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驗主義的現代禪》原序

問渠為何放不下
蒼生苦盡那時休

  出來佛教界服務,迄今有兩年多,在這段期間堙A如果說有什麼成長的話,那便是慢慢懂得品嘗「問渠為何放不下,蒼生苦盡那時休」這句話了。

  曾為僧團、為同修乃至為不曾謀面的人而憂,但當自己進一步隨緣過著純修行人的生活時,眼前的景緻又有不同——修行人的世界,其實十分渺小,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重要,隨時可以消失,可以不存在;而修行人的世界,其實也很寬廣,所有志求真善美的人,都是他的道侶,當人們建立各自的理想、宣揚各自的理念時,他都能分享到人們的喜悅和滿足。

  「世間好語佛說盡」,一切微妙甚深的道理,其實早就給老和尚們說盡了,現代禪還能有什麼創新呢?!倘若有的話,也不過是在裝著舊酒的瓶罐上,點綴一些花絮罷了!

  本書是現代禪系列第四冊單行本,之所以以「經驗主義」為名,並不是因為讀過西洋的經驗論,曾有修行前輩說,我只是「抓住其中現代西方思想主流——經驗哲學、經驗邏輯或經驗主義的名目」而已!誠然如是。

  早期頌讀阿含,看到佛陀面對「世間有邊無邊?」「阿羅漢死後存不存在?」之一類問題時,所採取的默然,以及告誡弟子們討論非經驗可及的事物等同戲論的教法,當時便相信尋得與自己契合的修行法門。隨後,當自己修學的重點從經論的批閱,轉向內省思惟、實際踐履的階段,自然也就熟練地運用此種方法——對於任何自己尚未能親身檢證的「真理」,一概擱置判斷,寧願承認無知,讓事理處於隱晦不明的狀態,也不願給予肯定或否定的結論;僅就現量可及的事物和切身有關的苦痛,據實思考、觀察、篤行、談論之。

  今天,在自己而言,雖然信解「門門都是不二門」,卻不禁再度讚歎阿含的功德,倘若不是蘊含理性、素樸的阿含思想給予啟示的話,自己在摸索前進的路途上,料將不會有平穩的步履,而現代禪恐怕也不是以科學、理性的面貌出現在佛教界了。

  由於我無心寫作,也不會寫作,本書的文稿均為兩年來接受佛教媒體及同修個別訪問的集結。其間,錄音帶的文字整理,曾蒙譽規法師、陳明鈺小姐、林翠英小姐、魏金鳳小姐的熱心幫忙,蔡雪小姐設計封面,小魚先生慨允提供畫作,並有蔡秋明先生、王瑪麗小姐撥冗寫序,在此除了對他們致上真摯的謝意,也祝福他們,願他們與一切有緣的讀者皆能身心無憂惱,所求皆如願。

信佛人 一九九O年十一月一日於鹿谷閉關中心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建立大乘佛教新宗派的心路》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