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第四講:憨憨的念佛最好

(李老師講於1993年6月5日)

   大家久違了,這兩、三個禮拜偶而會想念你們。我還跟禪瑄師父說,我們共修都是兩個禮拜一次,有時候因為因緣不湊巧,上師沒辦法主持共修,上師就跟禪瑄師父說,上師沒辦法主持共修的時候,共修還是要繼續,不要停,為什麼這樣?因為有時候兩個禮拜一次,有時候三個禮拜一次,上師感覺這樣對你們很不好,好像很刁難你們,怎麼有時候兩個禮拜一次,有時候三個禮拜一次,上師就跟禪瑄師父商量說,看能不能以後不要受上師身體的影響,上師身體好的時候可以主持,有時候忙,或身體不好的時候,你們一樣要繼續共修,這樣,慢慢共修的時間定下來,大家比較好事先有一個準備。免得已經準備要去共修,臨時被通知今天沒有共修,因為上師以前也是,總是希望共修的日期能夠確定,確定心會比較安一點。因為上個禮拜停課一次,所以上師就覺得很不安,大概準備要停的前幾天,一直到後來幾天,都時常想到你們。所以今天能夠共修,上師就覺得很歡喜。可以一償心願,再不共修的話,我會覺得很難安。大概是這樣!

  共修當然就是修行啊!修行學佛,上師還是以我自己的心情來講,我前陣子寫信給一位同修,其中有一句話說:「大家看得到的是我在指導你們修行,其實看不到的是我在向你們學習修行。」這句話雖然是對別人講的,不過,對你們大家也是適用。雖然是上師講課給你們聽,但是其實你們也有一些事情讓上師默默地在學習。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只是平常你們聽我講的機會比較多,我比較少機會聽你們講而已,不過,稍微知道你們的一些訊息,或看到你們,都會讓上師更懷念佛陀,更對人間生起厭離的心,人生苦短,世間就是娑婆世界。什麼叫「娑婆世界」?娑婆就是堪忍,忍耐啦!也就是這個世間是一個苦海。我不曉得你們是不是感覺這個世間是一個苦海,可能有時候是大家忙,忙於眼前的事,忘了靜靜地坐下來反省一下。其實人間雖然也有許許多多快樂美好的事,但是快樂美好的事要有因有緣,要去創造,要去追求;可是你不用創造,你不用追求,一定會在你身旁出現的就是生離死別、身體病痛,以及恐懼、緊張、不安。最後,還是要離開人間。人跟人的相處,團體跟團體的結合,總是免不了會產生磨擦,總是免不了會有不能得心應手之處,事實上這也是一種苦的現象。有人把這個世界用一個譬喻說,就好像擠在一部公車,本來是可以坐五十三個人,可是有一百個人擠進去。所以難免別人會踩到我們的腳,我們也會踩到別人的腳,它就是這樣的情形。

  沒有人故意要對別人不好,也沒有人故意要帶給別人痛苦,可是,既然在這個世間,它就是會這樣。打個比方來講,我們為什麼能夠生存呢?在座也許有的有吃素,可能你踏在其他動物的生命,踏在他們的屍體上來使自己繼續活在這個世間,這個事情比較少一點吧!沒有吃素的人,這是很明白的,我們之所以能夠得以生活下去,事實是踩在其他跟我們一樣有情識的一些生物、動物的屍體上面,我們才成長的。即使是吃素的人,事實上我們能夠活到今天,我們不曉得在什麼時候,我們也曾經在不知不覺,或無可奈何的時候,我們也是踩在別人的身上過去的,可是我們不是故意的。同樣的,當別人傷害到我們的時候,別人踩在我們的頭上的時候,你也要體諒,他也不是故意的,沒有人故意要對別人不好的。表面上看來,好像他對你不好,可是他不是故意的,在強大的業力的推動之下,每一個人都有苦衷,每一個人都身不由己,沒有人是故意的。譬如說,一個壞人,他難道是生出來就壞人?不是!他有遺傳基因的問題,也有他過去世的業障的問題,也有幼年的時候、牙牙學語的時候的教育的問題,環境耳濡目染的問題。慢慢等到他已經定型的時候,我們說你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因為你已經二十歲了。可是問題是,他在二十歲以前,或在十八歲以前,在十五歲以前,形成他人格主體的時候,大部分都是環境、父母、以及學校老師,以及整個文化所決定的。

  更進一步來講,眾生都有無明,都有根本煩惱,愛不重不生娑婆,他是過去世所帶來的業障。我們很多人生氣的時候,想要改掉脾氣都沒辦法,我們會煩惱,想改掉會操煩、憂東憂西的,我們也不是故意的,你想改變都改變不了,這樣的情形豈不是很無奈嗎?這就是娑婆的真相。說來似乎是很散漫、毫無章法。應該是說上師對這個的感觸很深吧!所以,不是單線地在描述心情,是多線、全面性的,感覺人要同情別人,要原諒別人。人很卑微、很渺小。比如說上師想幫助你們吧!我想如果上師比較不自量力,或者比較無知的話,甚至就講出很誇口的話說想救你們。但問題是,人能夠救人嗎?人能夠幫助人嗎?上師感覺力量很小,你真的想幫助他,你能夠幫助他到什麼樣的地步呢?他有他的業障,有他的因緣,有他的環境背景,有他的理想,有他的苦衷,有他的抱負,有他的心願,有他的感情,有他的事業、他的責任、義務,你能夠幫助他到什麼地步?更不要說救人了。他身體不好,你能夠使他無病嗎?他以後終會生離死別,你能夠使他不用離開他愛的人、他關心的人嗎?沒辦法!所以,上師不認為,也不敢想說我自己有能力救人,我自己有絕對的能力幫助別人。可是,無力,你怎麼辦呢?熱情不減啊!所以上師最後很歡喜地皈依彌陀,我認為一切要皈依不可思議的阿彌陀佛!今天上師還特別請禪瑄師父把上師以前寫過的一篇文章,叫做〈皈依彌陀〉,把它影印放大,上師的很多著作堶情A也準備寫一本《我為什麼皈依彌陀》,把這本書放在最後,也就是等到自己修行最成熟的時候,才來寫這一本我心目中感覺最親切,覺得最好的,或是覺得最喜歡寫,覺得最真實的一本書,就是《 我為什麼要皈依彌陀》。

  因為人智人力有限,而因果業報不可思議。想一想自己的力量真的有限,不要說幫助別人,也許自救都有問題,能夠救自己嗎?我是已經沒有想這個問題,但是很歡喜地皈依彌陀,覺得心中有能夠跟彌陀、跟佛陀在一起,覺得洋溢著歡喜、感恩,無限的喜悅、輕安,那都是佛的功德啊!所以,就表面上來講,人修行好像是憑自力的,所謂自力就是靠自己,人修行是靠自己。當然,這是一種說法。不過,以前上師寫的一篇文章,拿過來,就是那一篇〈皈依彌陀〉,上師有特別提到,上師念一段給你們聽,因為文章是上師寫的,我來念比較親切吧!好像你們看過人家演布袋戲吧!口白好跟口白不好差很多啊!口白好人的就是劇中人物的感情,他能夠融入,那個口白就很漂亮,比較生手、沒感情的,他演布袋戲也演得不動人。上師倒是看過很好的布袋戲,你們以後有機會去看看那種布袋戲,不過現在有沒有這種東西我不曉得。我們的民間藝術、民間戲劇,本來都是教人家忠、孝、節、義的,那個是很感人、很動人的。現代的社會,大家比較功利、比較保護自己,為自己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現在的人比較敢於追求自己的權利,不過也比較缺少一種厚道跟犧牲的精神,所以教忠、孝、節、義,這些東西慢慢沒人在提倡了,但是在民間的戲劇堶掄椄O有,民間戲劇都是描寫古代嘛,戲劇就沒有演現代戲劇,像電視連續劇那個是現代的,凡是古裝的,布袋戲當然歷史背景是古代的,絕對不是穿西裝的人。那些都是在講忠、孝、節、義,那個非常好。不知道是孔子說的還是誰說的,這個我先暫時保留一下,原文我也忘了,大意是說,一篇好的道理,善良的道理,不如一個善良的故事感動人心。好像是「善言不如善行之動人」吧!意思大概是這樣。意思是說,我們在書本所讀到說做人要好啦!或是一篇道理,大家都聽在腦袋,印象不會深刻,你看演布袋戲,你看那個人情義理,他演一齣戲,演一個故事給你聽,你就會感受,就比較能夠進入他的心境,擬想他的情境,印象深刻,然後用在日常生活上也比較會踏實一點,比較會結合一點。民間戲劇就是會教忠、教孝,教節、教義,很好!我又扯到布袋戲去了,上師小時候很喜歡看布袋戲,所以現在有時候平常講話的口白,仔細聽的人就會知道,好像有一點布袋戲的口氣,好像說書的人,有一點那樣的味道。我應該也比較感性一點啦!

