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警惕學人

本專欄目錄

  1. 倘若真的相信佛說
    深心畏懼三世輪迴
    那麼何不活在眼前
    勤觀五蘊非我
    果真心存菩提悲願
    那麼何不躍入紅塵
    在善盡職責當中
    完成佛道
    遭受屈辱都能忍辱
    為什麼會批評他人
    連地獄的眾生都要度了
    為什麼不能原諒世人
    既已確定這是解脫的道路
    就不要再對世間依戀不捨
    人生所剩無幾
    願你趕緊修行


  2. 「生命如蠟燭、如塵埃、如一陣風……」——時時有這樣的警惕,所有的善念自然會升起,不然就會追逐名聞利養。


  3. 道心普遍缺乏是今日佛教衰頹的最主要因素,也是學佛的人之所以沒辦法現證解脫的根本原因。


  4. 如果解脫不是靠自己,那麼肚子餓應該可以有人替你吃飯啊!你看不到月亮,應該有人可以替你看啊!不是嗎?可是連平凡的事都要靠自己,更何況內心的苦悶,又怎麼可以靠佛菩薩來保佑我們,使我們沒有苦悶呢?


  5. 自信己意者不可問道——說這句話的人很有擇法眼。


  6. 不甘寂寞的人註定要痛苦的!何故?因為太陽底下根本沒有新鮮事,一切慾望的生起,終必復歸於平淡——一旦滿足之後,仍然會感到不新鮮的——這時他必須再度面臨的是「孤寂的自己」。


  7. 人類的活動大半是由無法自已的念想所驅使;這種無法自已的念頭和思慮,其本質是不安的、空虛的——卻由於人類不敢面對它,也沒有勇氣百折不撓、千錘百鍊對治它,於是只有藉著合理化活動的事由來迴避善知識的告誡。而此等經美化後的事由可說包羅萬象……乃至宗教中的弘法度生、慈善濟世等都涵蓋其中。
    一個人除非已調御心念和思慮,不然,一切的行為都是有漏的,乃是夾帶複雜動機,且不離是空虛不安的發洩。


  8. 脾氣暴躁、生活散漫,說修行是空談。


  9. 只要還有瞋心,不管是為什麼理由而瞋,都是凡夫。


  10. 知足和吃苦要靠後天不斷學習,環境改善或更有錢,並不會就此使人滿足;相反的,富裕的環境只會豢養人的貪婪與虛榮。在家修行的人當慎戒之!


  11. 修行人吃飯就吃飯、睡覺就睡覺、生病就生病,漂亮就漂亮,有讀書就有讀書,口才好就口才好,學問不好就學問不好……,這些都要誠實承認的。不能看別人口才好、學問好,卻說「那還不是如夢如幻,苦、空、無常、無我……。」如果這樣的話,是真理道上的懦夫!


  12. 人對自己的了解其實相當有限,即使嘴巴講的,心媟Q的都未必代表自己,乃至付諸行動熱烈追求的,往往也不是那個人真正想要的。


  13. 佛教各宗各派對「修行」二字的解釋,詳簡輕重各有不同。不過,大體上,「修行乃修正不如法的身口意行為,使之契應佛陀精神,以達至悟道解脫。」應是古今一切大德共許的定義。因此,有意從事修行的人,最好先對這一定義有明確的認識,如此在眾說紛紜、人言言殊的修行環境裡,將不致迷失方向或落入旁門左道不自知。


  14. 修行是修正身口意的行為;禪的訓練是訓練難行能行、難忍能忍的人。不知隨時內省,竟日和人計較是非對錯,豈是修禪的人!


  15. 努力修行,努力充實,人才能真正遠離是非——不覬覦他人的「是」,不計較他人的「非」。


  16. 修行人只要是非心沒有斷,絕對不可能有成就的。


  17. 心若有所住,無論所住之物為何,皆無法開顯般若智。


  18. 成功、失敗都無妨,但過程要謹守修行人的本分——悲憫、無私、盡力、隨緣。


  19. 即使一般士農工商,對於各自的職業、事業,也莫不是全力以赴,身為禪門的修行者,在感嘆道業難成之時,當內省自問:是否敬業做好修行人的本分?


  20. 平常就要有死亡的心理準備,臨終時才不會手忙腳亂。


  21. 神通、特異功能、強健身心的氣功,其本身並非不好,相反的,這些都是「真如法門當中的一法」,不僅內涵極為深邃,且對人類福祉有特殊的卓越貢獻。但是,正由於它是深邃的,所以沒有高人指導的話,每易產生身心的不良副作用;同時,除非專心一意長期學習,否則也很難入其堂奧。
    而之所以對修行人形成障礙,可以《論語》的一句話說明:「雖小道,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相對於生死大事,神通、特異功能和氣功應算是小事,不值得花上太多時間。尤其「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在長期修鍊這些的過程,權力和虛榮的慾望,又有幾人真能自惕與克制呢!


