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修行態度

本專欄目錄

  1. 人生有許多痛苦和無奈是絕對無法避免的,勇者沈默堅忍自處,智者更在沈默堅忍中繼續朝三藐三菩提的聖境邁進。


  2. 修行人面對痛苦艱難之境,仍然不為所動,繼續認真用功夫,此謂之「苦行」;反之,倘修行人有福報的話,也不須故意找苦頭吃,才算用功,只要面對安逸之境不為所動,繼續修習定慧,便是精進了。


  3. 精進的修行人,二六時中一切時地歷歷分明、念念無生,沒有閒工夫理睬是非。開口指責他人,生命又少了半分鐘;著文辯解,又更接近死亡。何必呢?輪迴可怖、身命危脆,繼續默默與天言、默默與天行才是正道。


  4. 若你是修行人,你想解決生命與死亡的問題,那就要一門深入,才能通曉三藏十二部原來都在講同一件事。


  5. 佛法無關風與月,不要把方法弄得太複雜,只要把握幾個簡單的原則,剩下的就是決心的問題而已。如果真有心修行的話,即使一句「只管打坐」或「老實念佛」,也就能夠到達涅槃了。


  6. 道心堅強的人,一聽到未知的真理,他就像流水相續一般地去實踐;又像石頭丟入水中一樣地往下沈,除非到底,不然就不停地修習。


  7. 真理的終點站在哪裡,我不曉得,但是只要在過程上發現真理時,我也願意為它生、為它死,因為這是我的榮幸!


  8. 修行人應該是日日夜夜、時時刻刻的善護自己的心念,沒有時間起第二念,沒有時間去干涉自己以外的事情。


  9. 以前博山和尚說:「做工夫,一日要見一日工夫。」其實他的言意是說:每一分鐘都要有每一分鐘的工夫。修行人片刻的光陰都不應該錯過。


  10. 佛陀教誨:「比丘唯行二事,法談與聖默然。」法談是擇法、論法、說法;聖默然則是屏息攀緣、沈默內觀,除非為行菩薩道,示現同事、愛語、利行、布施之身。凡未能信守佛陀這一教誨者,必非真正的修行人。


  11. 即使證得三果的聖人,假如他看到一個實力相當的禪師或金剛上師的話,透過互相的切磋琢磨,互相印證,互相勘驗一番,在各自的傳承口訣,以及化導眾生的方便上,仍然含有彼此觀摩、彼此增長的作用。


  12. 「真理之前沒大沒小!」應以事實為依皈,詢問、質問、盤問、追問都可以。真正的善知識一定歡迎學人有這種追求真理的精神,只要稍有不明就問,這是學習本地風光的人,所應有的氣質。


  13. 相信我們都存有一種共同的信念——真理是愈辯愈明的,任何義理在未經反覆辯論求證之前,誰都保有存疑質疑的權利。事實上,我認為一個佛教徒,大可不接受他尚未能以現有身心去檢視及驗證的任何真理。我想這大抵合乎佛教富於批判且具有民主性格的特質吧!


  14. 一般來講,中國人的學習習慣不像西洋人那麼勇於發問,在佛法的探討上亦然,多數都是在臺下聽演講,願意提出自己的疑惑來發問的人並不多。一般而言佛教界很少鼓勵信徒發問,其實一問一答是利根、有效的修行方法。佛在世時之所以有那麼多現證道果的人物產生,這跟佛陀一向採取面對面一問一答的修行方式,必然有很大的關聯。


  15. 古人說「菜刀生蚺~需磨,人若無事便罷休」;有疑不要怕問,沒疑也不須隨便找疑問。


  16. 除非一個人先端正人品德行,具備基本定力,以及深信深解苦、空、無常、無我義是修行人最終的皈依處,那麼方才可以和他切磋佛法第一義的問題。


  17. 修行人要嘛沈默是金,要嘛就要有入無人之境、高峰獨吟的從容。所以,講話給人家聽,要陽剛,要不怕身體壞,要從骨髓媮縞X來,有感受才講。


  18. 修行人與修行人相處,就好像桌子和椅子在一起,很靜默;他們的活力只展現在有人需要他們的時候。


  19. 靜默也是一種表達。


  20. 一個有能力開顯無位真人,使真人經常現起的修行人,必然是理性與感性統合、俗事與佛事統合、見地與行持統合,即事即理理事不二的明眼人。對他而言,任何遭遇、任何事情、任何時候,都恰恰好是修行辦道的大好時光。


  21. 人世的痛苦如海浪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永無止境,所以「盡人事之餘,打坐念佛最重要。」


