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第三講:現在學佛,不早也不晚

(李老師講於1993年5月8日)

   大家好!請坐!今天好像人比較多。上師因為腿痛,不能盤腿。你們不要看上師沒有盤腿啊!

  有的人可能從老遠的地方跑來,台北的交通也不好,白天你們可能也都在上班,都在工作,還要跑來這個地方聽講,辛苦你們了!以我的心情來講……。我們是不是忘了唱開經偈?先唱!

  「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這樣,好像比較像共修哦!我很能夠感受,很感念你們有那顆心,來聽講,有那麼一顆心,就是心念著佛法,來參加共修。但是以我的心情,以我的心來告訴你們,就是我沒有什麼特別的話想說。還是一樣的心情。這個是最普遍性的,沒有什麼。平常就是忙著處理一些事情,處理事情的時候就是工作,如果不是工作,自己稍微有閒暇的時候,就是活在不可思議,也沒有思慮的世界堶情C就是很單純地,只是這樣地過生活。所以,平常跟你們談修行,談佛法,我總是要想一下,你們到底需要什麼?你們目前到底在做什麼?你們目前到底在哪堙H看得很清楚了,或說起碼約略有一個觀察、了解了,才講。不過,就好像我剛才所說的,我雖然很感念你們那顆向佛之心,可是我很難跟你們講。很難跟你們講,有二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佛法深廣如海。觸目遇緣統統是,到處都是。我覺得佛法是四通八達的,很豐富,而且很圓融,這麼一個龐雜、體系完備、博大精深的修行,博大精深的佛教,不曉得要從什麼地方跟你們講起,這是第一個難講的地方。第二難講的是,我不太了解你們在做什麼。普通我了解一個人都是透過交談。都要個別談,經常接近。甚至於偶而是在閒談,聊聊天當中,才能夠了解一個人。更積極的是說,指導人家修行的時候,通常都是對方呈心所見,會告訴我他目前走到什麼地步,或他目前有什麼困難,有什麼痛苦,有什麼矛盾,有什麼疑惑,我們這個叫「口傳心印」,要親口告訴他怎麼修,然後心心相印,就是修正,我告訴你,你去做看看,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把結果、成果呈現給老師看看,看看這樣對了嗎?如果不對再做局部的修正,修正了以後,覺得這個已經沒問題了,下一次,我再告訴你如何更上一層樓,再告訴你一個更精緻的修行方法,或調整你更微細的心態。必須要透過這樣經常的切磋,經常的以心印心,這樣才有辦法很精準的指導,我平常習慣性就是這樣。

  所以,一般如果說不是很清楚,我頂多只是勸善而已。或者勸發出離心,勸發菩提心而已。或是講一些普遍性的原則,普遍性的理念告訴你們說,人生無常,每個人都有苦衷,要原諒他們,要體諒他們,世間好像夢幻一場,不要執著。我只能夠原則上大概地談一下而已。可是這樣的方式,我很不滿意的啦!因為我深刻地了解,光是這樣單向地灌輸,絕對沒辦法幫助你們什麼,幫助你們太有限了。單向的,如果用這樣的講法,就能夠得到很大的效果,那大致上做醫師,也差不多自己去看《本草綱目》就可以當中醫師了。也差不多自己去看醫學、剖析學,然後就可以上手術台跟人家開刀嗎?那沒辦法!你即使都懂了,都明白了,統統清楚了,你如果沒有臨床經驗,你如果沒有跟著教授,然後那個教授口傳心印,這樣來教你、指導你,事實上你還是沒辦法跟人家診斷、下藥,你還是沒辦法跟人家開刀,還是沒辦法!想看看,一種身體的疾病,一種具體的藥理,都尚且這麼深奧了,何況是佛法的經驗,佛法的體驗?沒那麼容易,真的沒那麼容易!

