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指人心


黃葉但止小兒啼

  今天能在這裡和大家討論禪的修行,感到十分高興。我曾在現代禪內部共修時,說到:「釋迦饒舌眉拖地,千聖不識達摩機」──釋迦佛祖非常「雞婆」,眉毛已經拖到地上了,但是千千萬萬的修行人卻依然不懂得「達摩機」。我說這句話時,有一位老同修應我一句話:「說起來,我也很歹命,活到這把年紀,還要以騙為業!」這一句話,大家千萬不要以為他真的在當騙子。所謂「起心動念競走奔馳,從來不離金剛體;大小顯密宗門教下,黃葉但止小兒啼。」一切諸佛菩薩所說,本來就是為度眾生而杜撰出的。其實「花是紅的、樹是綠的」這是多麼明顯的事實!要如何說呢?再說也是多餘。就好像要向他人解釋「我是人」這是很累的!──佛法遍一切處,涅槃從本以來就是涅槃,這要怎麼說呢?這是我來此的第一個心情。

  第二個心情是,今天有來自桃園的,有來自羅東的,也有來自高雄的……,大家專程來這裡聽講,我如果真有什麼體驗的話,必定呈心所見絕無保留。不過,一來禪無話可說,二來卻要滿大家的一片願……所以我只能儘量講,但說到那裡算到那裡。而假設我無話可說,暫時停下來時,你們如果有問題,可以隨時發問。古人說:「真言不美,要言不繁。」意思是說:真心的話,往往無法說得很好;而很重要的話,往往也只是幾句而已。在真與美之間,我選擇真,如果為了填充演講時的沈寂,而隨便說些無意義的話,我是不喜歡的。

教外別傳

  今天要講的主題是「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這句話的全文應該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在開講之前,我先從一個故事說起。傳說釋迦牟尼佛,有一天召集所有弟子,說有無上妙法要告訴他們。所有弟子於是聚集在靈鷲山,等待釋迦佛開講無上妙法。但釋迦佛卻靜坐很久都沒講話……之後,眼睛微張,突拿起一朵花,並將花輕輕地拈轉了一下;當時座下有一位迦葉尊者,望著佛陀微笑了一下。於是釋迦佛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今咐囑摩訶迦葉」--聽說禪就這樣傳下來了。

  當然,經現代佛教學者的研究,據說這則「拈花微笑」的故事,是禪宗後人的創作,並非史實。只是對修行者而言,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示。例如「孫悟空、豬八戒」的故事,歷史上是否真有這些人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內中所寓含的哲理──不管怎麼說,禪就在拈花微笑之間,傳下去了。

  接著我們談什麼是「教外別傳」?「教」就是教理,也可以說是經典;「教外」就是教理經典之外。何謂「別傳」?別傳就是教理經典之外,另有傳承、傳授的方法,合稱為「教外別傳」。學佛不是必須謹依經教嗎?怎麼會有教理經典之外的別傳呢?原來東漢末年安世高、支讖、支謙以及稍後的鳩摩羅什,他們這些大師為中國翻譯了很多很多的佛經,由於他們宏偉的貢獻,使中國大約在晉朝末年時,佛學教理便已相當盛行了,當時出現很多有真實證悟的人,並且也逐漸孕育出中國禪宗。

  這媔極說明,為什麼經典義學盛行以後,才有禪宗興起,並出現許多有修證的人呢?這首先表示佛經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佛經傳來中國,中國人要體驗禪是很難的。佛陀滅度之後,經典等同佛的法身,具有無比的重要性。但初學者研究經典,並不容易貫通經意,須待一段時間之後,才慢慢能在浩瀚經典中體得「了義教」。

  什麼是了義教?經典雖有很多,但實際上表達的義理只有幾句而已。孔子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同樣的,三藏經論雖然部帙繁多,但用一句話來說只是「無我智」或「無我悲」而已。不過,要確認這項精義,若沒有花費長時間的摸索、反覆思惟,是辦不到的。而倘能掌握這一大要,並以這個大要為修證的準繩,則能避免盲修瞎煉,且進入實修的階段。研習經典的重要性及意義,可說在於使我們掌握佛法大要,並根據佛法大要去修行。

  佛教初期,在漢土是沒有佛法的,只有孔孟、老莊之道;直到兩晉、隋唐佛學盛行了,才有大量的中國禪師出現。達摩祖師雖是西天印度人,但慧可、神光、僧璨、道信、弘忍、六祖,均是東土中原人。當時有修證經驗的人多了,於是自然產生「教外別傳」。為什麼呢?因為在這之前的修行,一定要以經典、義學為中心,假使一個人沒有浸習過《般若經》《法華經》《楞嚴經》《維摩詰經》《地藏經》《金剛三昧經》《金剛頂經》……則幾乎不可能會有開悟的一天──這情形我認為是沒錯的──但是當很多有修證的禪師出現之後,情形就不同了;除了傳統的聞般若正見、思般若正見、修般若正見、現證般若正見這一修道次第可以使人開悟之外,也有不必讀佛經不必研究義學,仍可開悟見性的方法了!

