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發明心地

本專欄目錄

  1. 《六祖壇經》說:「不識本心,學法無益。」心為一切法的根本,若不明本心則無法圓證本性,所有一切修行從究竟義言之,皆屬盲修瞎練。


  2. 修行不是斷煩惱的問題,而是覺悟的問題,明白、不明白的問題。明白的人,當下無事,有事只是隨緣顯現;不明白的人,手忙腳亂,怨東怨西。


  3. 佛教的修行從頭到尾都是覺不覺的問題,就內明之學而言,一切都可做也一切都不可做;覺則一切都可做,不覺(迷)則一切都不可做。
    「一切」是什麼呢?一切是指戒定慧、貪瞋癡。


  4. 人人當下都是圓滿的佛陀,只是您不一定發現而已;青青翠竹、鬱鬱黃花都是真如般若了,何況我們,怎麼不是真如般若呢?


  5. 森羅萬象,起心動念,鬱鬱黃花,青青翠竹,觸目遇緣,舉手投足,轉眸微笑,一一全露法王身。這是多麼明顯的事!問題是我們自覺不自覺而已。


  6. 圓覺不離始覺,圓滿的覺醒並未離開最初那一剎那的覺醒。


  7. 佛法原本無多事,「歇即菩提」,不斷的歇去、休息去,離道就日益近了。


  8. 行人只要心有所住,不管你住在哪一種工夫或哪一種境界,都還算是初學。禪宗所謂的「主人翁」「主人公」或「無位真人」,都是指離念真心——因無所住,所以能隨緣作主,立處皆真!


  9. 心如果沒有起滅,便是臨濟所說的「無位真人」。所謂無起滅是說,面對一切境界心情都一樣。一個人靜靜的打坐、看書、吃飯時如此,站在幾百人幾千人面前時也是如此。心情始終如太虛毫無罣礙。


  10. 人要解脫,必須相應「鬆」的心情;正確的說,解脫是一種「大鬆」。


  11. 行蘊產生意志、願力(行蘊無常),修行是心領神會的事,說「我要……」都是用行蘊在修行,沒辦法解決問題。


  12. 凡是說我要怎樣,我不要怎樣,都是癡心妄想,因緣是無法允許的。所以有智者不會說我要什麼或不要什麼,他只是隨順因緣,做他該做的。


  13. 「禪」——無疑無惑、自在無礙的生活經驗,是不可說的——無法以言語、文字讓人親切的明白。任何言說,無論發揮到多麼的「圓妙」,也不過是「經驗」的外在描述和許多形容當中的一種而已。除非人類的「精神意志」「思考習慣」,和自以為是的「邏輯觀念」,得到重大的轉向、徹底的改變,不然人類對於「禪」的理解,將永遠止於「理解」而已!


  14. 禪的表達是全面性的,它有一個名稱叫「全體展現」。意思是:說法的人,心情上要有如同跟最親密的人在聊天一樣,沒有隱瞞,沒有偽裝;又好像入無人之境,一個人獨坐大雄峰喃喃自語。而聽的人呢?也要全體展現,不見有講的人,宛如只有法界發出雷音一般。在禪的傳授來說,說法與聽法的人都要全體展現才算具格。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有辦法以心傳心、以心印心。人們可能聽得到一百場成功的演講,卻未必得遇一場呈心所見、全體展現的法座。


  15. 傳說釋迦牟尼佛,有一天召集所有弟子,說有無上妙法,要告訴他們。所有弟子均集合在靈鷲山,等釋迦佛開講無上妙法。但釋迦佛靜坐很久不說話,之後,眼睛微張,突拿起一朵花,把花輕輕轉了一下,當時在座有一位迦葉尊者,眼睛看著佛陀微笑一下,釋迦佛說:「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今咐囑摩訶迦葉。」聽說禪就因此傳下來了。當然經過現代佛教學者研究,據說這是禪宗門徒的創作,並非史實。不過對修行者來說,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給我們什麼啟示。


