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煩惱與菩提

本專欄目錄

  1. 初於佛教界與人結緣時,便宣示:「若佛教不能引導人們在七情六慾中解脫,則我不認為那是究竟了義的佛教。」長期以來,情慾中的佛心、煩惱中的菩提蘊涵佛教——也是現代禪最深的心法,但唯善根深厚者有緣得之。


  2. 諸法從本以來皆涅槃相,一切境界皆如夢幻空花。真會修行、真有心修行,淨境、慾境皆好修行;不知如何修行,或無心深入修行,淨境、慾境皆不好修行。


  3. 其實情慾並不一定障道,如果情慾裡面絕對沒有佛心,為什麼《圓覺經》說「一切障礙即究竟覺」、「貪瞋即是道,淫怒亦復然」?為什麼說「不出魔界入佛界」?為什麼《般若經》說「煩惱即菩提」?如果情慾當中沒有佛心,為什麼密宗裡面,有「不動明王」、「愛染明王」、「馬頭金剛」那種示現呢?如果情慾裡面沒有佛心,為什麼說「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呢?歷盡滄桑,閱盡人情,對情慾有切身體會的人更能了解佛法「不斷煩惱,不證菩提」的深意。一個人如果不能夠坦然地面對情慾,並且進而在情慾裡面鍛鍊佛心的話,修行是很難會有真正成就的!


  4. 早期的《般若經》說「煩惱即菩提」,《圓覺經》說「貪瞋即是道,淫怒亦復然」,一向都沒有用邪惡、污穢的眼光來看待情慾。一個人如果沒有無明的話,情慾是帶動世界進化、推動人類進步的動力。沒有情就不會度眾生,沒有情就不會幫助別人。所以,菩提薩埵是「覺有情」,不是「覺無情」。


  5. 大乘菩薩及禪宗的祖師們,經常有這樣的說法:「諸法從本以來皆是涅槃」「煩惱即菩提」「不假斷除煩惱,煩惱本來空寂」「若欲斷除煩惱,此是無明癡漢」……,這類經文和語錄,在大乘經典及禪宗語錄堶情A可說俯拾皆是不勝枚舉。這類經文和語錄的精神內涵,共同都指向一件事——森羅萬象一切事物,它們並沒有束縛你、障礙你。人無論處在什麼樣的環境,有著什麼樣的際遇,本來都可以活得十分自在、無限安詳的,而凡有憂悲苦惱、嫉忿怨恨,其實都是自傷、自害、自尋煩惱的結果。


  6. 三祖僧璨曾說︰「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密勒日巴的大手印,最強調的第一關也是「莫與妄念為敵」,又說「一個修大手印的人要朝向與妄念為友伴的方向努力」。像這些高層的修行心法,都會強調培養平等心——散亂來時,就好像看到太陽出來;禪定來時,就好像看到月亮出來——來隨它來,去隨他去,只是知道而已,不於境生起功德想、過患想,能這樣才是真正定慧等持的平等心。其實經典上明明告訴我們「煩惱即菩提」,為什麼人們在理論上承認這件事,可是一落入現實生活中,就把妄念正念分得那麼清楚?把貪瞋癡和戒定慧分得那麼認真呢?


  7. 眾生因為散亂、昏沈慣了,所以樂住淫欲之境,因為欲境當中有三摩地。而一個現觀空性的人,由於行住坐臥經常處於定中,所以於諸欲境,可即可離、可入可出,他不會有渴愛——沒有不行。


  8. 佛陀有沒有慾呢?如果佛陀沒有慾,那麼他肚子餓吃飯是不是食慾?身體寒冷披一件衣服,是否也是一種慾呢?其實,像手被開水燙到會縮回來,被刀子割會縮回來——離開痛苦、饑渴的慾,廣義來講這些都是慾。因此,一個人輪迴或解脫,重點不在於慾的問題,而在於是否執著。


  9. 一般人樂則極樂,苦則極苦,不僅如此,在苦樂之中永遠存有一種罣礙,那是對「法」的罣礙和對「我」的罣礙。嚴格言之,罣礙即是苦。一般人不論他正在快樂也好,痛苦也好,都是在苦的世界中。而無礙即是樂,無論解脫者他所遭受到的是什麼因緣,無論他的心情有沒有高低起伏,他永遠都是在樂的世界堶情C


  10. 我們是凡夫,只要不斷進步就可以了,犯錯倒也是人之常情。有一幅畫:一個修行到家的人,卻一手指著旁邊,畫上題著「人家罵我,我也罵人。」(原版是齊白石畫的)這可做為我們的借鏡。人有時候「巴格野鹿」罵出來後,會很輕鬆、很舒暢,這時候就又有餘力再修行了。雖然並不圓滿,不過,只要加減乘除的結果是正面的,則是被允許的。因此,我們固然可將聖賢的境界做為遠期的目標,但不必立即對自己要求過高。


  11. 人對自己的不安不需要自責,成熟的人應該是勇敢面對不安。如果把手伸進火爐裡,會趕緊縮回來,就表示把手伸進火裡就會不安,這是本能。我覺得我們要培養的應該是——「既來之,則勇敢面對之」的開闊胸襟。換句話說,成熟的人會了解到自己的渺小、卑微、有限,甚至於醜陋,而且他可以坦然承認,並在承認當中安身立命,在承認當中同情自己,悲憫世人。 


  12. 很少有師父教人讀聖賢書,也教人吃喝玩樂——除非有智慧方便,才能教人煩惱即菩提。


  13. 一個人如果能接納一切境界,當下即解脫心的展現。


  14. 古德云:「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獲得一切智寶。」這是說雖然困頓的環境,使人遭逢無邊苦惱,但對於有志修行的人,禁錮、險逆的環境,過程上雖然苦了一些,卻使人不會幼稚、膚淺,意志鍛鍊得更強韌,而人生將更有多層次的品味和更圓熟的體驗。


  15. 為什麼我對人性是這樣的「無可救藥」的樂觀呢?其實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深感罪性本空、業煩惱非實!以及深感佛陀所遺留給人類的解脫方法,本來是非常單純的——它單純到任何愚夫愚婦只要有心的話,只要有善知識教導的話,他們都有能力理解遵行,從而達到和佛陀一模一樣的心境!


  16. 空、無常、變化是世間普遍的現象。大乘經典更肯定的揭示「生死不異涅槃」、「煩惱即菩提」。如果佛教不能指導世人在七情六慾、在士農工商之中解脫的話,我不認為那是究竟了義的佛教。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