  22. 從古至今每個宗教都有神通感應的事例,但我們要瞭解這其中有一部份可能是事實,另一部份可能只是少數宗教傳播者,藉以掩飾自身智證的不足而已。我認為所謂超能力、超心理等現象,只是科學界尚未發現的「自然」,如果有人過度誇大它的神效,我們應抱以高度的保留態度,細心檢驗它的真偽。


  23. 佛教所說「神通」共有六種,除天眼、天耳、神足、宿命、他心五種神通之外,還包括悟道解脫的漏盡通。不過,一般人習慣上在談及神通的時候,乃特指前五種神通。關於神通,我一向的態度是,第一,我沒有神通,但我確信也確知神通現象確實是有的。第二,據我個人的經驗,聲稱擁有神通的人,當中有部份乃屬有意無意的妄語者。


  24. 真正有神通的人,如果他又兼備高尚的人格,則是值得我們尊敬的;不過,志在悟道解脫的人不必對神通懷有任何羡慕或憧憬之念。因為修行的目的乃在擺脫無明邪見,拯人於顛倒夢想、苦厄困逆之中,而神通在這件事情上是中性的,有神通不必然有成熟的心智、無私的愛心或高尚的人格(當然也不必然沒有),尤其神通充其量只是有限的超人能力,絕大多數的動物和昆蟲,也都有超人能力。例如,鯊魚的嗅覺、老鷹的眼睛、狗的聽覺、熊和蛇的冬眠、白蟻對氣候的敏感、鮭魚自大海尋返出生地……,況且動物和昆蟲的超人能力,是相當穩定的,而具有超能力的人,通常他們的能力是時有時無、時準時不準的。
    以前,禪宗裡有一則對話,一位有神通的人跟禪師說,「我能踩著樹枝渡過江」,禪師回答,「的確稀有,但我只要花兩毛錢就能渡江了。」


  25. 「貪瞋淫怒俱是清淨梵行」「煩惱即菩提」「一切障礙即究竟覺」……,在理論上無咎是絕對可以確定的,只是在實際的事行上卻要審慎嚴謹,否則德高望重的人動見觀瞻,一言一行皆為徒眾們所效法,流弊豈可謂不大,對佛教傷害之深又豈能想像!


  26. 修行本來是很單純(甚或是很簡單)的,今日修行或修證所常見的光怪陸離、深奧艱難種種現象,實乃佛法衰落很久之後的不正常現象。


  27. 在宗教界,有許多修道者(包括一部份的「名師」),他們似乎不太分辨「無疑無悔、無憂無怖、無取無捨」跟「不疑不悔、不憂不怖、不取不捨」之間的差別,這所以誤將修止為修觀,復又誤以為以定心為開悟的人隨處可見。


  28. 宗教界有一個很遺憾的現象,就是誠實的人通常不能幹,而能幹的人卻又不誠實。


  29. 「山頭主義」帶給個人的尊寵與榮耀,往往會腐蝕一個人的道心,忘記自己仍是因緣生,因為掌聲和眾人欽服的眼神是十分迷人的啊!


  30. 想度眾生的人,必得先度得了自己,如果自己都迷昧不見道,那麼想度眾生去哪裡呢?


  31. 有真正知法、見法、入法的佛弟子出世,就世俗諦來講,這個比什麼都重要。但是就勝義諦而言,則都不重要!法,是讓人皈依、讓人悟入的,佛法不用你去宣揚,想宣揚法的人,是不了解法,法本來就是在那裡,法是「法住法界、法性常在」,不用你去弘揚,想去弘揚的人是太不自量力了。


  32. 從世俗諦來講,建設清淨的僧團很重要,續佛慧命很重要,但是要了解,所有這一切都是隨順世俗假名說,隨順眾生無明說,為度眾生故戲論生。就勝義諦而言,如果見有法可護、有眾生可度、有慧命可延續,是不解如來真實義的。


  33. 今天的佛教徒大部分都忽略了:他們先前投入佛教本來還為了解決生命之痛以及身旁周圍人內心的苦悶,可是沒想到投入佛教一段時間以後,他們慢慢也俗化了,把佛教當做一般社會運動、文化活動、心理輔導在推行著,他們似乎忘了當初他們進入佛門只為了找尋苦滅之道,他們似乎忘了佛教真正的目的,不僅僅在使人們獲得眼前的快樂,不僅僅在促進社會的進步與和諧而已;其目的應該是在徹底的引導自己和別人到達一個苦滅之境,一個沒有顛倒妄想的大安心處。


  34. 佛經說:「不可以身相見如來」,「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有些信徒會期望他的師父現出莊嚴的法相,如果為人師者為了滿足信徒的期待而做這樣的表現,就是詐現威儀。


  35. 禪的修行除非到達真知灼見的悟境,並長期融悟境於苦樂順逆的生活中,不然面臨恐怖之境或臨終之時,會信心動搖,再度生起狐疑,屆時懷念上師,慚愧懺悔已經來不及了。
    習禪行人應再三戒慎警惕斯言!


