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風骨與學術尊嚴
——評邱敏捷博士《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

張火慶

(張火慶按)拙文 2000年7月10日首先發表於現代禪網站上。之後,承《世界弘明哲學季刊》(國際網址:http://www.whpq.org)編委會主席恆毓教授(佛學博士、哲學教授)之慨允,計劃將拙文刊登該季刊 2000年9月號。為尊重《世界弘明哲學季刊》之規則,拙文曾於同年8月14日先自現代禪網站取下。
  今《世界弘明哲學季刊》九月號出刊,敝人遵先前約定,照其版本轉登現代禪網站。拙文前後兩個版本,論文規格和修辭小有不同,唯,原意絲毫無改,謹於此向《世界弘明哲學季刊》編委會致深摯謝意!

張火慶
臺灣東吳大學中文博士
臺灣中興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電子信箱: 87801151@pchome.com.tw

提要 邱敏捷博士《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出版後,部分學界人士褒揚其為「春秋之筆的力作」,但筆者不以為然。筆者認為,該書有諸多疏漏與缺失,不僅違背了學術求真之精神,且令人懷疑此書是有預設立場的選擇性的批判。為了維護學者的風骨與學術的尊嚴,筆者謹從三方面揭示此書較明顯的疏失:一,未嚴守學術研究的分際,邱博士撰寫論文的態度明顯偏向印順法師,致使此書多少成為獨尊一家的宣傳品而非客觀中立的學術著作;二,相關文獻的搜集有意迴避教界、學界對印順法師的不同意見,特別是現代禪長達十二年公開表明對印順思想既繼承又批判的諸多觀點;三,不自覺地將印順法師的說法高推為「準聖言量」,事實上,印順法師的許多看法至今仍有爭議,有待後繼者進一步辯證,並非完全不可商量。

關鍵詞 現代禪 印順法師 人間佛教 佛教思想


  邱敏捷女士的博士論文於今年一月正式出版,題為《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 [1]。該書雖然被部分學界人士褒揚為「春秋之筆的力作」,但,同屬熱愛佛學、文學之筆者在詳細拜讀邱博士之大作後卻深為臺灣佛教學術研究感到悲哀。筆者認為,該書實在存有眾多疏漏與缺失,何故而有上述之褒揚?茲列舉其犖犖大者數題,以就教於印順法師及學界人士。

一、未嚴守學術研究的分際

  該書是博士論文,既是學術著作而非宗教內部凝聚共識的宣傳品,即應嚴守學術研究應有之分際,客觀、公平地評論正反雙方之觀點。可惜的是,作為論述者和觀察者,邱博士的態度明顯倒向印順法師一方,此在學術研究上應屬嚴重之問題。由於邱博士態度之偏頗,該書實際上已成為印順法師一派的宣傳品,而非客觀的學術著作。關於此,書中多處可見,不妨略舉幾例。

  (一)以情緒性的字眼強加於不認同印順法師之思想者。例如,以「事修而謗興,德高而毀來」之類的字眼加之於質疑或批判印順法師思想的教界人士,甚至連太虛大師對後生印順之指教都被歸類為「謗」、「毀」 [2]

  (二)對於和印順法師持不同意見的教界、學界諸家,邱博士徑自下結論說:「論者在評論時,往往容易強調某一個方面,甚至加以曲解、誇大,而忽略整體的全面認識,以致不能作出公允的評價。」 [3] 然而,邱博士的立場卻是明顯倒向印順法師。凡是承續、傳述、弘揚印順法師思想之言論,邱博士就照單全收,不予評議;相反,凡是對印順法師的思想表示質疑或有異議之言論,邱博士則每依印順法師的觀點予以批駁。

  (三)印順法師人間佛教思想作為該書討論的重點之一,邱博士在評論當今臺灣其他實踐人間佛教理念諸教團時 [4] 卻未詳列正反雙方之意見,而是將印順法師的說法視為理所當然,視為完全符合經論之標準,並用以衡量諸家。此不僅缺乏切磋與對話的意義,容易讓異議人士感到被羞辱 [5],而且,就學術立場而言,也有失客觀公正 [6]

