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輩子最幸福的事


第二講:年輕的心不懂無常

(李老師講於1993年4月24日)

   我們大家先合掌念開經偈:「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我今見聞得受持,願解如來真實義。」

  我們接著唱三皈依,上師唱一句你們跟著唱:「南無佛陀,南無達摩,南無僧伽。」請放掌!

  今天是我們這個地方第二次正式共修,上師看到有一些很久沒有看到的人,心堳黹矽部C你們都跟禪瑄師父學了一段時間了,也跟上師親近一段時間,也都知道上師的風格,沒什麼特別的話好說,平常心堶惆S有事,心堶惜]沒有任何的真理,就是這樣輕輕鬆鬆的。事情來就做,應該做的就做,應該領受的就領受,就是做而已,沒有什麼罣礙,沒有什麼掛念的事,偶而會想念遠方的友人,或是以前的老朋友,這個是會的。不過想念、懷念跟罣念不一樣。想念跟懷念,基本上是重感情,珍惜因緣的表現,罣念就是比較不安,比較擔心、害怕,害怕碰到什麼,或害怕失去什麼。這一些上師比較沒有,不是完全沒有,為什麼說不是完全沒有?有時候看到同修或看到有緣的人,知道他很痛苦,知道他最近有困難,但不曉得他怎麼了,上師也會擔心,也會罣念,不過這種罣念基本上有二個跟一般人也許比較不一樣吧!

  第一,我從來沒有為自己的事情罣念過,沒有,我沒有屬於自己的事情。像禪瑄師父吧!像美惠,你們在座有一些跟上師比較有事務性的接觸,可能就比較清楚,上師長期以來都沒有自己的事情,有的話就是罣念別人的事情,罣念同修的事,我沒有自己的事,這是第一點可能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第二點就是,上師的罣念是遇緣而起的,緣滅自然止息,什麼叫遇緣而起?想到就罣念了,比如說想到這個人最近不曉得怎麼樣,上師就會罣念說,他最近不曉得怎麼樣,上師會想念,這個想,等到我等一下又處理別的事情的時候,這個罣念就完全不見了,徹徹底底不見了。其他的事情處理完了,就是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可是偶而觸景又生情,又想起誰了,或者擔心起哪一個遠方的友人了,碰到這種因緣上師又罣念了,罣念還是一樣,事來則應,事過則化。因緣起則生,因緣散則滅。這是上師可能跟人家不一樣的地方。從這二項再細分下去,可能還可以分出第三項,跟一般人不一樣,就是我的罣念,我的擔心不會堅持。什麼叫我的罣念、我的擔心不會堅持呢?也就是說,比如說一個人我擔心他,懷念他,罣念他,但是他不聽我的勸,但我已經勸過他了,但是他還是不聽,這樣的情形,一次、二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到了不曉得第幾次的時候,我自動會止息了,我就再也不會勸他了,除非是下次他主動來找我了,如果不然我放得下,因為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四、五、六、七了,都勸不聽,那上師就停止了,這個人上師就不會繼續掛念他了。不掛念他那我的掛念放在哪堙H我就把掛念放給別人,我就把我的掛念去掛念別人了,沒有時間再掛念他了。這是一種情形,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屢勸不聽,那上師會放下。另外還有一種情形上師也會放下,就是知道你沒有能力幫助他。這個人雖然他有痛苦,他也很想聽你的話,可是你觀察因緣的結果,他的時機沒有成熟,而且你的能力沒辦法幫助他。這樣的情形,上師也會放下。打個比方來講,譬如說上師的同修道友堶情A有人負債好幾千萬,像這樣的情形,上師真的幫不上他,我會在其他方面關心他,錢財的那一部分我會止息。碰到的時候我會關心,但是我不會堅持一直想替人家解決這個問題,因為沒有能力。沒有能力,關心就好了,就放下了。但是就是會同情、悲憫,這些會有,但是罣念,因為罣念也沒有用,也應該要放下。

