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學的立場談進化論

張志成

(編者按)張志成老師現為現代禪教團副宗長。本文為張老師於1993年11月6日講於現代禪文教基金會所舉辦的「禪與現代人的省思」的演講整理稿。本文所探討的是一般人因誤認進化論為已確定的科學真理,從而存有反宗教傾向的情形,所作的一番解析,內容是佛教界較少有人深入思考的微細問題,頗值得關心佛教根本思想的學者及一般社會人士參考;並希望藉本文略收到拋磚引玉之效,而有更專業的人士來為大眾講這一類的論題。

一、為什麼談進化論

  今天很高興能有機會在這邊和各位一起來探討這個有意義而艱深的問題。在專業領域方面,應該有比我適合的人,來談這個問題。也就是應該有更專門的生物學者、進化論學者、遺傳學者,能更深入且精準地指出進化論之疑點及矛盾所在。然而絕大多數的人都同意進化論,而且都認為它是個確定無誤的學說。今天我談這個題目,是希望以一種更寬廣的心胸與眼光,更嚴謹的理性科學與經驗主義的立場,來探討進化論堶悸熙\多疑點與破綻,也許可能提供大家一些素材,對生命學問作深入的省思。

  進化論其實徹頭徹尾只是一個假說,用來解釋物種起源甚至生命起源的問題,它還不是一個已經經由實驗及充分的証據確定的真理。然而它卻普遍地被一般大眾甚至生物學者誤認為已經確定的學說。而且此學說廣泛地被生物科學所引用,比方中學及大學的生物學教科書都會談進化論,而且都是以一種肯定的、獨一無二、祇此一家的說法來解釋生命及物種的起源。我們從小受這樣的教育,進化論的觀念其實已自覺地或不自覺地長期深入地植入大部分人們的意識與潛意識中。

  達爾文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此種唯物進化論的觀點,影響力相當深遠,它不但使西方人的生物學觀念產生徹底的改變,而且也深入其它領域,劇烈地影響政治、經濟及宗教各層面。人如果是以這種唯物、機械的生物演化的觀點來看待生命,(這邊所謂的唯物、機械的意思是:只以現在已知的物理、化學的原理,來解釋所有生命的現象——儘管生命現象仍有許多地方以此種褊狹的觀點,無法完全解釋)在政治經濟層面,會增長種族主義、資本主義,導致列強競爭與殖民主義,宗教方面也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十九世紀西方社會基督教相當興盛,進化論的觀點根本上和基督教教義相違背。進化論認為人是猿猴變來的,而基督教基本上是創造論。如果大多數人相信進化論的論點,會導致基督教信仰的式微。就佛教來談,佛教比較沒有肯定地談論生命的起源的問題,不過唯物進化論的觀點和佛教的根本教義三世輪迴說基本上是互相牴觸的。

  一個社會、國家,甚至整個人類的文明活動,我們如果去思考人類在這樣的活動堶情A它到底是趨向那堙H我們會發現其走向由大多數人的想法所決定。譬如,如果一個社會中,大部分的人是基督徒,那麼它的文明的走向,和一個杜會中,絕大部分人是進化論的想法、唯物機械論的想法,兩者之間應該會有很明顯的不同。社會上大部分人的想法,又常取決於小部分「智者」的教說。一般人可能沒有去深思,也沒有能力去深思這一類的問題。他們會比較相信某些很有成就的學者、科學家的說法。所以,如果連很專門的科學家、生物學家都很肯定進化論的時候,那麼我想社會上大部分的人,都會自覺地或不自覺地受到影響而持相同的看法。唯物進化論深深地影響或者是助長、強化時下一般人的生命觀。此種生命觀有幾個特色:

  第一個特點是唯物機械的生命觀——生命只是很單純的物質現象的展現。生命就是一些有機分子的聚合與反應。甚至人的大腦很像電腦網路,而人的心靈活動都是一些化學作用與電氣的反應,只是一些蛋白質、胺基酸等化學組成的變遷與神經細胞的放電反應,造成記憶、情感與思想。如果以這樣褊狹的觀點來看待生命,生命等同一部機器。

  第二個特點是斷滅的生命觀——生命就只有這一世。生命就是從無變成有,然後再從有變成無;沒有所謂三世輪迴的現象,而且無因果業報,一切的遭遇只是此世的機遇與作為決定。

  第三個特點是現世享樂主義的生命觀。就因生命是唯物的,是斷滅的,所以人能夠把握的就是現在,就是這一世。所以,一切的活動就是為現世的幸福甚至感官的慾樂做盤算而已。他不會考慮到為來世、為解脫生死輪迴獲致涅槃的幸福而奮鬥。

  第四個特點是褊狹的人本生命觀。由於認為人是從單細胞演化成多細胞,從無脊椎動物演化成脊椎動物,演化成猿猴,最終演化成人。所以人是進化的頂點,是最聰明、最高度進化的生物。他眼光看不到其他更高等存在的形態。所以,當人把自己當成進化的頂點,常存著傲慢偏見的心態,眼光比較褊狹侷限,自我中心,完全以人的意識形態,來看待世間的生命。這樣容易喪失寬廣的心胸與眼光——也許世界不是那麼單純,不只是人所看到與想到的而已。

