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悟的邀宴》序

——現代禪真的這麼可怕嗎

  自倡導現代禪迄今四年有餘,建立教團以教團的型態推動大乘佛教的復興也經過三個年頭。台灣的佛教徒不知道現代禪這個修行團體的應該很少,但絕大多數的佛教徒卻沒有機會聽聞或嘗試理解現代禪。

  有位知名於佛教界的同修曾感慨地說,他認識的幾位大法師、大居士都和他一樣,私底下研讀現代禪的著作,但另一方面卻公開勸止信徒不可聽聞或閱讀有關現代禪的訊息。他坦誠地說,他認識的這幾位法師大德之所以封殺現代禪,是擔心信徒一旦接觸現代禪的理念之後,就再也不會回到傳統佛教了。

  我不確知現代禪是否真如這位同修所說,帶給傳統佛教這麼大的驚撼,倘若果真如此,我略感遺憾,因為這不是我的本意。四年前之所以提倡現代禪,最初發心乃為解身旁周圍志在修行卻不得其門而入者的困苦,及至人數漸增自然形成教團之後,所思所願的也無非是本諸佛弟子荷擔一分如來家業的使命感隨緣而行。至於是耶?非耶?成耶?敗耶?蓋非我所眷顧。

  現代禪不同於傳統佛教的思想、行持何在,何以引起大德法師憂心?我約略想來可能有以下幾點:

  一、堅持經驗主義的原則。現代禪雖然不以為科學萬能,但認為科學理性的精神有助學佛者避免陷入迷信鬼神、崇拜權威的迷宮,且是趣向正覺解脫的良器。

  二、肯定情慾的立場。現代禪認為情慾無咎,障道苦痛的根源乃是無明自性見,非關情慾有無。倘能化解無明自性見,七情六慾不僅是法性顯現的遊戲,更是菩薩多情利生的動力。

  三、菩薩道的基礎應從履行原本的責任義務做起。現代禪強調未能度天下,務必先照顧呵護身旁周遭的眷屬,不得以個人的宗教理想,拋棄對他人所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四、重視俠義精神的學風。現代禪認為仁心俠骨乃聖賢之基。聖賢之道高明廣大,凡夫一蹴難及,倘由俠義之道不僅可落實聖賢之學,並且可避免言極高渺,行極卑劣之弊。「是非真假已忘卻,獨留情義落江湖」,乃現代禪行者的座右銘。

  五、不理會傳自印度的古老戒律。現代禪認為襲自兩千年前的小乘戒律與大乘菩薩精神相違逆,今人不僅不可能持守,且與般若波羅蜜的修道原理互相矛盾;但秉持道德原則,勿傷害他人、勿違反法律,學佛人應全力以赴的,當是禪定與般若的體證。

  六、傾宇宙之力活在眼前一瞬的習定要領。現代禪不認為傳統的打坐方法,對於普遍的現代人能有多大的禪定效應,原因是禪定的修習要領首重清醒、一心的神志,尤其需要將清醒一心的神志,貫穿到行住坐臥一切行事作務之中;倘未能養成隨時活在眼前一瞬的習慣,再久的打坐都只似練習中國功夫,和禪定無涉。

  七、直示本地風光,高唱證果不難的主張。現代禪認為法無高下人有利鈍,鈍根人固需依經論的次第拾級而上,利根人卻因信解空義,得以修習禪宗心法,頓超直入果地,不需經歷三大阿僧祇劫。

  八、統貫大小顯密的行門與解門。現代禪認為大乘小乘顯教密教同源自緣起無我的深悟,儘管悲願有大小、方便有峻峭平緩,但無智者僅見其表顯的差異,真佛子則見其還滅原理本不二。千百年佛教史上的義學之諍,概是未盡惑者一隅之見。

  九、四雙八輩聖者乃僧寶之真義。現代禪認為菩薩不限出家或在家,倘有定慧悲智,僧俗二眾皆得為眾生依怙。兩千年來「僧尊俗卑」的傳統並不具有合理的權威。

  以上列舉九項應是犖犖大者,至於細節枝末處茲不贅述。

  「只有苦難存在,卻沒有受苦者;事蹟是有的,卻找不到行事的人。」無論我所提倡的現代禪是好是不好?適當或不適當?我都不將它歸諸自己的智慧或愚昧。至於有關現代禪所引起傳統佛教的爭議,其實可引拙著《入禪之門》的一段話略表心跡:「學術界雖有傳統佛教和現代佛教的名稱,但就佛弟子而言,佛教就是佛教,並沒有傳統和現代之分。所謂傳統佛教,它們在過去每一個時代堻ㄣ蕈g是現代佛教,而現代佛教十年百年之後,被保留下來的部份也將成為傳統佛教。佛教的特徵是三法印、四聖諦,凡信仰、宣說、實踐、親證三法印、四聖諦者,都是佛教。」

  人力人智有限,而因緣果報不可思議,我只是順著不知將往何方的因緣,做一些似乎並無大過的事情,等待業──盡──報──息。

信佛人 一九九二年冬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建立大乘佛教新宗派的心路》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