  打個比方來講,上師沒有見過你們的父母親,因為我沒見過,你告訴我,跟我描述你的父母親長得什麼樣子,你就是講一萬句,告訴我三、五個小時,描述你爸爸的長相怎麼樣,我保證,人海茫茫,我還是認不得哪一個是你爸爸。但是,有一天,如果我一旦看過,我認得就是長這樣,改天在台北火車站看到,我還認得,我還會跑過去跟他打個招呼。這個,就是親證,就是經驗,這個是要人家帶路的。所以,上師剛剛說,我為什麼要在這媮蕨D理給你們聽?第一次在這埵@修的時候,我已經說了,上師完全是因為禪瑄師父的關係。現在在整個現代禪的體系,差不多只有傳法老師、主七老師,才有跟上師獨參,才找上師問問題,上師平常沒有跟人家法談。不是說上師很了不起,不跟人家談,有很多原因啦!其中一個原因是說,基礎的都有人在講了,我的思想,我的觀念,我在書本上應該都已經很多了。如果只是要用聽的而已,就去買書回去看,或聽錄音帶就好了,不用碰到我本人,因為我再怎麼講,頂多也是錄音帶所說過的,書本上所寫過的了,都是屬於這樣的情形。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我很忙!你們看上師好像滿臉憔悴嘛!不是看到你們就愁眉苦臉,不是!是腰酸背痛,兩條腿都好像風濕的樣子,眼眶痛、頭痛,流鼻涕,一天打噴嚏五十次。冒冷汗,連天庭蓋都痛,為什麼?太忙了!禪瑄師父就知道,上師在這個地方忙,除了前天跟昨天,大概有睡個七個小時、六個小時以外,在一、二天以前的十天,很少一天睡超過三個小時。都在忙,日以繼夜的忙。因為上師很忙,所以我第一次在這邊共修就說,上師是因為禪瑄師父的關係,禪瑄師父說希望上師跟大家談一談。以及,你們跟禪瑄師父都有緣,如果你們不能夠有所成長的話,禪瑄師父他肩膀上的責任也重,上師因為捨不得,所以幫助他來跟你們多講幾句話,其實這是其中的用意啦!

  當然,另外有一些是因為平常跟上師認識,上師的人很惜情,我時常跟人家講,你最好不要介紹別人跟我認識,認識以後,上師會懷念人家。懷念就會關心,關心就會了解,你關心一個人就會了解他的痛苦,你關心一個人就會了解他的苦悶,了解他的矛盾,了解他的種種,只要你關心,你就會了解。而且,你愈關心,你就會很敏感,你愈關心他,他一風吹草動,心情起伏,你馬上就感受到了,你們相信嗎?是這樣的。特別是我這種修行人,我修行不是很好,但是全心歸依佛陀的人,全心歸依之後,心都會有一點通達,很容易感應,其他地方我可能比較麻木一點,身體病痛我是很麻木,可是別人的心情,我是很能夠立即感受到,所以,一枝一葉都有情。所以,除了特別熟識的,特別是經常在這個地方幫忙的這些常住,經常來這邊往來、接觸的,也會使我好像不跟他們講話,我會痛苦的樣子。基本上,上師做自己的事情啦!所以,以我們這樣的一個共修會,我上次有跟禪瑄師父講,一個月一次吧!為什麼呢?我上次所說的,你們未必已經消化了。我跟人家不一樣,我們人家講道理,跟人家談佛法,佛法不是來當作知識的,佛法是體驗的,你要去做。你沒有去做,我再講,我會覺得很不惜福啦!佛法不是讓我們拿來搬弄口舌的。上次禪瑄師父跟上師講說,「上師,不要啦!我們還是半個月一次。」我就說:「好啦!好啦!」其實,是沒有什麼特別想說的話啦!大概就是這樣給你們看啦!信佛的人就是這樣,坦蕩、言行一致、心口一如。心堶捧Q的跟嘴巴講的一致。行為跟思想一致,人前人後都一樣。你們現在所看到我的情形,我平常的生活就是這樣。