  那是上師去年三月的時候寫一篇文章《皈依彌陀》,我說:「阿彌陀佛是什麼意思?我不曉得!但是我聽到彌陀很歡喜、很親切,雖然我幾乎沒有動一個念頭想要念佛,甚至也沒有想念阿彌陀佛,但是感覺上彌陀不曾離開自己。我不知道古代的禪師為什麼要皈依淨土,只覺得這是十分自然的事。一般說來,佛教是以自為光,禪更是自力,甚至是絕對自力的法門。可是在我看來,這只是依文解義,或者是以初學為對象的說法而已。

  大致上師主要講的就是,我們修行好像是靠自力的,不過那個是表面的說法而已,人,沒有靠佛,根本沒辦法解脫。只是說,你認為你是靠自己幾分,靠佛幾分。有的人認為說他是靠自己一分,靠佛九分;有的人認為說,他是靠自己九分,靠佛一分,差別或許只是這樣而已吧!不過我認為如果一個愈了解佛教的人,他應該會感覺百分之百都是佛陀的恩,百分之百都是靠佛才能夠解脫,人靠自己怎麼能夠解脫呢?這樣的說法,你們以後或有空可以慢慢去體會。也許上師等一下會談到為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觸。總而言之,就是說:娑婆是一個很苦的世界,苦!而且它的苦是不得已的,每一個人都無奈,都無可奈何。所以要體諒,要原諒,要同情,然後,要忍耐。人生有很多無可奈何的事,年紀愈大,對這個事情應該體會愈深。前陣子我跟禪瑄師父或跟其他同修也在講,我說,就包括上師自己,也感覺無奈的事情很多,比如說,看別人痛苦,知道別人有困難,可是你沒有能力幫助他啊!心想著要幫助人家,可是你沒有能力啊!這也是一種無奈啊!只是我慢慢地自己把一件、兩件的無奈,偶而皈諸於佛陀,等到十件、百件,碰到的無奈的事情愈多的時候,最後,只有一心皈依彌陀,但願彌陀能夠來救這一些有苦的人。上師自己信佛,總覺得說自己是信佛的人、念佛的人,感覺到無限的……,啊!覺得這個名稱哦!到底我有沒有資格說我是念佛人?現在都感覺不敢那麼傲慢了。至於有沒有能力說自己是信佛的人?當然啦!說自己是信佛人,覺得很光榮,那是感覺無上的榮寵、無上的榮耀。一件非常光榮的事,可是不敢那麼傲慢說,自己一定有資格當信佛的人,保留這樣,但是覺得當信佛的人,好好啊!很好!所以,以上的話可以這樣講吧!就是說,「人生是苦海,唯有佛是我們的皈依處。心,要向著佛,我覺得這樣非常好。」上師有講到一句話說,「一般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吧!或者認為好笑吧!我這個修禪、談禪十幾年的我,竟然會從內心喜歡皈依彌陀。」最後,上師還提到一句話說,「最近有人問我說,人生何去何從?我誠懇地回答,我也不曉得。經過對方一再地追問,我的回答是這樣,我哪埵雩禤璆N替別人選擇真理,我哪埵陳鄐O為人們回答這個問題呢?我覺得不是沒有眾生可度,而是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度眾生,知道佛法的人,才有能力度眾生吧!可是佛法是什麼呢?面對人類的共業,渺小無知的我,很歡喜地皈依彌陀。

  所以,如果修行是純粹要靠自己的,假如是這樣的話,那麼,可能你們跟上師,或是一些修行很好的人,可能有早晚的問題吧,我現在來得及或來不及的問題。可是如果解脫最主要,或全部是靠彌陀的本願,或是靠佛陀的加持力的話,換句話說,那個決定是在佛,不是決定在我們,那麼,這樣我們應該都平等。問題是你願不願意信?你如果願意皈依彌陀的話,其實,你現在發起皈依的心,你就跟上師完全一樣了啦!上師也是發心皈依彌陀而已,所以,我們大家都不早不晚,我們也沒有高低可言,所以,要珍惜,珍惜百千萬劫難得的人身,念佛、皈依佛,這樣是最根本的。那麼,我覺得心向著佛是最好的了,古來的大德都這樣講的,它是三根普被,利鈍全收。任何人──老參、初學都平等。只要皈依彌陀,很簡單!也許可以這樣說吧!以前上師也是這樣講,腳被割斷了也無所謂,眼睛瞎了也無所謂,所有一切遭遇都無所謂。與其解釋為自己的修行功力好,不如這樣解釋更親切:「那是因為感覺跟彌陀同在,感覺彌陀就在我們的頂上照顧著我們,因為心這樣很安詳、很安心,所以一切都無妨。」應該是這樣,其實這個也不虛玄,你們自己去想看看就可以稍微體會。但是我們一般比較沒辦法發起真切的信吧!或者我們皈依佛,那個心不是很懇切。我覺得人只要一心皈命佛陀,一心皈依彌陀,只要有那個心,其實所有的百千萬劫都化為塵埃。可是要鼓勵、勸勉大家信佛、念佛、皈依佛,上師也不會急切,也不會很強制地,趕快!你們必須要這樣啊!不這樣不行等等的。

  我覺得有兩個原因,我不會急切,第一個原因,就直接講,我覺得這是彌陀的責任,這是佛陀的責任,佛自然會去安排這些事,那麼我們人只是量力而為,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其他的交給不可思議的佛,不可思議的彌陀去運轉,讓祂去安排,一切都有祂在安排,上師是做一個佛弟子,就是做應該做的,說應該說的,就是這樣而已,但是它的成敗得失,變化如何,就是讓佛去安排,不僅說法是屬於這樣的態度,包括說一切在進行的、遭遇的、領受的,都好、都滿足,其實也是這種心情。因為這一切統統都是彌陀的恩賜,這一切統統都是彌陀的安排,這是第一種心情。第二個心情,會讓上師不會很急切地告訴你們要趕快啊!不趕快不行,第二個原因是說,我感覺這個也是急不得的。人生走愈久,你對這個世間觀察愈久,體會愈深,你自然而然會看破,會看破這個世間,你自然而然會柔軟,會感覺自己很卑微、渺小、無知,而願意皈依。如果我們年紀還不夠大的話,我說年紀不夠大的意思是指如果我們的心還太年輕的話,我們就會覺這個世間很好、很長久,覺得自己有很多優點,覺得世間是很美好的,覺得這個事情是可以由我自己來決定,或者覺得什麼事情是可以預期的,你就會以為是這樣。可是,人生哦!你經歷愈多的事情,慢慢會感覺,慢慢會發現其實人生的事情,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絕大部分的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有不可思議的因果業報在做決定。上師今天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感觸,應該是說,我也經過大概二十年的思考,二十年的苦修,最後終於才願意以柔軟的心,以謙卑的心,很歡喜地說,一切讓不可思議的因緣,一切讓佛來安排,然後自己隨順因緣,在這個世間,做似乎應該要做的事情,說似乎應該要說的事,但是也不要過於堅持。