  造成現世大多數人如此的生命觀,原因很複雜,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唯物進化論思想是其中很重要的因素。一般客觀的科學問題,譬如「太陽的半徑有多長?」、「太陽系有幾顆行星?」這類問題,雖然也是客觀真相的問題,但它們不會影響人們那麼深刻。然而進化論的觀點,會很深刻地影響人們的生命觀。所以這類有關生命真相的論題相當嚴肅,不應該很草率地下結論,說進化論是對的或錯的,應該很審慎地來探討這個問題。但是我個人覺得現在的科學家和生物學家,都太快地下結論,且給予進化論過度的肯定,造成一般人錯誤的印象——「進化論已經是一項無誤的真理、世間生命的真相」。甚至連許多知名的佛教學者,都肯定或傾向進化論的說法,認為生死輪迴、因果業報,只是佛陀隨順古代印度社會一般信仰的說法,並不是客觀事實。不僅如此連佛教的根本教說——十二因緣說,即「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也被局限地用來解釋「心淨一切淨,心染一切染」的心理層面的現象而已。而部派佛教把十二因緣說用來解釋實際的生命輪轉的過程,被認為是一種個人功利色彩的佛法,而不保留其為客觀真相的可能性。以前佛陀以四悉檀為眾生說法,即世間悉檀、為人悉檀、對治悉檀、第一義悉檀。世間悉檀,就是當時社會公認對世界的看法。雖然佛陀曾說:「我不與世間智者爭,世間智者與我爭。世間智者說是,我即說是,世間智者說非,我即說非。」所以,他說法會隨順當代社會的觀念。對世間的看法,比如說「世界是四大部洲構成的,世界的中心是須彌山」他會隨順這樣的講法;又比方說日蝕是什麼?日蝕我們現在知道是月亮運行到地球和太陽的中間,造成日蝕。而以前科學不發達的時候,人們可能會以為日蝕是被羅喉所吞食。佛陀說法也可能會隨順這樣的講法。而很多佛學家認為生死輪迴也只是佛陀為順應當時印度社會的世間悉檀而已,並不是真正的事實。但是,佛經中出現很多生死輪迴的教說,比方阿含經堶情A常有三明六通的聖者訴說前世的章節;還有很多的大乘佛經,也大量引用生死輪迴的教說。所以,我們必須保留生死輪迥是一種客觀事實的可能性。只是這種客觀事實超越一般人的經驗領域之外。一般人的經驗領域無法直接去親証經驗三世輪迴。雜阿含經堶掩﹛y由無明所覆蓋的生命,其起點無法可知,而這樣的生命,卻不斷再投生輪迴』。阿含經的講法是,生命是無始無終的,生命是由無明和業力形成,而一直輪轉下去的。這樣的講法,基本上和進化論是衝突的。如果一個人相信進化論的時候,基本上他對這樣的說法不會同情。但是,我們應該保留此種可能性。現代有很多的佛教學者,研究佛學的時候,自認採取客觀學術的立場,而否認或貶抑三世輪迴的教說,此種現象,我認為與進化論的普及和信仰,有相當密切的關係。嚴格地說,這並不是嚴謹客觀的理性態度。

二、達爾文的進化論及新達爾文進化論

  再來我們談一下,達爾文的演化學說的內容:

  達爾文的演化學說內容是,生物經由演化現象,由距今約三十億年前的海洋中的有機物分子聚積作用而形成的原始單細胞,逐漸演變成極其複雜而奇特多樣的多細胞生物。此種假說,已經成為現代生物學的基本概念。演化觀念已經滲透擴及生物學和醫學的每一部門,成為人們對生命現象了解的唯一觀念。

  達爾文在一八五九年發表《物種原始》這一本書,使西方人的自然觀念發生重大的改變,影響力一直至今。他提出一些事例來解釋西方的自然學家和分類學家一直困惑的一件事情——「為什麼不同的生物,會有很多共同的特性」。在此之前,並無其它學說可以解釋這種現象。雖然達爾文不是第一個提出演化學說的人,但他是第一個使演化觀念成為有系統,而且具說服力的學者。一般說來,二種生物在分類上愈相近,相似點就愈多;反之,相似點就愈少。生物演化學說的中心要點就是,世界上現存的全部生命,都是來自許多億年前出現的一類,或少數幾類的原始簡單生物。有些學者甚至把這種觀念擴展到那些尚未形成構造複雜之細胞以前的一些大分子集團(譬如類似病毒的分子集團),認為這些分子集團已可自行生殖,且有突變發生,以供天擇作用進行汰選。

  達爾文的學說的基本要點如下:

  一、變異——每一種生物族群都有個體間的差異,此種差異可以遺傳給後代。雖然達爾文當時對遺傳原理並不瞭解,可是他很注意遺傳的事例,並且用遺傳現象來解釋生物的演化學說。

  二、過度繁殖和生存競爭——也就是生命族群如果沒有環境壓力時,會呈幾何級數的擴充,此種擴充會產生生存競爭。

  三、適者生存——在各種特性不同的後代中,適應力強的才生存下來。「天擇」,或「自然淘汰」是經由生存競爭及適應力來運作。而演化或進化的現象,就是一個族群堙A遺傳物質逐漸變動的現象。

  在達爾文提出這個學說的時代,遺傳學並不發達。以後的學者,承襲達爾文根本的中心思想,運用許多科學新知,尤其是遺傳基因學方面的發現,來修正他某些觀點,發展出今天的演化學說——『新達爾文學說』。此學說認為,演化的成因有三點:

  第一點就是突變。突變是變異的來源。只有突變能造成變異,後天的變異無法遺傳,只有突變才能產生可以遺傳的變異。以前拉馬克的用進廢退說,認為後天的變異可以遺傳。譬如長頸鹿本來脖子很短,牠因為吃不到,而一直伸長脖子要吃樹葉,經過很多代,慢慢脖子就變長。現代知道後天產生可遺傳的變異是不可能的,如果長頸鹿本來頸子是短的,後代要變長就必須經由基因突變。有一個人做實驗,把老鼠的尾巴一生出來就斬斷,看看後代的老鼠,尾巴會不會變短。結果連續斬了二十一代,尾巴都一樣長。這表示變異一定要先經由基因的突變,才能遺傳給後代。第二點就是,環境自然的選擇。第三點,環境的選擇要經過很長的時間,而且以族群為演化的單位。進化即是生物的變異經過長時間的天擇的作用,由簡單的演變成複雜的生物。新達爾文進化論的觀點逐漸擴張至生命的起源問題,所以它變成有二個中心課題,一是生命的起源——最原始的生命是如何發生的?二是物種的來源——是不是新種可以發生?一個已經存在的生命,是不是可以經過變異、天擇,然後使一種本來已經確立的物種,轉變成另一物種。

三、學說成立的條件

  接著我們從不同角度來看進化論可能存有的疑點及矛盾。

  一個假說,要成為一個確定的學說,有幾個條件——第一個條件就是可以實驗。亦即可以重複製造,重複實驗。而進化論從頭到尾沒有辦法實驗。因為我們無法重建三十億年前地球的狀態,也沒辦法有那麼長的時間來觀察生物的變遷過程。所以,基本上,進化論沒有辦法被實驗、被重複。當然,這點可以原諒,因為這沒有辦法。一個無法實驗的假說,我們要確定它是不是學說,可以看第二點。我們可以憑現在已確立的科學原理,譬如遺傳基因學的發現,來檢驗它發生的可能性。我們可以模擬地球原始時代的環境,從理論上來探討,這樣的條件有沒有可能形成生命?第三點是由已知的資料,發現的證據來看其中有無矛盾之處。譬如我們可以由化石的證據、現代生命存在的樣式來檢驗進化論的假設是合理的,還是有很多疑點與矛盾,基本上我們可以從理論上及實質證據上來看一個假說是否可被接受。