  還有比較難跟你們談的原因,除了第一,佛法很四通八達不好說,第二,我們這種單向的灌輸,很難產生什麼特別的效果。第三,我不太了解你們。不太了解你們就是說,沒有獨參。沒有面對面切磋,沒有面對面問你們的情況,比如說醫師問你們的情況也是要望、聞、問、切啊!我大概就只能望一望而已。除非是醫術很通達,我認為我還沒有到那個地步啦!我還要聽一聽,還要聞,還要問,即使沒有把脈,也要看看你在做什麼,這樣才能了解你。第四個原因比較不好說就是,你們有的第一次沒來,第二次才跑出來,有的第一次、第二次沒來,第三次才跑出來。像我要跟你們講以前,禪龍就會拿第一次、第二次上師講過的筆記,請上師稍微看一下,我雖然沒有時間看,但是我也大概用三十秒鐘看一下。為什麼這樣?上師講過的話不喜歡重覆,我有這個習慣。所以,你們前一陣子去龍樹會館聽十次,每一次都不同嘛!我每一次講的都不一樣,同一個主題但是每一次講的都不一樣。哦!對!你們有些台語聽不懂,每次聽都一樣!實際上,我是很盡責任在講的人。普通講過的我不重覆,我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表達,沒有感觸的話我也不講。沒有感觸,講出來就等於是在應酬,沒有意思。人講話要從心媮縞X來,至少,我是這樣的情形。所以,講過的我不想再講。好!那你們現在有些是第三次才來,第一次、第二次我都講過了,好,那現在我不從第一次、第二次講,就不曉得要從什麼地方講給你們聽,會有這樣的情形。好,我還是綜合性談一次。

  我覺得我們要學佛,先把佛撇一邊,先不要學佛,要先學做人。這個,我雖然是現在想的,但是我相信跟我過去所說的都默契,我認為人不要想學佛,人要先想學做人,把人先做好是最重要的,因為你是人嘛,你要先把人的本份做好。然後,再昇華人的品質,人的心靈境界,使人的心靈愈來愈成熟,人的心靈愈來愈寂靜,人成即佛成啦!人做得很好,很自然而然就變成聖人;人做得很好,很自然而然就成佛。我們一下子要學佛,不好學,而且有時候會變成邯鄲學步。什麼叫「邯鄲學步」?古時候有一個人,他聽說邯鄲國的人走路很好看,大概邯鄲國的人走路這樣輕飄飄的,因為邯鄲國的人走路很好看,所以他就去邯鄲國去學走路,結果過了幾年以後,用爬的回來了。為什麼?他那個輕飄飄的也沒學成,本來走路的方法也忘了,結果就用爬的回來了。意思就是說,我們學佛的人不要學佛沒學成,結果連做人也忘了,就好像「邯鄲學步」一樣,用爬的回來了。結果堨~都不是人。佛也沒學成功,做人也不會做,這樣就不對了!

  所以,佛就好像三千公尺的高山,做人就好像一千公尺,我想,佛要怎麼學不曉得?沒關係!我告訴你,你先爬到一千公尺,爬到一千公尺之後,至少,那個地方空氣很新鮮。你就是好好做一個人,都可以安身立命,逍遙過一輩子了。如果到時候你覺得,有菩提悲願,要成佛,那也是從一千零一公尺開始爬。絕對不是還要再下山,然後才開始爬,不是!所以,我們現在一般人都是在平地,要先把人做好,培養一個健全的人格,培養一個堂堂正正的人格,並不是說我們是人,就一定會做人,不是這樣簡單,做人的學問很大,上師今天才叫現代禪的指導老師來這婼|,叫來罵是一個,在電話中罵出去是三個,今天總共破口大罵四個人。罵什麼?罵人格不成熟,罵不知道好好做人。人哪!不是人就會做人耶!同樣的意思,比如說一般的朋友,不是說你是人家的朋友,你就很會做人家的朋友,也不是說你是人家的太太,你就很會做太太,也不是說你是人家的老公,你就很會做老公,不是這樣!那只是你有那個資格做人家的老公而已,不是就很會做老公。你只是有做人的資格,不是很會做人。很會做人,那個要學。你結婚以後,只是有那個資格做人家的太太,或有那個資格當人家的先生,但是,那個不是天生就能夠把把先生的角色做得很好,把太太的角色做得很好。就好像做人家的兒子,有資格做人家的兒子,不一定兒子做得很好耶,那個都要學習,學習做好你的本分,那就是做人的道理。那要經過一番的學習。

