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實踐真理

本專欄目錄

  1. 修行本來不難,它跟「資質」「悟性」關聯不大;就像撿起或踢開馬路上的香蕉皮,或以平等心對待眷屬、尊重眷屬……這種種難道還需要了解更多的道理才做得到嗎?不!只要有心,真的有心,「修行」——修正身、口、意行為並不難。
    一個善於說明法次第、法方向的佛弟子,他能使一般不懂哲學的人,也非常容易了解佛陀的真理;只有不具實踐經驗的人,才會將單純的佛法講得非常有學問,讓人聽不懂。
    若有佛教徒重視實踐的精神,並付諸實際行動,則即使沒有師父,他也容易成為「生於有佛之世,無師自通的『部行獨覺』」反之,如果缺少嚴格實踐的精神,那麼圍繞在大修行人身邊,也是徒然!


  2. 修行人最重要的是,實踐已知的真理!


  3. 佛法貴在實踐,不在多聞。


  4. 就修證解脫而言,重要的並不在於理論有多麼嚴密精深,而是在於實踐。


  5. 修行成敗的關鍵在於實踐多少,而不在於知道很多;知道很多,但沒有實踐,即使研究佛法很多年,也不能真正受用。如果實際修行,那怕只是一句半句,法樂也會不斷湧現。


  6. 古人對法是用整個生命去追求的,「雪山半偈」、「斷臂求法」的悲壯故事,都代表修行人「唯求做佛不求餘物」的精神。由於古人他們是整個人跳下萬丈深淵——全生命以赴地實踐所見的真理,所以得到的也是整個生命的轉變,開悟是徹底的。


  7. 修行貴在實踐,對一個修行的人而言,每一天的時間都很珍貴,同時每一天也都有悟道的可能性,關鍵只在於是否有心。


  8. 古代有人因見他人的大門牙而開悟,今天的人則經常死在公案語錄中。


  9. 只要你願意,到那裡都能修行。


  10. 面對亂世,人人都應有自我擔當的勇氣,因為你要生存!修行也是一樣,解脫是你自己要的,安身立命、明心見性、涅槃解脫也都是你自己想追求的,既如此,你就應為此事盡責!


  11. 人人都應自救、自強,不能什麼事都賴給人家,世俗的事如此,修行的事同樣如此。做老師的只是指引你大方向,路卻要你自己去走。老師如嚮導,但邁向「妙高峰」上的每一步,卻要你自己去爬。如果體力不濟或意志不堅的話,我勸你不如及早回頭吧!不必勉強自己。


  12. 如果我們有很多觀念的話,這個人意志力就比較薄弱,至少神志較不清爽,比較不會身心脫落,很難從容安詳的,為什麼?因為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心中有事,人就比較不安詳,所以一個好辦法,就是把已知的真理,馬上實踐,融入骨髓、化為個性。如此一來不但可以提昇我們心靈的成長,同時再也沒有心理上的負擔了。待我們把已知的真理融入骨髓以後,我們人格馬上脫胎換骨一次,然後我們才有辦法觀察到更微細的真善美樂愛智。


  13. 學禪的人,由於痛感「知道卻做不到,理解卻沒有親切感」是很大的毛病,是導致內心矛盾、不平衡、不協調的根本原因之一,所以他很自然地會有「實踐」的迫切感和自我要求;進一步,乃至會自我發願:除非已經實踐所有已知、已確定的法要,否則決定不再聽聞更深、更高的佛法!他積蓄充沛的精力,一心只想將已知已確定的法要,徹底融入他的性格和實際生活中。


  14. 觀念的轉變比較容易,而性格的轉變則需要時間與努力。


  15. 對一個已經開始用功修行的人而言,法要太多是障礙,不是道業的助緣;就好比生病的人,少量的藥可使病癒,服太多的藥,反而會毒死人。可惜現在的人,大多屬清談型、光說不練型,所以他們極力趕法會、拚命讀很多書,他們誤認這樣可以增加智慧——其實,只是增加知識而已。