  釋迦佛祖滅度後,當然要以經典佛語為中心;但試問:佛祖在世時,佛祖會不會叫你去看經書呢?──應該不會!因為只要你對佛祖有信心,佛祖直接教你就可以了,釋迦佛在世時,正是以口傳面授來教的。而後來之所以變成以經典為中心,是絕對有必要的,因為佛祖已滅度了;可是到了隋唐,中國有很多禪師出現的這時候,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禪師也是覺悟者──佛!禪師固然可以繼續以經典來指導學人,但並不是除此之外別無他途,禪師是有能力和住世時的佛陀一樣,根據自己的經驗教導學人明心見性的──這叫「教外別傳」,也就是經典之外另有傳授第一義的法門。可惜的是,有些研究佛學的人常輕視修行者,認為既然沒有佛學素養,那有資格談修行呢?

  以前有位比丘尼,欲向六祖請教經意,六祖說「字我看不懂,你唸給我聽。」那位尼師便以不太相信的口吻說:「字既不懂,如何懂得義理呢?」六祖答道:「諸佛妙旨,非關文字。」不過不僅是古人曾有這種誤解,即使現在台灣都還有人存有這樣的誤解,認為修行必以研究教理哲學為基礎,否則根本不可能開悟。事實上,先研究教理哲學,繼之再來修行,當然是一條很穩當的路,但你不可偏執地說:「除了這條路,其餘的都不可能有成。」所謂「教外別傳」是說種田的人、挑蔥賣菜的人、不認識字的人均可修行──這才是來自靈山的福音。如果修行一定先得研究佛學,那麼對佛學沒有興趣,或者缺乏哲學細胞的人,解脫豈不是要等下輩子了!

不立文字

  「教外別傳、不立文字」是說超離經典之外,直接傳授的修證方法是不立文字的。為什麼?什麼叫不立文字?首先,「不立」的意思是指不執著、不依賴。但有人誤解,認為禪宗是不必看書、不必讀經典的,這話有失中道。禪宗的意思,並非完全不要文字──其實語言也是文字。禪宗只是不執著文字、不依賴文字而已。這是「不立文字」的第一個意思。

  「不立文字」的第二個意思是,不必透過文字,也可以指導學人。這句話怎麼說?禪宗常說「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就像喝水,冷暖自己知道,不必說明。只要禪師牽你的手,讓你拿起茶杯,喝下茶,你自己就知道了,就像「眼橫鼻豎」是多麼明顯的事,何必多言。

  宋朝時,日本道元禪師,來中國學禪數年,在他獲得禪門心法返回日本時,一些日本貴族及宗教師,請他說看看,到底他在中土學到什麼?道元回答說:「雙手空空回來,只懂得一件事而已。」大家問:「懂得何事呢?」他說:「眼睛是橫的,鼻子是豎的。就這件事而已!」這些修行人聽罷都哈哈大笑,笑他呆, 這種人盡皆知的事,何必去學數年呢?道元禪師當時受這班人的嘲笑,正如中國老子所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哈哈大笑。」又說:「不笑不足以為道。」若是如此簡單就讓凡夫俗子給聽懂的話,就不足以為大道了。古代修行人,為了解這一平凡的道理,釋迦佛祖花了六年的苦行;六祖要五祖特別的傳授;甚至也有人「三十年枉作風塵客」最後才知道:原來頭從本以來,一直在自己頭上!

  其實你和我、我和佛祖、佛祖和你,在本質上是完全平等沒有絲毫差別的。只是覺醒的人自覺到自己並沒欠什麼,所以安心自在、悠遊任運;而迷昧的人,則庸人自擾,競走奔馳。這是一件真實的事,千萬不要以為你不是佛。空海大師說:「若有人言,我是眾生,即是謗佛!」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只是眾生因為沒有自覺,所以狂心不歇,枉受諸苦罷了。有一次《禪心雜誌》訪問我:「什麼是涅槃?能否說明?」我說:「你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沒看到嗎?」訪者問:「是否可另用言語說明?」我說:「當然可以,問題是:既然用眼睛都看不到了,用耳朵怎能聽得見呢?」