  我認為,學佛先把佛祖放一邊,台語說「第一顧腹肚,第二顧佛祖」,這個對!如果說,「第一顧佛祖,第二顧腹肚」,啊!那就不懂事了。崔媽媽聽得懂這個台語?我翻譯一下:第一個要顧肚子,第二個才顧佛祖,這個才是正常人,平常人。如果說,我第一顧佛祖,第二才來顧肚子,那個就是不正常。現實問題要先解決,所以要在現實生活當中學佛,如何把現實的事情處理得好,處理得有情有義,處理得適當,處理得和諧,處理得成熟,這個就是佛嘛!所以,並不是離開現實生活,另外有一個佛可學。以前六祖慧能大師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猶如尋兔角。」就是這樣的情形,換句話說,學佛要在世間學。每個人做什麼要像什麼。這是第一。光做人就要學很久了。

  好,那怎麼做人?我覺得做人要有古人風。古人風!什麼是古人風,我想也不需要太多做說明,你們應該都了解,大致上就是明理尚義,守信重諾,觀功不觀過,惜情念恩,果敢受苦,堪任難事,質直心柔軟,大概都是這些美德,這些都是古人風格,古人的風範。這些要做到,做這一些,可能一般的社會人士會覺得你笨笨的,會覺得你這樣未免太忠厚老實了,不過倒也無所謂,我們做人要做給真正的大善知識來欣賞,真正做給知音的人來了解就好了,做人並不是要做給社會上每一個人都喜歡我們,每一個人都認可我們,那沒辦法。我們做人要向古人學習,做人只要得到君子仁人,有修養、有修行的人的肯定,那個比讓一般人讚美還重要,所以有德行的人比較孤獨,所以抱道自重、守道自重、守身如玉。這種抱道自重的人本身就比較孤獨,比較寂寞。但是,自古聖賢皆寂寞,這也是必然的。所以,要好好做人,要好好做人就要向古人效法,要學習古人。人是現代人,但是他的風骨,他的心地是古人的風骨。不要跟社會學習,現代的社會很亂,現代的社會很膚淺。我請明音師父寫一個標語說:「當今亂世,社會瀰漫膚淺庸俗、無慚無愧的文化,佛弟子此刻更應該堅持正覺,棲守孤寂,做一個有節有骨的人。」

  假如能夠好好做人,並且有古人的風範,這樣的話,即使學佛沒有成功,其實也已經很了不起了。這樣的人我底下再告訴他一個方法,我想他就可以安心了,就是好好念佛,念佛是最好的,念佛是很重要的。上師鼓勵你們念佛,我自己也是念佛!我上次有講,當自己念佛,心中有佛的時候,世界一切都是好的,世間一切的遭遇,一切的際遇,都是滿足、甘心、甘願。就會變成這樣,要念佛!

  好好做人,做人要向古人學習,古人風,我在第一次共修的時候有提到,就是要「真心、直心、一心、無心」。古人一定都是真心的,古人一定都是直心的,有話都直講,有話沒有講,就是心中沒有事。除此之外,上師鼓勵你們要念佛,念佛是最妥當的修行法門,你如果好好地念,如果發出離心念佛的話,發出離心念佛的意思是看破世間。你不再有年輕的心了。上次有來的人,上師說年輕的心你們懂意思吧?不再有年輕的心來念佛,那一定當生、即生,自知自覺自作證,解脫自在無礙,自己會知道。那個如果往生淨土,一定是上品上生。剛剛到的時候立即就證得無生法忍,剛剛到的時候就看到阿彌陀佛,立即成為果地菩薩,上品上生!如果沒辦法發出離心來念佛,最起碼好好做人來念佛,這樣最起碼也是中品上生。好好地做人,有節有骨的一個人格者,以這樣的人格者來念佛,最起碼也能夠中品上生。

  所以,上師鼓勵你們要好好做人就好了,好好做人,再來就是念佛,念佛是最妥當的法門了。念佛不是念多跟少的問題,念佛不在多,在虔誠,很虔誠、很真心地念佛。就好像說,你叫一個朋友,你如果不是很真心地懷念你這個朋友,你經常跟這個朋友講,經常喊他的名字,經常叫他喊他,你這個朋友當然對你也會不錯,但是可能不及一個很真誠地只喊一次而已。我的意思是說,你不是很虔誠的,你念一個朋友,念一百次,不及一個很真心的朋友念一次而已。我想,人家會感受到你的真誠,你的誠意不是次數來表達的,是真心。阿彌陀佛,佛陀是那麼偉大的聖者,你心埵b想什麼,他當然都知道,他馬上能夠感受到了嘛!所以,不是念多念少的問題,是誠懇,是真正的「至心信樂,欲生彼國」啦!真正的想說,「唉!人生很快就過去了,我的理想,我的皈依處,不是在人間的什麼地方,我的皈依處是在彌陀淨土。」你自己真正有那顆心,早晚有空的時候,念一句,一句也可以,十句也可以,「南無阿彌陀佛」!這樣就到了。就是這樣!