  剛才就是說,有時候會想念你們,懷念你們,偶而也會罣念你們,不曉得你們最近怎麼樣了。但是這些罣念跟一般人恐怕是不太一樣的,上師剛才有提到一點就是我跟別人可能不一樣的是,我從來沒有為自己的事情罣念,所以我身體不好,大部分都是人家告訴我的,就好像我在打坐,人家說上師你剛才在修什麼禪定?我說我不曉得,你現在一講,我才知道我剛才是坐那麼久了嗎?大概也是這樣的情形,生活上大致上也是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過生活。不曉得你們知不知道什麼叫「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這個是布袋戲的口白啦!上師小時候,五、六、七、八歲的時候,那個時候還住在鄉下的山上,石碇鄉,小時候就是很喜歡看布袋戲,每次布袋戲都演到十一點或十點半,鄉下的人或甚至二十五年前,三十年前的人,普通都很早睡的,鄉下差不多都是八點就準備要上床睡覺了,八點半還沒睡覺,人家就說你怎麼這麼晚還在賴賴趖啊!鄉下都是這樣的,但是布袋戲都是演到十點半、十一點,那時候我爸爸在做礦工,礦工都做得很晚才回來,九點、十點才回來。但是我布袋戲都是看到十點半、十一點。所以每次回來都被我父親,他用台語講說:「戲好看哦!趴下!」就像做仰臥起坐那樣,但是就只是趴著,然後他就一邊睡覺,一邊聽廣播電台。

  由於布袋戲的「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上師也一下子回想起小時候的事情,人生,真的好像一場夢一樣,這樣一想就是三十年前的故事了。我想比如崔媽媽可能一想就是六十年前的事。一個念頭就是六十年,你們想看看,我是一個念頭三十年,你們可能一個念頭四十年,這個孫悟空很厲害,超越時空,人生真的是一場夢,上次上師有講說,我之所以跟別人不一樣,是因為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我深刻的感受到人間的一切的一切的事情都是有為法,什麼叫「有為法呢」?有為法就是造作而來的,有為法就是說是由很多人刻意支撐而呈現的。這句話不知道你們聽懂不懂?應該也不難懂吧!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為法,就是被製造出來的,被支撐、被保護,被用某一種方式來維持這種均衡狀態,所有的事情都是這樣的,椅子也是這樣,桌子也是這樣,這個桌子能夠離開地板一尺多,是因為有四隻腳支撐著,這個花也是一樣,這個花能夠這樣漂亮,是因為這個根這個莖相當堅固,所以能夠承受那個花蕊,它不會掉下去,一切都有東西支撐。像我們的麥克風這樣講,那邊有辦法錄音,大家有擴音器產生回音,……等等,這一些都有原因的,有某一種原理,某一種條件,某一種過程,某一種步驟,某一種方式使它用這種方式呈現的,所有這一切的東西,在佛教來講叫「有為法」。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就是上師第二個跟別人不同的地方,就是一來發現人間一切的事情都是有為法,二來深刻地感觸所有一切的有為法都是夢幻泡影,都是一場空。

  當然,年輕的心是沒辦法體會世事無常,年輕的心對這個人間、世界,還有太多的期待跟希望,恐怕比較沒辦法體會釋迦牟尼佛這個四句偈。剛才上師講的這個叫四句偈,四句的偈頌。叫做「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佛陀曾經說,如果有人對這四句偈,能夠憶念不忘,信受奉行,其人的功德福慧,如同恆河沙數,不可限量。這個人他的福報,像河邊的沙那樣的多、那樣的多,數不盡的廣大,就光體會這個偈頌而已。講到這堙A我才發現可能我的功德是很大的樣子,我是先感觸人間一切都是有為法,一切有為法都是夢幻泡影,那麼才想到佛陀也講過這樣的一句話,佛陀說,人能夠了解這句話,那個人是最幸運的人。上師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我在很多場合,跟很多不同的同修道友,都忍不住告訴他們說,你們好可憐,這世間上師最幸福了,你們都背著很多的心事,背著很多的包袱在走路,上師的心都在三寶堶情C所以,幸福感洋溢著通身內外。剛才我提到說,年輕的心比較沒辦法體會。