  16. 學問不厭廣博,觀行則應扼其綱要、直透到底;在邁向修行之途中,說十分、懂十分,不如行一分。修行的人在知識的指引之後,若不能即刻付諸實踐,那麼繼續多聞多識,除了屯積「濟世」的學問之外,與修行並無交涉。


  17. 哲學本身沒有錯,但是,再深密周延的理論,也只是一個引入門內的方便而已,重要的是在已聞、已思的法有無去實行。


  18. 修行貴在實踐,既然決心踏上修證之路,還慣性地說一些抽象概念,是很不長進的。


  19. 今天學佛的人,不是不懂道理,而是沒有力量去實踐道理;我們沒辦法去實踐它,不是因為我們不願意,而是因為業力強大,它拉住我們,讓我們心有餘而力不足。


  20. 佛法是現量的經驗,它重視的是實際的修持,祇有確實致力於身口意的淨化,才能夠從佛法之中,得到真正的受用。徒在口上說、心裡想,雖名曰「知」,卻祇是「知解宗徒」而已矣!


  21. 經教本是解脫經驗的記載,看經,是要求解脫自己的痛苦及周遭人的痛苦,所以要注意,不要只流於學問研究。這並不是不好,但修行人重點應在斷惑、滅苦,這是我們的事業、家業。


  22. 誦讀經典,並掌握經義的重要性,使我們可以扼其大要,然後根據這點拳拳服膺,戰戰兢兢,把這經典的思想化為自己身口意,這時才進入修行的階段。


  23. 每一部經都含攝佛教全部的精髓在裡面,只要能夠和自己相應,並依此深入修行,佛經並不一定要讀很多。


  24. 有人很喜歡討論大乘好,還是小乘好。其實佛法有大小之分的嗎?《般若經》云:「佛但有名,菩薩但有名,緣覺但有名,聲聞但有名……一切法但有假名,皆無實義。」「若菩薩發心欲度眾生即非菩薩,若菩薩欲修般若即非菩薩……。」《阿含經》云:「比丘!當觀過去、未來之色、受、想、行、識,無常、無我,當觀現在之色、受、想、行、識,無常、無我。」《中觀論》云:「入空戲論滅。」只有自性思惟習慣未破的人,才會喜好諍論競勝,忽略迷因、苦本,老是喜歡華山論劍比個高低。至於那些覺悟的人,則一如密勒日巴所歌:「一心定慧之進益,遂忘宗派門戶見。」


  25. 誦讀經典當然有必要,但必須透過定力,才能悟入空性。不然,就會像口渴的人,只在河邊數三千流水一樣,是無法止渴的。反之,只要在三藏十二部塈鋮鴗@、兩句真理,而能真正去實踐、去貫徹,就能得到解脫樂。


  26. 懂得再多的口訣,如果不去打坐的話,那些口訣將成為自己不須修行的藉口。反之,如果有人親近具證德的上師,同時又能努力不懈的去打坐,那麼他終將和他的上師同一個鼻孔呼氣。


  27. 再好的修行口訣,不勤練都沒有用。


  28. 緣起、無自性、空、無常、無我--苦,只在一念頓感即得,吾人不應該也不須要將之化為形上玄辯去討論。就如口渴之人意欲解除口渴之苦,重要的是,探手取茶,一飲而盡;而不在於討論茶的好處、茶的芳香,或讀誦有關茶葉的典籍。


  29. 中觀的「緣起性空」義並不難悟入,難的只在於是否真的有決心,願意過那樣的生活。如果真的想悟入中觀,我真的認為不難,就是在實際生活中,不斷的知非即離,不斷的知空便捨,徹徹底底做一個普敬一切、恆順眾生的修行人,這樣一段時間之後,你會發現:佛法雖說有三藏十二部,但一言以蔽之,其實只是無住、無求、無我而已。