  其他的情形,上師鼓勵你們,既然禪瑄師父跟你們有緣,有疑要問師父,而且不要怕師父累倒,你有空就來找他,有困難就跟他說,他既然要當你的師父,他就要負責你的一切,你的一切生老病死,他統統要負責,生老病死統統負責才叫做師父。你就可以整個來糊他(台語),糊他你們聽得懂嗎?他如果沒有力氣,上師就會給他當靠山。你們不要怕!我們大家有緣認識,彼此都很有緣。但是你們既然已經來了,最好不要介紹別人來。別人各有因緣,但是一旦來了,一枝一葉都有緣。上師跟你們認識,不會敷衍了事。我現在還在惦念,你們姐妹不曉得哪一個,好像前一陣子還不舒服住院是不是?是你?我那時候還稍微擔心了一下,要不要緊?上師都還記得。你看,你跟上師認識見面不過一、二次而已,上師都會記得,都會懷念。誰好像生病了,我還問禪瑄師父最近他好了沒有?他說現在已經比較穩定,那我就比較放心了。不過我沒有忘啊!其實,我記憶力不好,我關心人家就會記得啦!你如果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大概問很多人都說,請問你貴姓?問好幾次,你跟我講過我還問好幾次,會忘了。但是事情我比較會記得,你的情況我比較會記得。所以,你們不要介紹別人來,不需要。但是一旦認識了,做師父的人就有責任要揹起你們全部的業障。你有問題統統問師父,包括一切的事情,喜、婚、喪、慶,統統要找師父,師父就是這樣,統統包辦!師父如果沒有能力,上師就會幫助他,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上師是這樣的心情。現代禪四、五百個弟子,上師忙就是這樣忙。可是你們不要擔心我的身體好不好,我自動調節,我現在能夠跟你們講,表示我身體還不錯啊!對不對?我身體不好的時候,通常都躺在堶情A不會跑出來了,跑出來了表示我還可以再講一陣子了,了解吧!不好,就再休息!

  今天有兩個指導老師來看上師,那是上師比較疼愛的弟子,知道上師最近身體比較不好,拿聽診器要來跟我聽診,我說,「你帶什麼?你只要帶來悠閒,我的病就好了。」帶來悠閒!所謂「悠閒」就是,你們要悠閒啦!你不要急急忙忙地來,急急忙忙地來我會被你感染。悠閒來就好了。然後,其中有一段話,他說,「上師骨頭都在痛,應該去看醫生。」我說,「沒空!有空就去看。」現在就是忙啊!我有感而發說,我這個腳即使被鋸斷,也無所謂,我不會惦念人是兩隻腳才正常,我覺得我一隻腳也很好過活。就好像,我不會惦念人一定170公分才好,我168就很好了。兩隻腳鋸斷也沒關係,人不是一定要兩隻腳,沒有兩隻腳我也很好,這還有一個頭啊!都很好。從零出發,凡是在眼前的都好,一切的遭遇、一切的境界都滿足,森羅萬象皆如來,沒有一件東西束縛你,也沒有一件東西傷害你。人受傷害、人受束縛,都是自尋煩惱,自己傷害自己啦!沒有人傷害你啦!人家傷害你,只是傷害腳,沒有傷害你啦!人家傷害是傷害你的臉皮,沒有傷害你的心,沒有!心都是自己傷害自己的。我不會這樣,現代禪的口訣我修得很不錯──從零出發。我是從零出發的人,凡是來到眼前的都好,現在才開始出生,現在才開始要出發。都好啦!

