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錄:原序與原自序



  《大智度論》有一句名言:「般若將入畢竟空,絕諸戲論;方便將出畢竟空,嚴土熟生。」方便智是以絕諸戲論的根本智為體性,不忍眾生病苦隨緣對機所顯現的智慧。因此成熟的方便智一方面須根源於深湛的無所得空慧,另一方面也有賴對時代及眾生根器的瞭解,它不能只是佛教思想與世間知識的揉合,它更需要以般若空的體驗作基礎,尤其它雖不離於空的體驗,卻也不是僅僅空的體驗所能完全勝任。

  印順法師在民國三十八年所撰寫的《佛法概論.自序》中曾說:「在時異境遷的今日,今日的中國,多少無上妙方便,已失卻方便大用,反而變為佛法的障礙了。所以宏通佛法,不應為舊有的方便所拘蔽,應使佛法從新的適應中開展,這才能使佛光普照這現代的黑暗人間。」由於義學不振、修證貧乏、風氣保守,近世的中國佛教充滿了過時的拘蔽,內不足以化導誠心向佛的教徒,致使他們在迷信的中世紀氣氛中困阨難行;外不足以懾服世人之心,致使有識者視佛教為無知落後的象徵。因此如何創造符應時代的新方便,可以說是近代中國佛教發展的一大課題。

  四年多以前,最初在佛教雜誌上讀到李元松老師的文章,對於其「經驗主義」的禪風每有共鳴。親近學禪之後,我有更多的機緣旁聽李老師在各種場合為來訪者的破疑,其剖析修行經驗與人心人性,精闢入理者,不一而足;其恢宏浩大,氣吞萬里,足以決千年之疑者,亦所在多有。在讀李老師摸索階段時所寫的修行日記,一方面可看到他詳細而深刻的記錄自己修行的心得,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他在精進於修行的同時,反覆探討思索佛教義學中各方面的大問題,其思想的精銳和道心的強烈,令人動容!我想,這是李老師在修證上有重大突破之外,復能對關涉佛教解行二門的種種問題,作廣泛探討深入剖析之緣故。

  本書所收錄的二十五篇文章,是李老師從一九八八年八月至一九九二年十月,曾經發表在佛教刊物上的見解。它所涉及的主題,小自佛教修證內涵的剖析,大到社會文化乃至佛教千年之疑難的解決。從文風上來說,有時感喟、有時勸勉、有時深刻犀利、有時溫柔寬和、有時又莊嚴廣大、豪情萬丈。內容看似駁雜,但都來自同一個核心──佛教修證之道的提振講明,也朝向同一個方向──在這個新時代為佛法在人類文明中尋求確當的定位。以我個人粗淺的學養來看,其中所解決的問題的深度與廣度,超乎其篇幅所能範圍者。我想,只要是曾致力於佛教問題之思索者,就能感受到其中思想的精純度。

  混亂過時的佛教舊方便,難免障礙眾生,令學人矛盾困惑,乃至盲修瞎煉。雖然思想問題的解決,和修證之路尚有一段距離,但是統合混亂矛盾的思想,卻是個人踏上修證之路所確需的第一步。再從佛教哲學在新時代的發展來說,各種本末深淺問題的釐清也是提高學術研究所不可缺少的基礎。本書文字,在現代禪教團已整理和未整理的李老師法談謄錄稿裡,雖說只是十中之一而已,但相信其中的內容,對細心的讀者來說,已有足夠的啟迪和決疑的震撼力!

婁壯鶡悎v在出版前夕囑我寫序,只是自己學習現代禪三年多來,愈來愈覺得佛法修證道的深廣,非個人所能蠡測。因此雖受付囑,但焉敢言序,只是將一點感想向讀者披露而已。


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五日溫金柯寫於外雙溪寓所


自序


  最近有位老修行來信,大意是說:禪不可說、不可傳,宣揚禪法力挽狂瀾固屬難得,但對現代禪崇尚經驗哲學則不表贊同。我在回函上簡單覆上幾句:「誠然如是,若有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是謗佛。但應該也要體認若有人言如來不曾說法亦是謗佛!前輩遊心太虛無說無示令人欽敬,但晚以為真禪之所以在今日社會不興,其緣由固有多端,而宗門化眾拘泥古法,未能順應時代之機,允為主因之一。」

  現代禪致力提倡科學理性之禪法,卻從不敢稍忘祖師庭訓。事實上禪的本質根本無古今分野,人品、德行、道骨、宗教情操同為修禪之基。入道要門不外乎看破世間、放捨身心的決心;個人悟境的透底必見於泯忘、消融、孤絕與無寄;而圓滿的覺悟及最後所歸趣的必是任運無功用的菩薩行。儘管禪宗真髓無古今之分,但所謂「菩薩有不住涅槃之悲」,無明眾生共業所感的時代潮流固非究竟義,但遊於畢竟空的行者則須隨順世俗,示現種種眾生喜樂之身相以化度之。──也許在實際的施為上不免遭逢困難,因為那是一條前所未有的、新闢的方便道路,但禪者此時應該生起的是知有所不足、有所不能的慚愧心,而不是避居靜處獨唱無事悠閒。

  由於本書所收錄的二十五篇文稿,對於現代禪如何融攝禪宗心法與現代精神已有一定程度的介紹,因此有關這兩大體系值得人們探討反省的問題,就留給讀者自行斟酌參研,茲不贅語。

  在此要感謝溫金柯先生的寫序,他在佛教學術界素為前輩所讚賞,自擔任現代禪教團副執行長並主持現代禪雜誌社以來,讓他投注很多時間與心力,我略有歉意!其實我跟他有兄弟之情,我時常一時興起和他天南地北聊到半夜,而每逢有哲學問題時,也必是首先找他切磋討論,竟也有同修之樂!

  佛教是智慧的宗教,解脫原本是非常科學的,我願有心追求真理的讀者,能夠勇於存疑、勇於求證,一起來震鑠涅槃解脫之學。

現代禪 信佛人序於鹿谷居
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五日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現代人如何學禪》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