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曾為梅花醉不歸》序
——經驗主義的現代禪新版


  「昔日曾為梅花醉不歸……,如今但欲關門睡,一任梅花作雪飛。」這是我以前讀過而出處已忘的一首詩詞,原意記得是在描寫回憶佳人,而今用來自況這幾年成立現代禪、和許多學佛朋友法談之後的心情,覺得也格外親切。

  友人董雲霞曾說,「人生還沒有經歷過什麼浩蕩山河,就暮色掩至了……」而在我來說是,「有很多理想還在進行中,但我已看破了」;宣揚佛教、重振祖師道風、培育悲智雙運的修行人,以及建立有情有義的清淨教團……這些都是我曾經耗置全精神奮力以赴,乃至目前仍持續進行的事,只是信佛學佛增添了一些時日,自己覺得這些事的成或敗是不需要去操心的,人生一切的一切自有不可思議的法界安排,而我們能夠改變的看來很多其實很少。

  「風繼續吹,腳步依舊沒有停留」,唯一不同,是比以前輕鬆多了。

  本書原名「經驗主義的現代禪」,曾經兩版三刷,這次因增添三篇訪談,加上編輯部考量到原書名略嫌生硬,為了不使讀者誤以為本書艱澀難讀,所以另取了新的書名,唯仍在副標保留原書名方便舊讀者索引。另外,本書有一兩篇訪稿過去未經潤文,這次也在不影響原意的前提下稍作修潤,同時每篇訪稿也都重新訂定篇名,以上一併向讀者說明。

  最後,我很懷念過去在我人生每一個階段堬`深影響過我的良師益友,儘管世事無常、歲月催人,但依舊懷念昔日師友……。

信佛人 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廿一日於鹿谷居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序文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