二、該書在文獻搜集上的疏失

  依學界通例,研究一位重要人物之思想,除了有體系地介紹其思想本身之外,研究其反對一方之意見也是同樣重要的。可是,該書卻不是這樣。

  從該書附錄之《印順著作年表》可以看到,印順法師迄今之最後四篇討論有關佛法著作的文章竟有三篇是有關現代禪的 [7]。其中,《〈我有明珠一顆〉讀後》 [8] 應是最重要的,因為這是印順法師一九九三年再度表明自身立場且是他極少親自撰文指名批評的文章。在印順法師有所教於現代禪時,現代禪立即由溫金柯撰《佛教根本思想辨微──敬覆印順法師〈《我有明珠一顆》讀後〉》,公開發表於教界 [9]。儘管如此,邱博士在論文中完全不提此事,更不評論此事,甚至對現代禪自一九八八年迄今長達十二年對印順法師的思想既繼承又批判的諸多觀點都一概不提。

  事實上,近年來研究印順思想之論文中,部分學者對於現代禪之異議是有所留意的。例如,楊惠南教授之《人間佛教的困局與開展──以新雨社和現代禪為中心的一個考察》中說:

  印順導師所提倡的「人間佛教」,儘管在臺灣佛教界逐漸成為主流思想,但卻遭遇一些困局;其中,來自新雨社和現代禪的批評,顯然無法漠視。 [10]

  林建德先生之論文《印順人間佛教的修行觀研究──以現代禪的質疑考察起》也就現代禪與印順思想之辯進行了探討 [11],劉錦昌教授之《臺灣佛教界的「印順學」走向》也坦言:

  臺灣佛教的年青一代學者溫金柯,在他的論文集《生命方向之省思──檢視臺灣佛教》一書中,有幾篇對印順法師佛教思想的檢討,溫金柯的言辭不論對臺灣佛教思想界或印順學的研究,都是一種頗大的挑戰。 [12]

  他還大篇幅地評論了兩者之異同。另外,南華管理學院鄭志明教授撰有《李元松與現代禪》 [13] 一文,臺灣學者藍吉富先生、大陸學者王雷泉教授等也曾著文提及現代禪與印順思想之異同問題。可見,現代禪和印順法師思想之辯乃教界、學界所周知。然而,對於和印順法師同樣立基於緣起性空思想並進而探討菩薩道與人間佛教思想的現代禪,邱博士在她的這本被譽為「春秋之筆的力作」的書中竟隻字不提,卻突兀地摘取含有貶抑意涵且是無頭無尾的一段文字來臧否現代禪 [14]。此種做法不僅是文獻搜集上的疏失,甚或有喪失學術求真立場之嫌疑!

三、將印順法師的觀點高推為「準聖言量」

  該書中隨處可見邱博士將印順法師對佛教的看法當成是無可置疑的定論 [15]。然而,印順法師到底還不是超人,他的許多看法並非完全不可商量,儘管他對佛法的大部分詮釋已經為教界、學界所認同和敬仰。從邱博士的做法判斷,她已不自覺地許身於印順法師門下,這對佛教學術研究恐怕也是值得反思之處。

  佛法的精神在「依法不依人」,縱然印順法師思想淵博、獨具睿見,但部分引起爭議的看法則有待後繼者作進一步的探究,而不能採取邱博士在該書中的態度──印順法師說了算。

  在此,筆者認為,印順法師的思想值得吾人繼續斟酌探討的至少還有以下諸議題:(一)印順法師提倡的「人間佛教」是否沒有內在的思想矛盾?或者,印順法師是否認為人間佛教思想只是暫時性的「對治悉檀」,在他心目中另有比人間佛教思想更高的理想存在?(二)印順法師提倡的「凡夫的菩薩行」符不符合大乘菩薩道之真意? [16](三)積極尋求親證空性是否可以視為「小乘急證精神之復活」?原始佛教急證的精神是否一定是小乘?(四)人間佛教所主張的「一旦證入初果,便將成為焦芽敗種,不可能生生世世常行菩薩道」這一觀點到底在整體佛教義理中是權說還是實說?(五)人間佛教雖高舉「自為亦為他」是劣根雜行,凡夫菩薩理應有「但為他人,完全不為己」之崇高理想,但這是否真能做到?如果做不到,則主張「先自淨其心,而後化人」究竟錯在哪堙H以上只是列舉其犖犖大者,其他問題還有許多,在此有一現成的例子。