四、進化論理論的疑點與矛盾

  第一點我們看突變可不可能產生進化?現代進化論理論的核心就是突變。因為,演化一定要有變異,現在知道變異不可能是後天產生的。變異要傳遞下去,一定是生殖細胞堶悸滌穧]產生變異,才有辦法遺傳下去。我們人體的細胞可以分兩類,一類是體細胞,幾乎人體所有的細胞都是體細胞。這種體細胞如果被放射線照射,或是碰到化學致癌物質,細胞內的基因發生突變,產生癌細胞。基本上,這種體細胞的突變,都無法遺傳下去。一定要生殖細胞堶悸滌穧]產生突變,才有辦法傳遞下去。這樣的變異來源,有三個方式。第一,基因的突變。第二,基因重組。第三,染色體數目的改變。基因的基本觀念,我先約略解釋一下。所有生命的活動幾乎每一步驟,都必需要(酵素,屬於蛋白質)。酵素的結構基本上怎麼決定?是由基因來決定。而基因是什麼東西?基因的成分是DNA,去氧核醣核酸。構成大分子DNA的小單元是核酸。核酸有四種,ATCG,三個核酸構成一個遺傳密碼,此密碼決定胺基酸的種類。比方AAA三個核酸構成一個遺傳密碼,此密碼決定的胺基酸是離胺酸。一個蛋白質分子是由許多胺基酸分子構成的。譬如一個最簡單的蛋白質,是由數十個胺基酸組成。因胺基酸總共約有二十種。我們可以取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中的二十個來代表不同的胺基酸,則蛋白質如同是一串數十個至數百個英文字母組成的文句。不同種類及不同排列組合的胺基酸構成不同的蛋白質分子,如同各種不同意義的文句。譬如一個蛋白質分子類似英文的一句話:「I am a student and you are a teacher.」每一個字母就代表一種胺基酸,每個字母皆由三個遺傳密碼(核酸)所決定。如果說第一個字母「I」的遺傳密碼,假設是AAA,如果AAA突變成TAA,第一個胺基酸就由「I」,比如說轉變成「Y」。突變的結果可能影響不大,但大部分的情形可能整個蛋白質分子的結構與功能都產生巨大的改變。第二個變異的來源是基因的重組。重組的意思就是說,在生殖細胞形成的過程中,於減數分裂時,同源染色體可交換基因。譬如人類的染色體成對,一條來自母親,一條來自父親,謂之同源染色體。在減數分裂的時候,同源染色體會並排而交換部分基因。因為父母親他們的基因有少許的不同,所以這樣交換基因重組的結果,也會造成變異。不過這一類的變異都很微細。也就是基本上,一個人高矮胖瘦,黃黑赤白都還是一個人。第三個能產生變異的因素,是染色體數目的改變。因為每一種生物,都有固定數目的染色體。比如人類有四十六個染色體,黑猩猩有四十八個染色體。基本上,每一種生物的染色體的數目及組成皆不同。染色體數目改變雖可產生變異,然而卻無法遺傳。

  突變有沒有可能使生物從簡單的變為複雜的?它的可能性很低。這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大部分的突變,都是有害的,而且其中很多是致死的突變。突變的機率本身就非常非常的低。再加上突變要產生有利的突變,機會更小。生物體每一個基因突變的機率大概是十萬分之一。有益的突變的機率會更低。有益的突變大概占所有突變的千分之一。意即一千個突變,只有一個有益,其他九百九十九個,都是有害的。所以,一個基因要發生有益的突變,它的機會就是十的五次方乘以十的三次方,就等於十的八次方分之一,也就是一億分之一,非常非常小。第二點,突變的方向不一定,它漫無方向。它不是由一個方向一直突變下去。舉例言之,沒有眼睛的生物,若要進化到有眼睛,可能需要經過幾百萬次的突變。這些突變必須連續,而且要朝著眼睛的方向一直突變下去。眼睛的構造,非常精密複雜。它前面有角膜,後面有網膜(感光細胞)。一個沒有眼睛的生物,要變成眼睛,有些細胞必需先突變成感光細胞。然後再繼續突變,使得感光細胞做規則的排列。由於每次的變異都很小,所以突變的次數須非常非常多次。而且突變要連續,往形成眼睛的方向一直突變過去。但是突變的方向是隨機的。突變的來源,比方說紫外線、化學物質等等,都是隨機作用的。今天從普通細胞突變成感光細胞,明天可能又從感光細胞突變成另外一種又不感光的細胞了。所以,突變要一直走同一個方向,是非常困難的。所以由於突變的機會非常小,而且大部分的突變都是有害的,甚至是致死的,再加上突變要從同一個方向一直走下去,不能間斷。這幾個因素加起來,由簡單的生物經由突變進化為複雜的生物是極其困難的。有名的科學家赫胥黎曾提到由始祖馬進化至現代馬,其間的差異需要約連續一百萬次的突變才有可能。那麼我們來算算這個機率,以寬鬆的條件計算,有益突變的機率每次是千分之一,要連續乘以一百萬次。也就是一千的一百萬次方,那個數字大到後面是三百萬個零。這樣才能由始祖馬進化到現代馬,而這只是進化史上的一小段。遑論其它變異更大的部分,其機率有多小了。

  第二個原因是大部分的突變是隱性。我們知道生物體的基因有顯性和隱性的區別。基因位於染色體上,而染色體是成對的。比如人類有二十三對,每對中都是一條來自父親,一條來自母親。位於成對染色體相同位置的基因可能是顯性,可能是隱性。譬如導致色盲的基因是隱性,如果你由父親得到色盲的基因,由母親得到正常的基因,那麼你的色盲就不會表現出來,因為它被顯性基因所掩蓋而不表現。突變大部分是隱性基因,由於被顯性基因掩蓋,所以此基因常不表現出來,故不容易被天擇所淘汰。然而,有益的突變機會是千分之一,而有害的突變是千分之九百九十九。所以,產生突變的時候,有害的突變比較多,而且大部分都是隱性的。所以,這些基因慢慢保存下來的時候,長久下來結果就是有害的基因愈來愈多。這稱為基因負荷。所以,突變對進化的影響是時間愈長,基因負荷愈大,生物退化或滅絕的可能性更大,進化的可能性反而更小。這是從突變的理論上來講,違背進化論的地方。其次,如果生物是進化過來的,而且進化大部分都經過突變,那麼一個單細胞的生物,經由無數次的突變,進化成很複雜的多細胞生物的時候,其體內之基因大部分是突變產生的。所以,理論上應該是生物體內的基因大部分都是隱性的,因為突變大部分都是隱性的。可是事實上相反,生物體裹面的基因,大部分都是顯性的。隱性的基因反而少,所以這也是一個矛盾之處。