  36. 修行人到底自己有沒有開悟?是否有愧於心?其實是心知肚明的,欺騙得了別人,也欺騙不了自己;欺騙得了盲人,卻欺騙不了明眼人。


  37. 我認為沒有悟道經驗的人,沒辦法證明別人有悟道,應該接近事實;可是,佛理通達並兼備社會歷練的人,應該有辦法戳破假冒的悟道者。他用什麼方法戳破他?其實很簡單,只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而已!凡是冒稱悟道的人,大都不敢公開面對質疑,一味躲在信徒圍繞而成的「深宮內院」裡,光說一些高來高去的玄話;要不然,只要他一開口,只要他回答,具有科學家精神的理性佛教徒,就有辦法找出他自相矛盾、前後反覆、言行不一……的人格瑕疵和思想破綻。所以,我的結論是:「通達佛理、社會閱歷豐富的人,雖然沒辦法證明一個人有悟道,可是最起碼他們有能力拆穿假冒的禪師。」


  38. 修禪之人既然徹底「以自為光」 ,則應別具隻眼,千萬不要誤認「自我暗示」與「理悟、勝解」為現觀空性;也不要誤認「強作主宰」與「淡泊、逃避、懶惰」為貪瞋止息的先兆。
    通常修禪逐漸得力相應的徵兆是:第一,時常頓見自己前所未知的貪、瞋、痴、慢、疑、邪見,而不是常發現別人的貪、瞋、痴等煩惱;第二,尊重他人的無知和罪惡,體諒世人都有苦衷;第三,深感耽於哲學、理論之弊,不尚玄談、自欺欺人、自誤誤人。


  39. 禪的修行固然教人要自肯,但習禪者對自己的肯定卻必須極為慎重,有時甚至要自我挑剔,於不可疑處起疑,於無破綻處尋求破綻,如此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獲得經得起一切考驗的真悟境,否則就容易落入古德所呵責的「強作主宰」的禪病中。


  40. 一個具格的修行人,會促使學人對佛法生起堅定信心,因為有一個比自己成熟的人站在那裡——他讓學人確定佛法是真的!他讓學人相信自己也有解脫的可能性!反之,盲眼邪師則讓學人虛擲歲月,感到佛法是多麼的遙遠,自己要成長、解脫,是多麼的艱難與不可能!


  41. 真正的禪師不會排斥文字和語言,他可說可不說,語默動靜無礙。獨眼龍的禪師則問東答西、問西答東、答不出來就以「不說、不說、不能說。」來搪塞。


  42. 如果真的懂,用講的也不會是戲論;反過來說,如果沒有真實功夫,那麼用「機鋒」,則是可笑的!


  43. 涅槃體驗確實一如古德所說無法言詮——就好像故鄉爹娘的臉孔,自己儘管多麼親切,也無法明示與人。唯一般禪客常假藉「不可言說」來掩飾自己根本沒有開悟的事實,其實禪只是不可說與人知,而不是不可說。任何有志學禪的人,對此應有果斷的認識!


  44. 禪師彼此的印證必是經驗之談,只要有一句話不對,就可斷定你不懂!更何況信口胡言!


  45. 禪的體驗是全人格的,因此人格是否健全,攸關悟境退或不退。如果有人自稱對禪很通,可是衡量其人格卻是低劣的,那麼這個人一定是假禪師。「假禪師」我指的是,虛有禪師之名及廣博的禪學知識,但其實是沒有過人的膽識、氣節與修養的宗教師。因為禪是生活的禪,也是人生智慧和處世經驗的總合。心胸、氣度、膽識、品格沒有過於常人,怎麼可能是禪師呢!


  46. 市面上有一種叫「禪門公案秘笈」的書,這類書專教人如何回答禪師的問話。比如,禪師問你「什麼叫做佛?」書上教你比劃出標準的手式——一個圓相。禪師如果問你「如何修行?」你就跟他「哼!」一下,或是雙手插腰,而且眼睛要看上面。那類書就是在教人這些東西。
    這些東西有沒有用?有!如果你遇到的是「獨眼龍」或「盲劍客」的禪師,你可以跟他這樣一唱一和。「盲劍客」的禪師還會讚美你:「嗯!你這樣對!」唉!真是可悲啊!