  年輕的心是什麼意思?不是指年紀大或者年紀小的問題,年輕的心就是指他這個心還沒有死心的人,叫年輕的心,對世間還不死心,叫年輕的心。年輕的心充滿活力,那個活力就是染著力、執著力、貪力,抓、追、著、取、執,這一切都是表現活力的心。為什麼說年輕的心體會不到?因為年輕的心要抓住世間,所以我們俗話講說,「因為貪,所以看不到真相。」我們因為太喜歡我們想要的東西了,所以我們沒辦法很清楚看到我們所要的東西它到底是什麼東西?沒辦法了解。以前虛雲老和尚活到一百二十歲,還繼續在修行,虛雲老和尚他經歷過幾個皇帝?他是清朝末年的人,他眼睛不曉得看過幾個皇帝,上師並沒有把歷史記得很清楚,總之他經歷過好幾個皇帝,他在老年,一百一十幾歲的時候,講了一首偈頌,他說:「坐閱三朝五帝,不覺滄桑幾度,歷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白話文的意思是說,他坐著冷眼旁觀,經過三個朝代,五個皇帝,不是他故意要感覺的,是忍不住地感慨說:滄海桑田,變化太快了。一切在變,他在經歷一百多歲的人生堶情A他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事情,他經歷過自己的身家,經歷過親朋好友的身家,經歷過同修眷屬的身家,都看到他們經歷了生老病死,他本身也受過九磨十難,吃過很多苦頭,他徹底感覺世事無常,什麼叫世事無常?世事無常是說這個人間,這世事的一切可以讓你愛惜,可以讓你珍惜,但是你不能把它當作依靠,你不能皈依金錢。可以皈依佛陀,不能皈依金錢;可以皈依法,緣起法、本地風光,但是不能皈依身分地位;可以皈依修行人,而不能皈依親朋好友。親朋好友、聲望地位,金錢、財富,這些東西都應該惜福跟珍惜它,愛護它,但是不應該也不可以當作人生的皈依處。這個就是了知世事無常,不可皈依。

  可是我們一般年輕的心是不會死心的啦!我們一般年輕的心是要碰到棺材才流淚,然後,碰到棺材流淚三天、三個月,然後,那個心又活起來了,他不會死心,年輕的心不會死心,一直跟著社會的潮流,一直跟著整個人類的共業一直往前衝,而沒有想到自己是空虛的群眾之一,群眾堶悸漫t獨的自己。大家都往前衝,可是每個人都是保護自己,沒有人真正關心別人,沒有人真正愛護別人的,眾生的心、年輕的心的特色是這樣的,愛護別人、關心別人,目的也是為了要愛護自己,目的也是為了自己,只是把愛護別人、關心別人當作一種包裝,來包裝著年輕的心而已。人類很難得真正無我、無私的,沒有條件、沒有目的的愛一個人。據佛經所說,最接近這種境界的,聽說是母愛,母性的愛比較有辦法,最接近無我、無私。一切只希望他的兒女好,甚至有的母親很慈悲的,只要他的兒女好,把他拋棄了,他也歡喜,有這種慈愛的母親。其實,這個是可以體會的,這個是最接近菩薩的心腸的。比如說基督教,還有一些宗教,都把上帝的愛,或神的愛,用父母親的心情來比喻、形容上帝的愛,所以他很接近。除此之外,人間很少碰到那一種真正的愛別人,真正的關心別人的。所以,人在這個世界上,其實蠻寂寞、蠻孤獨的,在整個時代的潮流,社會巨大的齒輪之下,身不由己地跟著時代在走,忘了時代會往前衝,是有時代的整個潮流,有時代的整個因緣背景,因緣錯綜複雜,不是自己能夠挽回的,可是雖然不是自己能夠挽回的,自己也不能跟著時代一直往前衝,應該冷靜下來,稍微想一下,自己真正要的,難道是時代所指引的方向嗎?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有時候應該要稍微反省一下,才不會迷失。

  為什麼年輕的心比較體會不到?因為年輕的心,他把這個世界看得太美好了,他也把他的身體看得好像是金剛不壞之身一樣,其實世界沒有他想像的好,身體比他想像的更脆弱,人類也比他想像的更醜陋、更無情。可是年輕的心,因為他只想要得到眼前的目標,他忘了反省,忘了仔細稍微想一下。他要經歷很多年,經歷二、三十年以後,經歷三、五十年以後,慢慢地,許多事情他都經歷過了,然後年齡也到了一個地步了,他才想到說:啊!我今天所體會的,原來古人統統說過了,原來古人所說的,我今天才終於相信,我今天終於才體會得到!少年的心、年輕的心體會不到,也死不了心,也不甘心、不甘願,所以,當他了解、當他明白,甘心、甘願的時候,已經經過三、四十年了。