  以上我所說的這些,都是經驗之談,不是看什麼道理而來談的,是屬於自己的人生體驗,自己真正的感觸,自己就是從佛法,從經驗堶情A經過幾百千次的思考,而最後確定的答案說,唯有皈依彌陀!我覺得這個是最如實、最妥當,也是一條捷徑,就是解脫的捷徑。如果你們有福氣的話,你們就會很虔誠地皈依彌陀。所謂皈依的意思就是完全交給祂,那生活只是隨緣度日,饑來吃飯倦來眠,隨緣度日,過平常人的生活,做平常的事情,說平常的話,就是去把自己的業隨緣了舊業,心完全皈依彌陀,最大的福氣就是這樣。如果時節因緣還沒到,你還沒辦法很謙卑柔順地感覺說,唯有佛才是最溫暖的,唯有佛才是最愛護自己的,唯有佛才是自己最後的依靠,如果你的時節因緣還沒到,你不會體會這樣的。以上師自己來講的話,我大概是從大約四、五年前才慢慢地感覺這件事,然後一直到大概這一年多以來,才感覺這個心愈來愈切,愈來愈親切。這個不是理論,它愈來愈親切。差不多到最近這一、二個月,甚至是最近這一個月而已,覺得怎麼樣?還是只能夠這樣形容,愈來愈親切,很親切!就是說,理所當然啦!

  如果時節因緣還沒到,上師勉勵你們,要真正的信是不太容易的,可是無所謂,就早晚念佛。早上要出門之前,就是一分鐘的時間而已,合掌:「南無阿彌陀佛!……」念一句也可以,二句也可以,三、五句也可以,就是看你時間多寡。合掌就是一心,合掌!這個念佛為什麼合掌?它不是像打氣功這樣,打出去說「南無阿彌陀佛」!不是這樣。它抱元守一,雙手合一,放在心胸前面,表示一心,在那個時候,很虔誠,很專心地「南無阿彌陀佛!」就這麼一句就夠了。我認為一句就夠了。晚上回來家堣騆安全,比較無所謂啦!早上要出去之前要先合掌!睡覺之前,明天早上能不能醒過來?不曉得!有的人晚上睡覺,睡到半夜就走了,晚上睡覺之前,「南無阿彌陀佛」一句就好了,那可以!人間啊!真的是今日不知明日事。就這樣早晚一句佛號,你慢慢會變化的。你不用想說,一句夠不夠?我白天再跟它多念幾句。如果你那個早上那句「南無阿彌陀佛」,是真的有一點怕怕的,趕快念哦!我告訴你,這樣就夠了。那一句話會影響整天的,一句佛號會影響整天的。

  據說,釋迦牟尼佛的時候,有一個人要修行,舍利佛尊者說,看他過去五百世都沒有佛的因緣,叫他不用來學修行,叫他回去士農工商,繼續去過凡夫的生活吧!那個人就哭,說他想修行。所以,哭得讓佛陀在堶悼揮仍N聽到了,佛陀就叫他進來。他說他要修行,舍利佛尊者叫我回去說我五百輩子堶惆S有佛的因緣。佛陀就跟他看,看得出來他很久很久以前,不曉得幾千萬年以前吧!說他有一次被一隻老虎追,結果他跑到樹上叫:「阿彌陀佛啊!」佛陀說他這個已經因緣成熟,他有佛緣啦!所以佛陀就度化他出家學佛,據說不久之後就證得阿羅漢果了。他是幾千萬年前念一句佛號,解脫了!那個有因有緣。

  我們今天的人,我們如果一說這樣的念佛的功德,過去世怎麼樣……,有些人他們就:什麼?我們人是從猩猩變來的,猩猩是從那個地上爬的變來的,地上爬的是從海中游的變來的。說進化啦!這個我可能沒有能力批判他是邪見,但是我知道,唯物論、進化論,我覺得太武斷了,我覺得我們今天整個社會這麼亂,跟迷信唯物論有關係,迷信!他沒有證據就這樣講了,事實上,最尖端的科學知識,沒有承認「進化論」是正確的,目前「進化論」事實上是一個假設,推論啦!但是因為沒有人能夠提出一個更有系統的說法,人類很多事情都很有科學精神,很有經驗主義的精神,就是在這個地方,,怎麼偏偏在這件事情上哦……很迷糊,很多科學家都沒有證據,沒有經驗就承認說,我們是從猩猩變來的,猩猩是從地上爬變來的,地上爬是從海中游變來的。這件事情是沒有根據的話,不曉得從什麼時候,變成大家都肯定這樣了。其實,有人說它是邪說。上師沒有資格批判它是邪說,可是我知道,我根據經驗主義,我知道它是沒有證據的假說,推論!很大膽的推論,非常大膽。可是因為有些科學家沒辦法忍受「生命的起源?」、「人類從哪堥荂H」沒辦法忍受沒有答案的結論。所以,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家竟然就是以「進化論」做為生物學的課本,做為高中的生物學的教材。會教的生物學老師會提醒學生說,「進化論」目前沒有定論,很多人在質疑它。可是,比較不細心的老師,就照本宣科,按照國中、高中的教科本就這樣教,讓人們誤以為人一死就百了了。死就沒有了,這個是很可惜的事情。其實這個說來也話長吧!上師也看過很多遺傳學的書,也看過很多生物學的書,有很多他所說的證據都非常薄弱。比較理性的科學家,比較客觀的科學家,或者對宗教沒有排斥的科學家,其實他們都很客觀地說,「進化論」破綻百出。所以,我們千萬不要誤以為,現在當代的科學承認人是從猩猩變來的。千萬不要誤以為這樣。那是少部分科學家,假設、推論是這樣。可是很多有理性的,甚至我認為這樣傾向、趨勢有愈來愈多的科學家,很清楚地了解「進化論」是一個假說,那證據有的錯得太離譜了。你們有機會的話。如果對「進化論」的破綻,對唯物論是漏洞百出的一個推論,對有關這方面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去買一本書來參考,上師最近在現代禪推薦一本書《我不再篤信進化論》。因為這本書比較深入淺出,很通俗的,他大部分都引用國外尖端科學家的看法,那個非常好。你們有興趣可以請明音師父、明慈師父統一去買回來參考。

  其實世界很微妙啦!你如果對人體的構造有稍微去讀一下的話,你不敢對你的大腦神經這麼有自信啦!就整個宏觀的角度,巨觀的角度來看,人類就好像是在地上爬,會大便的螞蟻,那隻螞蟻那麼傲慢?他能夠決定宇宙是怎麼樣?他連自己是什麼都不懂了。我們整個身體有多少白血球?白血球的構造,細胞,以及細胞堶悸滌穧],基因堶悼扛漣峖芋A它的種類,它的作用,它的機制,腦神經細胞有四十億的腦神經,光是腦神經有四十億的細胞,那個細胞就奧妙無窮。人體的奧妙都是天文數字的,那個都好像一個小宇宙一樣,人類的智慧從現在開始,以這二百年的進步情形的科學知識,來做等量、等速的前進,等速的進步,再二百萬年,都沒辦法了解人類身體的奧祕,就再一萬倍啦!再一萬倍的年代都沒辦法了解身體的奧祕。這樣的情形,連人類自己都不曉得了,這樣的人類,這麼淺見,能夠來判定人死後就一無所有,有能力來判定人類生命的起源是什麼嗎?真的是很傲慢。我們現在科學這麼發達,有能力打人造衛星去月球,或是用旅行號衛星來探測金星、火星的奧祕,可是包括連一個細胞都製造不出來,連細菌都製造不出來。不是用繁殖的方式,不是用生物,不是用有生命來生有生命的,就是用科學的能力,不要用繁殖的,來製造一個細胞都沒辦法。更不要說眼球神經的構造,更不要說心臟的作用,那些真的都是太奧妙了。所以再一萬倍的年代,二百年科學的進步,再一萬倍的進步,還沒有足夠的力量來探察身體的全部奧祕。這樣的情形,人類需不需要學習謙卑?我們頂多抱持經驗主義的態度,承認不知道,我不曉得!那什麼是我知道的?我知道人類很卑微、渺小、無知,人,世間無常,終有一天都會死。你體認這一些,很自然而然就會生起一種無形的信仰的力量,這無形的信仰力量沒有偏離經驗主義。