  邱博士在該書中特別提到印順法師對禪宗開悟的看法,表示她親聞印順法師口述。書中說:

  悟,沒有一悟再悟這回事,那些所謂大悟多少次、小悟無數次的,只能說是有境界而已;原始佛教講破我執,那才是真開悟。……所以,真正學佛修行,要勘破煩惱的根本--「我執」,在生活行為中有所改善,才談得上開悟。 [17]

  對於印順法師所說「破我執」才是「真開悟」、是一悟永悟、沒有一悟再悟之事,現代禪李元松老師的看法是:

  根據我多年受惠於導師思想的啟迪,我認為,此處「我執」,導師的語意應該是指「我見」或「薩迦耶見」。倘不然,可能是我《妙雲集》讀得還不夠熟,或者又是一項我未能受教於導師的地方。

四、結 論

  在《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結語中,邱博士說:

  唯其 [18] 成就與貢獻絕對不是終站,佛教尚有許多思想與信仰上的疑點、難題、挑戰……繼起者當於仰鑽之餘,以批判性、開創性的印順精神,浸淫、潛入佛教,抉前人之隙漏、補前人之不足、窺前人之未見…… [19]

  筆者非常認同邱博士的這段話,這本來就是學術研究者之基本信念。筆者認為,只有以批判之精神來檢視印順法師之思想,才能讓傑出的佛教思想家印順法師的精神延續下去,讓中國佛教的義學傳統更加穩固。反之,若將印順法師之任何觀點都當成是無可置疑、不能挑戰的「準聖言量」,則不但不是學者所應為,同時也是非理性的「造神運動」。相信這「造神運動」不是印順法師和其多數門人弟子所樂見的,同時也不可能是尊敬印順法師之最佳方式!


【註釋】

[1]  法界出版社2000年1月版

[2]  邱敏捷博士《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緒論第3、4頁(法界出版社2000年1月版)

[3] 《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緒論第3、4頁

[4]  詳見《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第三章第四節第133頁。

[5]  見佛光山慈容法師《人間佛教的真義──駁斥邱敏捷女士的謬論》(1999年12月《普門雜誌》243期第2、3頁)

[6]  樹祖先生《一個讀者對邱敏捷女士的建言》一文對此有詳細的評論,見2000年2月《普門雜誌》245期第20頁。

[7] 《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第350頁:「1992年寫了一篇《〈印順法師對大乘起源的思考〉讀後》、1993年寫了一篇《初期大乘與在家佛教》、《〈我有明珠一顆〉讀後》。」

[8]  1993年《獅子吼雜誌》第32卷第11、12期

[9]  該文發表於《現代禪月刊》第42期,後收錄於溫金柯的《生命方向之省思》一書中(現代禪出版社1994年版)。

[10]  楊惠南教授《人間佛教的困局──以新雨社和現代禪為中心的一個考察》(1999年10月23日發表於弘誓文教基金會學術研討會)

[11]  見「佛教現代禪網站」之「十方園地•佛教學術論文」專欄,國際網址:http://www.modernchan.org.tw/garden/ten-1.htm

[12] 《神學與教會雜誌》第22卷第2期(1997年6月出版)

[13]  收錄於鄭志明教授主編、南華管理學院出版之《當代宗教與社會文化》一書第100∼103頁。

[14] 《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緒論第3、4頁:「然而,『事修而謗興,德高而毀來』,質疑、批評、詆毀印順的人也不少。太虛質疑印順『將佛法割離餘有情界,孤取人間為本之趨向,則落人本之狹隘。』釋慈航懷疑印順『要打倒大乘,提倡小乘佛教,提倡日本佛教。』李元松倡導的『現代禪』批評印順的禪宗思想留在表面的思維層次。尤有甚者,傳統淨土行者因印順《淨土新論》對傳統淨土思想多所貶抑,乃發動信徒把印順《淨土新論》焚燒殆盡。」

[15]  筆者暫且稱之為「準聖言量」。

[16]  因為從釋迦牟尼佛以降,許多菩薩、尊者、修行者都是悟道之後才廣度眾生的。

[17]  詳見《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緒論第 8頁注 27。

[18]  指印順法師。

[19]  詳見《印順導師的佛教思想》第309頁。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論文」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