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門一葉》序


    慾海浮沈名利爭
    石火光中寄此身
    紅塵情事揮不盡
    觀世不笑是癡人

  這是我從布袋戲看來的一首詩,戲堛漱H物一邊揮著羽扇,一邊吟唱著這首詩,而眼前的紛亂、生死攸關的危境宛若無物……,我很欣賞那種洒脫,也很喜歡詩中所蘊涵的哲理意境。

  人生哪,人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年歲漸增,時日越久,越不曉得該怎麼說、從何說起。我曾經視一切年齡長我者,乃至年齡相若甚或少我三兩歲的人(無論熟識、初次見面或媒體上看到的)皆為我師,我總以為每個人都各有優點,且習慣從他人的言行神情媥Е腄A盼能獲得一些啟示,以幫助自己發現無知,改革劣習。而很久以來,我關注致力的一直是人生的問題。人生是什麼?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到底該朝哪個方向走去?這些問題從小就吸引著我,隨著日子的累積,心靈的增長,倍覺這問題的嚴肅重要。

  一個人生在這世上,如果只是追求功名財富,重視的只是家庭事業、養兒育女,或者兼而也顧及精神上的需要,也插花、也養鳥、也彈鋼琴,那麼跟高等的飛禽走獸其差別並不大,只在追求生理、心理滿足的形式和滿足的豐富程度不一樣,若就精神層次而言,殊屬同樣的本質。一個不知人生為何物、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的人,又好比患了失憶症的流浪漢,儘管會吃喝玩樂,仍舊保有原先的習性,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但是,他欠缺的是不知自己是誰,不知自己來自何方,也不知自己將歸何處。現實的人生豈不是如此?

  「黃山歸來不看嶽,五嶽歸來不看山」,不同的境況相同的道理,這幾年我也不再以一切世間人為師,原因是周遭的老少男女,無論他們的出身背景、學識名望、社會地位是怎樣的不得了,基本上他們所關心的還是在滿足個人身家的需要和慾望……當中雖或也有發自人類善良天性、出自赤子心所營造的道德行為,但整體而言並沒有脫離為滿足慾望而存在的獸性本質。隨著對百千眾生相的觀察,一次又一次地觀看人性的猙獰面目,再對照從少年時期就開始閱讀的佛經,我越發相信佛法的真理,覺得佛陀所揭示的人生才是顛撲不破的事實,內心緩緩生起堅定的信念:「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處,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
  佛教對人生的看法,據我的理解可作底下說明:

  一、人生不是突如其來的存在,它之所以以當前面貌呈現,乃源自過去世、現在世的集體共業和個別的業力所造成,儘管「三世輪迴」「因果業報」一般不是有三明六通的常人難以親身驗證,但這是因為他們普遍為情執偏見所蔽,以及心思散亂缺乏寂靜專注的念力所致,事實上輪迴再生、善惡報應乃自然界的事實。且不說需以現量般若慧或禪定引發的神通力方可徵驗的輪迴果報現象,即以肉眼感官可及的人生來說,人生的本質其實是充滿虛誑、誘騙、宛然、就好像真的有那樣的現象、有那麼一回事的重重無盡的假相。這重重無盡的假相,原本是可以透過佛法緣起論的學習,並加以理性思辯、客觀觀察一層層廓清勘破的,只是人們由於忙著追逐慾望的滿足,鮮少願意讓自己閒靜下來,聆聽佛法緣起的道理和省悟勘破的辦法,以致積習越久迷障越深,醉生夢死不自知。

  二、如果人純然只因為父母精血而誕生,人死後果真如燈滅煙散再也一無所有;如果芸芸眾生他們對世間的種種見解是確當無謬的,世間並不如佛所說乃因緣和合的虛誑假相,那麼應沒有「人生意義」的問題,人們一味追求慾望的滿足允稱務實的生活態度。可是無論根據諸多大修行者的證言,或是參考世上無數的靈異現象,以及客觀觀察佛法緣起的事理,並且回顧一下已走過的人生,生活的態度、人生的意義應不是可以這樣含混輕率的。

  三、正確的生活態度,明智的人生意義是什麼?那就是以「正覺」為人生目標的生活。正覺,是佛教為世人所揭櫫的最高解脫境界,也是古來佛弟子一致努力奮鬥的理想,其內容涵意是指正確不謬地覺察世間萬有本質的真相,並且身語行為乃至每一個起心動念都密契於這種覺察,分秒都無悖離於世間真相,恆常住於大樂、自在、寂靜的境界。當然,這種境界的達成,對絕大多數人言並不容易,原因在於人不覺察世間真相,過顛倒夢想的生活已久,加上人的心思散亂念想喧動,不僅內省觀照力微弱,不足以覺察瞬間生起的妄念群,更遑論對當中個別的妄念加以克制,同時又因為今人的生活型態忙碌緊張,且過度依賴物質所供給的娛悅快意,正如古人所說,「嗜慾深者天機淺」,耽於五慾之樂,使人神明混濁意志薄弱,也就無法鼓起勇氣再接再厲向偏見情執、無知業習挑戰。解決的辦法,簡單的說,首在降低對物質的依賴,然後學習打坐,讓心念閒靜下來,並且時常吟詠誦讀佛經,特別是演述緣起無自性空的阿含經、般若經;待定力增強了,緣起空義也熟悉了,接著才進行高級的禪修,二六時中行住坐臥恆修止觀。

