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償多劫願 浩蕩赴前程


  我們是一群嚮往菩薩道的修行人,我們眼見社會風氣日益敗壞,治安更是每況愈下,深深為處在這種社會下的士農工商、男女老幼感到憂心……。但是術業有專攻,而且角色有別,我們並無法像執勤的警察不顧安危地站在第一線上,也無法像國會殿堂上的議員本著豐富的政治學養,慷慨陳詞倡議改革。我們能為這個社會所做的事,除了善盡自己的職責,做一個守法守諾的現代公民、支持一切真正為全體社會謀福利的公益活動之外,能夠選擇的,唯有宣揚佛法這一途徑──因為佛法確實是救世的另一良方,同時也因為此乃我們所專攻。

  人類痛苦的源由,不外是追求物質滿足、心理滿足的歷程受到挫折。也許在物質方面,佛教實際可以提供給人類助益的,的確十分有限,但是在滿足心理需求的層面,佛教般若空的思想和涅槃苦滅的經驗,對於全體人類而言,不啻是一帖清涼散!在引導人類心靈到達完全沒有苦悶、沒有自卑的境地,佛教所提供的各種建議,諸如:「止觀雙運」「老實念佛」「只管打坐」……等等方法,確實十分正確而有效。

  人類社會就如一座綜合醫院一般,佛教在這座醫院所扮演的角色,也許僅僅只是內科醫師而已,內科醫師既無法完全代表醫院的功能,但醫院也不可沒有內科醫師。在現實世界中,我們當然不可過分托大佛教的功能,以為只要佛法昌明、佛教興盛,人類社會就會得到永遠的和平。事實上,小從「智障兒童的教育」「精神病患的收容」「植物人的安養」等問題,大到國家的「安全防衛」「貿易談判」「農業政策」……等等,都無法單憑佛教徒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之修養就可得到解決。反之,不安疏離的人類社會亦不可以沒有佛教的慰藉,特別是佛教甚深般若思想和一切苦悶止息的涅槃經驗,倘若失傳的話,那將是人類精神文化、心靈藝術無比慘重的損失。準此,做為一個佛教徒,其實不需要以泛沸教主義的心態來強化自己的尊嚴,在傳遞般若思想以及涅槃經驗給予社會大眾的同時,應該可以安身立命,並且也為所處的社會付出一份自己應盡的責任和義務了。

  民初,虛雲老和尚說:「問渠為何放不下,蒼生苦盡那時休。」今天我們這一群自嘲為「傻瓜」「小丑」的佛教徒,之所以對佛教、對社會懷有一份不忍心的使命感,事實上也是得自類此悲心思想的引發。儘管我們大都是上班族,一方面必須負擔沉重的生活壓力,另一方面還要忍受少數人對我們的嫉妒和毀謗,但是吟詠著「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的經句時,我們的胸臆中未始不生起高潔的情操和更堅定的傲骨。特別是當我們看到身旁周遭的人,個個臉上露出歡欣的法喜時,我們更忘了一身的疲憊,不覺笑了出來──所以我們願意繼續往前再邁開一步,成立《現代禪雜誌》這份刊物,也許我們缺少郵資,但是我們這裡有的是「傻瓜」,我們將用雙手在車站、市場、校門口向人們遞出我們誠摯的關懷。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一日
(原發表於《現代禪雜誌》創刊號)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現代人如何學禪》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