  還是一樣,所以,上師才講說,要真正皈依彌陀,你要有智慧,或是說,你要人生有體驗,很自然而然,你就會皈依,它絕對不是迷信,它是一種智慧發展到一個極致之後,或者是說福至心靈,突然之間,因為自己的善根發露,善根像發現,突然之間,接續著過去世的因緣,突然之間,一下子相信了!所以,佛教的所謂的解脫者,解脫者從某一個角度來講叫做「證信」,就是親證他所相信的東西,還是信而已,信心成就!所以,以上這一段話做一個小結論,有福氣的話,就是一心皈命彌陀,如果時節因緣沒到,上師鼓勵你、奉勸你,就是早晚,特別要出門,要遠行的人,念一句阿彌陀佛,晚上要睡覺之前先念一句佛號,保證明天你眼睛還是能夠睜開。你危急存亡的時候先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才讓它去作主吧!不管什麼時候,最危急的時候先一句佛號,其他的就讓它去!最起碼要能夠做到這樣。如果這樣還不相信,還做不到的話,那就人生還要去好好地體會一番吧!可能到了年紀比較大的時候。我是覺得年紀大的人有智慧,年紀輕的人聰明,年紀大的人有智慧。我們年輕的人,年輕的心有很多理想,有很多抱負,可是人類最終的結局是死亡,沒有一樣東西能夠帶走。而且,今日不知明日事,所以,可能你要人生多經歷一番事情,最後你才願意承認說,唉!真的是人智人力有限,而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夠逆料的,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能夠隨意安排的。所以,比如像明利,你們這麼久都念佛,這是有福氣,就要繼續虔誠地念佛,這是有很好的福報!

  上師也是念佛人,念佛非常好。念佛不是在賺錢,不用跟它計較!一百、二百、一千、二千,不用啦!就是念佛就好了。大概是這樣吧!其他的上師感覺都是屬於平常事,平常做人的道理,那個不管要不要修行,要不要念佛,做人本來就是要做好嘛!你做人做不好,人家不跟你相處啊!你不誠實,人家不跟你做生意啊!你犯罪,國家會制裁你啊!做人本來就要好嘛!做人的道理就是平常,修行就是念佛、皈依佛,這個是最精簡的了。上師自己修禪、談禪十幾年,最後也是皈依彌陀,你們現在能夠皈依彌陀,跟上師就是師兄弟,同樣都是同修,大家一起皈依彌陀,那麼彌陀是什麼意思?你不用去想,不用去想彌陀多高等等的,彌陀就是不可思議,無量光、無量壽,彌陀又叫不可思議的光,不可思議的壽,不可思議啦!你不用去思議它,你就是只管皈依不可思議,皈依不可知的法界,那個力量總而言之作用很大,你們看得出來嗎?上師很安心,你們看得出來嗎?我偶而都會問現代禪的同修,你們認為上師跟你們什麼地方不一樣?他們就有的說,上師很莊嚴,我說,你說到皮毛。有的說,上師很豪情,我說,好吧!我聽到了。有的說,上師很善良,我說,還不錯,說我很善良,還好!有的說上師很慈悲,我說,沒有吧!我是被救的人啊!我是被人家救的人,我有什麼慈悲?有的人說,上師好像很沒有罣礙的樣子,我說,你蠻會觀察的,上師跟人家不一樣的地方是說,我沒有什麼牽絆。如果有牽絆的話,大部分都是因為別人要讓我牽絆啊!關心別人啊!也沒有能力幫別人的忙。但是會關心啦!替他憂心啦!但是那個很快又回復到無礙的心,很快又回復了。

  為什麼沒有罣礙?當你心中有佛的時候,人間一切的遭遇都不足為奇啦!不足為慮啦!你即使走暗路,碰到什麼樣的兇神惡煞,你只要心中有佛,你只要早晚經常念佛的人,你就吉祥,不是臨場才不怕啦!很自然而然你根本就不會碰到,因為你心中陽氣充足,你根本就不會碰到。即使碰到你也可以跟他商量,你不要來驚嚇我,我是念佛的人啊!你要找找阿彌陀佛好了,你不要找我!你心中如果有佛的話,你會很安詳。所以,我自己感覺,說太多次都覺得很誇張,太傲慢了,不過真的很喜歡當念佛的人,你們也好好地念佛吧!跟上師當師兄弟,當同修道友,我們都是同修道友。那麼,上師以上所說的念佛的道理,以及念佛的好,那個是把上師最近的體驗,最近修行、最近學佛有成長的部分,最新的體驗,最近的心情,來告訴各位。由於上師學佛、信佛已經很多年了,所以,我最近的感受當然不是憑空而來的,是經歷很漫長的時間,才有今天這樣的心情,所以也許你們聽來覺得有懷疑吧!真的是這樣嗎?就這麼簡單嗎?你們有這樣的懷疑、猶疑也是正常的。我要講的是說,我只是把我最近的體驗告訴你們,所以你們不了解,你們懷疑是很正常,但是如果我要說明的話,說明我為什麼皈依彌陀,我說可以寫一本書啊!可以把那個心路歷程,思考次第、感受、經驗、觀察的心得寫一本書。講不完啊!一個強調科學精神、經驗主義的人,佛教界很多道友都知道李元松就是強調經驗的,那個人很鐵齒,可是這麼理性的人,這麼強調經驗主義的人,為什麼很心甘情願地皈依彌陀,這堶推雩茼野L的道理吧!所以如果你們有懷疑的話,是很正常,上師鼓勵你們繼續運用經驗主義,繼續運用科學精神,去觀察人間吧!觀察人生吧!去生活吧!

  你愈理性、愈有科學精神、愈經驗主義,你一定愈能夠發現世間的真相,世間就是生離死別嘛!世間就是娑婆世界嘛!很苦嘛!世間絕大部分的,或者說絕對的事情都沒辦法讓你控制的,你不要以為說你有能力喝茶,你不要以為你有能力控制這個,你如果會觀察,其實不是這樣的,你今天能夠喝茶,那是多麼地僥倖啊!有多少的因緣在支撐這件事情,你以為你能夠啊!其實不是!就光喝茶這個動作,這堶惚D常複雜,不曉得有千千萬萬的因緣支撐著,所以你能夠喝茶,是由你完成啦!可是不是絕對的自由意志,不是絕對你想喝茶就能夠喝茶。有太多因緣了,表面上好像是你完成的,其實不是。就小處而言,是一個人一個動作,就巨大來講,比如說一個國家,國家今天這麼亂,台灣社會這麼亂,不是一個人造成的,台灣過去經濟是一個奇蹟,那也不是一個人造成的,也不是一個原因造成的,也不是一黨一派造成的,錯綜複雜的原因啊!有國際的條件,國際的因素,有眾生的共業,從五十年前我們就在種惡因了,四十年前,三十年前,二十年前,十年前,是有很多因果因因相乘,一直到今天,所呈現的就是我們共業所造成的,怨不得誰啦!很簡單地去解釋,人們很簡單地去分析是誰造成的,是什麼黨派造成的,那個都不公平啦!是你、我都有分,活在這個地球上的人,人人都有分,那個是很錯錝複雜的因緣所造成。你如果有開闊的胸襟,有科學的精神不會武斷,凡事看寬一點,時間看長久一點,你跟他看一下,很多事情都是因因相乘,而且不是一因一果,一件事情是幾萬個原因所促成的,而這個事情又影響千千萬萬的事情,我的感觸是這樣的。