  那麼,佛陀是什麼?佛陀就是一個覺行圓滿聖者,他在二十九歲的時候,就立志要追求菩提道,他三十五歲的時候就覺悟了。他在三十五歲的時候,就好像是一百二十歲的老人了,他心理年齡已經到達一百二十歲的老年人了,所以他三十五歲的時候就開始講經說法,奉勸世人不要一直把他的依靠放在那些有為法,放在那些事物的上面,那些事物不是不好,要珍惜,要愛惜。但是不要執著,不要把它當作是最重要的東西。最起碼,感情絕對比它重要;最起碼親情一定比它重要;最起碼健康的身體一定比它重要;最起碼悠閒的情趣一定比它重要;最起碼會判斷的智慧一定比它重要;最起碼助人的善良的心一定比它重要。不是說它不好,不是說不需要它,不是!而是說不要把它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事來追求,比它重要的還有很多。不要等到很久之後才發現、才了解這個道理,那代價太大了。所以佛陀三十五歲的時候,就奉勸人家這樣的道理,一直講經說法到八十歲才圓寂涅槃。

  其實人生啊,一般人比較不會去反省到這一點,由於人類五十億的人口堶接握j部分都是一般人,修行人比較少,佛菩薩的弟子比較少,所以,整體的人類來講,比較缺少去反省「人的命運到底是什麼」?其實佛經那些菩薩們曾經做過很多的比喻,來提醒世人,說人的命運就好像一頭牛一樣,被人家要拖到屠宰場去剖開心肝、斷頭,是這樣的!我年紀小的時候,住在鄉下,我們鄉下有一個屠宰場,在殺豬、殺牛的地方,我那個時候大概三歲或者四歲吧!應該沒有超過五歲,還有一幕我還記得很清楚,殺牛啊,就是一個木板挖四個坑洞,底下是一個大的坑洞,讓牛四隻腳統統栽到那四個洞,那個腳怎麼跑都跑不掉,殺的場面我已經忘記,但是我特別印象深刻的是,那個牛的眼淚比彈珠還大,比小孩子在玩的彈珠還大,我年輕的時候常常比,牛的眼淚是這麼大的,那個一顆一顆如果滴到臉盆都叮叮咚咚的,很大!牛會哭,但是牛不會跑,所以我們台灣人說,牛知死不知跑。牠知道人家要殺牠,但是牠跑不掉。牠不會跑,牠不會抵抗,但是牠知道已經要死了。那個佛經說人類的命運就像牛一樣,我們已經在路途上了,什麼時候人家要殺我們,我們不曉得,可是已經註定把牠拖到屠宰場去了。又說,人類的命運好像什麼?好像萬丈懸崖,幾千由旬,印度所謂的由旬,好像幾千或幾百尺,這我們不曉得,就是由幾千由旬的地方被推下來,掉到山谷下,當然是碎骨分屍的,變成連骨頭也找不到,變成統統化為骨灰。就好像被推下來,我們現在已經往地上在掉,從上面開始推到下面,福報比較長的一百二十年,一百二十年一定到。有的身體比較重的,好像二、三十年就到了。佛經說我們人類每一個人統統已經在競賽了,大家在比賽看誰跑得最快。大家統統一下子被推下去了,從幾千由旬的高山上被推下來,大家都一直往下了。然後,佛陀說,有一種人他不曉得危險,他就是掉到半路上的時候,有一條籐子,他就趕快把它抓起來,那個藤子就是佛法,要保護他往上爬,離開那個險境,不用到達地獄谷。然後,那個人怎麼樣呢?那個人他就抓著藤,然後看到旁邊有一顆草莓,然後就去抓,抓來放到嘴巴說:「好好吃哦!」結果就掉下去了。我們的命運是註定像那麼險境,可是我們還一直在跟人家計較,我們還一直把我們的心寄託在這人世上的一切,你想,這人世上的一切,到底最後什麼東西可以讓你帶走呢?