  47. 在今天,一個人學禪,如果沒跟老師學,又對般若、中觀、唯識,沒有一個核心的把握的話,則很容易走入狂禪,或者走入枯木禪、自以為是的禪。而真知灼見的禪,必然是從對三法印反反覆覆、綿綿密密的思惟觀察,才有辦法體現到的。


  48. 狂禪、野狐禪是泛指未悟言悟,未證言證的增上慢人(倘明知而故犯則稱大妄語人)。此等不知教理行果深廣無邊的增上慢人,常見的禪病是以隨業起貪當作隨緣示現,以任性妄為當作任運無為。更嚴重的則是無慚無愧,詐現異相假示威儀,而實貪著名聞利養。
    修心地法門卻墮落至此,乃肇因信戒無基,通常具道眼的禪師不輕易為弟子直指本心,因為善根不敦厚,貪習深重,一般在略得悟見之後,大都成為迷執五欲的「三昧勇士」——行僻而堅,言偽而辯的狂慧行人。


  49. 禪是人類精神文明的顛峰。在中國唐宋時曾經盛極一時,且為知識階層所嚮往學習,卻由於後來的禪徒在它身上添加不必要的宗教思辯和信仰,使它的原始面貌受到扭曲,致而產生兩種後遺的現象:一則「偽禪」魚目混珠;二則逐漸脫離人間性。偽禪使得社會上雖然有人說禪寫禪,實際上屬於禪的成分卻極為稀寥,然而其所含帶的膚淺以及無病呻吟式的清談,卻使一般人對禪法更增加誤解和失望。後者則進一步使原本為經驗、實證、實效主義的禪,被蒙上神祕、迷信、遁世的外衣,從而被邁向科技文明的人類所摒棄。


  50. 狂禪、野狐禪之所以不是禪,除悟境似是而非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習禪者缺少善根和德行,在逍遙自在、任運放曠的修行名義下,其實只為滿足一己的慾望。


  51. 已經識得路頭的開悟者,重要的是趕緊去用工夫,不要再思惟卜度、穿鑿附會了。思惟卜度、穿鑿附會的結果,不是合乎道理,就是不合乎道理兩種。合乎道理不離識神;不合乎道理則是邪知,均有礙禪心。


  52. 一般學佛人有二病:一者病在自負,不知高遠;二者病在缺乏自信,望洋興嘆,不知盡其在我。


  53. 雖然我們生於緣生緣滅的世界,不可避免的必然會談到很多事情,但如果在言語和念頭生起之前,空性的覺照未能光沱沱、閃爍爍的照耀著,那麼就在談論的當中,根深蒂固的補特伽羅見、薩迦耶見已經悄悄復生了!


  54. 學佛人皆立志破除我執我見,然而,什麼是我執我見呢?常看到學人永遠「少了一頭牛」。一個熟嫻於空觀的人則不然,他慣於警覺當下的身心見地同屬苦、空、無常、無我、如夢、如幻……。因此,他不易犯「前門拒虎,後門引狼」的禪病。


  55. 世間的一切都不是絕對真實的!我們不可執持「此是真理,餘者皆非!」因為,「真理」(事實)有很多種,各人信解與角度的不同,也就有千差萬別的看法。因此,我們在討論世間種種事理的時候,尤其要警惕諸法是苦、無常、無我、無自性的,勿陷入「此是真理,餘者皆非」的法執。


  56. 什麼是人類最高的真理?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包括我所信仰的佛教,我也不認為它是最高的真理,我只理解佛法緣起無我的教義是現象的事實、是治療人類精神心靈苦痛的藥方,但,我不認為它是最高或絕對的真理。


  57. 教團將於除夕前一天開始休假暫停辦公,在年末新春之際,仍如平常勉勵所有現代禪同修,應珍惜難得的人身聞法因緣,並警惕諸行無常:「是日已逝,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年過三十以上的人應較能體會「太陽底下並沒有新鮮事」,年年月月、日日時時人們都在重覆著許多事——其實這正是輪迴。而凡夫與修行人的差別只在是否如實正觀緣起緣滅,以及是否心如明鏡不隨萬象起波瀾。
    來到現代禪的人,我並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回報或施予,唯一能夠的,是以佛法「信戒定慧慈悲方便」相策勵、相惕勉。


  58. 在因地的時候,如果你慈悲心較重,當然可以去幫助別人,但是要記住:切不可用右手幫助一個人,而用左手傷害兩個人!在幫助別人的同時,更要想辦法化解自己的貪瞋癡。


  59. 一切都是緣生的、有為的、如夢如幻的。古語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連我們這個身體尚且時時趨向消散,更何況依附在其上的教團以及世俗的權勢、名望、財富呢?
    面對過去的逆境,我沒有憂色,面對今日的順境,我沒有喜色,我懸之於心的仍舊是佛陀的教誡:當一切時中無間精勤修習般若波羅密!願凡與我有緣的人,願凡心中有苦的人,當謹記:「今晚脫下鞋和襪,明朝不知穿不穿?諸行無常,輪迴可怖,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燃。」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