  所以,修行人,學佛的人、信佛的人,也由此無諍嘛!不會怪人家,不會埋怨別人,因為沒有人願意這樣,沒有人故意的啦!也沒有人主宰著這樣的命運,人類、人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事情,都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就是如此呈現。大到一個國家的事情,小到一個很小的事情,你以為是你作主的,其實不是的,太多原因了,所以,學佛的人在這個地方,離開瞋,也離開我慢,我慢──我道行很好,我很會說法,我徒眾很多,我智慧很高,書讀很多,修行很好,經驗很豐富……,恐怕你還不了解你自己吧!如果你夠經驗主義的話,你夠客觀的話,你智慧夠的話,你會發現,其實那些都是成千上萬的偶然,成千上萬的因緣所支撐而形成這樣,不是你自己這樣的。就好像你不會去責備一個人一樣,因為每個人都被背後的業力所推動,這個不是迷信,不是信仰的問題,你去觀察,你慢慢去觀察看看,我就說,某某人,你現在就坐著,什麼都不要想,一念不生,我就不相信你有辦法,人不是現在才這樣,他是背負著無量劫的業力來到今天嘛!你怎麼能夠說斷就斷呢?那他今天念頭跑出來,也不是他要讓它跑出來的啊!他又沒有說,我要跑出來。你說我要跑出來,你跑出來看看,看跑出什麼?你說我不讓它跑出來,也沒辦法嘛!所以,它是一連串的,就是整個業力如瀑流,這個是科學精神,這個是經驗主義觀察的,而不是說我們沒有結論,突然之間,為什麼上師不叫你們去信上帝公、媽祖婆?為什麼我不叫你們去信那個?因為我沒有經驗嘛!我不曉得,我也不要批評,不要批評人家那個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們沒有經驗,我們有什麼資格去批判別人對不對?我們有什麼資格去批判人家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們是不是媽祖婆的老母,我們也不是上帝公的老爸,我們也不是媽祖婆的老母,也不是關帝公的老爸,我們哪有資格我人家的兒子是怎樣?我們不曉得啊!我們只要秉持經驗主義,我們不知道!上師也不會鼓勵你們去信那個,因為我不曉得啊!我又沒經驗。

  但我今天鼓勵你們皈依彌陀,信仰彌陀,那是我的感觸,走過漫長的修行,二十年的歷程,堅定地站立在經驗主義的立場,而到如今的結論確定是這樣,這一條路──皈依彌陀,是能夠使人解脫,是能夠使人安息的一條路,是千真萬確的。如果有人信彌陀,他今天真正的信,明天就完全跟我平等平等。而明天,比我會煩惱,比我不安詳,那是因為你沒有信嘛!明天不曉得,就今天為止,我是最相信彌陀的人,這一切就是經驗主義。所以你如果有經驗主義,你不要隨意地去否定什麼,不要隨意地去肯定什麼。但是,你用你的理性、科學精神,慢慢觀察,你會發現,人生啊!不用祈求一定會來的就是生病、恩愛別離、痛苦、死亡,這些你不用求,它一定會來。終有一天,你會被埋到荒郊之外,然後,唯有業隨身,只有業力跟著你,你有一天自己會觀察到,你自己就會到。人間很多事情都由不得自作主,無自性,沒辦法自作主,這個也是經驗主義,你一定有辦法觀察到。苦,苦的原因,苦集嘛!這一些都是經驗主義的,你一定能夠自己去觀察得到。所以,上師是說,如果你時節因緣到,你自然而然就會一心皈命極樂世界,一心皈命彌陀本願,如果你福氣還沒有到,那麼,你非得自己歷經十年、二十年的人生體驗,你慢慢才會感覺說「啊!要皈依,要皈依!」

  上師在現代禪教團堶掩△馴L們參考,凡是擔任指導老師以上的師資,上師都跟他們講彌陀本願,皈依彌陀,一年多前在龍樹會館講,上師就說,阿含二十歲,般若的境界三十歲,禪四十歲,密教五十歲,而淨土念佛法門是六十歲的成熟老人。為什麼指導老師以上的上師才跟他們講皈依彌陀?因為他們的理性已經有到達一個地步,他們運用他們的經驗主義,不去迷信一件東西,也不迷信地否定什麼東西,保持客觀的精神,冷靜地思考,靜靜地觀察,如實觀照世間,不會受到迷信的影響,迷信的干擾,只是自己靜靜地來思考,靜靜地反省人生。他自己慢慢會看到很多事情,無常、苦、無我,慢慢自己會發現,這個時候他心已經柔軟了,對人間已經有厭離心了,不會再執著了,心已經慢慢比較老了,不會年輕的心了,這個時候上師告訴他彌陀本願,他就相應了,年輕的心一下子告訴他彌陀本願,他不太相信,他要靠自己。其實,自己就是眾人,沒有自己!連喝茶都不是絕對意志,自由意志,仍然要有千千萬萬的因緣來配合他,那世間還有什麼事情你能夠獨立自作主的?大概是這樣吧!所以,我們算是很親近、因緣很深的人。昨天我還跟禪瑄師父講,我說崔媽媽雖然跟我們認識不久,不過上師感覺他們非常好,好像是很久很久的因緣了,人跟人的認識,其實不是時間久暫的問題,上師感覺跟崔媽媽他們一家人很親近,所以上師說,這個就是我的責任啊!不是你的責任,這個也是我上師的責任。感覺是這樣!所以上師跟你們講話很親近,因為很親近,所以把自己最近的體驗告訴你們。我最近就很喜歡,就是皈依彌陀很親切,愈來愈親切,愈來愈高興,把這樣最近的體驗告訴你們,你們如果覺得好的話就撿起來用,覺得還不相應的話,就是慢慢透過自己的眼睛,透過自己的生命,自己去十丈紅塵多多歷練,多多翻滾一番,我相信,有一天你會跟我今天的說法一樣的,大概就是這樣吧!

  好!你們有沒有問題?有問題就問,沒有問題上師就講到這堙C還是跟你們叮嚀,皈依彌陀是最好的,如果不能一心皈命彌陀的話,那就早晚念一句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念佛的時候,就是要一心,不一定有什麼特別重要的儀式,但是最起碼,因為只是念一分而已,一句而已,也許一輩子只最後的機會,最後的機會念一句佛號,所以要很虔誠地,「南無阿彌陀佛!」好!那今天保你平安、安詳過一天。

  同修:上師今天講說我們要皈依彌陀,念彌陀。我有一個問題,因為我們平常都是念上師,念上師跟念彌陀我們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

  上師:不能念上師,念上師幹什麼?上師也是彌陀所救的啊!應該是念彌陀才對!念上師不如這樣:「想念上師啊!」這樣就可以了。但是要以念阿彌陀佛才是解脫的正因,應該念阿彌陀佛,上師很明確地講。我也不曉得你們怎麼在念我?念我幹什麼?難怪我耳朵常在癢。念我幹什麼?上師也是人,上師只是一個信佛的人,念佛的人。以前在龍樹會館,最早先我們還是念四皈依的時候,你們把上師先念前面,就被上師糾正了,應該先念佛、念法、念僧,最後才念上師。念上師還是要以三寶為中心。因為要學佛,所以皈依上師,因為要學佛,所以信仰上師,好,那你們皈依我對不對?信仰我對不對?好!那我告訴你,我們大家都要皈依彌陀,那你們信不信?就是這樣!要以皈依彌陀為正因,要皈依佛。看我以後耳朵會不會好一點。這樣明確了嗎?那念什麼皈依上師,那個可免,我勸你們最好不要,上師不太喜歡這種神化,或者是把上師看得過於偉大,上師也只是一個平凡的人,平常的人,只是我有福報,我有很大的福報信佛、念佛,你們如果相信上師,跟著上師學的話,應該跟上師一樣,皈依彌陀,念佛!上師也與有榮焉。大概就是這樣,還有沒有問題?有問題就問,沒問題就不要問。

  同修:我們一個人如果有誠信念佛的心,就是在二六時中,自己佛聲不斷,這樣是不是就我們的心已經皈依彌陀了?