  以前有一個電影叫「鱷魚先生」,那是洋片,故事的劇情我已經忘了,我只記得最後鱷魚先生講了一句話,他說:「你們都說這個山是你們的,可是你們死掉的時候,山還在啊,到底誰是誰的?」他約略講了這麼一句話,大家都說這一座山是他的,問題是,你還沒出生的時候,山就在那堣F,你死掉的時候,山還在那堙A那請問山是誰的?是山是你的,還是你是屬於大自然的?我們人也是這樣的情形,我們一直以為我們能夠擁有什麼,你能夠把握什麼,可是事實上,最後什麼東西能夠讓你帶著走呢?你能夠帶什麼到墳墓堶悼h呢?事實上墳墓堶惇O什麼東西呢?其實最後就是一個屍體嘛!骨頭嘛!骨灰嘛!化為塵土嘛!你能夠帶走什麼?這一條路是每一個人最後都必然會到達的,而且,這個絕對沒有例外。可是為什麼年輕的心還是一直要去攀爬,摘那一顆草莓呢?而不會利用僅有的這麼一條藤子,趕快尋求不死之道呢?尋求涅槃解脫之道。今天假如在座的你們比起以前釋迦牟尼佛,比起歷史上許許多多的那些富貴榮華的人更尊崇的話,那麼或者說,你們會像彭祖活了七、八百歲,或者你們富甲天下,為萬人之尊,如果這樣,你們假如不修行的話,也許還有你們的道理,可是事實上,你看比我們富貴騰達的人,比我們更有學問,比我們更有地位的人,那麼多人他都看得破了,那麼多人他都想修行了,我們一般的平民百姓,我們有什麼特別值得我們放不下,而不敢來修行的呢?況且修行不需要放棄什麼,他只是告訴你不要執著而已。

  人間就是這樣的無常,嚴格來講,修行成功不成功,成就與否,其實都在你那一顆心,就問你自己就知道了。如果一個人他真正在內心,感覺到說,我不能把我的皈依處擺在這世間的一切事物上,這一切的一切,終有一天會永遠離開我的,我絕對沒辦法永遠擁有這一些。我要把我最後的信仰,最後的依靠,放在三寶,放在佛陀,放在阿彌陀佛的身上。其實,當一個人真正發這樣的念頭,哪怕是一念而已,其實都註定往生,那個人其實初發心即成正覺,他剛發心的時候,就註定日後一定成就正等正覺。反過來講,如果我們這個心,我們一直把人間、人世上的一切當作我們最重要的東西,我們把這世上的名利,把世上的地位,這世間擁有的這一切認為是人間最重要的,所謂「愛不重不生娑婆」,那個貪執的心,包括佛陀要把你帶走,你都不願意跟他去的。你還是要在這堙A因為這堣騆好。所以世間是根據各自的願望,世間是根據各自的意志,世間是根據各自的業來造成的。你心中有佛,你自然而然佛陀與你同在,你心中只有這世間的一切,當然,你也一定生生世世永遠會跟這一切在一起,還是一樣的。所以,嚴格來講,學佛修行都只是問自己,問自己有沒有真正的死了世俗之心,有沒有真正的發起出離心,發起菩提心。而這個發心,不用多,發心就是一念就可以了,一念而已啦!

  每次都是這樣,不曉得要講什麼,可是都講了很多。我有幾個心情,說給大家聽。第一,其實我平常我不勸人家修行的,平常我也不勸人家學佛的,信佛、學佛、修行、修禪等等,平常我都不勸人家的。所謂平常是什麼意思?是指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會這樣的。為什麼?因為我也是被救的人,我也是被佛陀救的人。救眾生是三寶的責任,救眾生是佛菩薩的責任,我只是信佛、信菩薩而已,眾生應該由佛菩薩去度,我是信佛的人,信菩薩的人,感覺自己很無知,感覺自己很卑微,很渺小。卑微、渺小的具體事例、具體內容且不說,說無知的部分。以前蘇格拉底說,他只知道一件事,就是知道自己一切都不知道。上師曾經大大地讚歎蘇格拉底這句話,其實,今天也還是讚歎他,我覺得這句話也相當地描述我的心情,也許你們會覺得說,上師你修行很不錯啊,上師應該懂很多不是嗎?有一天,你們如果慢慢地信佛,信佛菩薩信到一個地步以後,你們也許就會了解我的心情。我們愈皈依佛陀,很自然而然愈覺得自己很卑微渺小,愈看破世間,愈覺得自己很微弱,愈了解、愈感覺宇宙的無量與無邊,愈覺得自己非常的無知。

