道術,不是這樣的,是真正那個人他感覺他不需要吃東西,他覺得一吃東西就想吐,一喝水就想吐,他一、兩年都沒有喝到一滴水,死都不會死。世界是無奇不有的,真的是很奇怪的。我們所想像的是我們想像的,大陸的中醫就有人有辦法這樣,能夠在你的頭插根針,然後用刀子把你的腦袋脫掉三分之一,拿走了,你還不曉得。真的是有這樣的東西,他用針灸把你頭腦袋骨插一插,然後動手術,都不用打麻醉針,他插幾根針而已,就跟你開腦袋,腦袋挖走了以後,我看那個相片,那個人腦袋大概少掉二分之一了,你從這邊看過去,他在跑,好像一個很健康的小孩子,你從那邊照過去,奇怪,那個人怎麼是一半的人啊!就是真的是一個一半的人,這個腦袋完全都不見了。世界無奇不有啦!我們沒有碰過,覺得這個世界理所當然,大家都跟我們一樣,其實不一定,所以這個世界千奇百怪。佛說:「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任何東西如果他本來就是這樣的,可能就是實在的。可是沒有什麼東西是本來就這樣的,任何東西都不是自生的,任何東西都是依因托緣而呈現,只要是依因托緣而呈現的的東西,它就是如同夢幻的存在。很簡單,這種緣起即空,緣起即是夢,這個道理,這個可以寫好幾本書,但很簡單,就是我們活在一個夢境不實的世界堶情C很多啦!上師剛才是講境界無自性,是空的,如夢幻,我們的思想觀念也如夢幻。不管你講什麼,善,善是什麼?善就是因為假設惡,對惡而講是善。比如說中道,中道是對偏而講中,高是對低而講高,他一定有一個相對的,它是假設的。好,這個講是講中觀哲學,哲學是很繁瑣的。總而言之,我們如果能夠記取一句話說:「人生如夢」,我們大致上大概道理懂了就好,信仰它,不要太計較,上師今天的重點是說──凡事要隨順因緣,不要強求,在還沒解脫自在之前,早晚要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要念佛,我覺得這樣會很好。

  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有沒有什麼不了解的、困惑的、或是有什麼不太安心的想問上師?如果沒有的話,我想一下,最後總結送你們一句話,如果有,你們想問,你們就自動發言。(沉默)

  好,上師簡單這樣講:平常的時候,或說絕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處在一種,活在自己的小天地堶情A也不知道,也沒有在想什麼,就是這樣的,也許,如果有人覺得這樣的形容比較親切,也可以,就是笨笨的,傻傻的,我覺得這樣也是很親切的。或者用另外一種形容詞吧!都沒有在想什麼。就是這樣生活著。沒有想什麼的其中之一,包括也沒有想要度你們,也沒有想要指導人家修行,也沒有想要告訴人家念佛有多好,包括這個也都沒有想,就是我一切都沒有去想。甚至包括度眾生,或說法給別人聽,或者勸人家修行、學佛、念佛的心都沒有,包括那種想法都沒有,那種企圖都沒有。那我為什麼會這樣?最親切的話就是:我也不曉得!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沒有去想為什麼會這樣。當然,我以前想過好幾百次了,我以前也自以為知道很多次了,可是漸漸這一年多以來,我漸漸地不曉得了,也沒有去想它了,生活就是這樣憨憨癡癡,愚愚笨笨,就是這樣地在生活著。那我為什麼會站在你們的立場來說明,說為什麼上師連想度你們的心,想告訴你們什麼的心都沒有?就是說,我嘗試來講其中的理由看看吧!

  我說最主要、最親切的是我不曉得。我姑且用比較能夠以你們立場來說明的方式來講看看,就是我感覺說一切都有彌陀在作主,一切彌陀都有安排,不必要我強作主宰,不必要我在那邊窮操心,因為一切彌陀都自有安排。我們在彌陀的面前,至少上師感覺自己在彌陀的面前,頂頂多多,最了不起頂多是在彌陀面前的小毛毛蟲而已。那是如來的事業,如來的事情,我們如來座下的小毛毛蟲,有什麼資格說要代替彌陀分憂,替彌陀做一點事?不用!我只要接受彌陀的保護,這樣就好了,所以,其他事都是彌陀自己會去安排。為什麼上師會講?大概就是隨順因緣吧!可能是阿彌陀佛叫我講給你們聽的,或可能是你們叫我講給你們聽的,或可能是因緣剛剛好,我來講吧!但是我在講的時候,我沒有特別的理想、抱負,特別的指望,倘若有的話,也許只是因為自己修行還沒有到家,還有一種屬於人類的感情吧!說,但願你們好,希望你們離開痛苦。可能現在上師修得還不好,所以這種人類的感情,對我來講還蠻濃厚的。但是我知道,這一些是不需要我去操心的,因為彌陀自有安排。我覺得,我自己這樣修行學佛二十幾年了,我覺得最直接了當的,最妥當的,是人要念佛,念佛是最好的,念佛是最直接,而且最簡要,非常好!要念佛!只要你們有念佛,我就稍微替你們寬心,會安心一點點,如果你們沒有念佛,我有時候會替你們操心,有時候!之所以會有時候,是因為我修行還不好,假如我修行更好的話,有一天,假如上師修行好的話,可能會更笨笨的一點,更傻傻的,所以,總結而言,如果你們不嫌棄的話,你們不勉強的話,上師鼓勵你們早晚念佛,就是這樣。我們今天就到這堙A請來唱回向偈。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 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