  上師:有沒有皈依彌陀,有沒有一心皈命阿彌陀佛,那是自知、自覺、自作證的,自己會知道。他會怎麼樣?如果是一心皈依彌陀的時候,大致上我可以做一個描述:他會心無時不刻洋溢著安詳、輕安、無礙,沒有恐懼,沒有不安,安穩穩、樂陶陶,所見一切光明。所謂一切光明的光明不是亮的意思,不是像電燈很亮的意思。光明的意思是說很吉祥,所到之處,很安穩穩、樂陶陶,即使走暗路,也覺得那個很陽氣充足,去到什麼地方都很安心,無憂無怖,很安心!如果這樣的話,你可以證明說,自己已經一心完全都皈依彌陀了。所以,我想這樣的人可能佛號不斷,也可能偶而想念彌陀而已,因為彌陀是隨時都跟他在一起的。所以,當然,可以確定的是,經常念彌陀,甚至於佛號不斷,當然可以確定說,跟佛的因緣非常深,如果一個人這樣的話,上師個人相信,我沒辦法保證,但是我相信,這樣的人一定往生淨土,因為能夠這樣的話,這個人不管在什麼樣的情形之下,我想他最重要的事應該是先念一句佛號吧!應該是這樣,如果不是這樣,他怎麼會二六時中經常都在念佛呢?那表示他對念佛這件事情很重視,我深信這個人一定往生淨土,我覺得很好。大概是這樣吧!還有沒有問題?請說!

  同修:請教上師,沒有辦法一心皈命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對這個娑婆世界的觀察跟體驗還不夠?

  上師:觀察跟體驗不夠無所謂,能夠往生淨土的人很多種,不一定要一心皈命的人才能夠往生。一心皈命是上師自己,我自己是一心皈命,我也把這樣的心情告訴別人,覺得那是很有福報的,你還沒有到極樂淨土,你還沒有到往生淨土,你的心已經很安詳、和諧、喜悅了,已經分享到彌陀本願,已經受到加持,已經感到喜悅了。但是並不是這樣的人才能往生淨土,只要能夠曾經心中有佛的信心,能夠至心信樂念十句佛號,經典是明白地這樣講,這樣的人就能夠往生淨土了,我相信在座的每一個人最少都念過十句佛號以上了,上師才這樣講說,因為你們基本上都有念佛之心,上師鼓勵你們說,諸行無常,早晚念一句佛號,使自己不一定到臨終的時候才往生淨土,能夠在生的時候就已經分享到、分證到淨土以及淨土的喜悅之樂,以及彌陀本願的慈悲,是這樣的意思,所以首先要告訴你們的是,可以往生淨土的有很多種,並不一定要到達要一心皈命才算數,只要能夠偶而心中有佛,偶而念佛,其實這樣就決定往生了。這是首先先跟你講。

  至於你的問題說,不能一心皈命是不是對世間的觀察還不透徹?是啊!是這樣沒錯,所以必須要慢慢地在這世間多多經歷一些人事,多多體會一些人的渺小、卑微,世間的不可測、不可控、變化無常,最終的結果註定是苦的,這些多多觀察,多多體會,很自然而然念佛之心會愈來愈懇切,而決定自己會知道說,念佛之心絕對不退轉,而慢慢地增進。這樣有沒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好,可以再說。

  同修:我覺得這樣有回答到我的問題,但是我剛剛問到一心皈命,是有比較激動一點啦!其實我聽剛剛上師講的話以後,馬上感到的一個心念是,我好像沒有皈依,就是說,雖然學那麼一段時間,我也是皈依了,才常常慶幸說自己有皈依,但今天才忽然發現好像沒有皈依,我在想我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情?所以才會想說,我是不是不太有福報?還是根本沒有觀察到真正的東西?所以才會問這個問題。

  上師:好,這樣我聽得明白,你先坐下。能不能決定往生,據上師的感受、理解,還有我的信仰是這樣的。什麼樣的人能夠往生淨土?就是念佛一心皈命可以往生;有的不一定要到達完全一心皈命也能夠往生,有的十念往生,有時候上師說早晚念一句佛號可以往生。到底這樣是不是漫無標準?其實有一個標準。這個標準我先直接講,再來解釋,因為有時候恐怕不容易深信深解。你念佛念到你感覺一定往生,那個人就一定往生。念佛可能有的人要念一萬句佛號,他才生起這樣的信心,感覺自己會往生;有的人可能他一輩子只念十次佛號,就是今天念一句,明天念一句,只念十次而已,他就感覺他會往生。所以這是自己自知自覺自作證,自己感覺會往生的人會往生;自己感覺不曉得會不會?那個人就不會往生。這是我的經驗,我的感觸,我的理解,我的信心是這樣。所以,如果你感覺你會往生,那麼你就往生,你如果感覺自己不曉得會不會往生,有時候覺得會,有時候覺得不會,你就還不會往生,你就還要再念。

  為什麼會這樣?我解釋一下,簡單地講,往生淨土是「信則往生」四個字而已,信就往生了。可是到底什麼叫做信,那要問你自己,而且你自己也知道你到底有沒有信,也就是說能夠往生的人自己會知道的,自己有把握一定會得救。上師剛有講,有的人要念一萬句佛號,甚至要念幾百萬句佛號,他才感覺有把握,其實他念那麼多佛號,最後是成就一個信心,他相信,他有把握了,有信心了。有的人,可能一輩子,他只是臨終的時候,有人在他耳際跟他助念,他不曉得為什麼福至心靈那個時候他信了,那個人也能夠往生。所以我們只能夠說,這一些是人的業吧!每一個人都各有業吧!那有沒有人一輩子一直念佛,到有一天的時候懷疑了?有!也有!所以自己到底對彌陀的願信到什麼程度,自己知道。所以古德說:「承當此事,直須審細。」要承當這件事情,要嚴格一點,謹慎一點,不要很粗心大意說我沒問題了。有時候真正業障現前,你可能手忙腳亂了,所以,大概「信則往生」,其實上師從來沒有批評基督教,我覺得基督教很好。雖然他們的理論,他們的教理跟佛教不一樣,可是我是覺得說,我們沒有資格批評別人對不對,批評別人能不能往生天堂,能不能得救,我們又不是上帝的爸爸,我們哪埵雩禤璆h批判別人到底能不能?但是從他們有很多原理來看,我感覺有很多跟彌陀本願相似的地方,上師對基督教能不能我不曉得,可是對彌陀本願我自己有深信深解,一心的信仰。我只是說基督教也很好,基督教有一句說「信則得永生」。真正信仰基督教的人也很偉大,真正信仰基督教的人,他的人生,你看他講說他要當神的僕人,真正的他有謙卑心說要做僕人,一般我慢的我誰要做誰的僕人?我要做我的主人,那也是一種講法啦!要看那個心情啦!就是人會謙卑說要做不可知的宇宙的一個僕人,其實那個心也很謙卑的,我感覺堶惜]有很深奧的道理在。

  所以總而言之,我們經驗主義的立場,自己沒有親證我們不要去批判人家,這樣是一種無知的涵義,也是對別人的尊敬跟尊重。還是回過頭來總結一句話,你能夠往生自己會知道的。你可能會講說,可是萬一我這種自肯假如是假的怎麼辦?那就是你還沒有信嘛!你還不知道嘛!你還沒有把握嘛!你有把握的人那個很清楚,有很多吉祥相會出現,很多吉祥相自己知道。不是看到神,看到什麼,不是!是你自己會內心充滿著、洋溢著,會愈來愈喜悅。我什麼時候才感覺自己一定會往生,彌陀一定會來接我?大概這種信心強烈大概也是一年多以前才這樣吧!不會動搖!可是這個很難講,有的人要苦修三十年,最後才省悟,有的三天他就省悟,因為我們都不是這輩子才開始修行,我們人不是從現在才起點才開始跑,也就是你的生命不是從你媽媽生你才開始,不是這樣的。就好像人類的生命,我深信絕對不是從地球才開始的,絕對不是我們是從海藻變來的,絕對不是這樣的。進化論認為地球的生命大概四十億年,四十億年而已,有辦法使一個單細胞變成這麼複雜的一個高等動物,高等生物?這個太不可思議。