  22. 古德曾有一說:有慧根的人,直接探取黑龍珠(驪龍珠);鈍根的人,則須精勤修習止觀。不過直接探取黑龍珠,雖然是禪宗一脈相傳的風格,但也是要經過一番寒徹骨,方才能夠今生親證佛法大意。


  23. 沒有人會說自己不對,即使殺人者也會有理由。修行人知道用爭辯無法現出真理,所以放下一切是是非非,唯是默觀內省——真正修行的世界是孤獨的。


  24. 在清淨的地方才可以安心,那個不是真正的安心;風雨中的寧靜才是真正的寧靜。能夠經得起考驗的和諧、安詳、平穩的心境,才是真正的修行。


  25. 修行要自然、隨緣,不要貪著欲境,也不要刻意苦行。只要有出離心,時間一久功夫成片,自然體得禪心。


  26. 自然、順便做的事,就不會感覺累。


  27. 不要刻意追求自然。青者任它青,黃者任它黃——不自然也是自然。


  28. 小魚說過「看花不可太粗魯」,而在現實的生活堙A修行更是一一都不可粗魯的;什麼是不粗魯?我說順其自然的、不勉強造作的、不是處心積慮的……以及沒有事先存著功利心態的,都是不粗魯且是含蓄典雅的行為。


  29. 修行人儘管有一顆求法若渴的道心,但親近善知識切記不可粗魯——他最好以無所得之心親近善知識,同時也以無所得之心行佈施供養,否則粗魯的心終將是捕捉不到微細難詮的佛法。


  30. 在修行這條路上,不要管別人,也不要理睬是非,要用有限的時間全力修習般若波羅蜜。


  31. 是自己貪瞋重,所以才會看別人不順眼、看環境不順心。因此,應反省改進的是自己,而不是指責他人或換另一個環境——這樣的修行才是正確、踏實的。


  32. 禪門古德常會勸勉學人要「專心修行」,不過一般人卻每每存有誤解,以為專心修行就是要離群索居、不問世事才叫專心修行。其實專心修行的意思,只是「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而已。


  33. 人只有完全對自己沒有武裝,沒有自我防衛,同時又能夠看到自己的動機、企圖,才有辦法淨化自己的潛意識。


  34. 佛法不與世間諍。什麼是世間?世間不單指社會,佛門也是世間。在佛門堶情A如果有人與你起見諍,而你就被捲入了,那麼就是輪迴。佛法重在感化,不須與人諍。有緣共論佛法,無緣保持沉默。


  35. 志在涅槃解脫的人,所謂南傳北傳的長短只是學術邊事,或者只是為心中有物的人而說的,但正在為道業用功的人,甚至連平等法界都不存胸壑,何況差別!


  36. 想通宗契教、續佛慧命、弘揚佛教、演說禪法、度化有緣……,這些都是妄想!都是雜毒入心!如果沒有這些妄想,無明業習就少了一些。


  37. 今天沒有比昨天更進步,今天就算白活了。


  38. 禪的修行是培養不執著的心,感覺自己的執著越來越少、越來越不會有計較之心,那麼路頭就對了。


  39. 多吃多睡用在嬉戲,不如少吃少睡用在修行。


  40. 習禪者的進進退退猶如在溪谷前進,前進兩步後退一步,或前進一步橫跨兩步,都十分正常;直線的前進,往往反而無法到達目的地。


  41. 修行路上進進退退其實很正常,說自己勇猛精進只進不退的必是妄語。


  42. 修行不怕失敗,就怕不重新來過。修行沒有標準的形式,但有標準的心情——不放逸。


  43. 由黑到白之間,不是突然間變白的,它是慢慢變白,由白到黑也是慢慢變黑,不是瞬間突變的。我們做很多事情,都有其近期目標、遠期目標跟終極目標,然後再依次序完成,不是一蹴可成的。在過程中,不圓滿、不中道本來就是常態。


  44. 當今世上佛教徒,真正要修行的人,萬中不及一二,所以立志踏上古仙人道的人,註定是要孤獨寂寞的——我勸真正志在解脫的人,必須及早有此心理準備,並且在徒眾和同修的包圍中,默默用功,默默止息煩惱。


  45. 凡事保留餘力,時節因緣到,自然會有入處和親切感。如果暫時不得入處、沒有親切感,表示業力尚重、道行未熟,這時倘以思惟卜度勉強理解它,將會陷入古德所謂的「依他聖解,塞自悟門」。讀經如此,求教於善知識也一樣,只能薰習,不能用力求解,也不能用力實踐。