  第三點是,突變產生大演化的機會,可能性非常低。因為生物體內的構造非常複雜,其中任何一個蛋白質分子都是非常複雜,且高度秩序的結構。其中每一個胺基酸的種類與次序,都不能隨便更動,隨便變動一個,整個蛋白質結構可能就會扭曲而失去功能。比方說鐮刀型細胞貧血症,就是因為血紅素基因有一個核酸突變,造成血紅素堣@個胺基酸不一樣,導致整個血紅素分子結構和功能不正常。生物體非常複雜,幾乎每一個蛋白質都這樣。每一個蛋白質都很像一段文章。我們把這文章想像成英文,每一段文章有很多字母,這些字母的組合,有其特別涵義,不能隨便更動。一個單細胞生物的基因量很少,我們可以把它想像成一本薄薄的小學課本的內容。相對地人的基因量很大,其內容如同一部大英百科全書,好幾本厚厚的書。突變如何能增加那麼多的基因呢?這是非常奇怪而不可能的事情。其可能性如同要一個小孩在打字機前漫無目的地打字(大自然的運作即是如此地隨機無目的),而期望他能把小學課本改寫成大英百科全書一般。

  所以,我們認為突變可以產生微演化、微進化。微進化的意思是說在種的範圍內的改變。譬如,細菌產生抗藥性,那就是它的基因有某些突變,造成它對抗生素的抵抗力增強。人可以些微的改變,比如身高的改變等等細微性狀的改變,這個是大家都公認,且自然界可觀察到的。所以,進化論適用於解釋微演化。基因突變,產生一些細微的變異;當環境改變時,使得某些適應環境的生物可以保留下來;某些不適應的被自然淘汰,這是合理的。但基本上,它的變異不會很大。所以,我們承認微進化。但突變要產生廣進化,也就是產生種的變遷,其可能性如前所述是極低的。

  第二個引起差異的原因是基因的重組。基因重組基本上只是父母的基因換來換去而已,並沒有改變基因的內容。所以,本來是人,換來換去還是人的東西,也就是換來換去只產生一些細微的差異,很像一篇文章,修改其中一些同義語,或是文法上的錯誤,但文章基本上而言幾乎是一樣的,如同一本書的不同版本。所以基因重組結果產生的變異還是在種的範圍內,只是一些微小的變異而已。

  產生變異的第三個來源是——染色體數目的變化。任何基因的突變,沒有辦法變動染色體的數目。而且染色體數目變動後,生物會喪失生殖能力,即使產生變異,也無法遺傳。其次,進化論無法解釋為什麼不同種的生物其染色體數目都不同。染色體的數目,和生物的低等或高等,沒有直接的關係。並不是比較低等的生物染色體就比較少,高等的就比較多。有些很低等的生物,染色體高達一千個,而人的染色體只有四十六個。如果生物是由同一祖先進化來的,染色體的數目怎麼改變?基因突變無法造成染色體數目差異。

五、微進化與廣進化

  由以上所述,可以看出進化論本身可以很圓滿的解釋微進化,也就是微細的,在種範圍的變異。但若用來解釋廣進化,種之間的演化,會有許多矛盾與疑點。有一位學者說,進化論的廣進化可行的話,要有七個假設,而這七個假設都無法以實驗證明。第一個假設就是——生物是由無生物自然發生的。第二個假設是——生命的自然發生,只有一次,以後就再也沒有了。因為如果發生很多次,可能這一次發生的和下一次發生的會不相同。但現在進化論的觀點是說,所有生命都是由同一個或少數幾個祖先進化來的。第三個假設是——所有的生命,從最小的濾過性病毒到細菌、植物、動物,都有血緣關係,都從同一個祖先來的。第四個假設是——多細胞生物,是由單細胞生物來的。第五個假設是——各種無脊椎動物彼此有血緣關係。第六個假設——脊椎動物從無脊椎動物來。第七個假設是——脊椎動物中,魚類演化成兩棲類,兩棲類演化成爬蟲類,爬蟲類演化成鳥類或哺乳類。這七個假設都無法以實驗證明,也沒有直接的證據。所以,進化論要成立,要連續七個假設都成立。進化論學者卻在無法證實的情況下認定它們成立。以上是從理論上來談,進化論有很多的疑點。

六、已知的事實與進化論衝突之處

  接著,我們再從已知的事實來檢驗進化論是否合理。

  首先,我們從比較解剖或生理學上的證據來看。進化論認為生物是同源,理由之一是因為從比較解剖學及生理學,發現各種不同生物之間,有各種相似點及相異點。相似點愈多的,把它們歸成一類。再依結構之複雜度及化石的發現,可歸納出一個演化樹(演化的次第及關係)。如果以這些解剖學或生理學上的證據來檢驗演化樹時,會發現很多矛盾的地方。從動物的演化樹來看,由腔腸動物往上進化分為兩大支,一支往棘皮動物和魚類、脊索動物這方向走,屬於後口動物;另一支是往扁形動物、圓形動物,走到最後是節肢動物,屬於原口動物。以循環系統來看,循環系統一般分成開放式循環及閉鎖式循環。開放式循環系統沒有血管,血液流在一個沒有限制的體腔裡面。閉鎖式循環就像人類有心臟、血管,血液是流在管腔裡面。由演化樹兩大分支來看,屬後口動物的脊椎動物皆是閉鎖式系統,可是其祖先棘皮動物卻是開放式。另一邊原口動物大部份都是開放式系統,可是其中之一的環節動物譬如蚯蚓卻是閉鎖系統,它有血管且它的血似脊椎動物含血紅素。我們再看排泄系統。脊椎動物大部份都有腎管,而原口動物如節肢動物則都沒有。然而奇怪的是,往節肢動物這邊發展的比較低等的有一門稱為圓形動物門,它卻有腎管的構造;而往脊椎動物發展的這一邊,它底下的棘皮動物卻沒有腎管的構造,這又是一個矛盾之處。我們再分析比較生理學上的證據,譬如排泄物合不合演化樹的推測。在演化樹中,魚類演化成兩棲類,兩棲類演化成爬蟲類,爬蟲類演化成哺乳類。魚類的排泄物是尿素,兩棲類亦是尿素,可是爬蟲類卻變成尿酸,更高等的脊椎動物又變成尿素。所以從比較解剖學及比較生理學來看,進化論都有矛盾之處。