  古代有人到深山參訪禪師,向禪師請教「什麼是佛法第一義諦?」禪師就問他說:「你進來時是否看到山坡?」他說:「有!山坡很陡。」「是否聽到溪聲?」「有!溪聲很大。」禪師說:「那就是了!」

  又有一位香嚴禪師,他與師父溈山在一起,三年都沒有開悟,他問師父是否可以為他說破,他師父說:「我如果告訴你,你以後一定會埋怨我。你還是自己去體會吧!」因此他離開師父,到處行腳。一天,見到一個佛寺荒廢破舊不堪,他看了很不忍,就住下來加以修建整理,且一住就好幾年。有一天,當他在掃地時,無意地丟了一塊瓦片,使竹幹發出聲響──竟因此而開悟。他笑道:「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那一聲響打破香嚴的分別意識,讓他了解原原本本皆是佛。

  有人問趙州禪師:「什麼是道?」他答:「你吃飽了沒?如果吃飽就去洗碗!」道就是如此平常。

  你們是否留意,廟寺屋頂脊角大都掛有風鈴,為什麼廟寺屋角均懸掛風鈴呢?有一個「風鈴偈」蠻有意思,如能了解風鈴偈,大概也就了解佛法了。那首偈是說:「渾身似口掛虛空,不論東西南北風,一律為他說般若,叮叮咚咚叮叮咚。」「叮叮咚咚」原來都是在為人們演說「苦、空、無常、無我」的道理呢!只是一般人並未了解。

  使牛頓發現地心引力的那一顆蘋果,並不是專為牛頓而掉下的,但為何別人沒能發現地心引力,牛頓卻可以呢?可見這是人的問題。真如遍周法界,在在處處皆涅槃,這是多麼明顯的事,何必另透過文字說明呢!這就是「不立文字」所蘊含的第二層意思。

信戒無基不可聞空

  自古以來佛教所說的是「福慧雙修」,如果只重智慧不重福德,或是只重智慧不重悲願,都不是中道的佛教。佛教在學人未修福德之前,通常並不授以明心見性之道,如果這樣,佛教就有缺點。所以諸佛菩薩都以四悉檀為眾生說法,對初入佛門者說「世間悉檀」;繼之再說「為人悉檀」「對治悉檀」;最後在觀察學人的福德因緣已具足了,才令他悟入「第一義諦悉檀」。

  修行必須先修福德。什麼是福德?福德就是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而剛才所說的智慧就是般若。般若不可離開這些福德,如果不修福德,而偏修般若,那並不是正統的般若。「信戒無基而妄取空是邪空」,諸佛菩薩絕不會為這樣的人說空法的。雖然待會兒要為大家說「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道理,但在此先提醒各位:除非你們有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的基礎,不然我今天所說的直指人心的方法,對你們不會有多大的益處,你的疑根會繼續存在的。就像一個漏底的杯子,即使將玉液瓊漿倒下去,也會很快流失──就像我為大家說的直指人心的心地法門,也會流失的。但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已有基礎的人,卻可能一言之下破三關。

不識本心學法無益

  現在我就來說直指人心的心地法門。這法門說來其實沒有幾句話,就像喜馬拉雅山高有八千多公尺,而山頂上卻只是一點點而已,越下面地坪才越大,土堆才越多。而真正微妙的道理,反而是沒有幾句話的。

  六祖說:「若悟無生頓法,見西方只在剎那;不悟念佛求生,路遙如何能達。」又說:「前念迷即凡夫,後念覺即是佛。」修行本來只在於覺不覺,迷不迷而已。但有人因不解經文真義,硬說解脫成佛,一定要經過三大阿僧祇劫才行;並且認為如果真的有開悟的人,身上一定會有香味、背後一定會有圓光……由於這種種似是而非的觀念已經很深,所以有時候,左腳明明已經踏進涅槃門了,卻因想到我身上怎麼沒有香味?後面怎麼沒有圓圓的光?咦!不對!趕緊將腳抽回──這就是古人所說的「當面錯過!」其實,「化魚為龍不改其鱗,轉凡成聖不改其面」,修行只是消除根本煩惱,清淨三業而已呀!這些修行人真是可惜。

  六祖說:「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由於不了解清淨本心,所以才會心外求法、盲修瞎煉;如果能認明每一個人原本皆有的清淨本心,則不難解脫成就菩提。也就是說,所有的佛法都是從「見道」開始的,在你尚未見道時,就好像還沒有見到牛,是無法騎牛、牧牛一樣,一定要先見牛才能騎牛、牧牛──正如修行一定要先見到清淨本心,才能保護清淨本心、堅固清淨本心。所以修行最重要的是,先認明清淨本心。

直指清淨本心

  在說明清淨本心之前,我先說一個故事:

