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念上師


  上師(悟光金剛阿闍黎)竟然圓寂了。上師會圓寂,自己好像從來都沒想過。因為在心情上,上師恆常都在頂上──這麼親切、親近的上師,卻想見也永遠見不著了,這是我沒有預期、也沒有心理準備的事。

  真正在心情上感覺「上師永遠在頂上」,是對佛法生起決定的信心且創立現代禪之後。從創立現代禪開始,我認為自己對上師的一轉首一回眸,每一舉手投足,覺得才真正看得懂——或者說,才真正感到親切吧!

  上師的身教、言教,經由自己隨侍在側的經驗,以及旁人可信的轉述話語中,能讓我回憶訴說的非常多,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上師的神情。

  上師的神情,我覺得是人類透過修行所能達到最莊嚴的極致地步,那是毫無造作的「從容」「自在」「隨意」「無諍」,以及個性中自然流露的為教為人不疲憊的佛教情操。

  在我以前親近上師的時候,上師的眼神對我如同慈母一般,上師的言談舉止給我的示範是:人,應該如此這般「不在乎」「不理人」「沒有自卑」「沒有企圖」的過生活!

  上師圓寂了,上師十幾年前體力還好的時候,他抽煙吐霧的樣子,喝酒的表情,傾聽信徒們七嘴八舌東扯西扯的耐心和無所謂,以及臥病夜堻ㄙ旭_來接見弟子的訴苦……還有上師讓比丘穿西裝、讓比丘尼帶假髮,親自帶隊上基督教錫安山新約教派參觀的逸事……,一幕幕,影像都依然清晰。

  將近一個星期了,憶念上師仍舊讓我忍起即將奪眶而出的熱淚。

信佛人(2000.07.23)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推介信佛人部份文章」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