  從事實證據的層面,進化論第二個矛盾之處是中間型生物的缺乏。何謂中間型生物?生物的進化必須經由緩慢的變異,若是突然發生巨大的變異會導致死亡。一個生物不可能由沒有眼睛突然變成有眼睛,因這是違反遺傳學法則的。進化論者亦承認進化須經由逐步的變異;無數次逐步的變異,再加上經過漫長的時間,使得一切沒有可能的事情,變成可能。我們先允許此種假設成立,再看它與事實是否符合。如果進化果真經由逐步變異,則我們應該可以看到無數種中間型的生物。譬如要從沒有眼睛的進化成有眼睛的,就應該要看到具有類似或不全的眼睛構造的生物。若爬蟲類是由兩棲類進化來的,則應看到介於兩棲類跟爬蟲類之間的中間型生物。同理若哺乳類與鳥類是由爬蟲類進化而來的,則大自然應存在許多爬蟲類與哺乳類或鳥類之間的中間型生物。而且這些中間型生物應該有無數種,如同光譜一般是連續的,而不應該是跳躍式的。跳躍式的變遷不合乎進化論的假設,它應該是連續式的變遷。可是在大自然中,中間型的生物卻付之闕如。現存的生物分類不同時,差異非常明顯。譬如動物可以分成原生動物、腔腸動物、節肢動物、脊椎動物等各門。不同門之間的差異涇渭分明,截然不同。然而不同門之間的中間型生物都不見了。進化論者解釋說:這些中間型生物都被淘汰了,所以都看不到。這種說法沒有道理。譬如說:若哺乳類是由爬蟲類進化成的,爬蟲類與哺乳類皆可存活下來,理論上介於其間的中間型生物應能適應環境,沒有理由被淘汰的,因為比它低等的爬蟲類皆能存活。其次,中間型生物的缺乏,並不只是少數幾門而已,它是演化樹中每一門的每一個地方普遍的現象。

  第三個進化論不符事實的矛盾是,器官的進化過程中,形成中的器官也缺乏。如同前面所討論的,一個高度分化的器官,不論是眼睛、耳朵或心、肺、肝、腎等內臟,構造極其複雜,從沒有器官的演化成有器官,必須經由許多次逐步變異,因此應有許多形成中的器官存在。然而自然界中的生物並不具有形成中的器官。同樣的道理,這些形成中的器官雖然沒有功能,但應該也沒什麼壞處。若沒有什麼壞處,則沒有理由被自然淘汰。從沒有眼睛的生物演化成有眼睛的,中間具有不全眼睛構造的生物沒有理由滅亡。因為沒有眼睛的都能存活了,具有不全眼睛構造的為什麼會無法存活呢?這也是進化論的矛盾之一。

  第四,在自然淘汰中還有很多無法說明的進化現象。譬如說有很多組織或構造,在演化過程中它不應該影響到生存,可是它竟然會經自然淘汰而演化出來或退化消失是很難被理解的。例如眉毛、睫毛、頭髮、體毛、面部的表情肌、尾巴等,這些構造的有無和生存都沒什麼關係,天擇如何使它們進化成功或退化消失呢?眉毛跟生存有什麼關係?尾巴跟生存有什麼關係?體毛跟生存有什麼關係?在人的演化的過程中,假設從有毛、有尾巴的人猿變成沒有毛、沒有尾巴的人,那些有毛、有尾巴的為什麼會不適應環境而被淘汰?沒有道理。另外,為何能演化出眉毛、睫毛出來?沒有眉毛、睫毛不會影響生存的。智力也是如此,如果說智力高的才能適應環境,那狗、貓、獅子等它們都應該活不下來,猴子也不應該活下來。現代人不論是什麼種族,智力皆相差不多。人類與猩猩、猿猴則相差很多。如果人類是由猿猴的祖先經百、千萬年進化成的,則進化過程中的人猿智力應比猿猴高,為什麼會被自然淘汰呢?這些疑點進化論也沒有辦法說明。

  進化論者常以化石的發現做為生物進化的遺跡與佐證。然而化石所呈現的情形有許多地方並不支持進化論。化石所呈現的疑點主要有二:第一是化石空白。幾乎所有的化石都是在寒武紀以後的岩層發現。寒武紀距今天大約是六億年,而地球的年齡一般的講法是約三、四十億年。由三、四十億年前到六億年前這一段我們稱為前寒武紀,而這一段時間的岩層化石非常稀少。大量的化石突然在寒武紀出現,大約有數十億件之多。在這些化石內的生物都是高度分化構造複雜的多細胞生物,幾乎包括了所有現在已知的各主要動物門。若生命是由單細胞進化來的,從單細胞演化至脊椎動物這一段的化石應該在六億年以前的前寒武紀岩層被找到。然而前寒武紀間的化石幾乎沒有,而於寒武紀卻突然出現了數十億件高度分化的化石。從單細胞進化至無脊椎動物理論上要十五億年的時間,而這十五億年間卻都沒有化石。此段時間佔了整個進化史的四分之三。而自無脊椎動物進化至脊椎動物,這段只佔四分之一而已。前寒武紀岩層的結構類似寒武紀岩層,皆非常適合保存化石;而且其岩層厚度達五千呎,可是發現的化石卻極少。此種現象稱為化石空白。由進化論的觀點,對此種現象很難自圓其說。第二個疑點是化石缺環。化石缺環和前面所提到的中間型生物缺乏的現象相吻合。進化須逐步變異,應有很多中間型生物;但是中間型生物於自然界嚴重缺乏。即使中間型生物都因適應不良而被淘汰了,也應該有化石被留下來才合理,然而卻沒有發現這樣的化石。這些中間型生物化石的缺環情形非常的普遍,在演化樹的每一階層都存在。譬如說從無脊椎動物到脊椎動物,其進化據推測須一億年之久。一般認為是由無脊椎動物的棘皮動物進化成脊椎動物中最低等的魚類,可是卻沒有看到介於棘皮動物與魚類間生物的化石。從魚類進化到兩棲類,一般認為是由魚類中最像兩棲類的總鰭魚進化成兩棲類中比較像魚的魚被屬。可是也沒有看到介於其間生物的化石。從兩棲類到爬蟲類也是一樣,一般認為是由兩棲類中有一些十幾公分大小像爬蟲的生物,進化成爬蟲類。而爬蟲類最有名的即是恐龍了。兩棲類之體型不大,約十幾公分大小,但是恐龍體型最大的雷龍,卻將近有二十五公尺長。從那麼小的演化成那麼大的,就應該會有中間型的生物,譬如一公尺、二公尺同時具有恐龍和兩棲類的特徵的化石出現,但卻都沒有。恐龍便如魔術般的大批出現卻又大批滅亡。由爬蟲類進化成鳥類的中間型生物化石,進化論者最喜歡提的是始祖鳥,他們認為始祖鳥是爬蟲類,所以始祖鳥是爬蟲類變成鳥類的證據。為何會如此想,是因為始祖鳥有幾個特徵:第一個它有牙齒,因現在的鳥類都沒有牙齒。第二個是它的翅膀有爪子,而現在鳥的翅膀都沒有爪子,而爪子很像爬蟲類的四肢。基本上是這二點,但這二點卻不具特異性。因為那時的爬蟲類有的有牙齒有的則沒有,而後來鳥類的化石亦是有的有牙齒有的沒有牙齒。現在的鳥類亦有人發現有牙齒或有爪,故這二點不能當作它是爬蟲類的根據。而依據研究,始祖鳥的翅膀是羽毛而不是翼。鳥類的定義是羽毛,由死的角質構成,如同人的毛髮指甲。而恐龍的翼則是肉包骨頭的,二者是差異很大的。所以始祖鳥其實是鳥類,而不是爬蟲類,故進化論者認為始祖鳥是鳥類的祖先是不對的,因為它本來就是隻鳥了。從爬蟲類到哺乳類也類似,中間型生物的化石缺環情形普遍存在。