  16. 雲門禪師是五家七宗的開山祖師,有一次一位學僧請教他深入妙道的「省要處」,雲門靜靜的坐在那兒,一句話也沒回答。學僧再問,雲門還是靜默地不回話。學僧以為雲門沒聽到,繼續問,後來雲門終於開口:「若論省要處,則不可示與人。」意思是,第一義是沒辦法說的,若可以說出來,早就不是省要的妙道了。
    對於上面的公案,如果你能夠體會,你就是雲門。不過,公案的體會,有二個層次,淺的是指「學理通達」,對於雲門為何這樣回答,及公案的思想與作用,均能理解。深的體會則宛如走入「時光隧道」,進入公案堶悼H第一者的立場來瞭解公案。意思是,你就是雲門,你就是那個公案的創作者!這才是真正的體會。


  17. 「不用修行,但莫污染」是禪宗最高的境界,禪師們通常都稱它為「平常心」。其實「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一般人比起解脫者並沒有少了什麼,反而是多了太多!


  18. 諸法很平常,如果心很平靜,諸法會自動告訴你,它是苦的、無常的,不用你去指涉,不用你告訴它說是無常、是無我的。不用,它就會自動告訴你,只要你很單純的活著。


  19. 禪是大自然的心,而大自然是「晴時多雲偶陣雨」的。如果大自然永遠是晴天,沒有下雨也沒有陰天,那麼萬物將沒有生機。


  20. 禪,什麼是禪?禪是個什麼東西?!妙高峰上翻身觸破太虛空,三界九地一口吞。哪個欺世盜名之輩說迷說悟,論有論無?!德山若在,一棒打死,免得玷辱禪門!


  21. 直指人心,意即不落階級,不歷次第,直截地為行人指引原本即有的清淨本心。在此所謂「原本即有的清淨本心」乃就現實、現前的經驗,指出人人皆有最單純、最自在的一念清淨心,即使無惡不作的惡人亦然。


  22. 什麼叫做「明心見性」?用一般人聽懂的白話來講,就是「明白真相,了解自己」。
    明白什麼真相?要明白五蘊世間苦、空、無常、無我這一鐵的事實;一般學佛人我們只能說他知道、懂得一堆有關真相的知識,可是不能說他「明白」,因為如果真的明白,就不會再起顛倒,也不會對人生意義猶豫疑慮。
    了解自己,要了解到什麼程度?一個可被稱為明心見性的人,他對自己的了解,要達到「如觀掌中果」般的明細清晰。常人對自己的了解是局部的、片面的、選擇性的、模糊矛盾的,唯有明心見性的人,確實可被稱為具有全面性自知之明的人。


  23. 佛性是我們每一個人本來就具有的,佛教教我們的是發現佛性的方法,而不是教導我們去創造佛性——所謂「見性」,只是知見精確明利不受污染即得法眼淨,心堥S有貪戀執著就是涅槃。


  24. 一切眾生皆具有如來的智慧德相,你我和佛陀都一樣,差別只在我們是否發現原本就有的佛性?以及發現了之後敢不敢承擔、安不安穩而已。空海大師說:「若有人言,我是眾生,即是謗佛!」所以,大家對於「我就是佛」這句話不必太驚慌,因為人人皆有清淨的佛性。
    我們偶爾也會在涅槃的世界堙A只是有否發現?以及發現之後,是否善加保任?是否將它植入潛伏意識之中?差別只是這樣而已。


  25. 提到涅槃,所有佛教宗派是絕無高低深淺的。涅槃就是涅槃。阿含的涅槃與般若的涅槃絕對是平等不二,不會跑出兩種來。如果有人說般若經的涅槃比阿含經的涅槃更具深度,那他一定尚未正見涅槃。