  所以,上師剛才講說,誰能夠往生,你自己會知道,我覺得就是沒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而我能夠這樣回答,啊!我覺得真的是阿彌陀佛!哈哈!真的是阿彌陀佛的保佑,我覺得這句話講得真的是很適當。你自己感覺,你自己覺得妥當了,你自然就會往生,你自己覺得還不妥當,就是你還沒有信嘛!彌陀有講過,只要有人想來我這堙A他稱念我的佛號,曾經稱念過十句,他就能夠往生。這麼簡單,你相信不相信?我是相信,因為我最少念過一百次以上了吧!我久而久之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光陪著你們念,可能都五十次以上了吧!就這幾年以來,我相信我該做的都做了,如果不能夠往生,是彌陀的問題,他要跟我負責,他要賠我啦!我們做兒子的可以跟父母親耍賴啊!那我不管他,他去負責,是這樣的情形。我可以說一個心情來幫助說明有這樣的信心的原因,我引用日本親鸞聖人的一句來講,我覺得這句話講得非常好,而且有把它堶悸犖蹁銵B體驗講出來。它的大意是這樣,原文我忘了,它的大意是:「我的師父法然上人,教我念佛,說念佛可以往生。我就跟著我的師父,聽我的師父的話,我就念佛。也許有人問我說,那萬一我被我的師父騙了怎麼辦呢?那我親鸞,我認為像我這麼壞的人,我都保護我自己,我都照顧我的兒子,照顧我的妻子,我都是很多貪瞋癡,我是很卑微、無知的人,打坐又沒辦法一下子坐二十四個小時,讀佛經讀前頁忘後頁,我就是這麼笨的人,而且我這麼壞心眼的人,像我這樣的人我是一定墮地獄的人,那我會墮地獄的人,我念佛不能往生,那也是應該的。像我這麼壞的人,我墮地獄是應該的。就算我念佛而沒辦法往生,我念佛而下地獄,我也沒有埋怨我的師父,因為我理所當然,我要下地獄。」

  他還繼續講,「可是像我這樣的,年紀又大,又這麼多煩惱的人,我實在沒有其他的辦法,說叫我去止觀雙運,沒辦法!叫我去修什麼禪定,研究般若波羅密什麼的,我沒辦法的。我這一輩子,唯有依賴阿彌陀佛。」他就是講這樣的話,上師感覺他講得非常好,把念佛人的心情講得非常好。所以,這堶惚雈i以剖析。就是我們來剖析佛教的阿羅漢,佛教的解脫者,他是什麼樣的心情?金剛經有講,如果有人說,我是阿羅漢,那個人就不是阿羅漢。換句話說,其實阿羅漢他會說自己是阿羅漢,或說自己是初果、二果、三果,那是為度眾生故說阿羅漢,或「但願眾生離得苦,不惜示現高大身」,也就是說,事實上在他的心情堶情A無一、二、三、四,沒有種種的葛藤,他空無一物,再進一步去剖析阿羅漢的心,進一步去剖析解脫者的心,其實解脫者是很謙卑,根本不曉得自己有什麼優點的,只感覺自己有很多缺點的,真的是這樣的。這一種心情在大乘經典堶探N有提到了,常慚菩薩、常啼菩薩、常不輕菩薩,那個都是果地的菩薩,為什麼常不輕菩薩?常慚菩薩?常常慚愧自己!其實那一些名詞就是用解脫者的證德去取名字的。你了解這意思吧?就是說,事實上是用菩薩的心情去取名字,其實說常慚菩薩是一個菩薩的名詞,不如說菩薩的心情是常常慚愧的。只有常常慚愧的人才證明他是沒有我慢的人。如果有人說,我修行不錯,那個人就是我慢,是人未離慾,未離慢心。所以事實上,羅漢的心,菩薩的心是很柔軟、很謙卑的。

  進一步,上師也可以剖析他,一個修行人,從因地到果地,永無止境是這樣做,「於人觀功不觀過,觀德不觀失;於已觀失不觀德,觀過不觀功。」是這樣的謙卑的,對別人只惦念別人的好,只惦念別人的優點,只惦念別人的功德;對自己,只看到自己不足、不知的地方,優點、好處都忘了。我有恩於別人嗎?沒有!只感覺承受眾人之恩;別人有對我不好嗎?沒有吧!我受他恩情很多,永遠是這樣的心情的。這樣的人,其實很適合念佛,很適合皈依佛,還有那樣的人還有什麼樣的心理呢?我們可以再剖析,他感覺自己力量很微薄,感覺自己不知、不明、不懂的,太多太多太多了。而且,這樣的人他知道他自己能力很有限,他熱情,滿腔熱血,可是竟然無可奈何,連別人生病都沒辦法使人病好,連別人痛苦都沒辦法使人不痛苦,連別人要生離死別都沒辦法使人不生離死別,這樣的人他會站在高山上,倡言他都知道,他很自在嗎?其實他抱持一種很慚愧、很謙卑,覺得很無能的心。所以,嚴格來講,他是真正皈依佛的人。只是我們有時候用「佛」,我們把不可思議的因緣把它人格化,變成一個佛,可是到底阿彌陀佛是不是一個人格,是不是一個人?我沒有去想過,我想是吧?不是吧?都無所謂啦!對我而言,那是一個不可知、不可測、不可思議的法界,以這麼輕、這麼微小、這麼無知、無能的我們,註定是沒有用的人,以這樣的人來皈依一個無限的法界,其實值得啦!

  就好像親鸞所說,我是必須要墮地獄的人,其實那個要聽語意啦!應該說,我是一個很無能的人啦!拿人沒辦法的人啦!全都不懂的人啦!啊!我這種人沒什麼,我這種人如果受苦、受難都是應該的,我被騙也是應該的,可是今天難得,就好像在火坑、火宅、苦海堶情A天上有掉了一根蛛蜘絲來,唯一的救命的金線,救命的線啦!我說救命的線是一貫道的術語,也不要批評人家,到底人家玄關一點能不能往生理天,他們叫理天,你又不是無極老母的媽媽,你怎麼能夠斷定能或不能?大概能吧?大概不能吧?就讓彌陀去安排吧!如果以我的術語,就讓不可思議去安排,我們也不要去批評人家能不能,說人家能的人,恐怕你自己要有經驗吧!你不要今天說能,明天又說不能。說人家不能的人是不好啦!寧願說人家能都不要說人家不能,最好是這樣。說人家能是隨喜讚歎,與人為善,人間多麼的苦難啊!現在社會這麼亂,與人為善。不過,如果以上師的人,你不要說人家能啦!因為萬一人家這個人本來是可以信仰彌陀的,那假如萬一信仰一貫道要下地獄,是不會啦!是假設啦!那人家本來是要佛的,你跟人家講說一貫道可以,萬一去下地獄你怎麼辦?這個業障我們要替人家背嗎?那可是我們今天說一貫道能不能?我不曉得耶!我不知道。那念佛能不能?能!我自己是念佛人,這個可以,我們自己負責任嘛!對於我們自己不知道的,我們也不要言過其實,也不要去毀謗別人,如實而言──我不知道。我覺得這個態度乍聽之下好像沒有道理,仔細聽是有道理的。你如果很多事情不曉得也要插上一腳,好,今天有一個拜火教的,人家說能,你也跟人家說能嗎?真的有的是在騙人的啊!騙財騙色的啊!可是他也是用很多偽裝啊!我們不曉得怎麼能夠跟人家說能?也不是說人家都說可以,我們就跟人家說可以。