  由以上討論可知,物種的進化,從理論及從實際的證據來看,都有非常多的疑點跟矛盾。

七、生命可能自然發生嗎

  生命有沒有可能由有機物自然發生成最簡單的生命?進化論認為,最初生命的來源應該有三種可能性。第一種可能性是生命本來就存在於地球上面,沒有所謂起源的問題。但如此的說法許多人不會滿意。第二可能性是生命來自於外太空,但這只是把問題推到外空去而已,在外太空一樣會有起源的問題。第三個可能性是自地球上自然發生。進化論採取第三種說法。若是如此,必須要有三個步驟:第一是在原始的地球上,無機物於海洋中藉著機緣的碰撞及輻射、閃電等形成有機物;或原始地球的大氣及海洋有很多如甲烷、氨、沼氣這類的東西,經過閃電或紫外線的照射而形成有機物。曾經有游雷及米勒二人做過實驗,他們把電流通過氨、甲烷、氫氣及水,作用了七天,結果產生了胺基酸,也就是蛋白質的基本構造,以及紫質。這個實驗似乎支持第一個步驟的可能性。第二步是這些有機物必須聚合成巨分子,意即這些胺基酸分子必須要鍵結起來形成蛋白質。而又有名為福克斯的人做了實驗,他將十八至二十種的胺基酸加熱至熔點,冷卻後發現了很多很像蛋白質的類蛋白質分子。繼而卡爾文用伽傌射線照射甲烷、氨、氫氣和水的混合物,也產生了胺基酸及DNA跟RNA基本的構造,就是嘌呤及嘧啶,所以大家都很興奮,第二個步驟實驗好像也支持。第三個步驟即是這些嘌呤、嘧啶等核酸聚集起來形成核酸,而有一天它獲得複製自己的能力時,就是生命的開始。我們來看其中的難題在那裡?第一個困難是剛才提到的實驗都是在實驗室裡面進行的,它都有很精確的條件及控制;而最重要的是要有冷凝管,在加熱反應後,必須透過冷凝管冷卻而使新形成的有機物穩定而呈現。如果環境一直是很熱的情形下,一旦合成後很快的又被分解掉了。而在原始地球的情形下根本沒有冷凝管的構造,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原始地球佈滿紫外線,故生成之有機物亦會因照射而破壞。第三個問題是濃度的難題很難克服。熱力學的第二定律提到,「在一封閉的系統裡,物質的亂度一定在增加」。故若要合成有秩序的巨分子,必定要犧牲其它的亂度;而要克服亂度的問題則必須要高濃度的反應物。而這在原始地球是不可能的,新形成的胺基酸一落入海洋便稀釋掉了,故這些胺基酸的濃度都很低。因此這些胺基酸小分子要鍵結合成類蛋白質大分子時,基本上是違反熱力學原理的。其次自然合成的核酸其鍵結的方式也不對。生物體內遺傳物質核酸的鍵結是由第三位置的碳跟第五位置的碳所鍵結起來的;可是若任意地將核酸加熱,它們之間是以二、五、二、五的方式鍵結起來的。所以由實驗室模擬大自然的情況所製造的核酸其鍵結的方式不同於生命體的形式,這又是矛盾了。

  其次,還有一個機率的問題,前面提過,生物體的基因或蛋白質都是高度秩序性的,如同一篇英文打字的文章。若任意改變幾個胺基酸或基因的密碼時,都可能造成功能的喪失。譬如我們要排列一個英文的GOOD這個字,它有四個字母,而每個字母隨機選取的機率假設是二十分之一,如同大自然的胺基酸有二十種。則大自然要剛剛好將這四個正確的排出來,它的機率是二十分之一的四次方。而一個簡單的蛋白質譬如說由三百個胺基酸合成的,大自然隨機的運作就如同叫一個孩子於打字機前任意的敲打,而每打中一個字的機率即是二十分之一,則三百個次序無誤的機率是二十分之一的三百次方。所以大自然製造出一個有意義的蛋白質結構或一個高度秩序的基因,其機率都是非常非常低的,低到天文數字而幾近於不可能的。甚至現在科學如此發達,在實驗室控制得很精準的情形都不易製造出像病毒核酸或是蛋白質之類的大分子。故連高度精密控制的實驗室都製造不出來的東西,我們如何期望如同無知小孩的大自然把一個高度秩序性的東西創造出來。此外,還有一個立體旋位性的問題。胺基酸一般有兩種形式,一種是右旋,一種是左旋。生物體的胺基酸全部是左旋型,這是一個生物學家一直不理解的現象。可是若是用加熱通電或紫外線照射製造的,則是二種型式都有,左旋一半,右旋一半,混合在一起的。這又是大分子自然發生在立體旋位性上難解釋之處。最後再討論一個疑點,有人認為病毒是最簡單的生物,因為它只是由一個DNA的核心外層包了一個蛋白質外鞘組成,它沒有酵素系統,需要寄生在細胞裡面,病毒的DNA控制著細胞的DNA替病毒製造自己的蛋白質和DNA,而病毒即是如此繁殖的。有人認為,細胞的構造太複雜了;它外有膜,內有胞器,這些構造都很複雜,像是一間工廠一樣。故大自然要直接製造出細胞,進化論亦認為不可能,比較可能的是製造出一個像病毒那樣簡單的生物。如果假設這是可能的,則又面臨了一個難題,因為病毒本身只有一個DNA而沒有酵素。無法獨自生活,它必須寄生在活細胞內才能夠存活。最初沒有活細胞時,即使濾過性病毒進化成功成為最初的生物也無法存活與繁殖。