  30. 生病的時候最想的是修行,健康的時候最想的也是修行—— 這樣的人學禪將很容易成就。


  31. 不要認為修行很困難,做了之後就會發現其實也不難。


  32. 修行人「何處青山不道場」,現在恰恰好是用功的時候!想要找個好地方,或等待有閒才專心下工夫,都是生死心不切、出離心不強的藉口。除非現在就開始、現在就趕緊去做,不然永無了時。


  33. 修行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是懂得經論,會解釋經論就叫修行,這樣只是聞思的過程而已,還沒開始修。必須已經有辦法運用所知道的哲理,去解決實際生活所碰到的問題以及內心苦悶憂惱的問題,修行才算開始。


  34. 我覺得學佛要問你自己,如果你對所學的東西已生起深刻的體會、親切的感觸,那你已經開始學佛了;如果你對於所懂的理論,並沒有經驗性的感觸,那你還沒開始,你還只是在一個牙牙學語的階段而已!


  35. 禪的修行,如果只停留在解悟的階段,是可以談笑風生滿面春風;而如果進而要求實踐意識上所理解領悟的,則是一件艱難肅穆的事。


  36. 自覺才能覺他,自度才能度人。乞丐無法給人錢,瘋子無法使人病癒,龍樹菩薩說:「菩薩為度眾生住於山林,日夜精勤修習般若波羅蜜。」


  37. 現代人若有志當生證得道果,應先傾全力以悟道、見道,證得法眼清淨為期,而要證得法眼清淨位所需要的禪定力只要「初禪」或「未到地定」就可以了(少數的情形是,比未到地定略低的「止心」,倘其他條件特強的話也可以悟道)。接著,他應傾全力誦讀、吟詠演述五蘊無我、諸法畢竟空的《阿含經》《般若經》,進而思惟、觀察一切色、一切受、一切想、一切行、一切識苦、空、無常、無我的現象事實……那麼佛陀本懷、祖師密意,對他必然不會一直是抽象、高不可及的聖境。


  38. 我建議深入修行的同修每日「宴坐靜慮八事」︰
    1.靜坐檢討反省(「檢討」是尋思自己有沒有應行未行之善應斷未斷之惡;「反省」是反省其原因。)
    2.靜坐懺悔發願(「懺悔」是在內心重重呵斥所檢討的和所反省到的並自唱懺悔文:往昔所造諸惡業……,「發願」是立定志向重新出發。)
    3.靜坐整理思緒(在此「思緒」是指思想觀念和日常該辦、待辦的事。)
    4.靜坐吟詠經文
    5.靜坐數出入息
    6.靜坐觀出入息(觀出入息即隨息)
    7.靜坐修近分定
    8.靜坐只管打坐(此項一般須待前七項熟嫻之後才修)


  39. 今天不做的事,明日不會自動完成。


  40. 一樣窗前明月夜,有無體驗便不同,故重要的是要去實踐。


  41. 緣起性空學說只是佛教的起點,而不是終點;因為佛教要解決的不是思想問題而已,而是要徹底淨化眾生的身口意三業。光是在知見上勝解空義只是佛門的初學,而老參必須是以全副的生命用以實踐戒定慧,並累積了長期的功行才算入門。


  42. 佛陀二千五百年前在印度弘法的時候,祂所要告訴弟子的,是要弟子自己得法、見法、入法——必須是自己親證,才能真正知道法味。可是那個法味是沒辦法直接傳遞給你的,只能夠告訴你方法,而且這個方法也不是獨一無二的,給你什麼方法是根據你的情況而定。其實,三藏十二部所記載的都只是地圖而已,所有的法都只是法的影像,並不是真正的法,真正的法要靠自己去親證。


義學與修證並重,方能為中國佛教注
入活水源頭,延續漢傳佛教之慧命。

[回「現代禪的教育」目錄]
[回首頁]