  人哪!你看我現在身體不好,其實我身價也很高你知道嗎?聽說有人在買腰子(腎臟),一個腰子三百萬,我還有兩顆腰子六百萬。多少人眼睛不舒服要去治療,可能要花上好幾百萬……等等,我眼睛還很好,你看,我這又多賺了好幾百萬了對不對?多好?這個身體這樣算一算,還算是億萬財產在身邊,明月對我微笑啊!空氣、陽光天天都為著我而生存,為著我而起來啊,不是這樣嗎?其實都平等啦!我說過,每個人都擁有山河大地,日月星宿,有錢人跟沒有錢人只是差幾億而已,都差不多啦!我一樣,台灣的台北到高雄隨我走,有錢沒錢都一樣可以從台北走到高雄,沒有錢也一樣可以享受陽光啊!你如果晚上想要享受陽光,你也沒辦法啊!我們身而為人,這叫「共業」,這是我們的「依報」,我們既然活在這堻ㄚ雃竟硈齱A真的,你要去想看看,今天如果你的鼻子長在頭上,你有億萬家產要幹什麼?沒有用,所以有錢、沒錢只是差幾億而已,幾仟萬而已啦!大家都差不多,同樣擁有這個地球,同樣擁有太陽、月亮。所以很好!看你會不會想而已,會想都很快樂,不會想的話,你會覺得這個麥克風怎麼這樣直直對著我?你不會想就覺得它好像衝著我而來,你如果會想,一切都剛剛好,都很好啦!所以這是觀念的問題。

  所以,上次談過,頂多是給你們一個榜樣吧!有人是這麼信仰佛教的,有人是這樣的安心的,這樣的甘願!這一點倒是蠻重要的,不要急於往前衝,有空的時候到國軍公墓,到六張犁公墓去走一走、散散步,走一圈,回來一下,你如果想一想,有一天你一樣要睡在那堙A有很多事情也不要太計較,也不要太認真,而且,註定的,他們也不用跟你爭取,反正他們大家在那邊靜靜等你,你就自動一定要去,你不去那邊,也一定要去另外一個地方,反正那個地方都有人在等你。所以,多跑幾趁公墓,可能你會稍微達觀一點。我們人大部分相當迴避死亡的一面,其實死亡是每一個人都會面臨的,而且什麼時候也不曉得。我那一天才跟崔媽媽講說,她年齡雖然比我大,可是其實,我們誰能夠再多活三十年,很難講哦!換句話說,三歲、三十歲,九十歲,明天,誰要先走都不曉得,所以,今天都剛剛好修行,今天都不早也不晚,都剛剛好、恰恰好修行。不要一直往前衝,年輕的心、年輕人哪,比較一直往前衝,總是感覺明天會更好。其實,明天的明天就是墳墓啦!明天的明天就是睡在荒塚一堆草沒了,那個是最後的明天。你不要一直想明天會更好,明天一直衝明天。慢一點,步伐放慢一點。

  以前有一個羅狀元,他有一首「羅狀元醒世詩」,其中有一句話說:「富貴欲求求不得,縱然求得又如何?」我們人哪,「刀磨恨不利,利而傷手指;財求恨不多,多而傷自己。」其實該來的總是會來,不該有的,來了,福禍很難講,福禍未卜啦!福禍很難講,有錢到底是幸或者不幸?很難說,沒有錢到底是幸或不幸,很難說。這個人不跟你相處,你硬要把他抓來,到底幸或不幸?很難說,這個人不走,你硬要把他攆走,到底幸或不幸?很難說啦!所以,有智慧的人皈依佛陀,世間的事情,隨順因緣,讓阿彌陀佛去安排,那是最妥當的,最好不要強作主宰。上師只是給你們一個榜樣,人可以這樣,勉勵你們可以這樣的。