  我們今天所知道的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我們創覺的,都不是我們自己創造、自己發現的。都是人家告訴我們的,都是佛菩薩告訴我們的,我們只能信仰而已,我們只能相信而已。所以嚴格來講,我感覺是這樣,即使是解脫者,即使是阿羅漢,也頂多可以說他是一個信佛的人,即使是阿羅漢頂多也只是一個信佛的人而已。很相信佛陀的人,真正相信佛陀的人。除了相信佛陀、皈依佛陀之外,其他的一切其實他都是不曉得的,如果有的話,還是屬於傳述佛陀的旨意,傳述佛菩薩的話,那麼這樣一個渺小的人,這樣一個無知的人,憑什麼度眾生?有什麼能力好度眾生呢?有什麼能力好有法可與人?你又不是佛陀,佛陀才有法可與人啊!我們又不是佛陀,我們是信仰佛的人,皈依佛陀的人,我們怎麼有能力來救別人呢?所以,一般的情形,我感覺自己非常卑微,佛教界有人說上師是一個很謙卑的人。這一位學者也算是相當了解我,他說,如果只了解李元松是很謙卑,那就是不了解李元松,他說,李元松雖然很謙卑,但是他在謙卑當中,有自肯自得的一部分。順便說一句讓你們高興,因為人家讚美上師,你們應該也會高興吧!這位學者說,「我不曉得他是不是阿羅漢,但是我知道他是一個很惜情念恩,很有俠義情懷的人。」他用四個字形容上師是一個「明理尚義」,很講道理,很尊重義理的人,可是他是不是阿羅漢,我也不曉得。但是他說,我就是覺得這樣一個明理尚義,這樣一個有俠義情懷的人,這樣一個謙卑又對自己有信心的人,他說他很願意跟我做忘年之交的朋友。這個當然是題外話啦!所以,如果有人問你們說,你們上師是怎麼樣一個人?你們或許可以跟他講說,「我們上師是很關心我們的人。」我想可以這樣講,但是不是阿羅漢,你們不曉得,對不對?但是是很關心人家的人,沒有為自己打算,沒有為自己操心過啦!我覺得身體不好的時候,都是明音師父自己去找醫生來看的,我都不曉得我身體不好,有醫生要看,反正你要看,不管你要怎麼看,我統統給你看,不管你開什麼藥,我統統吃。我就是這樣的情形。就是還是布袋戲所說的,「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我就是這樣在過一生,心中有佛,無限的溫暖,無限的安然。上師最近寫一句話,貼在那堙G「當我遇到不幸的時候,請不用替我悲傷,因為這是人生的平常事!」人生的平常事!所以,平常的時候,我不會勸人家學佛的,也不會勸人家修行,為什麼?自己覺得自己很渺小,很無知的心,已經太習慣了,變成個性的,甚至也不用再起心動念說,「我很無知」、「我是很卑微的人」,也都不用這樣起心動念,因為本來如此嘛!本來就是一個很無知的人,難道還要再自己說,我是一個人,我有兩條腿?這個就不用講了。那麼,我有一天會死,這個也不用再講了,也不用再提醒自己,因為本來就是這樣的事嘛!很卑微、很無知的。也因為這個已經變成個性,所以忘了,忘了這件事,變成個性,所以感覺佛陀與我同在,感覺自己已經徹底投入佛陀的懷抱堶情C所以生活中的一切,無論是順利的、不順利的,健康的還生病的,不管命運是怎麼樣,我都接納,我都很滿足,因為有了祂,有了佛陀,我一切都滿足。有這樣的情形,沒有說法度眾生的心,沒有說法度眾生的念,沒有說法度眾生的我慢。沒有!只是什麼?只是很平凡的,就是這樣地在生活。