  26. 當一個人能夠體驗到事物的本來面目的時候,有兩個好處︰第一,他從一切主觀與成見中解脫出來,再也沒有成見,不會認為︰「此是真理,餘者皆非」;也不會有︰「這是真實的,其他是虛假」的執著。他的內心世界,沒有能所主客的對立,而是渾然一體的空。第二,他從原本的痛苦、緊張、焦慮當中解脫出來,到達無憂無怖的境界。


  27. 修行人須先瞭解一切分別概念,統統是虛幻不實的,這是第一步。進而倘若具有經驗性的認知,不僅是用頭腦知道,而是用心感受到這件事情;不僅是嘴巴說這件事情,而是整個骨髓、整個血液、整個身體統統肯定這件事實。在此同時的是一切的矛盾、疑惑,一切的「此是真理,餘者皆非」的偏見,以及這是究竟、這是最好的,這是佛教、這是基督教,這是不共、這是了義的,等等戲論也會當下一起粉碎,則可稱為見道。


  28. 初果的見道,只是知性上的現觀涅槃,他只是用腦袋知道、用心靈感受,但潛在的意識仍未能全部跳進如如裡面,所以他還會有貪瞋癡慢。他的見道只是破掉概念上的無明而已,可是俱生的無明,例如怕「苦」、怕「死」、追求「閒暇」、渴盼「逸樂」,這些是沒有思想偏見,沒有研究哲學的人也會有的衝動。那種衝動是從哪裡來的?其實也是從前一種而來的,也就是於如如之境產生概念,只是這種概念已經習以為常,且潛入潛意識不為常人所知而已。所以儘管見地上明知「苦樂生死夢中事」,可是仍然做不到。


  29. 所謂「修行」,就是:「不斷的修正自己身、口、意的行為。」由於自己的某些身口意的行為導致自己緊張、焦慮、不安、苦悶,我便不斷的針對這些身口意的行為予以淨化。一分的淨化,對佛就產生一分親切感;兩分的淨化,對佛就生起兩分的信心;八分的淨化之後,對佛就生起八分的皈依……漸漸的終於說:「啊!我是佛弟子,我是信佛的人。」


  30. 阿含的涅槃是指貪瞋癡的止息。不過,親證貪瞋癡止息的人,他對涅槃的說明會是:貪瞋癡止息的當體。而直截描述貪瞋癡止息當體的自覺即是:無相、無願、空。更進一步,不以說明為著眼,純發乎解脫者率真的感情便是:快樂啊!無礙啊!統統好啊!


  31. 涅槃一般的解釋是貪瞋癡的止息,倘若從實際的經驗出發,它至少還可被稱之為自在、無礙、隨緣、任運、大安心、能所雙泯、無事悠閒、滿足甘願、無願無求等等。
    體現涅槃的人,雖然恆常處於清涼、寂靜的內證境界,但只要他還活在人間即不免歷緣對境,同時也就不免生起偶發的感觸:「啊!存在是累人的!」「時間過得好快啊!」「沒有一樣東西是獨立自作主的啊!」此外,如果他經常和人們接觸的話,則另會生起如下的感觸:「人們是多麼的無知啊!」「一切意義其實都是沒有意義的啊!」「人事是多麼的善變,不可捉摸,不可預測的啊!」沒有此類的感觸,一般而言不會是見道者;而固執此類見解的人,必是尚未遠離異生位的凡夫。


  32. 直言之,「那個」並不叫涅槃,「那個」祇是身心脫落、能所已泯、渴愛止息的經驗當體。這種經驗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我們隨順經論,照樣稱它為「涅槃」,但其實即使稱它為「雞蛋」,也無改其中隨緣無住的特質。


  33. 涅槃的境界是什麼?涅槃就是無貪、無瞋、無癡、不可思議、唯證乃知的當體。


  34. 「森羅萬象許崢嶸」、「眾生度盡方證菩提」……,若徹悟古德此類眉毛拖地之語,是人即證解脫。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