  以上,大體是佛教對人生本質、人生意義以及人生走向的基本看法。

  由於我感到一般人對人生不是以輕忽的態度面對,便是畏視人生有如迷宮撲朔迷離,可是人生問題其實是不可以不面對的,正如前述所說,我們總不能像一個不知來處、不知去處,也不知身處何方的失憶漢,純是渾渾噩噩度日;其次所謂修行學佛,剋實而言,乃是以人生為參究主題,並努力研思從事超脫人性貪瞋癡之道的一連串活動,離開人生及其涵蓋的人心人性問題,不僅沒有佛可得,也沒有修行這回事。基於以上看法,我希望讀者能重視人生問題的省思,並對佛法的人生終極目標有一扼要的認識,因此我首先談述佛教的人生觀,這樣不僅表達我對讀者的一份誠懇勉言,況且也覺得《禪門一葉》純屬現代禪的宗門內事,倘若讀者具備上述的知識基礎,將較易瞭解佛教修行宗派的性格,對於書中所記錄著現代禪的教育、現代禪的發展,也較能觀微知著一葉知秋。

  本書彙集的文字,完全是我針對現代禪教團內部的人或事,不定期提出的訓勉感言,經公佈在現代禪各地共修會,藉以建立現代禪同修的共識,並作為同修修行學佛的參考。收錄的時間從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五日開始——這是現代禪在佛教界的發展正跨入平順之境而毅然決定關門潛修的前夕。

  在現代禪向教界發佈潛修消息的時候,我也在《現代禪月刊》第45期的專訪略述潛修的原因。簡單的說,最主要是因為現代禪教團膨脹的速度太快了,而益發顯露現代禪修行弘法和執事人才的不足,這與向來強調「先自淨其心而後化人」的現代禪的性格有著嚴重衝突,甚至會一步一步侵蝕最初創教的理想。由於教團內部存有許多人與事的問題,倘若一邊任其蓬勃發展,一邊意欲加以改革整治,勢必增加困難且容易引起無謂的是非,所以我主張「關起門來打」,讓教團在改革人事和培訓人才的過程中,不須投鼠忌器顧慮眾多。而隨後的潛修,三年後的今天再回顧當時的決定,應該是明智的,這點細心的讀者或可從內文看出其中的脈絡經緯。

  另外須要向讀者說明的,是有關本書書末所附錄的《現代禪宗門規矩》,「宗門規矩」是現代禪教團的根本法、根本律,是每一位現代禪教團成員所共同遵行的戒律和制度。除非特立獨行的個人或子孫道場,一個十方團體是不能沒有制度的,制度最公正公平,讓團體中的每一個人都不需揣摩或迎合他人的心意,而只要遵循制度的精神和原則行事,便可以心無旁騖一心修行辦道。原始佛教佛陀創立僧團的本意亦在「以法攝僧」,以制度和戒律統攝大眾,嘗自云:「我亦僧數,我不攝僧」,可見佛教的原始精神是重視戒律和制度的。時下有提倡佛教新時代運動者,由於強調心靈必須獲得絕對的自由,不願受任何權威偶像的宰制,而略有嫌惡制度宗派的傾向,我覺得這是對佛教僧團意義有所誤解。

  《現代禪宗門規矩》最早先撰寫於一九八九年四月,之後隨著現代禪教團的發展和演變,其間曾作五、六次的修訂,直到最近一次是一九九六年三月——而現代禪宗門規矩到此也幾乎健全如實。「健全」是指內中的戒律和制度明確扼要、簡易可行,且涵蓋現代禪宗派所有特色;「如實」是指戒律和制度誠實反映現代禪宗派的性格和理想,且為教團人人所實踐遵行著。對於現代禪教團在歷經八、九年的奮鬥努力,而有今日清淨僧團的雛形,我想應是現代禪所有同修共同感到光榮與欣慰的事。

  不過,我不敢掠前賢長輩之美,我必須再度提起我敬重的藍吉富老師。在一九九一年第三次修訂的《宗門規矩》序,以及一九九三年撰寫的〈創立現代禪五年的回憶〉二文,均曾提到現代禪創立初期,我得自藍老師的啟發很多,無論有關佛教史知識或台灣佛教現況的解析,以及現代禪角色的自我定位和應重視或不必在乎的事情……等等,都給我極大的指正和開導。尤其讓我永銘於心的是,在現代禪被傳統佛教誤解圍剿的時候,藍老師仍然秉持史學家的嶙峋風骨,對現代禪該貶者貶、該褒者褒——儘管這樣可能使他一併受到教界的疑慮和不諒解。多年後的今天,這是始終讓我感懷不忘的一段因緣。

  如果沒有藍老師,現代禪在錯誤的摸索中前進可能還要多上好幾年;如果沒有藍老師,現代禪宗門規矩可能會因最初跨出的錯誤第一步,使得達至健全如實之境還要慢上好幾年。雖然我和藍老師起因於拙著《我有明珠一顆》內中評論印順法師的部份,意見相左,而暫時中止交往已經三年半,但我的心情一如《昔日曾為梅花醉不歸》序末所說:「我很懷念過去在我人生每一個階段堬`深影響過我的良師益友,儘管世事無常、歲月催人,但依舊懷念昔日師友……。」

  「慾海浮沈名利爭,石火光中寄此身,紅塵情事揮不盡,觀世不笑是癡人。」謹以自己喜歡的這首詩,送與讀者分享。

信佛人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日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 回序文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