  六祖剛得到五祖衣缽時,很多人都要搶他的衣缽,六祖便一直跑,當時有一位名叫陳惠明的和尚,當過四品將軍,武功很好,他首先追到六祖。六祖見已被陳惠明追趕上了,就躲在草叢中,並將衣缽的信物──袈裟放在大石頭上。陳惠明追到時,看見袈裟,就朗聲道:「請您不用躲,我並不是為了搶袈裟而來,我是專程向您請教佛法的。」六祖聽後知道他是誠心誠意的,於是從草叢中現身說:「你既然為法而來,那麼就先屏息諸緣,勿生一念,我將為你直指。」

  現在請大家也和陳惠明一樣,先屏息諸緣,靜坐片刻之後,我再繼續說。(靜坐一分鐘)

  古人說:「江水本無憂,因風皺面;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何謂清淨本心呢?我先引六祖為陳惠明說的那一段話:「在你不思善、不思惡之時,心空如洗,完全無起無滅,沒有善念、沒有惡念、沒有貪念、沒有瞋念,就在這無善無惡時,當下的心,就是你的本來面目。」

  在座如有研究佛經的人,或許會指正我說:「你說得不對!六祖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乃是用探索、詢問的語氣。換句話說,六祖的意思應該是『哪一個是陳惠明你的本來面目呢?』──這句話,應該是不確定的問句,為什麼你卻改採肯定式的語氣說『這就是清淨本心』呢?」

  我想,世上有修證、體悟的人應有很多,相信若有大修行者聽到我的演講錄音帶,一定會為我作證,我的解釋是契合祖師密意的!每個人都有清淨本心,只是凡夫會退轉,佛不會退轉。眾生就像患癲癇的病人,平時正常,但等一下忽然又發作了──生起許多顛倒想。但是阿羅漢和佛菩薩們就永遠不再起無明,他們終日吃飯沒有咬到一粒米,宴坐水月道場,廣度如幻眾生,他們就是這樣而已。如果你們宿世善根萌發,對最上乘的禪宗有信心,則底下的話,將超過你長期的修行。

  什麼叫清淨本心?我舉示給你們看(手拿起茶杯,送到嘴邊,喝了一口茶…)你們是否看到了?──這就是清淨本心!在這中間不必增加什麼,也不必減少什麼。但是這工夫卻必須堅固才行。如果你能認明它,並且能在生活中綿密地長養它,不搖不動,不忘不失;那麼最慢在七天之內,如果沒有大徹大悟的話,就算我當眾妄語了,他日倘你作鬼作神輪迴於三界,儘管夜半來抓我好了!(除非於清淨本心未得真知灼見的確認,缺乏匯歸點、總持門,導致工夫使不上力,如此則需尋覓善知識為行者抽釘拔楔。)

  佛法本無多,真正可以超生了死渡出苦海的並沒有幾句話。學問在於廣博,要學要讀的很多,但修行卻是愈少愈好。中觀般若那麼多,但說起來,只是「緣起」二字而已。如果有人能深信深解緣起的精義,那麼,當下便可遠離戲論了。過去有人說「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而飲。」一瓢飲就能解渴了,但如果站在河邊,細數流水三千而不取飲,那就只好渴死河邊了。

菜刀生鏽才須磨

  希望大家,不論是現代禪共修會的成員,或是今天初次來結緣的人,都要好好保任自己的清淨本心。這個法既平淡又平常,極適合在士、農、工、商中修練,且不必另增加你一分鐘、一秒鐘的時間。

  說到此,也差不多了。「一言不中,千言無用」,如果能把握一兩句話,好好去修習,也就可以造福自己和身旁的人了。古人說「菜刀生鏽才須磨,人若無事便罷休」,你們如果有疑才問,但如果沒疑的話,也不須故意找疑來問。

  現代禪有三綱領,由三綱領就可了解現代禪的內涵。那就是:「現代禪菩薩僧團以無事為興、無修為證、無見為和。」什麼叫做「以無事為興」?就是所有修行人均能安心無事,禪法就會興盛;「以無修為證」就是有污染才要修,如果每一個人都無修、無悟了,則是真正的體悟;「以無見為和」彼此心中都有很多真理,所以團體才不會有真正的和合,倘大家各無所見,各安住在清淨本心之中,餓了吃飯,累了睡覺,沒錢努力賺錢,看到別人有苦,盡力幫助他,如此則僧團的和合必然可期。以我個人而言,直到最近還是時常感觸:自己並不成熟,現在才要開始學習。不知各位是否也有相同的心情?

(一九九年七月講於現代禪台北根本道場對外舉辦的禪修講座)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禪的修行與禪的生活》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