  46. 修行人不是無事,就是不忍心,只是這兩種心情,沒有夾在中間的。


  47. 道是不可勉強的,知道就好了,不要「想要」做什麼——知道就好,不企圖改變什麼,如果知道卻仍然無法改變,那是業力的關係,而業力的轉化要靠般若波羅蜜和善知識的扞捶。善知識扞捶,可以消除一個人的部份業障,般若波羅蜜則可以正本清源,連根拔除。


  48. 「吃飽沒?」是交際辭令,對修行人不需要。


  49. 人生在世誰能不起惑造業?也就是起惑造業是免不了的;但只要繼續遵循善知識的教誨,好好用功,不停的用功,則必將有悟道解脫之日,至於起惑造業是不必掛懷的事。


  50. 走在真理道上的人啊!何必心急呢?但如「老農種田」般地老實念佛、老實修行,縱或一時無力突破,但到底不會白費工夫的!


  51. 修行應「務其大本,枝節任其旁生」,方符應解脫原理。


  52. 三藏十二部每一部經論,都能讓我們明心見性、頓悟本來,但因為我們貪多,東學一點,西學一點,結果使自己更無所適從了。


  53. 人各有長處:有的定力強、有的智慧深、有的悲心廣,但都還要永無止境的學習。


  54. 所謂「仁者無敵」,不是仁者武功很好,沒有人能打贏他,而是他沒有敵人。當一個人修行得力時,便不會有敵對的對象,他只是不斷地充實自己 、改進自己而已。


  55. 宇宙無量無邊的大,我們人類很渺小,我們只是宇宙前無始、後無終的一小段而已。人活在這一小段裡,只要對這一小段的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個人就算是覺悟的人了,並不需要知道地球怎麼形成的,人類的起源到底來自何處……。他不知道這些事情,仍然不妨礙他是佛弟子。學佛的人只是真理的追尋者而已,他追求什麼樣的真理呢?就是追求苦從哪裡來、怎樣止息苦?他只留意這個問題。


  56. 「平常不做怪,簡易不繁瑣」也是修行的原則,所謂「學問不厭廣博,觀行則應扼其綱要」,意思是說,書要多讀,但修行則必須一門深入。


  57. 空性本來是遍一切處的,我們每一個起心動念、舉手投足、轉首回眸、歷緣對境,一一都不離空性。會修行的人,在任何情境下,都可以修行;但是不會修行的人,就有的可以修,有的不可以修了。


  58. 不管你將來要做什麼,都要不斷充實自己、培養成熟的人格。


  59. 永遠好學若渴,真善美樂愛智(或樂定安明愛),每天都在提昇,但圓滿永遠不可能。


  60. 世間沒有絕對圓滿的人,因為活到老、學到老,學無止境。
    而佛、解脫者是很圓滿的人格者。


  61. 佛經上所說的「一切智智者」,無論現實上是否存在,皆可為我們揭示一個可以永遠努力的目標,使我們常感慚愧不足。


  62. 虛雲老和尚活到一百二十歲了,還緊蹙眉頭念念念無生;我們怎麼可以輕易放下工夫,散誕逍遙去呢?


  63. 參禪須是鐵漢哪!如果你想要解脫就必須永遠住於「不放逸」,不斷地止惡行善,惡法令其消息,善法令其增長才有可能。 


  64. 修行要怎麼修?功夫要怎麼用?怎樣才能迅速而且正確地邁向悟道解脫?有一個原則,就是要有追求真理永不退轉的道心,以及知過必改,知非即離的氣節!不斷地就已知的真理去實踐——熟悉它、擴大它、深化它;由作意的變成無作意的,由勉強的變成輕安的,由刻板的依教奉行,變成心花怒放地心領神會。總之,有過失就立即去改革它,有矛盾疑慮就去排除它、解決它,直到完全沒有矛盾疑慮為止。不管有沒有善知識指導口訣心法,我認為這永遠都是一條重要的原則。


  65. 條條道路通長安,佛教不同的法門,每一門都會讓人解脫的,重要的是,自己有無切實實踐佛法?是否流水相續無間、綿綿密密地護持正念?有沒有時常住於不放逸的心境中?不放逸是菩提勇士的精神,是一種精進,但未必是緊張、拘謹、用力。總之,每個人都應該不斷地實踐已知的真理,不斷地止惡行善,這是修行的要道。


  66. 每個人都很有可能在三天之內得淨法眼,你們都應該這樣自我提醒鞭策。這是可能的。如果不可能是因為自己沒有這樣的自我要求。當你們有這樣的願望,並且住於不放逸,則親見涅槃隨時都可能發生。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