  我剛才的意思是說,「寧願說人家能也不說人家不能」。那個是特別指大概目前已存的大宗派吧!那麼多人信,而且看也沒什麼明顯的不對,與其批判人家不能,不如說人家能比較好。不過,我覺得也不要說人家能,我覺得以我的標準我也不喜歡這樣。因為要慎防因果,你怎麼知道,你隨便跟人家的肯定,萬一間接地間接地害死人,那個厲鬼都跟在你的旁邊,你都不得安心。他的祖先本來等他的兒子信仰彌陀,了道,他可以福蔭他,結果你叫他去信仰一貫道,萬一人家死掉怎麼辦?人家的祖先會不會來找你麻煩?很難講啊!反過來講,也許人家一貫道真的可以往生理天,他們理天是什麼地方我們也不曉得,可能是極樂世界,或者也可能是什麼忉利天、什麼彌勒天,我們都不曉的。但也許它是真的好的地方,那我們阻止人家信仰一貫道,我們制止人家去,那萬一,那個後果是誰來承擔?所以,我覺得最好我們不要去批判別人到底對不對?如果要批判,除非自己有把握,而且要就事論事,「就我所知有某一件事情,我的經驗是這樣的……」我想還是要如實一點。我們雖然是佛教徒,也不要以為說此是真理,餘者皆非。只有佛教是真理,其他的都不是真理,這樣也不好。佛陀沒有教我們這樣講,彌陀是很慈悲的,我們不要去批判別人,我們如果要批判要就事論事,如實而言,有幾分證據,說幾分的話。所以,這樣你們慢慢要了解,上師所說的經驗主義跟皈依彌陀是不衝突的,沒有衝突,上師說皈依彌陀,也是上師的經驗啊!我沒有強迫你們去相信,也不強制你們去相信,也沒有強力地鼓吹你們一定要相信,上師是把我的經驗告訴你們,你們如果覺得有道理就來吧!你們覺得沒有道理,我想每個人都有很多因緣,以我的術語來講,那也是彌陀的安排,你們不信也是彌陀的安排。大概是這樣吧!上師今天可以這樣講,如果我被人家傷害,我被人家刺殺,或我被人家下毒還是怎麼樣,上師不會埋怨那個人,因為在我的體驗,那是彌陀的安排,是彌陀差遣他來的,我的心情是這樣的,不會埋怨,為什麼?終將捨棄,終將化為塵埃的五蘊,有什麼好去珍惜,有什麼好去跟人家計較的?當有了彌陀的時候,所有一切都變成無限的美好,無限的安詳,所以,沒有諍啦!

  就以上這一段話,總結的一句就是,你覺得你會往生的人,他就會往生。可是你要自信你會往生,這個不容易。所以你們要自己去想,真的能夠往生嗎?你想看看,古德說,「承擔此事,直須審細。」你要仔細想清楚啊!你不要到時候手忙腳亂,你想看看,問自己看看,沒有把握,你就早晚念吧!我是有把握啦!有把握不是我要去,我相信他會來帶我去。所以上師才說,還是念一下吧,那個心情我覺得很好,不曉得的人以為我不喜歡彌陀呢!我說:「阿彌陀佛是什麼意思?我不曉得,但是我聽到彌陀很歡喜、很親切。平常我幾乎不曾動一個念頭想要念佛,甚至也沒有想念阿彌陀佛,但是感覺上彌陀不曾離開自己。」想看看……,譬如說,一個人很遠你才會想念他,就在旁邊還用得著想念嗎?就跟你在一起,還用得著想念嗎?想念是人不在你才會想念嘛!念也是這樣,因為他很遠你才會念:「唉喲!救我啊!」他就已經在你的旁邊了嘛!還有,我認為是這樣,你如果很有信心的時候,你不用叫他救你,你相信他一定會救你的時候,你不用喊救人,他會救你!這個也是心情啦!不曉得你們感覺怎麼樣,上師對彌陀的信心到這堙A我以前說,念佛也不拜託祂保佑我,不用,祂自動會跟你保佑的,如果你遭遇什麼遭遇的話,也是祂的安排,祂都知道,一定有祂的道理。可是我這個是幾十年的經驗主義,我才相信的哦!換句話說,我信仰彌陀,我覺得這個是很有智慧的事,當然這個智慧我覺得是彌陀的安排。我覺得是很理性的事,理性也是彌陀安排。那彌陀是什麼意思?彌陀就是不可思議,就是不知道!不知道竟然那樣地信,這個是真正的心情,我不知道,但是信。

  前陣子,我跟永川說,上師皈依彌陀,有第二層次的信,一般人不了解。我說,上師皈依彌陀有二層次的意思。第一層次一般的有悟境,就是現代禪有悟境的人還可以理解,可是第二層次,很少人了解我的心。我順便說給你們聽哦!我大概半個月前跟他講的,我說,上師的皈依彌陀,第一個層次的意思是,彌陀就是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有二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說,「無量、無邊、無法思議。」第二個意思是指說:「不能去想哦!」不能去想,不能去動個腦筋思維,不能去想,不可去想,你就只管念就好了,你就只管信就好了,你不可去想,不可思議有這二個意思,這個是第一層次的意思,這個意思,一般禪師容易了解,為什麼呢?一般的禪師大致上就是屬於「不能去想」,「不能去想」就是相當於等於禪的哪一種境界?隨順因緣無罣礙的境界。就是「落花任水飄流去,孤舟無心任水流。」那麼無功用、行雲流水,不可思議哦!不能去想哦!只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這個就是相當等於禪的境界,不可思議,不用去想,也不可去想,只能夠如此如此而已,一切明天將如何,不可去想!不可想,不可思議,只能夠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所承受的,所遭遇的都是應該遭遇的,所得到的都是應該得到的,所做的都應該做的,所碰到的都是應該碰到的。所以就只管領受,「只管」就是只是這樣而已。它相當等於禪者的「無心」。上師以前講過,要「真心、直心、一心、無心。」皈依彌陀的第一個層次的不可思議,相當等於禪者的無心的境界,不可想,不能想,一切只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行雲流水。那麼「日月歷天而不周,江河競注而不流。」「青山不礙白雲飛」,「雲無心而出岫,鳥無心而歸林」,一切都是無功用的,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這是第一層次的。

  但是我的第二層次對彌陀本願的體驗,是一般人比較沒辦法了解的。我跟連永川講說,上師的體驗,是包含第一層次,可是有第二層次的東西。就是什麼?就是不可思議是指什麼,不是相當於禪的那一種不能想,不可去想而已,而是帶有什麼?不可思議堶情A是有無量無邊的神祕力量在那堙C就是在彌陀的本願堶情A有不可思議的因緣在堶情A有無量無邊的神祕的力量。為什麼會這樣?上師說,能夠感受到阿彌陀的本願堶惘酗ㄔi思議的神祕力量,感到法界堶惘酗ㄔi思議的神祕力量,這個,「師唯能冷暖自知,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只有要自知自覺,要自己走到那堙A自己就會感受到了,那沒辦法說明,這個是超理性的,它是一種你到達那堙A你自己就會感覺出來,可是沒辦法說明,如果說明的話,那就不叫做「不可思議的神祕力量」,可是你會遙遙感應到,遙遙呼應到,不可思議的神祕力量。那不可思議的神祕力量的內容是什麼?如果你有辦法說,你就是阿彌陀佛,我是受這個神祕力量所吸引的一個小毛毛蟲而已。大概就是這樣吧!今天沒想到這樣一講講了二個小時,本來上師想講一個小時,平常都是這樣,那另外一個小時就是留著你們自己法談共修。今天先講到這堙A我們來念回向偈,然後虔誠一心來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好。以後我們的共修,起初就是念開經偈,最後回向偈,回向偈念完了,就是稱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就好。好,誰引唱?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南無阿彌陀佛!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 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