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平常、平等與平凡

本專欄目錄

  1. 鼻孔是朝下的——這是世間平常的現象。
    人情冷暖義為貴,世事滄桑愈堅強——這是做人平常的道理!


  2. 修行本來很簡單,是我們太複雜了;佛本來很平常,是我們太偉大了。


  3. 越深的法越單純,越好的修行人越平常。


  4. 一眼就被人看出有修行、有智慧,那功夫還差,還要用功。


  5. 雖然有人認為佛陀不應如此平常、平凡才是,但我卻覺得:就因為平常、平凡才顯出緣起的普遍性及必然性,唯有佛、阿羅漢才不會「做怪」,才能夠遊於「平常心」的境界。


  6. 邁向真、善、美、樂、愛、智的人沒有籬笆,故常行普敬。


  7. 我不敢輕汝等,汝等皆是佛!我沒有高你一點,若覺得高你一點點,是我有問題,於畢竟空中生起高低見。


  8. 不加以分別便包容之,是犯了以寬廣的心胸妨礙事實真相的錯誤,應比較分析之後再來包容。無視於差別,一味的平等視之,不是真正的平等心;而不能包容的差別見是凡夫心。


  9. 農業社會的禪師,慣說的平常心是饑來吃飯睏則眠。如今時代不一樣了,世界也隨著交通的發達縮小了,現代禪的平常心就可能是「商業談判」,或是「企業管理」、「生態保護」、「司法獨立」、「行政中立」等新時代的平常話題。


  10. 修行人,不論烈火焚身、色身將敗壞或即將永別人間,都依舊平常心。


  11. 如果我遇到不幸,請不用替我悲傷,因為這是世間的平常事。


  12. 佛經處處告訴我們要有平等心,如果能把握到平等的原則,並用之於修行,你的內心世界就不會有對抗、掙扎、衝突,非常的和諧。如果學佛人不管過去祖師、經論怎麼講,自己立志做到平等心,則修行很快會有相應、喜悅、輕安的感受。首先要確認我們跟別人平等,學生與老師、父親與兒子、親戚與朋友……大家立足點平等,都是因緣體系下的小因緣。


  13. 緣起的世界,高者不自高,低者不自低,一切的一切都是眾多因素聚合所造成的。一個人如果能夠體察到這一點,就不會自卑,也不會自大;能夠尊重別人,也能夠接納自己;他是平等心的。佛法的修行,嚴格來講,最後所證入的只是平等性而已。所以,人人應該瞭解佛法平等的真諦,尊重權威而不崇拜權威,體諒自己而不姑息自己。這是修行的第一步,應做到人跟人平等。


  14. 佛當然偉大,但經上說「度眾生是成佛之母」,沒有眾生就沒有佛。換句話說,眾生是諸佛之母。「心、佛、眾生,三無差別」,佛經在在處處告訴我們,應以敬佛之心來敬眾生,以敬眾生之心來拜佛,凡此等等無非在闡述平等心的精神,能夠做到這一點,你將會有源源不絕的法喜。


  15. 修行第一個層次的平等,要做到我們跟周圍的人平等;第二個層次要做到人跟佛平等;第三個層次就是要做到散亂跟禪定平等,妄念跟正念平等。許多學佛的人打坐,就是想去除雜念、妄念,殊不知你已經在練「中國功夫」了(按︰指和修行不相關的苦行)。那是一種對抗、掙扎的世界,不是平等心。


  16. 平等裡面有差別;差別裡面有平等。差別是禮貌、是因緣,而平等則是心態,是修行人的本份。我們的心要平等,但仍要看事辦事。


  17. 心態上想降伏雜念,這就是沒有平等心。


  18. 真正的平等心是任念頭此落彼起,猶如夏往冬來。


  19. 佛法當然能讓人解脫,可是解脫其實很平常的——久居其間,入雲不見雲,忘了佛法的名相,忘了佛法的機用,都忘了,惟在眾生有苦的時候,才遇緣顯現,漫談三藏十二部。


  20. 「能所對立」的意識,同樣源自覬覦聖賢、企圖染指形而上境界。善根敦厚、淡泊名利的人,如果兼而洞悉佛、菩薩、阿羅漢也不免一死,同樣都是五蘊所成身,是苦、空、無常、無我、卑劣、低等、沒有用、不值一提的,那麼人就會老實安份,同時也能踏實的活在世上,勇敢面對人生無數的無奈事──這種心智,可說它是「平常心」,也可說它是「真現實」、「能所不二」。


  21. 古德說:「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又說:「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你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只可惜「說與世人渾不信,卻向心外覓神仙。」這所以禪門學道者如牛毛,悟道者卻如牛角之稀。平常心、平常事涵蘊最深的佛法,有誰是知音呢?


  22. 人生的真相是平淡的,生命的本質是孤獨的,面對平淡孤獨,心境寂靜輕安者,才是真正的修行人。


  23. 道在平常中,只有阿羅漢甘於寂寞,遊於平常、平凡、平淡、平實。沒事啦!


  24. 最深的佛法不是口說緣起性空、八不中道、五蘊無我這些教理哲學,而是進而在生活中展現緣起無我的精神——學禪的人要在日常生活中,處理瑣碎、雞毛蒜皮的事情堙A顯現緣起無我的涵養且化之無形,這才是最深的佛法。


  25. 被罵被打,若心有起滅,臨危難之境,內心必然晃動。凡事能平常心,久而久之,方能與道相應。


  26. 在一般修行者的印象,解脫者似乎是完成一件慷慨激昂的事,就好像「風瀟瀟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那般地悲壯。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們尚未深見諸法如夢如幻,所以捨離對世間的貪著,自然有如烈火焚軀般地英烈;而倘是智者則不同,智者觀察世間一切名聞利養、恩愛情緣都是因緣所生法,無核、無住、無實;因此,當他在捨離名聞利養、安樂閒暇之執著時,心理是愉悅的、適意的,不會僵硬勉強。


  27. 太陽底下哪裡有新鮮事?!我只有休息,沒有修行;休息、平常就是無功用,已經在裡面了。沒有修行是最高的修行;沒有見解是最高的見解;沒有事情是最高的慈悲。


  28. 事實上矛盾的另一個名詞也許可以是「錯綜複雜的人物事理」,以及「豐富充沛、百味雜陳的心情」。我覺得這種矛盾的情況,是比較符應現實的世界。我以前認為矛盾是不好的,不過我現在比較能接受,甚至認為矛盾和卑微、渺小、有限、無知………等,都是自己的本來面貌——所以,如果有人說我是「受人尊敬的上師」,我覺得那是他們對我的抬舉,實際上我是凡夫。 


  29. 修行人是應常行普敬,視每一眾生如佛。


  30. 以敬佛之心來敬眾生,以敬眾生之心來拜佛。


  31. 修行是修什麼?修行就是要修一種不依賴任何外在條件,面對一切惡逆的環境,乃至面對非人、厲鬼,都能無所畏怖,仍然維持一種平懷的心。


  32. 我心中沒事已經十幾年了,可是,從心中沒事的那一天起,我的社會責任和工作就開始多起來了,就這麼一直忙到現在。但是,儘管如此,沒事!


  33. 眼橫鼻豎,火熱冰涼,這是平常的現象。至於做人呢?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是平常的道理!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