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禪宗門規矩》序


  大乘初興,菩薩僧團即普遍的存在於各種大乘經典中,成為廣大佛教徒的共同理想。早在一千七百年前,龍樹菩薩就有進一步實現它的心願,可惜壯志未酬,傳統教派的勢力還是根深蒂固的主導當時印度的佛教界——讓菩薩僧團的理想一直只停留在令人嚮往的層次。近一百年來,由於世界文明的進化,民智大開,先有歐美日本的現代佛教學者,以科學方法、學術研究方式探討佛教和佛學,在中國則有民初的楊仁山、歐陽竟無等居士倡導在家佛教;繼之,當代三藏法師印順導師,在其所著《妙雲集》當中,也不乏給予菩薩僧團理論的支持和鼓勵。

  自幼懷抱宗教理想的憧憬、歷經現代學術的啟蒙、長期浸習妙雲法海,自然也深受薰陶影響,故而當自己走過漫長摸索前進的路途後,內心自然萌發的是改革佛教,延續龍樹未竟的理想──於聲聞僧團之外,別創菩薩僧團。建立起不分在家出家、不以身相論僧寶的教團,有組織有計劃地將佛教般若空的思想和涅槃苦滅的經驗廣施於現代社會。而我們依之修道、據以維護教團清淨和實踐菩薩僧團理想的法律,則是「宗門規矩」。

  「宗門規矩」乃現代禪菩薩僧團的根本法律,原撰於一九八九年四月,當時師範的名稱沿用密教阿闍黎的稱謂,證量的位階則採用阿含的四向四果,一九九○年初,經藍吉富老師的賜教,先作修訂,改阿闍黎的稱謂為指導老師,四向四果的位階則改以詳列體驗的內容。之後,有感直指人心的口訣固然可助行者迅速獲得悟見,但真能淬煉人格道骨者,卻是百中難得一二;且鑑於僧團的發展,指導老師群逐漸無力兼管行政工作,故於一九九一年六月成立宗務委員會,並再度修訂師範資格及組織圖表,而成今日之《宗門規矩》。

  建立一個具民主議會精神、有組織有制度且內涵純粹為佛教的菩薩僧團,在台灣的佛教史上,現代禪應屬首創;唯正因它是一個創舉,許多法、律和制度無從仿效,外在的壓力不說,每逢困境,總賴自己更多的深思和摸索。在此等情況之下,若說菩薩僧團的建立,現代禪已經做了良好的示範,是不可能的。這不僅是教團組織的因素,人性的問題也是困難重重。曾於創教之初感慨地說:「眾生樂色受想行識、喜色受想行識,縱然說『我要修行』,又哪堹u能於五蘊生起厭離背捨之心?縱然說『和合僧團』,但真能革除我慢、揚棄主宰欲,隨順因緣無罣礙的,又有幾人呢?」事實上,此類感嘆即使在今日也還是存在著。但誠如印順導師所說:「佛法的復興,原本就不是一人的事,一天的事,本著啣石填海的精神,做到哪堙A哪奡N是完成。」行菩薩道的人,除非悲心不切,不然摩頂放踵為眾生之馬牛,豈非大乘行者本願;除非空義不明,不然眾生剛愎難馴,人間淨土的實現遙遙無期,又有何妨!

  現代禪僅履及菩薩道理想的一小分,在復興佛教的行列中只是一名小兵,唯願我們創建菩薩僧團的悲願,對普天下熱愛真理、共同實踐四聖諦、八正道、六度波羅蜜的教團或行人,能有些許肯定和鼓舞,並願現代禪弟子人人都能秉持無我和大悲的精神,雄健無畏、坦蕩無礙地出入人間。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信佛人 一九九一年七月一日於鹿谷閉關中心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 回序文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