  那什麼樣的情形會說法呢?就是看到你們,你們來這媕雩茪ㄛO要來聽布袋戲,對不對?來就是要來聽法,然後,就是講一些我以前從三寶得到的啟發,我自己真的有感受的一些話,講給你們聽。雖然,有時候以社會的人能夠了解的方式來講,說這是經驗主義,這是親證的。親證的跟信仰某一句話而有所感受,對佛陀的某一句話有感受的那一種信仰,跟經驗主義的親證,其實是相同的心情,不同的表達方式而已,還是一樣,信仰佛陀的心情。所以就是因為你們有人要求,就講一些自己有感受的話,來給你們參考,來跟你們分享。這是比較會說法的一種情形。第二種情形是,明白地看出你們已經在痛苦了,痛苦的原因當然絕對來自渴愛,一切痛苦都來自年輕的心。當一個人已經徹底對人間死了心的人,世間沒有什麼事能夠傷害他。沒有什麼事情能夠傷害得了死了心的人,因為我說的:「當我遇到不幸的時候,請不要替我悲傷,因為這一切早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人生本來就是這樣。」不僅是我而已,過去的佛菩薩、佛陀,也一樣要圓寂,他也一樣,他的五蘊之身,他的臭皮囊,也一樣要化為一堆白骨嘛!這個是人類的共業,這個是我們的宿命,要緊的是精神,要緊的是本性,有時候佛教來講是講「神識」,民間通俗的信仰講就是「靈魂」,或者佛教又講叫「中陰身」。要緊的是這個神識清明,神識清明就是大明覺。一定是屬於年輕的心才會受到傷害。因為你痛苦了,才會援用佛經所說,菩薩所說的法告訴你說:「百年三更夢,富貴瓦上霜」,很快就過去了。你們在座大部分都是三十歲以上了吧!有的可能三十歲以下,有的大概只有二十歲左右而已。不過,沒關係,二十歲也好,三十歲、五十歲、六十歲、八十歲、一百歲,大家都不早也不晚。古人說,「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所以是看到有人苦才會講,不然我不會講。不講要幹什麼?不講就是皈依佛陀,就是做自己本分的事,這樣而已。所以,你們跟上師親近也好,跟禪瑄師父學習也好,都要了解,我們一同都是佛弟子,只是把佛菩薩所說過的,自己有感觸的部分說給大家聽,跟大家分享,如此而已。這是第二種會講的心情。

  還有一種心情,就是報恩的時候會講,感念恩情的時候會講,感念恩情的情形,比如說你們有座有幾位,龍樹會館,當時台中的十堂課每次都去聽,有的最少也去五次以上,事後上師才知道,原來你們聽不懂台語,聽不懂台語竟然去了十次、八次的,我知道以後真的是很感動,聽不懂還去?還那麼遠!那是一條很長的路啊!像上師搭車,一搭就頭就暈了,普通要搭一、二個小時的車,我就覺得是很大的苦差事。你們南來北往,每次都三、四、五個小時,連續五、六、七、八次,有的十次都到,上師覺得很過意不去。以及有一些瑣碎的事情的時候,你們都會來幫忙,也會讓上師激起應該要講一些什麼給你們聽吧!其實沒有我這個人的存在,也沒有所謂我的體驗,沒有!一切都只有三寶而已,一切都只有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上師就講到這塈a!總而言之,我勉勵大家,就是要皈依佛陀,皈依佛陀或皈依阿彌陀佛意思是一樣的,你們不要分這是爸爸的,那是媽媽的,他們都是同一家人,有時候稱南無阿彌陀佛,有時候稱南無佛陀,都是指偉大、無限慈悲、一切圓滿的覺者。跟你們講這一些,唯一想告訴你們說,世俗心要適可而止,不要完全全拋一片心,這樣的話恐怕以後會後悔,世間的事情,世間的一些好的東西要珍惜,但是不要執著,為什麼要珍惜?那是你的福報,你如果沒有福報的話,你沒辦法享用得到的,強求恐怕反遭不幸,你今天不是用勉強去奪取而來的,而能夠有這些受用,這表示有一些錯綜複雜的因緣的福報,這一些是你的福報,要珍惜,但比這些更重要的還有,上師剛剛有提到,友情、愛情、親情、學問、道德、智慧、個性,這一切可能都比金錢重要,所以要珍惜,不要執著。

  簡單地講,就是世俗心要適可而止,心中要有佛,只要心中有佛,不管你修什麼法,最後統統都是回歸到佛道,以眾生的立場來講,每一種法都不一樣,好像我這個法跟你那個法不一樣,你那個法跟他那種法又不一樣。其實從覺悟的立場來看,你們統統都是向上在發展的,就上面的人來看,你們都是一切百千法門,同歸方寸,你們一切統統都是回歸佛道。雖然,你們是多麼的不同,事實上,不同的只是表相,大家都是同樣歸依佛道,只要心中有佛,不管你做什麼,你只要心中有佛,照顧兒女、孝順父母,也是佛道,只要心中有佛,去救助雛妓,去幫助人家做一些環保運動,與人為善,助人,甚至默默做些好事,這些都是成佛之道,只要你心中有佛!反過來講,如果你世俗心太重,心中沒有佛的念頭,不管你是做什麼行業,甚至於乃至你是在寺廟、道觀、或者是在教會的神職人員,其實你也離開上帝,你也離開佛陀很遠了,不管你做什麼,心是最重要的。今天,上師的部分就先談到這堙A等一下讓禪瑄師父跟你們慢慢談,我們念回向偈。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 這輩子最幸福的事」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