  由以上討論可知,生命於地球上自然發生的種種難題,皆不是進化論所能解決的。

八、結論——由進化論得到的省思
 進化論只是一個假說

  由以上討論得知,進化論只是一個假說。它不但無法以實驗證實;並且從現有的物理化學、生物遺傳學的理論層面來看,它的核心理論諸如:生命由有機物自然發生,單細胞生物經由突變進化成多細胞生物,乃至一個複雜高度分化的物種由逐步的突變而能進化成另一具有不同數目染色體的物種等,皆面臨極巨大的理論鴻溝。從自然界實際發現的證據層面來看,諸如中間型生物的缺乏,由單細胞生物至無脊椎動物的化石空白及中間型生物的化石缺環等,進化論皆無法圓滿解釋而暴露出許多疑點及矛盾。

  面對大自然奇妙的生命現象,許多問題,例如「所有現存生物的遺傳物質皆是核酸,因此是否所有的生物源自同一祖先?」乃至「黑猩猩與人類的遺傳基因有百分之八十相同,所以人類與黑猩猩是否由同一種更原始的猿猴進化成的?」,生物學家大有理由提出進化論試圖解釋這些現象。雖然達爾文及後來許多學者試圖證實進化論所做的努力蒐證與觀察,是值得讚嘆與敬佩的;然而其中所顯示的重大難題,我們不能因之而忽視。當初進化論被提出的時候,有許多宗教家及科學家持反對的立場,達爾文在他的書中辯解到:「如果人們只注意到那些未能獲得解釋的難題,而忽略了那些已有解釋的事例,他們必會拒絕相信演化學說」。同樣地,站在嚴謹的科學立場,面對重大的生命真相問題,我們必須更審慎地檢視那些未能獲得解釋的難題,而不要太早得到結論。更何況進化論所能解釋的事例,皆在「微演化」的範疇之內;面對「生命自然發生」及「廣演化產生新物種」,進化論所面臨的難題與矛盾實在不比它所能解釋的事例來得少。

九、狹隘的唯物機械生命觀
—— 一種科學神話

  雖然進化論存在著許多的疑點與矛盾,為什麼都被大部分的生物學家肯定為一項真理或學說,而常在各種生物學或醫學的教科書堨H一種肯定的、獨一無二的方式被引用來解釋生命和物種的起源?我想可能有幾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大部分的科學家或生物學家經常以一種狹隘的科學態度——一種局限於現存已知的物理化學原則,一種唯物機械的觀點——來看待生命本身和生命起源的問題。以此種態度來看待生命時,自然而然地會傾向肯定進化論的說法,因為它沒有其他的出路。前面我們提到,若考慮生命的起源問題時,進化論者只考慮三種可能性。第一是生命本來就存在;第二是生命來自外太空;第三是生命在地球上自然發生。從唯物機械的觀點出發,會排斥第一種說法;而第二種說法追根溯源則仍有起源的問題,終究會歸納至第三種說法。所以生命起源的問題,進化論必定得到生命於地球自然發生的結論。雖然進化論學者本身也很清楚此種可能性所暴露出的巨大難題與矛盾。然而由於沒有其它的出路,他們必然會「堅信」與「肯定」此種說法,而試圖以各種理論來填補許多目前很明顯難以填補的缺陷。物種進化的問題也是如此,中間型生物缺乏及化石缺環等疑點皆足以動搖進化論之根本,而使心知肚明的進化論學者窮於應付而支唔其詞。對於生命及物種起源的問題,我們的心胸若再寬大一些,可能可以提出第四種可能性,譬如基督教的創造論;或是第五種可能性,佛教的業感緣起論;乃至第六、七種可能性等。然而如果眼光只侷限於現代科學或唯物機械的觀點時,常會很快地排斥創造論,認為基督教的上帝創造萬物是迷信;排斥業感緣起論,認為佛教的三世輪迴是迷信。於是他們很快地推翻其它的可能性而不予尊重,結果自然是只剩「生命自然發生、物種由進化而來」的進化論了。由於此種偏狹的唯物機械觀點,所以雖然科學家明知進化論還有許多疑點,仍然會自覺或不自覺地想盡辦法來彌補其漏洞,甚至視而不見或無可奈何地及早下結論相信或肯定進化論的說法。我想這樣基本上已經違反了一個更寬廣或客觀的科學立場。心胸更寬廣或客觀經驗的科學立場應該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局限在現代科學的範疇過度臆測未知的事物,而保留很多其它的可能性。這也是在演講開始時提到的,我們並不是很適合在專業領域方面質疑進化論;但我們有資格站在嚴謹寬廣的科學立場來批判許多學者看待進化論的科學態度。鈴木大拙在《無限的慈悲》一書中有段章節在批判「科學家的知」,其中提到:「學者是創造出觀念的人,但是忘了是為某種目的以論究實在,而自身才創造出那些觀念。生物學、心理學、天文學等,各門學問都有它自身的前提乃至假說,…在使用那些觀念並追尋研究中,或許能找到某些東西。但是,有時也會發生使用那些觀念也無法妥善處理的情形。那時候,他們並不放棄目前已有的觀念,努力創出足以妥善包含所預期不到之疑難的新概念,他們仍舊固守最初所作出的觀念,並依從其觀念,或者排除無法被他們所創出的觀念之網所捕捉之物。…某位科學家……把那樣的觀念比喻成持有特定網目的網。…科學家只獲得用那樣的網捕到的魚,他們把所捕獲的,全部作成觀念來加以說明,並假想未捕獲的剩下的其他的魚是不存在的。……那種結論是不能完全予以認可的。如果科學家能清楚說出,有關自己所能測知的極限內的事物;在他所不知的領域,不嚐試用無理的理論或假設來說明,而止於他所知的領域,那就不錯了。但是,他們被某範圍內已完成的某些些微成果迷惑住,宛如已測知的一般,想將他們的成果擴大到超越其範圍的地方,幾乎所有的科學家都有這種問題。」此段文字,與我們的理念相契;一個嚴謹的科學家應該只清楚說他能解釋範圍內的事;他不應該超越這個界限而以局限的觀念與前提來解釋他所不能解釋之事物,他也不該漠視那些未知的領域而視之為不存在。譬如。以前科學家探索原子的結構,發現原子是由原子核及圍繞在外的電子所構成。原子的體積若是一個小島大小,則原子核的體積大約只有一個鵝卵石大小左右,而電子的體積相對比起來幾乎看不見。所以以實有粒子的觀念來看原子的時候,原子的內容幾乎是空的。如此一來,一個今人困惑的問題就發生了。各種物體,例如我們的手和堅硬的岩石皆是由原子組合的。因此以實有粒子占有空間的觀念來看它們時,它們應該大部份是空的。可是為何手無法穿透岩石呢?這問題困惑著科學家,使他們瞭解到執持實有粒子的觀念將會遇到矛盾,因此必須放棄這個觀念,而另以一嶄新的觀念來說明此種現象。牛頓定律也是如此,以前剛提出的時候,似乎可解釋一切物理現象,後來也發現在某些情況下,它可能遇到困難,而必須以相對論來解釋。科學家以「波動說」和「粒子說」來解釋光的現象,兩種學說皆無法全盤解釋光的現象,而且彼此似乎衝突,然而它們各別都能解釋光的部分現象。同理,奠基於唯物機械生命觀的進化論也許能解釋某些生命現象,然而用它來解釋所有的生命現象很明顯地是過於草率與武斷的。