  另外一點給你們鼓勵的是,要學到佛法,要真正地能夠皈依彌陀,真正的心堶惇v溢著佛法,要時常親近師父,要時常親近三寶。我看禪瑄師父身體還不錯,表示他還很清閒。我以前很強壯的,身體非常好。我看明音、禪瑄師父身體都不錯,你們可以來找他。不能人家叫你們不能來就不來了,那就很笨,人家當然是叫你們不要來,哪有醫生叫人家常來?當然說不要來,太辛苦了,不要來!反正你就是罵不走、打不跑,你就常常來,常常來他如果受不了他就跑了。本來就是應該這樣,你們要有求法之心,不要想說我來的話師父會怎樣?不要這樣想,要有虔誠的心,常常來,禪瑄師父忙,他有一些出家的徒弟呀,要弘法度眾生呀,慢慢他們也會有壓力,自己要自強不息,要充實呀!不然,師父這麼忙,他怎麼可以都在旁邊只是旁聽而已,只要有人來他都旁聽,總是也要講給人家聽呀。這樣才能夠學到完整的佛法。比方明出、明肅,常常在這媕隻ㄐA其實上師、禪瑄師父找他們來,目的還不是要他們幫忙而已,找他們幫忙是事實,尤其最近跟上師幫了很多文字工作,很多編輯、校稿的工作,可能我們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希望他們多多來親近道場、親近修行人,這個心情很重。所以,你們不要牽親帶故的找別人來就好了。可能禪瑄師父這邊有他的規矩,如果沒有特別找其他的人,我想既然你們今天會來,都應該是跟禪瑄師父有緣的,如果不然,今天晚上的共修不會讓你們參加,對不對?應該是這樣,這些都是比較親近的同修道友。既然來了,有疑就直接找師父問,師父不能解決你們的問題,師父就會跟上師講,上師會找你們來談。儘管我的負荷已經快「一擺」(日語)了,可是你看我還是承包工程呀!同修很久沒來,我都會想,哪一個沒來!

  好!總而言之,第一,要好好做人,要顧肚子比較要緊,把現實生活先解決,在現實生活堶掛ヶ竣H,在現實生活堶惕滮H做得非常好,並且好好地念佛,這樣就是學佛。念佛不用念多,不是在比賽!哈哈!我看有人在念佛,念那個念珠,一圈一百零八顆,他說,我今天已經念佛幾圈了。而且,他念得很急「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有時候我看他怒髮衝冠的,好像很生氣!我看過一邊罵人,一邊剔念珠的,有人有這種功夫你知道嗎?他念珠一拿起來,已經到達無功用了,他可以一邊罵人,一邊念珠繼續剔哦!一顆一顆繼續剔,而且,剔到佛珠的時候,他還會調頭。哈哈!你們知道嗎?有一顆佛珠,他剔到那個地方不能越佛頭,就要再轉過來。罵人罵到剔到那個地方,就轉過來,還繼續罵。有這樣的。

  但是念佛不是這樣的,念佛不是求多。「南無阿彌陀佛!」真的很虔誠的一句,就感應到了!再來,就是要經常親近善知識,就這樣而已,上師就簡單跟你們講到這堙C有問題就問,沒有問題,上師就要進去用藥洗推拿腳,診治一下。有沒有問題?可能你們是不好意思問,沒有關係,以後有空的時候,你們先問禪瑄師父,他沒辦法回答,或是他有時候太忙了,或是你們的問題很嚴重,他就會推薦你們跟上師獨參。換句話說,他是門診部,我是住院部,分二診,我是二診醫師,他是初診醫師。大概可以這樣算吧!就這樣吧!祝你們都平平安安到公卿,這你們知道?上師說鄭板橋那個人非常慈悲,他有一首詩:「人皆生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但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你看這個人有沒有癡心夢想?而且很慈悲。這個情必近乎癡而後真,這個人,他很聰明的人,竟然他疼小孩子疼到癡了,癡心夢想,生兒愚且魯,就可以不用被聰明誤,而且平平安安又可以到公卿。我說他的感情就好像阿彌陀佛啊!統統不必修行,一樣可以到達!(麥克風發出怪音),好像有感應的樣子是不是?哈哈!統統不用修行,而且還可以到達極樂世界,你看,有沒有癡心夢想,很慈悲呀!惡人也可以往生呀!造十惡,造重業的眾生,念佛一樣可以往生,你看祖師的慈悲,彌陀的慈悲,鄭板橋這個人,我看應該可以理解彌陀的精神。這個感情,情必近乎癡而後真,真情近乎癡,鄭板橋就很癡,上師也很癡,所以希望有關你們的一切都很好。好!講到這堙I

  笑什麼?好!你們談,我進去了。大家保重。(眾答:上師保重!)會!會!我還有兩條腿!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 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