  第二個原因是科學家如同一般人也有人性上的弱點。科學家為了保護自己的學說,有時自覺或不自覺地會有偏袒的情形發生,只強調或看到有利於自己學說的一面,而忽視或排斥反對的證據。有時科學家保護自己的學說,如同母親保護自己的子女一般。所以有時甚至會有偽造數據或掩飾真相的嚴重情事發生。有人提出某種學說,後來自己發現是錯誤的,為了名聲掩飾真相扭曲事實,直到過世後才被人發現。科學史上有這樣的事例出現,其中包括進化論學者本身。

  進化論如此輕率地被許多人奉為真理,以上兩個原因應該都有。以前的生物學家,在探討生命起源問題時,或因未周遍深入觀察自然現象,或受限於儀器能力與已知理論的極限,或因個人宗教信仰與傲慢偏見的心態而輕率地提出結論。例如「腐肉生蛆」的自然發生說,現代人會嗤之以鼻,認為幼稚可笑。生命現象神祕奇妙,過早地肯定或堅持某個學說,是不是會犯上前人的毛病而被後代的人視為幼稚呢?自古至今,每個宗教皆有其「神話」——各種超自然的靈異現象與傳說,虔誠的教徒,在未親身經驗及確切證據徵驗的情況下,熱切地執持甚或宣揚其信仰。這些「神話」常被許多科學家、知識份子視為「迷信」。「虔誠的」科學家,如果執持著狹隘的唯物機械生命觀來看待生命,是不是可能信仰另一種神話——「科學神話」而不自知呢?

十、客觀包容的經驗主義

  雖然進化論並不可信,然而我們並無企圖也無能力提出一項可徵驗的學說來解釋生命及物種之起源。我想目前的科學可能也無法提出其它更好的論點。然而,真正的科學理性難道不是有一分的證據肯定一分,有十分的證據才肯定十分嗎?真正客觀包容的科學理性態度相當於現代禪李老師所提倡的「經驗主義的態度」。現代禪所謂的「經驗主義」,李老師曾為它下一個定義:「對於任何自己尚未親身檢證的『真理』,一概擱置判斷,寧願承認無知,讓事理處於隱晦不明的狀態,也不願給予肯定或否定的結論;僅就現量可及的事物和切身有關的苦痛,據實思考、觀察、篤行、談論之」。這段文字本意雖是為學佛的朋友提供一種科學理性的修行態度,然而事實上它完全適用於有志於探索真相的人們。李老師於《入禪之門》一書內有段法語值得大家深思:「並不是說絕對不可臆測、不可以推論,而是當自己在進行臆測、推論的時候,內心要明白:這只是臆測、推論而已。事實上。為了應付及處理複雜煩瑣種種事務,適可而止的假設是必要的;不過,倘若所假設的事物乃是重大的事情,那麼就更需要去求證!一個重視事實真相的人,是不會為了逃避麻煩,趕緊『製造』一個結論讓自己安心;而一個誠實的人,更不會以十分肯定的口吻,去敘說一件非自身親證的『真理』」。經驗主義的態度不但客觀求真,而且謙虛包容。面對不可思議的宇宙與生命,科學家若過度高估現有科學的能力,對於未知的事物急於下結論,不但易陷於傲慢與偏見的心態中不自知,甚至可能偏離了理性思辯之路,排拒了一切其它的可能性。如此一來。會大大障礙事實真相的探索。

十一、理性科學與宗教信仰

  對於一個追求安心、探索真相的人,諸如「生從何來,死往何去?」、「生命如何發生的?」等諸如此類的問題,可能常會引起他的困惑。面對這類生命意義的問題,一個人如果信仰進化論,很容易陷入唯物機械的生命觀,排斥三世輪迴的可能性而成為一個斷滅論者。他面對宗教,譬如佛教時,也許科學家的影子比佛菩薩來得巨大;科學家的話比較具說服力,聖典中佛菩薩的說法是迷信甚至沒有知識的。結果是一方面陷於斷滅而不自知,喪失了藉由修行脫離輪迴苦痛的動力;另一方面則對法界不會生起謙卑之心,障礙了智慧的發展與真相的發現。我們應該瞭解,智慧深廣的佛菩薩,為了教化眾生固然可能引用傳說來說明佛法,然而很明顯的「三世輪迴」卻是佛教的根本教說,使一切眾生解脫生死輪迴的苦痛,更是佛菩薩的本願。故而「三世輪迴」為客觀的事實其可能性應遠比它是隨順世間信仰的權宜說法的可能性大得多。由於它超越一般人的經驗領域之外,難免引發疑慮。面對佛菩薩及歷代聖哲的「苦口婆心」,我們可以「信解」其真實性,也可以存疑求證擱置判斷。原始佛教時代,佛陀教化眾生的時候,若一個人堅持斷滅論,否定三世輪迴,因果業報,佛陀是不允許他出家修行的,因為這樣的立場很難與四聖諦相應,修行會遇到很大的障礙。佛陀的本意並不是強迫弟子相信什麼,不論弟子對三世輪迴是信解也好,存疑也好,他們都可藉著全力修習戒定慧而現證解脫之樂

  至於「三世輪迴」到底在客觀事實上,是有或是無呢?我並不曉得,我只是傾向相信而已,惟據佛經說,係可透過三明六通的獲得而親證之——不過,經上都說這種超常的神秘經驗,與心靈解脫並無直接關連。可以說,解脫者仍有可能是孤陋寡聞的人,不過他卻願意,藉著廣學一切法門,不斷地擴充經驗領域,以朝向成為一切智智者的理想,無休止地邁進。

〈後記〉:本演講內容有許多論點參考淑馨出版社,沈端良先生之大作《我不再篤信進化論——進化論理論的疑點與證據的動搖》。此書取材豐富,論辯客觀而深入,是難得一見的佳作。不敢掠美,特推薦給對進化論有興趣的讀者。

(原刊載於1993年12月《現代禪月刊》第四十一期)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論文」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